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八章 凯旋之师

归唐第八章 凯旋之师 (1/0)


贞观四年四月,帝都长安刚刚从一场悲痛中恢复过来!

  右仆射,蔡国公杜如晦死了。一场暴病让这位年仅四十六的大唐良相英年早逝!

  尽管杜如晦重病时,大唐皇帝李世民一连三天都守候在杜如晦床边,命太医尽一切手段救治。但一切努力终未挽回杜如晦的生命!李世民陷入深深的悲痛中!宣布罢朝三日,长安全城素食三天!命虞世南为其撰碑文,诏赠开府仪同三司,加司空,改封莱国公。并以人臣的最高规格下葬,满朝文武,都要参加杜如晦的葬礼。

  幸好,前方战场传来的大好消息让大唐天子稍展眉头!李靖、李世?等一众将领率唐军大败突厥,生擒颉利可汗,俘获突厥男女十余万,牲畜无数。大唐北疆的敌患基本解除!

  出征的大军即将班师回朝!

  ------------------------------------------------------------

  李业诩依样起一大早,开始一天的晨练:自创的沙袋负重跑,散手训练。来唐后一个多月了,肌肉结实多了,力量也比以前大多了,练武场上最重的石锁已经能轻松举起。身子明显强壮了!

  这些完了后,和李业嗣一起练习骑马射箭!

  今天是出征突厥大军的回京日,朝廷将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李业诩和李业嗣这二个大唐的热血青年当然不愿意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宏大热闹场面!据说皇帝李世民将亲自迎接出征的将士凯旋,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一睹皇帝陛下的风采!

  云儿还在为李业诩梳理头发时,已换好装的李业嗣就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

  在李业嗣的一再催促下,哥二个带着李成和李万匆匆地跑出了府门,想着可以见到自己的爷爷,唐初最伟大战将李靖,李业诩没来由的激动!

  想着后世有将军来特战大队视察时,看着他们肩上金灿灿的将星,李业诩也是异常的向往和激动。为了自己从小报效国家和成为一名将军的梦想,李业诩在上大学时毅然报考了军校,如愿从军校毕业后又幸运地进入特战大队,成长为一名非常优秀的特战队少校军官。军人的舞台永远是在战场上,杀敌报国是李业诩最大的梦想,成为将军则是作为一名军人的最终追求!但却壮志未酬,前一个生命片断在离开了军队时结束了。

  而今就要见着这个时代的战神、流传千古的名将李靖,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怎么会不激动呢?

  “大哥,快些啊,我们要赶在朝廷的抚慰大使前面,去看看凯旋的军队,见见我们的祖父大人,我都非常想念他老人家了!”李业嗣看到李业诩一言不发,策马到边上催道!

  “驾…”一行人出了通化门后,一路往城东狂奔起来!

  奔出二十里许,前方隐隐看到旌旗飞舞!

  如林的铁甲,透出一股杀气!

  一队着明光甲的战骑飞奔而来!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领头的是一员三十几岁的军官!

  “尔等何人,敢到左卫大军前窥探?”

  兵刃在手,弓箭上弦,杀气腾腾,一付择人而噬的样子,李成和李万赶紧上前护卫在李业诩兄弟前!

  “在下乃代国公李靖孙儿李业诩,听闻祖父大人征战突厥凯旋而归,特此前来探望,不知将军能否让我们见见我家祖父大人,请几位军爷帮忙通报一下!”李业诩拨开二位忠仆上前抱拳道!

  “原来是李帅的孙儿,失敬失敬”,领头的将军抱拳施礼,脸上露出由衷的笑意,随后手一挥,众军士兵刃归鞘!“末将是李帅麾下前锋苏定芳。还请二位公子见谅,北征大军在此等候朝廷慰抚使的到来,李帅恐没有时间接见几位,且…大军未归朝,统兵将领不能接见家人的,几位还是请回吧。末将会告知李帅一声的。”

  苏定芳,记忆中也是一位名将,好像还是李靖的嫡传弟子,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只是奇怪,苏定芳既然是李靖的得意弟子,怎么会不认得自己呢?

