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十章 大唐战神

归唐第十章 大唐战神 (1/0)


“嗖”,一箭正中靶心!勒马急停,再射,依样是靶心!

  “大哥箭术越发的精进了,小弟怎么也比不上你,”看着李业诩靶心越来越多的箭,李业嗣翻身下马,扔了手上的弓,长叹一声!

  “射中这固定的靶难度并不高,如果射击移动的目标有如此水平那才是好箭法!”李业诩不以为然。

  李业诩在前世是个神枪手,曾经在一千二百米的距离射杀过敌人!小弩弓之类也是特战队员的常备武器,在一些不方便用枪的场合,小弩弓是非常不错的杀敌利器。在多次执行任务中,李业诩和战友们都曾用弩弓射杀过敌方战斗人员!

  射箭和射击在技术上本就有异曲同工之理。李业诩来大唐开始几天的射箭训练中稍稍有些不习惯,在兄弟俩一起练习时,都让李业嗣占了上风,让李业嗣得意了几天。

  找到其中的诀窍后,李业诩的箭术及马上骑射水平日益精进,让李业嗣惊诧不已!今天再一次地败北!

  不过战场上的敌人是不会站着让你射的,得找一些会移动的目标练习,才能让射箭水平提高的更快。什么东西会动呢?动物…对,打猎!

  李业嗣也已经参加李业诩制定的晨练课目训练,至少五公里程度的负重跑、臂力锻炼、自由博击等!不算太高强度的训练都让李业嗣有些吃不消!小子还是有不服输的精神,也一直坚持下来,并发誓一定要超过李业诩!不过看他神色也只是嘴硬而已,对自己的大哥他可是由衷的敬佩!

  --------------------------------------------------------------------

  李府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全府上下打扫的干干净净,管家李安在指挥着众家仆挂灯笼!

  李靖派亲兵传讯,今日晚间即可回府!

  连李业诩的父亲也被请回了家!

  李业诩第一次看到自己唐时的父亲,一个白白净净的中年男人,儒雅英俊却少了份英武了,几缕短须,满脸的书卷味衬得整个人越发的文弱!

  府里已经摆上了隆重的家宴,家人都换上洁净整齐的衣服,在大门口等待着李府的主心骨回家!

  派出去探望的家人飞快地跑回来,高声喊道,“国公爷回来了,国公爷回来了…”

  街口处飞驰过来几骑,转眼已奔到府门口,领头的正是李靖!

  张氏带领家人迎上前去!

  早有李府的家丁迎上去,牵过马,李靖和一众亲卫大步跨上台阶。

  张氏走到李靖面前,替李靖解下战袍和铠甲,挽着李靖的手臂,满脸关切地说道,“老爷快进府吧。征战大半年,妾身挂念的紧,合府上下都在期盼着老爷平安归来。老爷回京之日,冀儿和应儿,还生生出城去迎接你…”名不虚传的一对恩爱夫妻!

  “有劳夫人挂念了!”李靖拍拍张氏的手。

  李靖走到李德謇身边,冷哼一声,“你也知道回家了!”就不再理他!

  及至走到施礼的李业诩兄弟俩边上,刚才的冷脸立马变为怜爱!

  “冀儿,应儿,…大半年没见,都长高了!”

  “祖父…栎儿都很想你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李栎跑过来拉着李靖的衣角!仰着脸,“有没有好东西带给栎儿啊?”

  “栎儿乖”,李靖一张老脸满是喜悦,抱起李栎亲了一口,“祖父有好东西给你带来了,你看,这是什么?”小羊角做成的饰物,一根红线串着!

  “哇,好漂亮的…”李栎忙把小脸躲开,“祖父的胡子好扎人...”

  在李靖的哈哈大笑中众人进入前厅,李靖坐上座,唤过李业诩兄弟俩到跟前!

  “两个臭小子,老夫出征的日子练武有没有荒废?唔,冀儿……看起来成熟了不少…”李靖一双虎眼打量了兄弟俩一番,在李业诩脸上看了又看!

  “业诩和业嗣不敢忘记祖父大人临行前的嘱咐,武艺没有荒废,骑射已有不少精进,只是李家枪没有祖父大人的指导,我们不敢私自练习,怕其中招式理解不够…”面对这位心目中的偶像,大唐首屈一指的武将,李业诩不免心中紧张!

