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六章 蜀王李恪

归唐第六章 蜀王李恪 (1/0)


李业诩偷笑着看着一众纨绔抱头鼠窜,不明白这一众粗汉们为何会如此怕自己的母亲!

  “恪见过李夫人,”李恪上前施礼道,“恪领父皇命特来看望一下业诩兄康复如何!母妃嘱恪代她问李夫人安!”

  “不敢当蜀王殿下大礼,妾身替李家与冀儿多谢皇上”,王氏侧侧身,“妾身好久没见到杨妃妹妹了,不知你母妃身子可好!”

  “母妃身体尚好,母妃要恪问李夫人什么时候有空,进宫去和她聊聊天”,李恪恭恭敬敬的神色!

  自己的母亲和这位李恪的娘很熟吗?听起来自己的母亲还经常进宫去陪李恪的娘聊天?不解的眼神看看母亲王氏,又看看李恪!

  却看到李恪朝自己眨眨眼睛,往自己小园方向努嘴!这眼神动作太熟悉了,差不多赶上特战队员行动时的暗号了!

  得,这小子看来还有事要找我!于是上前扶着王氏的手臂道,“娘,你自个去忙吧,有孩儿陪伴蜀王就行了!”

  “那蜀王殿下,妾身就不奉陪了,妾身告退!冀儿,好生陪着蜀王殿下…”王氏也看出点异样来!

  “蜀王殿下…”看着母亲走远,李业诩拱手行礼道,“不知…”

  “业诩兄,现下就你我二人了,你怎么还如此称呼我?叫我一声恪弟就行了,”李恪一脸不快,“走,到你的小园里去!”

  看来这李恪对李业诩府上挺熟悉的,还是李业诩小园的常客。李恪在前,一脸郁闷的李业诩在后往自己住的小园过去,倒象李恪成了这儿的主人!

  云儿迎了上来,“奴婢拜见蜀王殿下,蜀王已经好些日子没上我们这儿来了!”

  李恪摆摆手,示意云儿不要多礼!自个走了进去,榻上一躺!与刚才彬彬有礼的模样判若二人,看的李业诩一脸惊异

  听这人前人后形象大相径庭的李世民儿子愤愤道,“业诩兄,恪此次好不容易有出宫的机会,差点被程处默那一帮人坏了事,喝酒,喝酒,他们就知道喝酒…”

  “蜀王有何事找在下?”李业诩不知李恪为了哪般事情来。

  “还称我蜀王,业诩兄…”李恪从榻上坐起来,“你怎么这么见外了?”

  “蜀王,我们家少爷受伤后很多事情记不起来了,”云儿看到李业诩发窘,赶紧过来解围,“少爷,你和蜀王殿下最要好了,以前你们相互称业诩兄、恪弟的…而且蜀王也从来没有为难我们下人。”

  哦,原来李恪这么平易近人,这王爷跟自个还是铁哥们!嘿嘿,那咱就不客气了,称你恪弟…人啊年岁大一点总是占优的…蜀王殿下、蜀王殿下叫起来多不顺口,还生份!

  “恪弟啊,此次前来看老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啊?”李业诩明知故问!

  “业诩兄,这段时间来父皇不让我们出宫,嘱我们要多用功学习,天天在弘文馆里听那帮老夫子讲课都烦死了。今日早间去父皇那儿请安时,父皇正看一军报,顺口问起你的伤势恢复的如何了,准备打发个人来看看。于是我就央求父皇让我来了。”看起来眼前这李恪和李业嗣一样又是一个被那些老夫子毒害的大好青年!李恪咽了口唾沫继续道,“好不容易今天有这个机会,业诩兄你就多教我几招李家枪吧?”

  “李家枪,我会吗?”李业诩一脸迷茫道!

  “业诩兄,你不会是不想教小弟了吧?!”李恪大急道!

  得,连小弟都跑出来,自个的小弟现在可能已经前往弘文馆受人摧残去了!

