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四章 李老夫人

归唐第四章 李老夫人 (1/0)


“少爷,早点你是端过来吃,还是和夫人二少爷他们一起吃?”梳洗完毕后,云儿问李业诩,“夫人看到少爷可以起身了,一定非常高兴!”

  “哦,那我过去和母亲和二弟一起吃吧,就当给他们一个惊喜吧。”看看云儿没有进一步表示什么,李业诩感觉自作多情了!

  李业诩嘱云儿带他整个府里转转,自个还不知道这国公府怎么走呢,最好眼前这丫头带自己走一次,以自己的观察力,走过一遍就基本能记住了。

  云儿在前面带路,李业诩跟着在后面。绕过几个园,几座厢房,不禁感慨这李府可不是一般的大,光在自个家里逛逛都要老半天,这时代的人住的不是一般的奢华!

  还没到前厅,老远就看到管家李安站着指挥下人门做什么,看到李业诩过来,惊异地迎了过来,“大少爷,你可以下床起身了?”。

  这不是废话吗,不能起身我怎么过来呢?

  李安责骂云儿说,“大少爷能起身了,怎么也不来通报一声。”

  “安叔,不怪云儿的事。我今早才可以下地,是我不让云儿来通报的,想给娘一个惊喜。这不就过来给我娘请安了”。李业诩怕云儿受责罚,赶紧说道!

  “那大少爷快进去吧,夫人和二少爷正在用早点呢”。李安快步跑前面去通报了,李业诩也跟着进去了!

  “夫人,二少爷,大少爷过来了,大少爷他可以下床了…”李安异常惊喜的大嗓门!

  就听到一阵什么东西摔地上的声音,还有慌乱的脚步声!

  “冀儿,你身体好了?让娘好好瞧瞧…”,美少妇王氏从里面跑了出来,拉着李业诩的手,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李业诩一阵感动,不论自己心里有没有感觉,眼前的王氏就是自己的母亲!

  “娘,我好多了,你看我,不是可以下床了吗?”

  “你刚好些,也要多多休息,怎么就到处乱跑…”王氏一脸溺爱的神色!“来,先吃早点,娘都好多天没和你一起吃饭了!”

  “大哥,嘻嘻,你终于可以下床了,小弟我这几天一个人闷坏了…想死小弟了,”李业嗣也挤上来拉住李业诩的胳膊!

  “你这小浑蛋,害你大哥这样…不在家里好好思过,又想拉你大哥出去疯了?”李业嗣头上挨了一暴栗!

  “娘,不怪二弟的事,是我自己骑马时候不小心掉下崖去的,我现在都好了,你看,现在都没事了”。李业诩转转身子!

  “大哥,”一个俏涩涩的声音,“大哥你伤好了,可以带栎儿出去玩了…”

  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跑过来拉着李业诩的手说道。

  “小妹真乖,大哥过二天就带你去玩。”李业诩摸了摸李栎可爱的小脸!

  “大哥对栎儿最好了,我要去西市玩,买好多好多东西…大哥你答应过栎儿的,”李栎挤入李业诩怀里,看起来原来的李业诩对这个小妹非常的疼爱!

  一旁的王氏轻轻地叹了口气,抹了抹眼角的泪!这些天李业诩一直昏迷不醒,让她担心死了,茶饭不思,心神憔悴。万一大儿子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向公公交待?公公可是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个长孙身上,只怪自己的丈夫不成器,儿子弄成这样,竟然都不回家来看了一下,老爷子不在,没人能镇住他了。现在看到儿子身体恢复了,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冀儿,你要先把身子养好了,才能出去府去。”王氏拉开李栎,“先吃早点吧!”

  “娘,我知道了,我定会先把身子养好的…”

  早餐是馒头和粥,还有鸡蛋,就着一些小菜!王氏给李业诩夹了二个馒头,剥了个鸡蛋,看着李业诩吃,脸上满的慈爱之情!

  这眼神太熟悉了,后世妈妈也是经常这样看自己的,特别是入伍后自己回家探亲时,妈妈总是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着给他,吃饭不停地往他碗里夹菜!妈妈是世界上最亲的人,古今母亲对儿子的爱都是一样的!

  想起后世的妈妈,李业诩不由的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了出来!不知妈妈知道自己失踪的消息后会伤心成怎么样?还有自己的爸爸!………入伍多年,都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想他们……不能再想了,现在自己是眼前这位母亲的儿子,眼前这个就是妈妈,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妈吧,…抹了下眼睛,赶紧埋头吃饭!

  “慢些吃,瞧你,象饿死鬼一样…”王氏满脸含笑说道,自己这个大儿子聪慧好学,深得老爷子喜爱,“冀儿,等身体好了,练武的事也不能荒废了,你祖父临走前教的武艺也要恢复训练,还有他留下的书也要抓紧看,过几天他老人家就回来了,如果没有长进,到时少不得一通责罚。”

  以前在特战队养成了狼吞虎咽的习惯,以最快的速度填饱肚子也是必修课,现在自己是官宦人家的公子,这习惯应该改一下了!