  大唐的军纪非常的严明,苏定芳虽然是李靖的弟子,听闻李靖的家人求见,也不卑不亢地拒绝!

  当下没法,只得拱手告辞,打转马头,往长安回奔!

  “大哥,我们往明德门走吧,回朝的将军们是经明德门进长安的!!”跑了一段,跑在前面的李业嗣突然停下,转头对李业诩说。这小子是从哪知道消息的?

  主仆四人往明德门飞奔而去!

  明德门城楼上万千彩旗迎风飘舞,鼓声阵阵号角连天!城门外已禁止普通百姓通行,不见一个闲杂人员,守卫的军士明显比平时多了。李业诩他们被挡在了城外!

  一众人只得再往前,往安化门,安化门也已经禁止行人进出,李成上前和领头的守卫一阵嘀咕,估计抬出李靖的名头,总算放行让他们几个进城了。

  李业诩四人费了好大一番力气,在边上人们怒目注视下,好不容易在朱雀大街街口挤占了一个位置!

  往日人流如织异常宽阔的朱雀大街上,已没有闲人通行,街侧两排铁甲卫士站岗,中间露出如同白玉一般的空阔街道。铁甲军士后面,临街的窗户边,站满了长安城的百姓,一个个脸上喜笑眼开,他们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只为了一睹王师的凯旋,看一看得胜而回的大唐将军们的风姿!

  “报……”一骑快马从朱雀大街上疾速往皇城方向飞驰而去,人群中有人喊道,“来了,快来了,向皇上通报去了…”

  很快,传令的兵士往明德门奔回!城楼上鼓声震天响起来!

  一队身穿闪亮明光甲的将领们从明德门方向过来,骑马走在最前头的是位身体魁梧、相貌堂堂的将军,稍显灰白的发须遮不住满脸的英气,一路抱拳与街道二边欢呼的人群致意。李业诩虽然不认识他是谁,却感觉非常的亲切与熟悉,边上的李成和李万已经在拼命挥着手地喊着“老爷…老爷…”,满眼的泪水。李业嗣则满脸崇拜,同样挥着手喊着,“祖父大人,…”。

  果然是自己的爷爷李靖,这一刻,李业诩也是异常的兴奋。满身的骄傲涌上心头:这就是自己的祖父,一个受到万人崇拜的名将….

  李靖也看到了李业诩主仆几个,朝他们挥挥手,饱经沧桑的脸上多了份慈爱!

  并排的马上是一位容貌俊朗的文臣,看上去比李靖年纪稍轻,依样朝左右激动的人群和士兵拱着手,后面还有一大票骑着马趾高气扬的将军,李业诩却一个也不认识…再往后看,最后一个是苏定芳。

  “大哥,皇上竟然派房相出城去迎接大军…”,李业嗣扯扯李业诩的衣服,一脸兴奋状,“你看,房相和祖父后面是任城王李道宗,就是李吉的父亲,还有李世?将军、程知节、秦叔宝…”

  太激动了,今天大唐的名将一鼓脑儿全跑到面前展览来了!这些以前只在传记、演义、课本中出现过的历史人物,全都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

  历史只是一个时代的片断,每个片断上都有活生生的人存在和事情发生!身处历史中,李业诩有些失神!

  唐代是最看重军功的时代,扬名立功的将军最受国人的尊敬,就从后世李靖神化为托塔天王、尉迟敬德和秦琼成为门神的传说中可见一斑!

  路边上的百姓兴奋地叫喊着,就象后世粉丝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一般的狂热!

  一众将军行至朱雀门前,一太监迈着小步跑出城门,“皇上有旨,请诸位将在军此等候…”

  一队金甲禁军从皇城里跑出,护卫在城门二侧!

  大唐皇帝李世民缓缓地从城门内走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将军们行军礼,大街两旁的百姓皆拜伏于地!

