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五章 纨绔来访

归唐第五章 纨绔来访 (1/0)


原本李业诩的体质就不错,再加上后世特种兵的那种精气,几天调养下来体力和精神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虽然前任李业诩从小练武有一副不错的身胚,但离后世在特战大队时的体质却是差很多了!李业诩琢磨着该如何进一步改善体质,想想得给自己制定一个计划,把后世特种兵的体能锻炼方法和唐时一些技巧性的武术训练结合起来,负重跑、游泳、哑铃、拉力器等是锻炼体能的最好方法,但一些器械现在没有;射箭、骑马、马上骑射、马上枪术、剑术这些都是冷兵器时代一定要精通的武艺,特别是马上功夫,在这个时代,马匹还是主要的快速交通工具,马术也是武人们必须掌握的最基本的技能,冷兵器时代战场上快速突击也是靠马。后世的李业诩基本没有碰过马,先练习好马上功夫是上上道,不然即使是上了战场,也只有被人砍的份!

  李府后院有一个很大的练武场,有很多兵器,刀、枪、槊、箭、弩一应俱有!李业诩还看见有几只石锁,大小各不相同,倒是个练习臂力的好东西,可以替代现在没有的哑铃、拉力器!李业诩叫云儿用粗布缝了几个沙袋,以便正式恢复体能训练时可用作负重跑的工具!游泳好像在府里不行,总不成跳到园子的水池里游上半天,不被府里人当成疯子才怪!只能是出城去才行!

  李业诩和他的这个二弟李业嗣已经混的很熟了,到底是血脉相连的兄弟,李业诩没有一丝陌生的感觉,李业嗣有事没事都喜欢跑过来找李业诩。李业诩有些纳闷,象李业嗣这个年龄,应该是到学馆上学的时候。一问之下,原来是李业诩受伤间,母亲王氏怕李业嗣也出问题,就没让他到弘文馆上学,在家帮忙照看一下李业诩。

  这天晚饭时,母亲王氏终于禁不住兄弟二个不停的磨蹭央求,同意明天开始再让李业诩骑马,但是只能在府里的练武场骑,不能出府。那天骑马坠崖的事还是让王氏心有余悸!兄弟俩有点郁闷也只好答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一大早,在云儿服侍下李业诩梳洗好后,快跑着出了房门,云儿在身后一再叮咛着要小心!

  快出院门时,李业诩回头看看,云儿竟然还倚着门痴痴地看着他!

  自从那天祖母张氏说了到明年让李业诩把云儿收入房中后,云儿在李业诩面前多了份羞答答的神情,常常心不在焉地沉思,更爱脸红了!对李业诩的照顾也更体贴了!李业诩本就不讨厌云儿,丫头的这一份柔情也让李业诩对她更多了份好感和喜欢!也只是喜欢,还没到想娶她的地步!后世的爱情观念还是左右着李业诩的感情!而这时候的婚嫁,更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业诩也知道自己都不一定有选择的权利,只是他还没有娶妻生子的想法,所以也不愿现在多去想这些事!

  唐时法律规定一定品级的官员可以有一定数量的妻妾,这云儿出身低微,最多也只能作妾室,正妻还是讲究门当户对的!

  在园门口遇上兴匆匆赶来的李业嗣,兄弟俩来到马厩,最先恢复训练的定是马术,出门出城都是要骑上这玩意儿,如果人家知道李靖的孙儿摔了一次后连马都不会骑了,估计半个长安城的百姓会笑掉下巴!

  李业诩原来的坐骑在上次坠崖时摔死了,幸好李府供养的马匹够多,好马也不在少数。李业嗣陪李业诩一起挑了匹看起来挺温顺的通体白色的马。

  咱现在还没到骑烈马的时候,等咱骑术精进了,再要匹脾性暴烈点的马才能与自己相配,李业诩?道。

  一念间,李业嗣已经在催李业诩上马了。

  提缰,踏镫,跨鞍,上马,竟然是很自然,丝毫陌生的感觉都没有。一抖缰绳,马儿就放开四蹄跑开了,边上的李业嗣在大叫,“大哥,你身体刚好些,不要跑太快,你跑慢些…”

  练武场挺大的,但跑起马来还是显得小了,要想跑的过瘾还是得出城去才行,跑了几圈,也就歇了!

