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二章 再见伊人

归唐第二章 再见伊人 (1/0)


李业诩转身回头,一愣之下十分的惊诧!

  俏生生站着的正是一脸惊喜的方淑,一身素白的男装,脸色微红,满脸含笑地看着他。边上还有一位同样着素色男装的俊俏女子!

  “李公子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上次醉仙楼,曾与公子…”方淑脸上的表情从惊喜转为有些不自在!

  “哦,没有没有,方淑方…公子…怎么会忘记呢。在下走到这里,刚好在想上次与方公子在此相识、小酌的事…那次公子有事匆匆离去…没能尽兴,甚是遗憾!想不到还能与公子在此相遇!真是非常的意外!”李业诩微微一笑,拱手行礼道!很是感慨,这也太巧了吧!

  是不是现在的女子都喜欢女扮男装出行?不过眼前二位小姑娘着男装还是挺好看的!

  “方公子?…嘻嘻…淑儿你还与这位公子一起喝酒过?”与方淑同行的女孩调皮地伸手刮刮脸!声音恰如黄莺出谷,婉转好听!

  李业诩这才仔细打量起与方淑同行的伴儿!

  高挑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秀挺的鼻梁,两颊笑涡霞光荡漾!看年龄也只不过十三四岁。

  女孩一双秀目肆无忌惮地盯着李业诩看!

  “我叫李宇,我不是公子,这位啊也不是公子…嘻嘻,”,自称李宇的女子拉拉了身边大羞的方淑道,“...李公子长得真英武!”

  被一个着男装的漂亮女孩直勾勾地看,李业诩微微有些发窘。怎么自己遇上唐时的女子都是这么大胆的,今天感觉都有些象被人观赏的动物一般!

  “见过姑娘,在下李业诩,这是小弟李业嗣,”李业诩一揖道!

  “咦,你叫李业诩,是不是那个代国公李靖的孙儿李业诩?今日午后刚听父…父亲说起过你,”李宇满脸惊诧道,“听我爹爹说,你和苏定芳将军比武,一招之内就把苏将军制服了?”

  “李公子祖父原来是李靖将军…失敬失敬!”方淑被李宇点破女儿身,有些羞羞,一张俊俏的脸越发的红了,听到李宇这么一说,也是满脸讶然,依然学男儿般抱拳施礼,“李公子文武全才,还身怀绝技,更是令人敬佩,淑儿…”

  “哥,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招数,我怎么不知道啊?”边上的李业嗣亦是一脸惊奇!这小子不知道,打断人家姑娘的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李业诩同样一惊,看起来眼前这两个女子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这事只有李靖和苏定芳知晓,现在连眼前这个叫李宇的女孩都知道了,应该是李靖或苏定芳嘴里说出去的,而苏定芳受此打击,应该不愿在人面前提起自己丑事,那就应该是李靖说的?李靖会告知谁?李宇是谁,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而且还知道自己是李靖的孙儿?李宇父亲又是谁?

  从李靖或苏定芳嘴里知道此事的应该都是朝廷重臣,看起来这两位应该都是朝廷高官的子女。自己要先搞清楚她们的身份!

  “姑娘说笑了,在下只是取巧而已,”李业诩讪讪然,“只是姑娘是从何知道这件事的?恕在下唐突,冒昧地想问一句,姑娘令尊又是何人?”

  “我爹爹是…哼,我偏不告诉你!”李宇翻翻白眼,“我还以为李业诩是个五大三粗的莽汉,没想到是长的如此斯文俊伟,”李宇说话很直爽,还朝李业诩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俨然是一个淘气的小女孩!

  倒弄得李业诩有些脸红!

  “不知两位公子此往何处”!被李宇抢了话题的方淑有些不自在,期期艾艾地问李业诩道!

  “今日朝廷大庆,放开宵禁,我们也来看一下热闹。”李业诩露出个灿烂的笑脸!两个小女孩女扮男装出来,又没带随从,一定是偷偷跑出来看热闹的!“听说芙蓉园里有游园活动和灯会,在下与小弟本想往芙蓉园去,不知两位姑娘欲往何处?”

  “我们也是想到芙蓉园游玩赏灯,今年上元节本想去观灯,可我生病着没去成,听说这几天芙蓉园也有灯会,就想去凑个热闹!和淑儿相约出来游玩,我们今天是偷偷地溜出来的!”李宇快人快语!

  果然眼前二位女子是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的!

  “那真是凑巧,两位姑娘,要不,我们结伴同行,一道去芙蓉园游园赏灯如何?!”李业诩有些期待!毕竟和美人相伴游玩是件乐事,而且还是两个异常俊俏的女孩!

  “好啊…”脸上红晕渐去的方淑颇有些惊喜道,脱口而出道!“如此良宵美景,李公子定有佳作好诗,一会也让我们欣赏一下啊…”

  “我们的淑儿姑娘平时爽爽然的,今天这么扭扭捏捏,还老是红脸啊,”李宇捏了下方淑的脸,方淑小脸一下又红了!

