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归唐 > 第七章 长安西市

归唐第七章 长安西市 (1/0)


长安东市和西市分居皇城东南和西北方向。东市周围坊里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宅弟,经营上等奢侈品为主,以满足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的需要。而西市经营的商品,多是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又被称为“金市”,吸引的人群从平民百姓到官宦贵族都有,还有很多是来自波斯、大食等西域的“胡商”及高丽、百济、新罗、倭国、天竺等各地的商人。这些异域商人带来香料、人参、药物、毛毯等胡货,再从长安买回珠宝、丝织品和瓷器等。他们多侨居于西市或西市附近一些坊里。西市中有许多胡人开设的店铺,如珠宝店、货栈、酒肆等,特别是胡人开设的胡姬酒肆,里面经常有来自西域的年轻女子表演歌舞,异域风情的胡姬和舞蹈吸引许多的轻狂少年们前往。

  李府位于皇城边上的永兴坊,离东市才一坊之距,以前李家兄妹常去东市玩乐,而西市则从未去过。据听去过西市的家仆讲,西市比东市热闹多了,那里有许多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有趣物品。对少年人来讲,喜欢热闹是他们的本性,未见过的新鲜事物,最能吸引他们眼球,特别是象李栎这么点大的小女孩。在李栎的一再要求下,李业诩答应带着家里这二个弟妹去西市逛逛。

  趁这天李业嗣不用去弘文馆上学,李业诩在晨练结束后,带着李业嗣、李栎,还有二个家仆,五大三粗的李成和李万,一道往西市去。云儿这丫头也跟着了去,以方便照顾李栎。

  李业诩、李业嗣与二家仆骑马,李栎和云儿坐马车。从李府出门,经皇城前安上门、朱雀门、含光门,到西市路程不算近,一路行来近小半个时辰。

  这是李业诩来到大唐后第一次出府逛逛!来到大唐多天了,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大唐帝都的景象。

  初唐的长安已是异常繁盛。

  长安不愧是当今天下第一大都市,各种建筑规划整齐,街道宽阔整洁,街上人流如织,男女老幼衣着鲜艳,有乘着马车、牛车的,有如李业诩般骑着马儿的,更多的是步行。还有许多着奇装异服的各色胡人。

  唐时坊和市分开布局,除部分达官贵人外,大部分的房居门朝坊内开,虽然一些居民出行不太方便,但也使街道看上去非常整齐干净!街道常宽阔,西市四周的街道竟然也有一百多米宽,二边种着整齐的树木,路边有青石板遮盖的排水沟。街道没有后世店铺林立、杂乱无章的情景,显得特别空旷,在街道上可以打马飞奔!看起来古人在城市建设方面做的还是挺有前瞻性的,百多米宽的街道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也是够超前的,只能说现代的城市建设理念并不比前人高明多少。

  西市里更是人流如潮,物品琳琅满目。李栎一个人蹦蹦跳跳跑在前面,一会跑到香料摊前乱嗅,一会呆站在一个铺前看人家制作小糖人。小女孩对一切感觉都是那么新鲜,就连李业嗣和云儿的嘴也张得老大。不过云儿和李栎关注的是各种新奇玩物和饰件,而李业嗣看的是各种肤色的人种,那些穿着古怪的衣物、着各式各样的装饰、操着半生的汉话在那吆喝的胡人。

  呸,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李业诩暗暗好笑!

  不过西市的繁华还是有些出乎意外。唐初时候刚刚经历连年征战,人口大幅减少,生产力水平还是比较低下,交通并不便捷,理应百废待举。现在却看到商业如此繁荣,物品也是异常丰富,异族人士随处可见。看起来唐初贞观时期整个社会和经济恢复发展的挺不错的!

  恍恍然,面对繁华的西市,竟然有种在现代社会的感觉!李业诩记得,自己后世的家乡,江南的一个小城,也是一个异常繁华富足的地方,外国人也如眼前般常见!如果不是眼前的人都着古装,看眼前涌动的各色人流李业诩以为回到了家乡的小商品市场!