  “嗯…”李靖眼中精光暴涨,李业诩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不愧是战神级的大唐元勋,不怒自威,看的李业诩这多年的特战队老兵都不免心里发寒!“你们两个坐这里,一会老夫有话问你们…”

  府中前厅,三大桌丰盛的酒席摆上来,家仆穿梭着端菜添酒。李业诩兄弟俩坐在李靖的左下手,李栎自然躲在王氏身边。而李德謇却被李靖赶到另外一桌,和一众亲兵同桌,理由是看着心烦!

  李靖倒满酒,举杯道,“老夫此次北征突厥,幸的功成而归,只是…”,有些黯然,呆了会,“然,总算没有辜负皇上的期望,大唐北患基本解除,作为此次出征主帅,老夫无憾了!”说罢,满满一杯三勒浆一饮而尽!

  “老爷,皇上没有封赏吗?怎么妾身觉得老爷似有难言之隐?”张氏在一旁轻声道!到底是多年恩爱夫妻,李靖眼中稍稍的异样也逃不过张氏的眼睛!

  “想老夫一生征战,杀人无数,一些小事情,老夫不会放在心上!”再饮一杯!李靖一扫脸上些许的阴郁,“好久没在家吃过饭了,竟然有些想念了。唉,看起来有些老了…冀儿,应儿,今日陪老夫多饮几杯!哈哈哈,明日要考校一下你们的武功。可别让老夫失望了!”

  “祖父大人的战功,无人可比,孙儿敬你一杯,”李业诩恭恭敬敬举起杯,,“待日后孙儿陪着你一起上战场,杀敌立功,为我大唐开疆拓土!”饮尽杯中的三勒浆。与葡萄酿淡淡的口味相比,李业诩更喜欢酒性烈一点的三勒浆!

  李业嗣也举起杯,“孙儿也希望早日能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祖父您什么时候让我和大哥也入伍从军吧。”未成年的小屁孩只能喝葡萄酿!

  李业诩一愣,这小子比自己还心急,才少先队员的年龄,就要上战场,看看自己,放在后世也只是一个未成年少男,才刚刚够格加入共青团,看看程咬金家的程处默,也才十八岁,大了自己二岁,竟然已经结婚生子,在军营里都呆了一年多了!这不是摧残未成年少年吗?放在后世,都还是在父亲跟前撒娇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古代的孩子心智成熟的早?!

  李靖含笑不语!

  一顿晚宴吃了近二个时辰,席间听李靖讲这次出征大漠惊险的旅程,恶劣的天气,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不愧是大唐的悍将,一场旷世之战讲得轻描淡写,仿佛到西北旅行一般,听的李业诩兄弟俩兽血沸腾,李府上下一众人目瞪口呆!

  李靖已经有稍稍的醉意!

  “冀儿,应儿,你们两个到我房里,老夫有事相询!”末了李靖对二个孙儿道!

  这时王氏款款走到李靖和张氏面前,矮身一礼道,“公公、婆婆,媳妇有事和你们说…”

  约模半来个时辰后,李靖终于过来了!

  李业诩和李业嗣忙起身,他们在李靖房中等的有些望眼欲穿了!

  仆人端上茶!

  “咦,这是什么?”李靖指着李业诩做的小木椅问道!

  “祖父,这是孙儿做的小木椅,孙儿觉得这椅子坐着省力,比家里的胡凳还要舒服!”

  “嗯,是还挺省力,坐着也挺方便的…”李靖坐在小木椅上,李业诩兄弟俩垂手恭立一旁!“冀儿,应儿,老夫出征在外,听你们娘说,你们练武还是比较勤快,明日一早,我要查看一下。应儿,听你娘说,最近你连弘文馆都很少去,虽然你是在家照看你大哥,但学业也不能荒废了,明日早间考校完你的武艺,即去上学!你先下去吧!”

  “是,孙儿知道了,孙儿先告退!”

  李业嗣垂头丧气地走了!一脸不舍!李靖示意边上仆人也退下!