  牵着马走回马厩时候,李业嗣小声问李业诩,“大哥,你骑马技术在整个长安都算不错了,那天怎么会控制不住马了呢?!”

  李业诩哪知道是什么回事呢,只得说,“好像天空出现一大片鲜红的云彩,我的马受惊了,所以…”

  原来李业诩的马上功夫挺不错的,怪不得现在上了马有种常熟悉的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应该是这身体保留的本能吧!不知原来这兄弟还会些啥…李靖家传最得意的李家枪不知有没有学会!?自己没有体会,双手也没有能耍大枪的感觉!这自己的事情又不好问李业嗣!

  李业诩刚取了弓箭想练习!这里,一位家仆跑过来通报,说宫中来人,皇上指使人过来看看李业诩伤情恢复的如何了,还有一大票李业诩的朋友来拜访,已经在前厅等候了!

  ****

  李业诩和李业嗣赶到前厅时,一群年龄相仿的小伙在前厅喝着茶。管家李安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一边聊天,见到李业诩兄弟俩过来,李安赶忙说,“大少爷二少爷来了,皇上听说大少爷康复了,特意指派蜀王殿下携太医过来瞧瞧!这几位少爷的朋友们听说少爷病愈了,都过来探望了。”

  “有劳安叔了,”看见李安的眼神有些纳闷。

  李安确实搞不清,如果是自己家的老爷子病了,皇上打发人过来看看那是情理之中,现在只是老爷的孙儿生病了,皇上不仅指配太医过来诊治,康复了,还打发个皇爷过来瞧瞧!这皇上对自个府上不是一般的厚爱啊!

  李业诩也是一脸不明白,自己受个伤,李世民都在关注,这动静未免太大了!

  一位和李业嗣年龄相仿的俊秀少年起身道,“恪今日晨间向父皇请安时,父皇正在看李尚书传回的战报,问起李尚书家孙儿伤情如何了,欲打发人过来瞧瞧。恪当即向父皇讨了差事过来看看业诩兄!”!不住地向李业诩使眼神,这又是什么意思?我们很熟吗?

  皇家儿女的家教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好,骨子里那份高贵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加上英俊的外表,带电的眼神,活脱脱一个风流倜傥的贵公子,再长大一点,怕是要迷死女孩子,连李业诩看了都有些嫉妒!

  李恪…李世民的第三子,传说中被李世民称之为“英果类我”的李恪看模样才是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举止谈吐得体,神采非凡!只是可惜----最后死的有些冤枉。李业诩叹了口气!

  随李恪来的那白发白胡子的太医给李业诩号了脉,惊喜道,“李公子脉象平和,丝毫不像伤病初愈的人,再调养一下就无大碍了,老朽这就回复皇上去!”

  “本王还有一些事要与李公子相商,你先回宫和父皇复命吧!”李恪这家伙不是自己回去报告李世民?

  “少爷,老朽送一下太医,你招待一下蜀王和各位公子吧!”

  管家李安把太医送出府门!

  李业诩对这群年轻的小伙作了揖,迟疑道,“兄弟…朋友们…”,傻眼了,刚才忘记问李业嗣了,自己不知来了哪些人,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卟…”刚刚正襟危坐的几位公子哥们刚想起身,听到这话把嘴里的茶都喷了出来,一众人目瞪口呆!

  还是李业嗣机灵,上前对众人说,“我家大哥前些天摔下山崖,昏迷几天后很多事都不记得了,还请众位大哥们多多体谅…”

  还是自个的兄弟会说话!李业诩也尴尬地说话,“我都忘记众位兄弟如何称呼了…”

  “卟,”茶箭再次的在客厅里喷射,某位仁兄显然被呛起来了,拼命地在咳嗽。活该,谁叫你们笑话我,李业诩愤愤地想。

  这下连李业嗣也傻眼了,“大哥,不会吧…”

  还是要自家人帮忙,不理那一帮呆愣着的人,悄悄地拉着李业嗣问题,“二弟,你给我说说吧,这些人都是谁?”

  李业嗣颇为幽怨地瞪了李业诩一眼,“大哥,这些可都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啊,怎么连他们都忘记了…”

  “…”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位是任成郡王的公子李吉”,又一位帅气的小伙,和李恪年纪相仿!李业诩不知任城郡王是谁,不过看起来皇族家的公子家教都是不错,儒雅大方,彬彬有礼!