  李世民示意大家免礼,走上前拉住李靖的手。

  “药师一战之力,除却北方之患,大唐之军威,必将响彻天下”李世民感叹道,“药师之当首功,闻听捷报传来,朕非常之高兴,当即言,待药师凯旋回京之时,朕必将降阶恭迎!!”

  李靖惶恐万分,“皇上,臣万死不敢受皇上降阶之礼!臣等恳请陛下还御!”

  “臣等恳请陛下还御!”身后众将齐声施礼道!

  “朕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往者国家草创,太上皇以百姓之故,称臣于突厥,朕未尝不痛心疾首,志灭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暂动偏师,无往不捷,单于款塞,耻其雪乎!”李世民道,“药师和诸将立下此等战功,朕感谢你们,大唐的百姓感谢你们…朕理应降阶出迎才是!”

  言毕,挽着李靖的手臂,登上朱雀门城楼!

  随后举行盛大的献俘仪式!

  李靖副手行军副总管张宝相押送着被俘的颉利可汗和一众突厥高官贵族从明德门进入长安!

  当日不可一世的草原枭雄,突厥颉利可汗,装在一辆华丽的囚车里,在长安数十万民众的注视下,脸如死灰!

  张宝相滚鞍下马,单膝跪地,雄浑的声音中气十足,“启禀陛下,臣定襄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本行军总管令,已将突厥颉利可汗带到,请陛下训示!”

  “带颉利上城楼!”宦官尖利地声音传达着大唐皇帝的旨意!

  心神焦瘁的颉利被带到李世民身前,面对英姿勃发的大唐皇帝,不自觉的跪了下去!

  “颉利可汗,当年渭水便桥边一别,才三年时光,我们竟以此种方式再见面...天意啊?!”李世民上前拉着颉利的手,语重心长道:“,朕今数你之罪有五:而父国破,赖隋以安,不以一镞力助之,使其庙社不血食,一也;与我邻而弃信扰边,二也;恃兵不戢,部落携怨,三也;贼华民,暴禾稼,四也;许和亲而迁延自遁,五也。朕杀尔非无名,顾渭上盟未之忘,故不穷责也!...起身吧”

  颉利原想到了长安难免一死,更怕死前受一番折辱,想不到李世民不但没有羞辱他,还让他有活命的机会,不禁心里一宽!只是想到余生只能在长安养老了,不禁黯然而泣,流着泪拜谢了李世民!

  城楼下的唐军将士振臂高呼,“大唐万胜,皇上万岁,大唐万胜,皇上万岁…”,众百姓也跟着高呼。一时喊声响彻长安全城…

  -------------------------------------------------------

  李业诩主仆众人意犹未尽地回府,刚进府门,看到祖母张氏和母亲王氏焦急地在前厅等待着他们。李业诩和李业嗣请了安后,听祖母张氏说,“老爷子刚打发人来说,他在皇上面前还有很多事要交待,军营里也有事要安排,这些日子还不能回府。再过几天,事情交割完后,才可以回府…”

  张氏抹了把眼泪,王氏在一旁劝慰,“公公此次又立下战功,皇上定然对我们李家有奖赏,婆婆理应高兴才对。公公已经安然回京,婆婆就不要挂念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回家。”

  转头对李业诩说,“冀儿,你祖父回来后,定是要查看你武艺练的如何了,这些日子你要抓紧练习!”

  又对李业嗣说,“应儿你明天你上白马寺告知你父亲一声,请他回府来,待老爷子回家后,我们一起吃顿团圆饭。”提到自己的丈夫,王氏一脸的怨恨!

  “是,娘!”兄弟俩同声应道!

  “今日你们也好好休息吧,娘陪婆婆说会儿话,下去吧!”

  回到自己的小园,看到云儿坐在小椅子上,痴痴地看着榻上的什么东西,连李业诩进来都没发觉!李业诩轻轻地走过去一看,“咦…”

  ----------------------

  请大家多多支持、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