  “吃完去瞧瞧你的祖母吧,不知到庙里去上香回来没有。她还不知道你受伤的事,合府上下都瞒着没告诉她,怕她老人家伤心,你祖母是最疼你这个长孙了,这么多天没看到你这孙儿去请安了,老人家怪想你了!”王氏只吃了一小点早饭!

  原来自己的奶奶不和家人一起吃早饭的!李业诩的伤还瞒着家里的老祖母的,家里人骗张氏说这些日子李业诩到府里的封地去转转,张氏也没在意!

  仆人过来收拾完餐具,管家李安招呼一众家仆在厅外候着!

  问了边上的云儿,才知每天早饭后都是王氏布置家人任务的时候,李靖在外,张氏不管事,现在府里一应事物都是王氏一手操持!

  李业诩往自己奶奶张氏住的小院过去,老人家到弘福寺上香还没回来,听服侍张氏的丫环讲,李靖出征的日子,老夫人每天一早就去寺里上香,为李靖祈求平安!

  李业诩看过后世的<风尘三侠>,心里在嘀咕自己的奶奶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红拂女。奶奶姓张,后世小说里写的红拂女名叫张出尘,要是自己见着了奶奶要不要去问一下这个问题呢?好似不太礼貌!

  看看边上催自己回去休息的云儿!

  对,一会问问云儿看,这丫头自小在府里长大,应该知道很多事的!

  慢悠悠地跟在云儿后面回到了自己的小园。走了大半会,还真有些累了。躺了多日,元气还没完全恢复,这李业诩身子也没法与自己后世特战队时体质相比,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以后要加强锻炼才行!

  躺在床上,云儿在一旁替李业诩捏捏身子,小丫头手法不错,李业诩舒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一觉醒来,感觉精力恢复的不错!云儿不知去哪了!

  起身,下床,李业诩背着手,仔细察看自己的房间来!

  床边挂着一剑,剑柄上有名曰“太常,”坠一玉佩,玉佩上有自己的名字,这应该是自己的配剑。剑有些沉。拨出剑,只觉寒光一闪!李业诩没用过剑,只觉这剑淬炼工艺不错!拿起衣服上掉落的长发,往剑锋上一试,竟然断为二截!一把好锋利的宝剑!

  墙上挂着几副仕女图,人物有些夸张的丰腴,看落款,还是阎立本的名作,要是这画能传到二十一世纪,定是件非常珍贵的文物!想想华夏文明数千年,历代传留下来的文物数不胜数,可是后世多少文物因战乱被毁或是流落异国他乡?

  如果唐王朝一直保持强盛不衰,那么后世那几个被外族灭国的朝代历史还会不会发生呢?历史能不能改变呢?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政权的更替,民族文明的发展伴随着太多的战乱,而国内的战乱又阻碍文明与经济的发展!只是如何能做到没有战乱呢?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但自己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些事!

  自己来到这里,原来的历史已经稍稍的有些改变了,至少历史上的李业诩已经不存在了。自己拥有的二十一世纪知识武装的头脑,若是运用自己掌握的一些现代知识,能不能改变一下时下大唐的生活,…到最后甚至改变历史发展的轨迹呢?

  李业诩沉思着踱到窗边!

  临窗有一案几,上有笔墨砚等文房用品,上好的宣纸!李业诩后世的父亲是一位书法爱好者,李业诩自小也在父亲威逼下学习书法,一手毛笔字写的不错!只是到了军营后基本没写过!

  自己动手磨了墨,写了几个字,自感还不错!

  毛笔字能写,脑子里记着太多太多的名诗词,随便挑一个也能唬人,唐时的文人时兴的就是诗、书、画,自己还是能融入这个社会的!李业诩不禁得意地笑了!

  走出屋外,却见云儿在太阳下在缝衣服,一看到李业诩出来,赶忙放下衣服迎了过来!

  “少爷你起来了,肚子饿了没?都已经是下午了。刚刚老夫人打发人过来瞧过你,嘱你一会过去一下,老夫人很想你了。”云儿一张脸晒的有些发红,“我去厨房弄点吃的来。”

  看云儿缝完衣服,李业诩也耐着性子慢慢吃完眼前的东西,“少爷,这件是你最爱穿的胡服,挂了个小口,我把他缝好了!”

  “嗯,”看了一眼,没印象,李业诩问道,“云儿,我家祖母的事你能和我说说吗?一些事我忘记了,一会祖母问起来,要是我答不上来,那就不好了!”

  “少爷,你想知道什么?!”