  “这二位是卢国公家的大公子程处默和二公子程处亮,”李业嗣指着二位虎背熊腰的大汉道,“这位是吴国公家公子尉迟宝琳!”这三位相貌就差的远了,还全然不顾形象地张大着嘴巴,与前面二位皇族成员简直就是土匪与绅士的差别!

  “业诩老弟,怎么连哥们几个都忘记了,该打”,一巴掌下来!原来这位就是张氏说的十六岁有娃的超级猛男程处默了!

  确实够猛,一巴掌力道特大,还好,身板还挺的住。生气,这位被叫程处默的老兄怎么这么粗鲁呢!别以为你有娃了就有多了不起吗?!长的五大三粗,象电影里看到的张飞,不对,姓程,这个时候还有一位很有名的粗汉,程咬金,眼前这二位大汉该不会是那位只会抡三板斧的程咬金儿子吧?程咬金是卢国公吗?!尉迟宝琳,该不会是那位门神尉迟敬德的儿子?

  这前任李业诩够强大的,交的狐朋狗友身份都不简单!不过想想自己也是国公的后代,高干子弟啊!

  “蜀王,几位兄弟,业诩我昏迷一场,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现在听业嗣一说,有些记起来了!”说谎的本领自个比在座几位都强,李业诩心里嘿嘿!不过好像真有那么一点印象。

  “今天为了庆贺俺们业诩老弟康复,俺老程请客,天香阁!”程处默大嗓门口水四溅!赶紧躲开!

  “可是父皇还不让我喝酒呢,本王就不去了。”还没到成年的李恪俊秀的小白脸有些灰溜溜!他在李世民面前讨了差使,本来是想找李业诩商量些事的,没想到另外这几个活宝凑巧也一起来了!

  “没事,业诩你家老爷子代国公率军扫平突厥,捷报刚传来,皇上高兴都来不及呢,不会责怪你的,”李吉道,“等代国公率大军回长安,我们更要好好地庆贺一下!可惜,这次大战我们没有出征的份,没有机会看到这等宏大的场面,唉!我父王和卢国公也都参加了此战,听说突厥的颉利可汗都被俘获了!”

  “是啊,父皇这次确实高兴,对李尚书也是称赞不已!”李恪也一脸兴奋状,“父皇说,‘当年李陵以五千步卒血战匈奴,虽败犹荣,今天李靖以三千骑兵就威振北方,实在是闻所未闻,当年渭水之盟的耻辱一战而雪’。”

  哦,可能是因为李靖打了个大胜仗,李世民高兴的连自己这个李靖的孙儿负个伤也来关心了!笼络人心啊!

  “这次就我父亲没有出征,什么功劳也没有,我都眼红了!特别是你业诩兄,代国公身为统帅,立下如此不朽功业,皇上定然有重赏,还有,”黑黑的却有些腼腆的尉迟宝琳说,“大臣家的孙辈生病了,哪有皇上指配太医来治病的啊。且所以今天要业诩兄做东才行”。

  看起来眼前几位都是这个时代的热血青年,恨不得捋起胳膊就上阵杀敌!

  “放屁,”程咬金的儿子说话就是这么粗野,这不,都梗着脖子骂上了,“你当老程家的人都是孙子,俺老程家带把的说话都是算数的,今天说了俺做东就是俺做东,谁也别和俺们抢!”

  “对,俺们程家说过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程处亮说话和他大哥一个德性!

  “业诩老弟,趁你母亲不在,我们快走,一醉方休!”程处默一挥手!

  “等等!”几位刚走出前厅门的纨绔一愣!

  “妾身见过蜀王殿下,见过几位公子,”王氏不知从哪冒出来了,“我家业诩伤未全愈,你们这是上哪去?”

  不知是不是这位貌美如花的李业诩母亲王氏眼神特别有杀伤力,还是这几位公子哥们曾经被王氏收拾过,刚刚还意气奋发、豪情满怀的程家兄弟和尉迟宝琳一下子焉了,对着王氏行了个礼,向李业诩挤挤眼睛,告辞了声,跑了!连李吉也跟着走了!

  李恪却一脸兴奋地留了下来!

  -------------------------------------------

  PS: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