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九章 丫头云儿

归唐第九章 丫头云儿 (1/0)


李业诩一看,竟然是一副画,画上一个英俊的少年郎,竟然与自己非常的相象!

  云儿被吓了一大跳。转头看到是李业诩回来了,一张小脸变得通红,忙站起了身,把画藏到身后,低着头!

  “少爷…你回来了!”如蚊子叫的声音!

  “丫头,让我看看画的是什么?”李业诩这段时间喜欢叫云儿“丫头!”

  “少爷…是我画着玩的,不给你看…”云儿头都快抵到胸前了!

  “是你自己画的?”李业诩抢过画,一屁股坐在小椅子上,仔细看了会,“嗯,还有些像,只是少爷我比这画上的好看…哈哈!”

  “少爷,云儿画的不好…你的眼神我画不出来…”云儿抬起了头,偷偷地瞄了一眼!

  “没想到你还会画画,跟谁学的啊?”这个时候女子识字画画倒是常见,但象云儿这种奴婢出身的倒不多!

  “少爷你教我的啊?!”云儿脸上的红晕渐渐退去,“少爷还教我识字看书…你忘记了?”

  哦,前任李业诩对这个贴身丫环还是挺不错的么,连这些东西都教她!

  “我会画画?”自己还能画一手好画?没感觉啊,“…”

  “连老爷子都说少爷你画的挺好的,只是好久没看到你画了?这些都是你以前的画作,”云儿捧出一堆画,“少爷你伤好了后,人变了很多了…”

  李业诩打开几幅画,一看自己也吃了一惊!画的基本都是人物,最多的是眼前的丫头,亦笑亦颦,神态表情竟有八分相似,以自己的水平来看,画的还不错的。眼下自己还能画吗?好像记忆中会的只是以前在特战队时学的述描了!

  “丫头,过些日子我再画吧,你先收起来,”李业诩看着把这些画当宝贝收藏起来的云儿说,“你一会和我说说看,我都有哪些变化?”

  云儿在一旁坐下,看着李业诩的眼神有些幽怨,“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待我想想…”其实想说的是,你少爷对我云儿的态度变了很多!嘴上讲不出来,但心里感觉的到!

  想想以前的少爷对自己多亲热,经常会搂搂自己,或冷不妨亲一下自己的小脸,心底里也早就把自己当作少爷的人了!现在的少爷呢?虽然对自己也很好,甚至各方面比以前的少爷更好,一点都没把自己当下人看,但没有了这些亲密的举动,总感觉有些距离了!云儿失神地看着李业诩!

  李业诩笑笑,“生了一场大病,总要变的吗!”想着自个还收敛着性子了,以后你知道少爷的真实面目,那会让你更是大吃一惊的!

  李业诩动手做几条未完工的小木椅!

  “少爷,做这种叫小椅子的东西你是从哪学来的?以前云儿从来没见你做过?”云儿呆了一会,又说道,“少爷你还是到府里找几个人,教会他们怎么做,你就不要亲自动手了,你怎么可以干这种粗活呢?!”

  这种有背靠的小木椅是李业诩自己动手做的,他非常不习惯时下跪坐的方式,膝盖跪的生疼,双腿都麻木。前两天心血来潮找管家李安要了几根木头,几块木板,做成了几条有靠背的小木椅,虽然做的不太好看,但坐着非常的舒服,云儿也是非常喜欢,李业嗣过来抢走了一条,府里人看见了也都想要!这不,自己还是要再动手做几条!

  听云儿一说,对啊,这种小东西制作一般人很容易学的,自己动手一天也做不了多少,“好吧,你去找几个机灵点的人来,我教他们做,省得少爷我这么累了!”

  这个时候的人怎么没想到发明椅子这东西呢?凳子虽然已经有了,时下叫胡凳,应该是刚从北方胡地传进来,但也只是在某些场合才用,且没有靠背!

  春暮夏初的长安天气也有些热了,李业诩都出了一些汗了,身上也沾了一些木屑!今天一大早出门骑马跑了半天一身尘土!

  “少爷,你该洗澡了,一身汗味!”云儿吸吸可爱的小鼻子!

  一想起洗澡李业诩就觉得尴尬!

  李业诩以前为了锻炼身体都是洗冷水澡,上几次洗澡,本想叫云儿准备冷水,可云儿死活不同意,怕他冻着!而且每次洗澡云儿都要来帮忙,说以前都是她帮着搓洗的!李业诩有些不好意思,除了很小时妈妈帮自己洗过澡外,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在一个女孩子洗澡过!最后都是好不容易把脸红耳赤的云儿赶出房外,自己匆匆洗会儿就完工!

  李业诩脱下沾满灰尘的外袍,一摸怀里还有一东西!

  看着云儿往围桶里加好热水,准备好干净的衣服,这丫头可不是一般的勤快,这种事从来不要李业诩帮忙,几次想帮忙,总是被云儿推开。体单力薄的姑娘在干活,而自己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却在一旁看着,让李业诩在很是不忍心!

  “丫头,你先过来,”李业诩把云儿拉过来,“我有一样东西送你,你先闭上眼睛…”

  “少爷是什么东西啊?”云儿一张脸因为刚才干了体力活而显得红扑扑,吹弹可破,闭上眼睛的样子很诱人。

  李业诩想咽口水了…“好了,你可以看了”,把东西挂到云儿脖子上!

  一串美丽的贝壳项链!

  云儿欣喜若狂,如获至宝,“少爷,你送我的?”有些难以置信,少爷竟然送自己东西!