  “我祖母是不是叫张出尘,还有个绰号叫红拂女,是不是与我祖父一见钟情…私奔的?还有个叫虬髯客的人一起?”李业诩结结巴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

  “少爷,你是从哪听来的?红拂女我没听说过?我也不知道叫虬髯客的人,”云儿一脸惊异,“老夫人名叫什么我就也知道,不过老夫人家不是名门望族,在老爷子跟随现今皇上以前就成亲了,这么多年来和老爷子非常恩爱,老爷子也一直没有纳妾!从我懂事起,老爷子就经常在外面打仗,而老夫人只要老爷子出去打仗,就会到庙里为他祈福求平安!”

  李业诩听了有些泄气,喜爱八卦是人的本性,而李业诩更希望后世那么多关于李靖的传说都是真的!现在看来,风尘三侠什么的都是后世杜撰出来的故事!

  云儿带着李业诩到张氏住的小院过去请安。张氏正躺在卧榻上休息,一丫环在边上轻轻地捶着身子。李业诩上前行礼,“祖母大人,孙儿来给你请安了。”

  张氏满脸含笑地示意李业诩上前,一脸的慈爱,“冀儿啊,出去一些日子,辛苦你了,你看你都瘦了很多!”

  李业诩这才仔细地打量自己的奶奶,虽然已近花甲之年,但张氏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轻,丰韵犹存,年轻时一定也是个大美人!眼神有种经历沧桑后的淡然、从容!到底是高官家的主母,经过大风浪的人,自然流露出的都是一份高贵的气质!

  “孙儿…孙儿不过是到封地上转转。开春了,一些春种事情关心一下,祖父不在家,冀儿身为长房长孙应该为家里做一些事了!”面对一位疼爱自己的老人撒谎,李业诩不禁有些惭愧!

  “你刚刚外面奔波回来,要多休息,不要累着了,听你母亲说,你这次出去身体不太好?你要自己注意身体,不要让我这个老太婆担心啊!老了,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老头子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这一去都大半年了…”张氏拉着李业诩的手,嘱其坐到自己躺着的榻上!

  “祖母还是很年轻美丽,怎么说自己是老太婆了呢?一点都不老啊,云儿是不是?”这是大实话!“祖父大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估计再过几天就到长安了…您就不要担心了!”

  “老夫人和夫人一道出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姐妹呢!怎么会老呢?”云儿更会说话!

  几句话逗的张氏很开心,“冀儿,你都满十六了,也该娶妻了,我都想抱曾孙了,看看人家卢国公府的老大处默,似你这般年纪时,都有娃了!”

  汗,这卢国公府老大处默是谁,也太强悍了!十六岁就有种留下了!

  张氏招招手让云儿过去,拉着手仔细打量了一番!

  “云儿,你今年多大了?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十四了,唉,当初老爷子把你抱回来时候才那么点大,一转眼你都成大姑娘了,这日子过得也真快!…!”张氏笑眯眯地说道!

  “回老夫人的话,云儿…奴婢今年十四,当年多蒙老爷子相救,不然奴婢早就没命了!”云儿低着头,脸有些红!

  “冀儿,到明年,你就把云儿收入房中吧,这丫头,我看着长大,身子也不错,很是讨人喜欢!你母亲也有这个意思!”

  “啊…”,李业诩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眼前这可人的小丫头就是自己候选的老婆?才多少大的人啊?这张氏和王氏怎么也不来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呢?都没自己发表意见的时候。怪不得云儿这丫头说她是自己的人,想是已经知道府里几位主母大人的意思!

  再看云儿,小姑娘头已经垂到胸前,小脸都滴的出血来了!一副羞不可支却又满是喜悦的表情!

  再聊了几句,张氏怕李业诩累着,打发这个孙儿回小院休息了!

  李业诩在前,红着脸、低着头的云儿磨磨蹭蹭在后!还故意和李业诩拉开一段距离!

  小丫头还知道难为情了!

  **************

  李业诩早早地上床休息了!

  这是到唐朝后的第二个晚上,眼前的情况心里有点数了,不明白的事情很多,也只能慢慢地去了解和适应了。

  应该好好地考虑一下自己在这个一千多年前的社会如何生活下去!

  李业诩知道自己即将开始全新的生活,生命已经重新开始,没有理由不好好地生活着,反正已经回不去二十一世纪了,过去的就让他成为过去吧,王晨这个称呼也把它留在记忆里,自己就是李业诩。

  自己能做什么呢?好男儿志在四方,自己后世是军人,从军好似是不二的选择!

  自己比同时代的人多了一千多年人类活动的见识和经验总结,在特战队多年艰苦训练的磨砺,有着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和战斗力,更有一个大唐第一武将贵为兵部尚书的爷爷,天时、地利、人和,先天条件这么不错,大唐对外征伐不断,说不定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成为一位名垂青史的将领,在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关键是自己要好好把握机会,创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