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三章 新的生活

归唐第三章 新的生活 (1/0)


老天,佛祖…你太神奇了,第二次生命竟然投生到自己最为敬仰的一代名将大唐战神,托塔李天王家里…激动,太激动了…

  云儿被李业诩的表情吓了一跳,“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云儿,你还是详细给我讲讲家里的情况吧…”

  “好的,少爷…奴婢先给你捶一下身子吧…”

  “嗯,好吧!”

  云儿轻轻地给李业诩捶着腿,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府里的事!

  从云儿嘴上了解到,李靖因为在建立大唐王朝的征战中战功赫赫,被咱们敬爱的李世民大帝封为兵部尚书,代国公!

  嗯,好像自己记得李靖的封爵是卫国公,后世还有人杜撰的<<唐太宗李卫公问对>>,难道自己记错了?!

  还是继续听云儿说吧,眼前这位对李靖家的了解比史官还清楚多了!

  李靖的儿子,就是自己的父亲李德謇,竟然一点军事谋略都没有从这位大唐军神遗传下来,只知道吃斋念佛,整天混迹于庙宇间,和一些和尚为朋伴,现在连家也不回,干脆就住在庙里,家里的一切大小事物都不管。连李业诩受伤昏迷,家人报知李德謇,这位可爱的父亲大人竟然说了,生死自有定数,一切随缘!连点关心的话语都没有,更不要说回来看看了。

  许是李靖半辈子都在战场上冲杀,对自己的儿子疏于管教,以致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后来李靖只得放弃一切幻想,对儿子的事也不再理会,幸好李德謇还留下了二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李靖就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李业诩这几个孙儿身上!

  而国公府里的一切事务,本都是李业诩的祖母,也就是张氏操持,只是这几年张氏觉得自个年纪大了,把很多事交给长房媳妇,也就是刚才来的这美少妇李业诩之母王氏打理。

  自己还有个弟弟,也就是刚才见到的少年,李应李业嗣,刚满十三,比自己小三岁,还有一五岁的小妹,叫李栎!

  李业诩已经十六岁了,李靖出征前匆匆行了冠礼,也就是说已经成年可以成家了。本来,母亲王氏已经为李业诩张罗着找个好姑娘家,但去年突厥犯边,李靖这位家里的主心骨、当朝的兵部尚书被皇帝任命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发兵去教训一下还未进化完全却来骚扰俺们大唐的突厥蛮子了,而李业诩这个愣头青,却也不愿现在就娶妻生子,总是以汉代霍去病为榜样,“匈奴未灭,何为家为?”倒是挺得李靖赏识!

  眼前的云儿是自己的贴身丫环,今年十四岁了,自懂事起就在府里,是李靖在战争中收养的孤儿。李业诩瞄了瞄边上低眉敛首的丫头,模样还挺周正的,身材高桃,小身板还不错,看起来是古代人发育的也挺早的,不然为何古代人能这么早结婚呢?

  府里的管家,就是刚才挺有气质的中年男子,李安,早年也是跟随李靖出生入死的亲卫死士,只因脚负了伤,不能再继续跟着李靖征战了,此人对李靖忠心耿耿,打理事务挺有条理,就成了代国公府里大小事物的总管…

  唠唠叨叨听云儿讲了好几个小时,李业诩知道了府里基本的概况,对自己所处的环境终于有了大概的了解…

  自己所处的环境不错啊…自己成了高干子弟,李靖现在的官职是兵部尚书,相当于后世的国防部长!?史书上记载好像李靖就因为这次击败突厥而被李世民封为右仆射,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不禁感慨,后世自己只是一名不见经传的退伍军人,而现在,成了一名官宦人家的子弟,大唐最伟大的战将李靖竟然是自己的爷爷!

  不安?兴奋?骄傲?

  百感交集,竟然找不到确切的词语来形容现下的心情!

  有人说人生只是一场戏,即使是戏,眼前这场景也换的太快了…穿越了千年…如坠云里雾里…连自己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李业诩真想对着墙壁大吼一通!发泄一下…

  可现在是不是在无人的旷野,如果自己狂叫一阵,保不定家人把他当疯子关起来!

  至少眼前这位可爱的丫头会吓坏的!

  身上的伤还没完全恢复,不过这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凭自己在特战大队学的伤病的一些基本治疗和调理方法,应该会很快恢复了!

  有知觉后躺了好几个小时了,更不知昏迷时候自己躺了多长时间,只觉浑身酸痛,屁股都好像失去了知觉!

  不行,再这么躺着肌肉都要萎缩了…要起来动动…下床走走了…

  云儿帮李业诩穿好衣服,扶着他站起身,李业诩刚走一步,却觉得脚下一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云儿赶紧抱紧李业诩的手臂,一脸惊慌,“少爷,你没事吧…还是躺回床上去吧!奴婢怕你摔着了…”

  “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再躺着我要闷出病来了…我现在只是有点不适应…”李业诩觉得双腿麻木的生疼,站了一会才有知觉!