  一旁的李业嗣有些愤愤然,这两个小妞全然不把他当个人看,只和自己的大哥说笑,竟然都没理他!

  “两位姑娘,那我们走吧…”

  “方淑…方公子…请啊,”李宇故意拉长声音对着方淑笑嘻嘻的作了个手势,跑到前面去了!

  一行四人往芙蓉园去,李宇和方淑挽着手走在前边,李业诩和李业嗣在后!

  四人都是神采非凡,走在街上回头率还是颇高!李宇和方淑低声说着悄悄话,时不时回头看看李业诩,吃吃地笑!不知李宇对方淑说了什么,方淑羞红了脸拧了李宇一把,李宇挣脱了方淑的手,跳着跑到前面去了,还不忘回头做个鬼脸,方淑嗔着追上去打,一副小女孩的心态!引的众多路人侧目!

  芙蓉园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游园赏灯的男女老少,李宇和方淑蹦蹦跳跳的如同两个小孩般在在人群中穿梭!她们本就还是小孩,只是可能因为家庭或者这个时代战乱的因素,比后世的同龄人显得老气成熟而已!

  芙蓉园里活动还挺多,有灯会、戏曲、杂技等,还有文人骚客们聚在一起吟诗作赋!

  听方淑讲,今日灯会的挂灯种类数量虽然没有元宵节时候丰富,但都是宫内将作监所制作,工艺与花样却更是出色!而一年之内的两次灯会,自有唐以来也是第一次!

  赏过灯,看过戏,杂技,李业诩还在感慨唐时候文化的丰富多彩,意犹未尽时,李宇和方淑已经在喊累了!两人偷偷从宫门口出来,雇了辆马车到西市,又从西市步行到曲江畔,虽然一路兴致挺高,但也让娇生惯养的她们累坏了!

  “好累啊,我走不动了…”李宇不顾形象地弓着身子垂着两只手!

  “我们找个地方歇歇吧,”方淑说道。

  “大哥,那儿有个亭,我们上去坐坐吧。”李业嗣提议到。

  “那好吧…”李业诩看了想笑!顺着李业嗣指的方向看,不远处假山上有一亭!

  四人避开人群上假山高处,坐在亭中,放眼望去,整个芙蓉园繁灯如织,人流如潮!

  方淑稍稍回头,对李业诩道,“李公子文武双全,在下…小女子上次听闻公子随口赋诗,已是文采非凡,不知今日公子能否再作几首,以应此景,让我们一饱耳福?”

  “姑娘过奖了,当日在下只是信口胡语,让姑娘见笑了!”李业诩颇为尴尬,要自己做诗,那玩笑开大了!脑中记着的诗作很多,但是剽窃古人的名作,终究是件不光彩的事,即便是现在这个时候古人还没出世!

  “哟,李公子是嫌我等面目丑陋,以至没有赋诗的雅兴,还是我李宇在这儿不受公子欢迎,李公子只想做诗给某人听,不愿入我耳,淑儿,你说是不是啊…?”李宇挤挤眼,语带嘲讽打趣道!“刚才淑儿还在我面前夸公子诗才是如何的高…”

  方淑在一旁恨恨地拧了李宇一下,李宇夸张地大叫起来!

  “真的是在下才拙词穷,万不敢当姑娘如此抬举,也不是轻慢姑娘,让两位姑娘见笑了!”

  “李公子…”李业诩与方淑四目相撞,李业诩竟然看到方淑眼中丝丝的恼羞和委屈,还有一些期许和无助!

  李业诩怔怔地看着方淑,眼神交会,隐隐的月色和灯光下,方淑一双灵动的眼睛似在诉说着什么。李业诩读懂了那份期待、感伤、温柔和爱慕,恍然间竟然有些痴了,心中不由的生出满腔柔情,竟似有千言万语般在眼神中交流。眼前的方淑不再有着男装的潇洒样子,而只是一个楚楚可怜、惹人怜爱小女子!

  难道是自己喜欢上了眼前这位姑娘,或者女孩对自己也有意?只是彼此才第二次见面啊!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亭内的气氛有些异样,李业嗣和李宇也是一脸怪异!

  “咳…咳…”,李业诩和方淑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拼命憋着笑装咳嗽的李宇,赶紧分开眼神,转过了头!方淑满脸红晕!

  “大哥,怎么了?”屁事不懂的李业嗣地脸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看到远处精彩的东西…”

  “哈哈…”李宇终于憋不住大笑起来,“刚才李公子应该在想名诗佳句了,想到了没啊?…”一脸戏谑的神情!

  李业诩当下长叹一声,说道,“那在下就勉为其难,略作一二,如有见笑处,还请两位姑娘多多见谅!”

  有佳人满心的期许,怎么能让她失望呢?

  作什么呢?想想记着的佳句,应眼前景象的,今天虽然是十五,但元宵节过去已远,而眼前又是灯会的胜景…抬头看一轮圆月…

  如此美景,如此佳人!李业诩有些迷糊…

  二女一脸期待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