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十一章 猛将苏烈

归唐第十一章 猛将苏烈 (1/0)


“唉,如今你也已成人,老夫也该和你说说了,”李靖沉默了良久,“以后老夫还要多给你讲讲朝堂上的事!”

  “此次出征突厥得胜归来,皇上非常高兴,今天朝会皇上本欲嘉奖老夫及此次出征的将士,可是御史大夫萧?却参奏一本,弹劾老夫御军无方,在破颉利牙帐时,纵容士兵虏掠突厥珍物,请求皇上严加审查!皇上知道老夫治军严谨,麾下军士纪律严明,虽然有所疑虑,但也狠狠责怪了一番。抢掠财物的并不是老夫亲率的麾下将士,我虽然大觉冤枉,但作为这次出征的总帅,我无法反驳,也不愿在朝堂之上与萧?那老顽固顶牛,只能叩首认罪。”

  “那皇上责罚祖父了?此次大功连赏赐都没有了?”李业诩有些愤愤不平!

  “那倒不是,皇上说,‘隋史万岁破达头可汗,不赏而诛,朕不然,赦公之罪,录公之功’。皇上特赦不得弹劾,还封赏了我,加授我左光禄大夫,并赐绢千匹,加真食邑通前五百户。这让我心中更加的不安。”李靖感慨道,“如果皇上责罚了我,那我还会心安,皇上这样待我,只是因我功劳太大,责罚我怕引起军中武将的不满,这不是好事情啊!”

  “祖父大人您是担心自己在军中威望太高,怕引起皇上猜疑?功高震主…”李业诩也是一脸凝重!

  李靖一惊,“冀儿你竟然知道老夫的心思?”

  “孙儿不敢揣摸祖父心思,孙儿只是妄加猜测,”李业诩不敢太放肆,“不过孙儿觉得,皇上既然兼听众议,不会只听一面之辞,定然会盘查清楚的!皇上有如此心胸,祖父大人也不必过于担忧!”

  “老夫跟随皇上征战多年,累积下的战功无数,皇上对老夫一向信任有加,”李靖感叹道,“可是盈满则亏啊,功劳越大,越觉得不安,伴君如伴虎,朝堂上是非争斗太多,老夫已经非常小心,尽量不参与各方争斗,只是希望得以善终,能保李府上下长久平安…”

  “老夫这条命也是皇上救的,”李靖有些神伤道,“可是玄武门兵变时,当时还是秦王的皇上曾经派人请求老夫协助,但当时老夫却担心受牵连,选择了两不相帮,这是老夫的心病啊…还有李世?当时也是和老夫一样…”

  当初李靖觉察李渊有起兵造反的迹象,遂往江都欲告发,谁知刚到长安,李世民已率军攻破长安,李靖被擒。李渊想要杀了李靖,李世民爱慕他的才识和胆气,从刑场上把李靖救了下来,不久,被李世民召入幕府,充做三卫。

  李业诩对玄武门事件只知道一个大概,李世民杀了哥哥李建成和弟弟李元吉,然后才被立为太子,随即登上皇位的!哪些人参与就不知道了!李靖和李世?这两位握重兵的大将都拒绝参与李世民的兵变,想想李世民定是心存芥蒂的。可现在李世民对李靖和李世?还是委以重任,只能说李世民驭人有道!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他们也没帮助李建成和李元吉,不然以当时秦府所掌握的兵力,李世民怎么能与李靖与李世?手上掌握的大军相抗呢?

  “不说这些了,都是过去的事,”李靖到底在朝堂上混迹多年了,心境不错,“冀儿你一向聪慧,与老夫少时非常相象。老夫这辈子大半时间在战场上度过,多年战事下来也总结了一些行军打仗的经验和心得,还有祖传的李家枪法,我希望你能多用心学习,快老了,希望有个人继承我的衣钵!”

  李靖顿了顿,这是今晚第二次讲继承衣钵的话了!

  “老夫会把《六军镜》和《李家枪法》详加解注,从明日起,每日老夫都会亲自教习和督导你,你要把枪法和兵法学好学全了。”李靖一脸正色,“教你的东西是死的,要依照实际情况随机灵活应用…”

  “孙儿谨记祖父的教诲…必当勤学苦练,不负祖父的期望!”李业诩恭恭敬敬地起身答道!

  “老夫新近收了一名弟子,”李靖满脸含笑,“此次出征突厥,老夫发现一员猛将,就是老夫帐下先锋,苏烈苏定芳,那天你在城外遇上过的。此次破突厥牙帐时,定芳只率二百精骑,在浓雾中杀向牙帐,杀得敌人鬼哭狼嚎,横尸数百,突厥人不知道我方多少人马,乱成一团,颉利可汗和隋义成公主狼狈逃走。老夫率大军及时赶到,一战歼灭一万余人,俘敌数万。颉利欲逃入碛中,他哪知道李世?早已屯军碛口等待着他,只好下马受降…”

  “我大唐,又将出一位猛将也…”李靖乐呵呵道!

  原来苏定芳还没成为李靖的弟子,怪不得那天在城外人家不认得自己这位李家的长房长孙了。

  只是也太佩服这牛人了,只率二百骑,竟然敢杀入数万如狼似虎的突厥精骑中,还把人家牙帐,也就是大本营给端了。看后世历史记载此次事件,李业诩还以为是演义上神话了的故事,没想到真是这么一回事。不愧是一个有勇有谋的血性汉子,奇、快、狠,试想又有几个人有如此胆量,敢以二百人去挑战数万人,当得后世给予名将的称号。中华历史上从来不缺少热血男儿啊!