  “当然送你的,喜欢吗?”古今女孩的喜好还是有些类似的,对这些饰物都是非常喜爱。上次李业诩在西市看到有人在卖各种美丽的小贝壳,于是也顺手买了一堆,回家用细绳子串起来,做了二串美丽的贝壳项链。一串给了小妹李栎!

  “少爷…”眼前的少爷还是对自己这么好,云儿嗫嚅着,“少爷你真好!我…云儿…很喜欢。少爷给云儿的东西,云儿都喜欢!”一大颗眼泪滚落了下来!

  “丫头,好好的,哭什么?”看着梨花带雨的俏丽脸庞,李业诩伸手拂去了云儿脸上的泪!女孩还是很容易满足的,一点小玩意就能乐开怀!

  “少爷,”云儿却一下子扑入李业诩的怀里,哽咽着说,“我还以为你嫌弃云儿了,你这段时间都没怎么理我了…没以前待我好了…”

  自从上次张氏答应让李业记把她收入房中后,云儿的心情经历了很多变化,从开始的的惊喜,到后来的忐忑不安,情窦初开的女孩心思最敏感了,李业诩的一些变化让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想想自己双亲全无,只在李府里当个丫环,能被少爷收入房中,一直随侍在少爷身边,那就是她这辈子最好的归宿。而且自家少爷还是个长的异常俊秀伟岸的男子!

  李业诩也想到这些,他何尝看不出少女的心思,只是后世的传统理念让他不忍对这个才十四岁的少女做些什么。有时感觉自己没完全融入眼前的生活中,还有一种局外的人感觉!

  不过想想这个年代的人都是早婚早育,就象那粗鲁的程处默,才十六岁就生娃了!看母亲王氏,也只比自己大十来岁,应该很年轻就嫁给父亲了!自己心理年龄也是快三十的人了,到时也就入乡随俗早点娶妻了!

  想着也很自然地摸摸云儿的头,“好了,丫头,别哭鼻子了,来,给少爷笑一个…对,笑才好看吗!”

  李业诩刮了一下云儿的鼻子,又拿衣袖帮着擦去脸上的泪,“一会哭一会笑,成何体统,羞不羞?!”

  “少爷,你洗澡吧,水都快凉了,”云儿大羞着离开李业诩的怀,一脸掩饰不住的欢喜,“我给你再添点热水。”

  李业诩脱得只剩了条亵裤跳进围桶里,水温正合适!

  “少爷,我来帮你搓洗…一会给你捏一下,都很久没给你捏了...”,见云儿没有出去的意思,李业诩也不忍心再赶她走!

  “唔,好的,”不像上几次洗澡般匆匆忙忙,泡在热水里的感觉还是挺爽的,李业诩舒服地闭上眼睛!

  云儿帮忙搓洗着,记忆中和一个女孩肌肤相亲还是第一次,异样的感觉却让李业诩有些紧张,本能的反应肌肉都紧绷着!

  云儿小手轻柔的捏着从头部、脖子、肩,李业诩紧绷着的肌肉终于放松下来,小手抚摸的感觉真有些美妙,舒服的都想呻吟了。怪不得有这么多人要异性按摩,滋味果然不错!

  一双小手从肩膀往下,捏到了肌肉紧绷的胸部,李业诩不禁打了个机灵,乖乖不得了,心中有邪恶的思想,下面都有生理反应了!赶紧捉住云儿的手!

  “好了,云儿,你把衣服拿过来吧,”李业诩,“洗的差不多了!”

  “少爷,你身上还没搓洗干净呢!”云儿抿着嘴偷偷地笑!

  “嗯,差不多了,我自己来吧,你把我换洗的衣物拿过来吧,水都凉了!”李业诩觉得有些害羞!

  裹着毯子跳出了围桶,匆匆地擦干身子,换了亵裤,穿好衣服!云儿在一旁红着脸帮忙!

  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内裤,只有一块抱在裆间的布条叫亵裤,穿着真不舒服,待明日叫云儿弄块棉布来,缝几条短裤起来!

  云儿收拾好房间,在帮李业诩梳理头发。

  李业诩看着镜子里脸红红的云儿问道,“丫头,你来说说,我到底都有哪些变化,是不是府里其他人也这样觉得?”

  云儿一呆,想了会,迟疑着说,“少爷,云儿也一下子说不出来你有哪些变化,但总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唔…特别是你的眼神…还有,对云儿…你以前经常会…抱一下……亲一下云儿…”咬着牙,还是说了出来!

  哦,不成这以前的李业诩老是占眼前这可爱的小丫头的便宜?现在自己不占人家便宜了,这小姑娘竟然还不习惯了?看来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眼神?自己的眼神已经试着改变。特战队里养成的平时遇事波澜不惊的神态,漠然、冷峻,可能让人看不清喜怒哀乐;偶尔的精光一闪却让人觉得凛然有种杀气。现在自己才是十六岁的小青年呢,虽然有些少年老成,但也还是天真烂漫的年华啊…!那好,我就让自己的眼神变得青春阳光些吧!

  这些日子以来,李业诩逐渐适应了这种优越的生活,起居上也都让云儿服侍着,他自己也学着去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纨绔少爷。在舒适环境里人真的很容易堕落的…嗯,这说法有些变味,还是换一种说法吧---适应环境、融入环境才能更好地生存…

  “云儿,少爷一病之后,明白了很多事情,眼神当然要变了…”李业诩长身而起,转过身看着云儿道,“少爷现在长大了,少爷要准备干一番大事业了…”

  ------------------------------------------------

  今日二章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