  看着一脸沮丧的李业嗣,李业诩想这弘文馆肯定是个不太受人欢迎的地方!李业嗣这个喜欢耍枪弄棒的小子,叫他在学堂里听一帮老夫子讲之乎者也,应该是非常痛苦的事……还有那个可怜的李恪也在那呆着!

  “冀儿,你坐下,刚刚听你娘说了你的事,你在前些日子坠马落崖,伤的不轻,还昏睡了几天,现在可大好?唔,你也坐吧…”

  “多谢祖父关心,孙儿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李业诩也拿了个小木椅坐在李靖边上!敢情刚才母亲王氏告知李靖的就是这件事!

  “听你娘说,你醒了后,和从前有了些大的变样,连性情也变了很多,今日老夫第一眼看到你,也有这种感觉!看你的眼神,和军旅里那些老兵痞倒有些相似…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李靖双眼中闪过精光!

  不知怎么地,在李靖边上,李业诩总觉得有一些压抑,这和以前在特战队里与大队长呆一起相似的感觉!凛然的杀气!

  “祖父大人,孙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孙儿伤的挺重,竟然昏迷了几天,象做了一个梦,又好象…好象…到后世走了一遭,看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仿佛是死了一回的感觉……醒来后,身体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只是…很多事情竟然不记得了…却也懂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李业诩有些紧张,不过很快调整好了情绪!

  “哦!是这样…怪不得你娘说你象换了个人似得,也不像以前那么不懂事了,”李靖叹了口气,脸上有种难以置信的神情,但目光变得柔和了。“你娘说,这些日子你每天很早就起来练武,白天躲在自己小园里折腾一些新奇的东西…”

  “祖父,孙儿这些日子闲着没事,就琢磨着能不能做一些有用的东西出来,就象这椅子…”看起来云儿这丫头还有向自己母亲告密的嫌疑!“孙儿觉得现在脑子挺好使,一些以前不明白的东西一想就明白了!”

  “哦,是这样…”李靖看着李业诩沉吟不语!

  看李靖不说话,李业诩也不知该说什么!

  半晌后李靖又说,“冀儿,你父亲不争气,没有秉承老夫的品性,不喜武事,都是小时你祖母宠坏了,我呢,又是大部分时间征战在外,没太多时间管教,你叔父和你父亲一个脾性,喜欢方外事务,还都喜欢研究诗词歌赋。气死老夫的是你叔父还不愿娶亲生子,现在竟然云游四方去了!唉…老夫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你们孙辈身上,特别是你冀儿,你是我李家长房长孙,老夫快老了,只是希望你能有作为,继承我的衣钵…以后这府上我就指望你了!”李靖说这些话竟然让李业诩有种如受严父般训导的感觉!

  哦,自己竟然还有个叔父,只是怎么没有人提起过!云儿这丫头竟然也没告诉过他!还是另有原因?

  呷了口茶,李靖接着道:“你也该到军里去磨练磨练了。老夫本想让你到李世?军中当一名校尉。李世?勇猛异常,智谋过人,乃老夫弟子,老夫非常之欣赏。李世?军镇并州,那里常有一些战事。只是你祖母和你娘皆不舍你离开长安,我也无法…待过些日子,老夫安排你到左卫军中,先作一名中候吧,多加磨练。如老夫再次出征,你就随在身边,我可多多调教于你,待有了军功,我也可向算皇上荐举!”

  “是,孙儿定时刻牢记祖父的教诲…孙儿也想到军营里磨练一番了!”李业诩长身而起,一眼肃然,“作为您的孙儿,业诩也想和祖父一样,杀敌立功,报效国家,成就一番伟业!”

  “坐下,”李靖含笑道,“你天资聪慧,是个可造之才!所以老夫对你寄予厚望…我会把全部家当传与你…”

  “多谢祖父厚爱,孙儿定不负你的期望!”

  “当今皇上是旷世奇俊,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在古往今来的上位者中都是佼佼者,且又知人善用,从谏如流,老夫这辈子从没服过人,但对皇上却是心服口服!大唐在他带领下必定会越来越强盛,”李靖顿一顿,“有老夫在,你定有机会施展才华,只是我也老了……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了…这次…”李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祖父,您好象心中有什么烦恼的事?……”李业诩小心翼翼问道!

  ------------------------------------------

  期待你的支持和指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