  “明日起,老夫让他来府与你一道听习老夫教授,与你切磋武艺!”李靖继续道,“我也与你细细讲讲其人:定芳是冀州武邑人氏,也是行伍出身,前朝末先后效力过窦建德和刘黑闼,颇有战功!因窦建德和刘黑闼先后败亡而回家务农,贞观初再次入伍从军,此番出征突厥时是老夫手下一名亲卫校尉,幸得老夫识其才,冲击突厥牙帐时让他作为先锋。定芳不负期望,为此次生擒颉利立下大功,老夫因此功向皇上荐举他。此前定芳为从正八品下的宣节都尉,皇上直接将其提升为从四品下的左武侯中郎将!”

  唐时五品以上的官员都是要皇帝亲自任命的。唐朝果然是最看重军功的时代,李世民自己一生征战无数,苏定芳以一战之功就从正八品下的一个小小校尉直升为从四品下中?将,在此战中的作用也是得到李世民认可的!

  李业诩现在虽然对唐时的军制不太了解,但八品和四品的差距还是知道的,用一步登天来比喻苏定芳也不过分!

  后世留传的李靖最得意的二个半门生:李世?、侯君集、苏定芳,李世?半道出家,其人就学于李靖之前已是名将,而侯君集入李靖门下则是李世民的授意,李靖对其有所保留,只有苏定芳是实实在在出自李靖的嫡传!

  而看现在李靖对苏定芳的赏识,李靖定会倾囊相授的,也难怪能成就苏定芳一世的英名!

  只是现在有了自己这个横空出世不一样的李业诩,日后苏定芳还会是那个横扫一切的苏名将吗?

  第二天李业诩起了个大早,在练武场和李业嗣练习完体力科目后,李靖已经在场边等着他了,边上还有新收的弟子苏定芳!

  “冀儿,此训练有何称谓?老夫看这方式是训练体力的好办法!还有你和应儿的博击之术,老夫可是从未见闻!”李靖赞许地看着李业诩!

  “祖父,负重跑孙儿自己想出来的增加体力锻炼的方法”,李业诩擦了擦身上的汗,“而此博击之术也是孙儿经过多日琢磨后想出来的,增加博击技巧和抗击打训练!”

  看着李靖有些吃惊的眼神,李业诩有些得意,自己身上还有很多眼前这两位大唐名将所不知道的东西,到时定会让他们更加吃惊!

  李靖疑惑的眼神似乎想问什么,却也忍住了!指着苏定芳道,“这是苏烈苏定芳,昨日正式入我李靖门下…你就称呼其…冀儿,你的辈份一向是比较让人头疼的事,那一帮老东西,本都要以平辈与老夫相交,只是当今皇上也称呼老夫一声叔辈来着,而那李世?也入我门下,他们才不情愿地以上辈称呼老夫!那帮老东西,你也以叔辈相称就是,哈哈哈…!”李靖很得意,只是不知让李业诩称呼苏定芳作什么,同门学艺,应该师兄弟相称,但李业诩只是李靖的孙儿!

  “见过李公子,你和我以后也不要以什么辈份相称,就叫我一声定芳吧,我也称呼你一声业诩。”苏定芳果然是大度爽快之人!“不然觉得生份!”

  “业诩不敢,”李业诩瞅了眼李靖,看李靖微笑额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占了人家便宜就是得意,幸好李靖脸皮也够厚,一帮替李世民打天下的功臣,生生的他李靖就比人家大了一辈,不过以李靖的军功和威名,连李世民也尊称其前辈,李世?也拜入门自居晚辈,其他就没人敢不服气了!

  怪不得,与李恪、李吉、程处默等一众纨绔都是以兄弟相称,原来还有这么点门道!还真庆幸有这么个原由,不然自己比李恪他们都小了一辈,还怎么过日子啊!

  “冀儿,应儿,你先练习一下骑射…”

  “是,孙儿遵命!”

  五十步外,李业诩连续五箭,正中靶心!李靖扶须微笑!

  翻身上马,飞奔中连射五箭,全部正中靶心。

  急停,俯身,仰面倒卧马背上,各种姿势的骑射都是全在靶心!看的苏定芳和李业嗣双眼发直!

  李靖爽然大笑,“冀儿,这一阵射箭和骑术水平进步的非常快,让老夫都大感惊讶…果然不负老夫的期望!”

  李业嗣的骑射也得到了李靖的称赞!李靖也不忘叮嘱小子一会去弘文馆报道,李业嗣满脸无奈地走了!

  “李帅,两位公子骑射水平让定芳深感佩服,”苏定芳显得有些拘谨,“真是将门虎子啊!末将都觉得汗颜…”

  “冀儿,老夫再看看你的枪法…”李靖对李业诩说!在李靖心中,把李业诩培养成材,是除了那无敌的战功外,最值得他李靖称耀的事了!

  跳下马的李业诩一脸郁闷,“祖父,您教我的李家枪法,上次我醒来后一点都不记得了……”

  “啊…冀儿…你说的可是真的?”李靖这沙场上的老将满脸不信地瞪着李业诩,刚刚的满脸喜悦变成了惊讶。

  “孙儿哪会骗你啊!”李业诩自己也觉得懊恼!

  李靖刚想说什么,李万匆匆跑过来!“老爷、少爷,蜀王来访…”

  话未说完,李恪飞快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几名家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