  可能躺的时间太长了,血液循环不畅,神经受压迫太久腿都麻木了!

  云儿搀着李业诩走了几步,慢慢终于适应了,李业诩挣开云儿的手,自己在房内慢慢走了几圈!还好,刚才的麻木感觉消除后没什么其他不适的感觉,连疼痛感都不强烈了!试试手脚,感觉也都还不错,好像只是一些皮外伤,全身骨头内脏并没伤着,只是没什么力气。奇怪啊,一点小伤为何会昏迷几天呢?

  难道是生命轮回中的阵痛,自己的灵魂不适应这躯体产生的排斥反应?昏迷几天,自己后世的灵魂适应了眼前这躯体,自己也就康复了?

  原来这李业诩的灵魂上哪去了?不成穿越到原始社会逗猴子玩去了?

  管那么多干吗?自己现在就是李业诩,包括现在的灵魂和身躯!

  仔细看看自己现在的躯体!这前任李业诩的身板也不错,才十六岁就长的挺高了,竟和自己后世一米七八的个子差不多!肌肉结实粗壮,应该是长久体力运动或者锻炼的结果!

  “少爷,你没事吧?要不…还是上床躺着吧…”云儿看李业诩低着头在房内转了半天,一句话也不说,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你看看,我不是挺好的吗?”李业诩笑笑!“云儿,能不能弄吃的东西来,肚子挺饿了…!”

  醒来后还没进食过,几天躺下来体力尚未恢复,走了一会只觉肚子饿的慌…

  “是,少爷,奴婢这就上厨房去!”听到李业诩腹内咕咕响,云儿掩面偷笑着跑开了,“看看老山参炖鸡好了没!”

  天已经大黑了,李业诩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云儿点着几支蜡烛!

  看着李业诩狼吞虎咽地把一大盆鸡都吃完,一旁的云儿纳闷着,原来自家少爷吃东西挺斯文的,躺了几天怎么心性大变了?

  拍拍鼓胀的肚子,李业诩打了个饱嗝,这鸡味道不错的很,再有点酒就更加完美了,站起身,觉得体力恢复了很多!

  又和云儿瞎聊了一会,觉得困了!

  “少爷,睡觉吧,天色不早了,”云儿犹犹豫豫地说!自己的少爷这么多天都昏睡着,小丫头挺想多聊会,可又怕李业诩累着!

  “嗯,你也去睡吧!”李业诩说完等着云儿出去!

  云儿却没有丝毫出去的意思,过来整理了一下被子,又帮李业诩脱衣服。

  “云儿,我自己来就行了,”李业诩吓了一跳,抓住云儿的手!

  “少爷,还是奴婢来吧,”云儿的小脸腾的一下红了,“不然…夫人知道要责罚奴婢的!”

  “这些都是奴婢该做的事,”看李业诩不语,云儿继续说道,“少爷你怎么了?”

  李业诩有些脸上发烧的感觉!在后世二十多年,除了自己的妈妈,还没哪个女人帮自己脱过衣服呢!

  没法,李业诩只好僵着身子任云儿脱去衣裤!

  “少爷,奴婢就在外屋,你有事唤一声奴婢就行了,”云儿掖好被角,吹熄了蜡烛,走了出去!

  *****************

  睡了个大好觉,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李业诩就起身了,早起是多年当兵养成的习惯。

  感觉体力充沛,酸痛感都没了!

  李业诩对这个时代的穿着还是挺不习惯的,衣服还好,床边准备的是一套劲装,随便一套,扎个腰带,裤子好像太宽大了,靴子还算合脚…!哦,竟然还有一头长发,这该死的长发不知道怎么处理了…随便扎一下吧,洗手间,洗漱的地方不知在哪?好像没有!有点内急了,到外面看看…

  走到外间,看到云儿这丫头居然和衣靠在一张矮榻睡着了,身上只盖了一床薄被,大半个身子露在外边…李业诩不由的一阵感动,有些内疚,这丫头…都不回屋睡!

  李业诩轻轻地走过去,把云儿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床上,盖好被子!

  小丫头这几天累着了,可能看到李业诩恢复差不多了,悬着的心放松了,竟然都没被惊醒!

  走出了房门,早晨清新的空气让李业诩心神一畅!

  外面是个挺大的院子,没有一个人。找了茅房解决完内急!

  慢慢地逛。院子里种着几颗高大的槐树,树龄应该有好多年了。卧房门出去,一条石彻的通道,稍远处一水池,水池中间有假山,有桥相连,山上有一小亭,挺有江南园林的味道。

  走入亭中,亭上有匾,名曰“流云”,柱上一对联,“沉醉其间,听风生风起;超然物外,看云卷云舒”。这对联挺熟悉的,李业诩想了会,可就想不起在哪看到过。

  过小亭,登假山最高处,整个园皆在眼前。墙外一片竹子,靠墙一回廊,边上有各种花木,各种颜色花开的正艳。这园子布置的挺有灵气。

  李业诩还不知道时下是什么季节,看到花开,知道眼下应该是春天时节。

  整个小园都是自己住的?小园都这么大了,那整个国公府不知多大了?后世的人梦想拥有一个套房都不容易,更不要想别墅了,现在自己竟然有这么奢侈的住所。

  下了假山,入回廊,廊间一匾“轻风轩”。廊外种植着各种花草!