  “为兄现在真的想不起来如何使李家枪了,”李业诩拍拍脑袋,“摔了一次,都记不起了,需要有人点拨一下才可能会想起一些来。”

  既然人家都自称小弟了,那就占个王爷的便宜,以后都自称为兄吧!

  李恪一脸痛苦的表情,“不是吧,业诩兄,你不是骗我吧?”

  “为兄如何会骗恪弟啊,我脑子里是记着一些招式,但真的不知道怎么使,待我祖父回来后,我们再一起研习如何?”面对这个好学的王爷,李业诩有些哭笑不得!

  “哎,业诩兄,那你祖父大人的<六军镜>可以让我看看了吧?”一脸期待的神色!

  “什么<六军镜>”?<六军镜>是什么?一面镜子?原先的李业诩这家伙难道还有古文物藏着,让这王爷都虎视眈眈?

  “业诩兄,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李恪愤愤的一张俊秀的小白脸都变红了,“你祖父的兵书都交给你了,你也让我看看里面写了点什么!”到后面都有些央求的口气了!

  兵书?<六军镜>难道是在历史上已经失传的李靖兵书?“在哪?”李业诩也一下来了兴趣!

  “少爷,老爷子留给你的书云儿给你保管着,”云儿俏生生地道,“前些日子你身体未痊愈,我就没拿出来…”

  “那还不赶紧拿出来让我看看…”二位热血青年异口同声说道!

  云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锦衣包着的包裹,打开包裹,赫然映入眼帘的几个字,<药师手札之六军镜>,再下面一本书,竟然是<李家枪法注解>!

  啊,太激动了,拦住想伸手打劫的李恪,翻开<六军镜>,粗粗看了几页,一脸不满的李恪把脑袋伸的老长。

  “…兵之情虽主速,乘人之不及,然敌将多谋,戎卒欲辑,令行禁止,兵利甲坚,气锐而严,力全而劲,先可速而犯之耶…”

  “…料敌者,料其彼我之形,定乎得失之计,始可兵出而决于胜负矣。当料彼将吏孰与己和,主客孰与己逸,排甲孰与己坚,器械孰与己利,教练孰与己明…”

  有点深奥,不是太明白意思:用兵虽然贵在神速,但是如果敌方将领有谋略…得得,还是等李靖回来后再讨要解释吧,文言文太难懂了!

  李恪趁李业诩不注意,一把抢了过去,如饥似渴般看了起来,再不管李业诩欲发狂的表情!

  李业诩也不与这个有点神经质的王爷抢书看,拿着<李家枪法>翻了看,不例外也是难懂的文言文,只是多了很多图文、招式注解!

  “少爷…”云儿犹豫着似有话要说!

  “嗯?!”

  “老爷子说了,你先把先前老爷子教过你的招法练熟了,没教的先不要练,”云儿纳闷,少爷难道忘记了老爷子出征前叮嘱的话了?“还有这兵法,等他回来后再详细地和你讲解…且…不可示与旁人…这个…少爷你也不记得了?”

  “哦”,一把抢回李恪手中的<六军镜>,连同<李家枪法>一起包好,让云儿重新放入箱子中!李业诩知道这二本书的价值,后世人梦寐以求的李靖兵书和李家枪法,如今自己手上有这二本珍贵的书,不保管好真对不起历史和后人了!

  这个时代的名家还有个脾性,即使是历史上的名人如李靖,兵法与武艺也当作自己的私产,最多作为家传留给后代或弟子,不会拿出来给所有人看的!即便如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弟子李世?和侯君集,李靖传给他们的兵法也是有保留的,侯君集还因此向李世民参奏说李靖有反意!当然这是后话!李业诩也不知道如今李世?和侯君集有没有成为李靖的弟子!

  李恪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业诩兄…,我的好大哥,你就让我看一会吧,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谁是你大哥,你大哥住在东宫呢!不理这小白脸!