  沿回廊走,慢慢转回自己住处!

  刚到门口,发现云儿在焦急地东张西望,看到李业诩回来了,小丫头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都怪自己太贪睡了,连少爷什么时候出去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还睡在少爷的床上,少爷什么时候把自己抱进去都不知道!要是被夫人知道了,不知道要怎么责罚自己了!

  “少爷,你一大早上哪去了,吓死奴婢了…你的身子没事了?”

  “我醒的早,看你还睡着,就自个去园子里逛逛。躺了几天,挺闷的,就想起来走走,”看着云儿着急的神情,李业诩笑笑道,“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了么?!”

  “少爷,那…奴婢怎么会在你的床上?…”云儿满脸通红!

  “我看你趴在外间睡着了,担心你着了凉,就把你抱了进去。这些天辛苦你了,今晚你回屋睡吧,我有事会叫你的!”

  “少爷快别这么说,那是奴婢应该做的,让夫人和安叔知道,会打死奴婢的!”听李业诩这么说,云儿一脸惊慌!

  “你好好休息几日吧,看你,脸都瘦成这样!”李业诩打趣道,“我会心疼的!”

  话一出口,李业诩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可能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看到的,接触时间最久的人就是眼前的贴身丫环云儿了,潜意识里把她当成自己亲切的人了!

  “少爷,奴婢…奴婢…,”云儿脸又红了,一大颗眼泪掉了下来!“少爷对奴婢太好了,奴婢…”

  “好了好了,大清早哭什么呢?”李业诩有些怜爱地看着眼前自己的丫环,才小姑娘呢,后世还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年纪,现在却要服侍自己这个大男人了!

  “那少爷,就让奴婢服侍你洗?吧…”看李业诩盯着自己看,云儿俏生生地说道!

  看云儿端了水过来,准备替自己洗漱,李业诩慌忙道,“这个…我自己来吧,”共和国军人出生的自己,洗把脸都要让人服侍的,传出去不让人笑话死?!

  “少爷…以往都是奴婢服侍少爷洗漱的…是不是奴婢服侍的不好了?你嫌弃奴婢了?不需要奴婢服侍了…”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里又涌出了泪,一脸悲伤的表情!

  李业诩最头疼的就是看到女人流眼泪,这不,一大早,眼前这丫头就流了好几次泪,让他有些慌了,不知如何是好?

  “没,云儿,我怎么会嫌弃你啊…哦,那好吧…你帮我!”李业诩投降认输!

  云儿立即破涕为笑!轻柔地替李业诩洗漱起来!

  这丫头脸上的表情变化的也太快了!

  得,革命军人要坠落了,以后起居生活只得让人服侍了!

  要现在最重要的是熟悉环境,适应环境…李业诩对自己说!

  看着铜镜子里自己异常俊秀的脸,李业诩有些得意,随便一看啊,自己都是个非常帅的小伙,比后世的模样英俊多了。历史传说中李靖也是个非常帅的老帅哥,自己这身躯的父亲模样想想也不会差,母亲也是个美人,自己充分遗传了上辈的优良品质。

  唐朝是历史上最以貌取人的年代,选官有“身、言、书、判”的标准,其中的“身”说的就是相貌和身高、体态,模样不正的人还当不了官呢。

  “少爷…”正在帮小业诩梳头的云儿欲言又止。

  “什么?”

  “…奴婢…”

  “以后不要自奴婢奴婢,少爷我都听烦了,不喜欢听”,李业诩在后世最讨厌看到电视电影里特别是清宫戏里奴才什么的,总感觉那是对人格的践踏。现在听这小丫头一直自称奴婢,听着有些不大自然,心里挺不是味儿。“你在我前面,就自称云儿或者我吧,不然…不然…我就和母亲说不要你来侍候了…”

  “少爷,求你不要把奴婢…把云儿撵出去,如果你把奴婢撵出去,奴婢…云儿只有死路一条。”云儿明显被吓着了,手中的梳子都掉地上了,竟然跪下来叩头!

  李业诩吓了一大跳,一句玩笑话,竟然有这么严重?

  “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云儿,我怎么会把你撵出去,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我怎么舍得呢?”李业诩手忙脚乱地把云儿拉了起来,“只是你不要再自称奴婢,也不要老是下跪…”

  “嗯…”云儿脸又红了,低着头轻声地说道,“奴婢…云儿本来就是少爷的人,云儿这辈子都想跟着少爷!如果哪天少爷不要云儿了,云儿也不要活了!”

  “……”李业诩满脸惊异地望着云儿,这话什么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