  东宫。不对?李恪这家伙想学这些东西有什么意图?不会是觊觎东宫的位置?!李世民一生征战,立下战功无数,李恪会不会因为崇拜自己的父亲而想再来一次玄武门事变吧?好像历史上高宗时代手握重权的长孙无忌就因为怕李恪抢李治的皇位,而借房遗爱那个天下第一绿头党的嘴巴把李恪定了个谋反的罪名杀掉的!

  高宗李治现在应该还是个穿开档裤的小屁孩吧?房遗爱呢?还有历史上那位著名的喜爱光头和尚的高阳公主已经是个大小孩了吧?自个要找个机会认识一下这些名人们!

  特别是李治,千万要和他搞好关系,万一以后李恪还是不幸被喀嚓了,自己也可能被牵连,咱可不能冒这个险!

  眼下得先了解一下李恪的心思!

  “恪弟,蜀王殿下…”看着恼羞成怒的李恪,李业诩怕他恼愤之下向李世民打小报告,“你要学这些东西作什么?放着王爷不好好当,来学这些玩意儿?”

  李业诩也不明白,你李恪作为李世民的儿子,基本不可能有上战场的机会,学这些兵法、枪法有何用处呢?

  “业诩兄,你都问过我好几次了,”李恪气歪的脸终于恢复原先的英俊,“恪仰幕父皇那无可匹敌的战功,如今天下未安,四夷未服,恪想有一日,能纵马驰骋在战场上,立下一番战功,为国为民为父皇分忧。如今父皇让我遥领益州大都督,却也只是个闲职…到何日我才能如愿呢?”

  李恪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果敢、坚毅与执着,却又有一丝无奈,他自己也知道,身为皇子,上战场的机会微乎其微!

  李业诩拍拍李恪的肩膀,“恪弟,你还小,即使你父皇让你上战场也要等你成年后,如今,你也只能等待了。”

  李恪身上没有一点皇爷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气势,李业诩倒觉得眼前这位王爷象自己以前大学同学般有种亲近感!

  眼前的李恪还是个没有太多城府的大男孩,各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李业诩知道,历史上的李恪也因为太优秀了,才让李世民有立他为储的念头,可这也是他致命的地方,李世民死后,没有人能再庇护他这个王爷了!

  云儿说了,李恪与自己是铁哥们,李恪也因此才会在自己面前无所顾忌地说这些话!李恪视自己为知己,那自己对他的事也不能袖手旁观!

  “恪弟,为兄有一些心底话想跟你讲,”李业诩一脸严肃的表情,示意云儿到房门外看着,“无论你觉得为兄说的对不对,你都要记着。”

  看着李业诩一脸庄重的神情,李恪不明事理地也只好点点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不知这几句话你有没有听说过?”

  “听说过,这出自三国魏人李康的《运命论》,”李恪似有所悟!

  “你李恪虽然年龄尚小,但才情颇高,很得你父皇赏识。而今你大哥承乾位居东宫,如以后你的才气、风头都盖过你大哥,虽然你没有觊觎东宫的意思,但你大哥会不会有芒刺在背的感觉?还有一帮拥护太子的大臣,会如何待你?”

  “此乃为兄的肺腑之言,听不听随你蜀王殿下了!”说完这话,李业诩发觉,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到现在的生活当中,眼前的事,以后的事都要自己操心!只是自己比旁人多知道一些历史上未发生的事情,清楚历史车轮前进的方向!

  只是自己这么一使力,历史这架马车行驶的方向会不会发生一些稍稍的改变呢?

  李恪一张俊脸变的苍白,起身拱手一揖道,“业诩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恪茅塞顿开。恪必定牢记于胸,行事以此为戒!多谢了!”

  不愧是李世民的优秀儿子,一点就通!

  “你我是铁哥们,何来谢与不谢,”李业诩起身拍拍李恪的手!

  “铁哥们,铁哥们是什么意思?”李恪一脸疑惑!

  “铁哥们…就是交情象铁般坚硬,休戚与共的朋友”,李业诩翻了一下白眼。

  云儿匆匆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