  “大哥,”李栎拉着李业诩的衣袖,指着一个店铺说,“我要吃糖。”李业诩一看,原来是后世的麦芽糖,记得自己小时也很喜欢吃这东西,粘着牙齿,特别有嚼劲。当下每人买了一块,才一文钱一块,云儿推说不喜欢吃,被李栎抢了去。

  李业嗣一身青色胡服,跟在一身素白劲装的李业诩后面东瞧西看,时不时讲起一些新鲜物品的产地和用处,李业诩兄弟俩都喜欢着紧身、窄袖的胡服,而不喜穿宽袖的袍衫,因都是习武的缘故,胡服更适合骑射练习!出门在外也觉得方便。李业诩看着眼前装少年老成的李业嗣,不禁想起李恪,那天云儿匆匆进来告知宫内来人,李恪回去后就没再看到他!不知现下是不是在弘文馆听那帮老夫子讲之乎者也,这厮听了当日自己一番话后会作如何考虑。

  这个时代十来岁的小年?要承受的东西比后世的多多了!想想李世民协助李渊起兵时才十七八岁,登上皇位也才二十多!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自己也十六七岁的年纪了,不知能否有机会立一番功业呢?

  逛了一个多时辰,二家丁手中已经多了许多物件,都是李栎和云儿看中的,有小玩物、小挂件、小饰物,还有很多李栎中意好吃的东西。

  已到午时时分,李栎终于喊累。看了半天各种各样的东西,小孩的新奇感已经没有了,嚷着要先回去。李业诩还想再逛逛,只得打发李成和李万先陪送她们先回府,云儿也一道陪伴着回去,而李业嗣当仁不让地留下来陪着大哥。

  李业诩倒不觉得的累,他也想到市面上了解一下,唐时市场上有哪些物品交易。难得到西市一次,买一些或许自己用能上的东西回去!在特战队多年下来,前世的李业诩制作一些小的武器和工具方面已经是行家,他只是担忧这个年代一些材料没有。

  几圈逛下来,对西市上售卖的东西已经有了大致了解!可惜西市没有打铁铺之类的作坊,不过从市上售卖的刀剑来看,唐时的冶炼水平已经挺高了,铁和钢的成色都已不错了,制作的刀和剑等兵器淬炼水平都是比较高的!

  腹中已空空,先找一家酒店填饱肚子再说!

  一处挂着醉仙楼招牌的酒楼引起了李业诩的兴趣,记得开元年间有李白斗酒诗百篇的传说,当时李白就是常在醉仙楼喝酒做诗的,不知是不是眼前这个醉仙楼!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李业诩不觉间吟出李白的诗,哑然一笑现在才贞观初,李白还差七八十年才出生呢!

  “好诗”,身后传来一声赞叹,“好一句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李业诩回头一看,见后面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拉着一五六岁小男孩,尾随他们走入酒楼,该少年着一件华贵的白色圆领袍绸衫,幅巾束首,只是眉眼如画,艳如桃李,顾盼间神采飞扬!李业诩觉得眼前一亮,分明是一着男装的俊俏女子。

  少女见李业诩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微微有些脸红,却也大胆地直视着李业诩,忍不住赞叹道,好一个风流俊俏的少年公子!四目相对,倒让李业诩有些不好意思!

  “在下刚才听公子所吟之句精彩异常,忍不住击掌称赞。”少女学着男子般作一揖道!

  李业诩慌忙回一礼道,“惭愧惭愧,不敢当小…公子如此称赞,在下只是随口谬语,浅陋之辞,让公子见笑了!”算了,人家既然学男子样,还是先不要点破为好!

  李业嗣在一旁笑嘻嘻道,“我大哥啊不但文采出众,武功更是一流。”

  李业诩眼一瞪,显摆啥?

  这小子可能也看出眼前此俊俏男子为少女,或许在美丽少女前吹牛是古今男子永远的臭毛病。

  “公子文武双全,想必出自官宦之家,定是饱学之士,不知…”

  “几位客官,里面请。”小二迎上来,“楼上有雅间,四位楼上请…”

  小二把他们当成了一起的伙伴…

  李业诩微微一笑,对少女拱手一礼道,“这位…公子,相请不如偶遇,何不妨与在下一起品酒论诗…”

  少女微微一愣,不知道李业诩有没看出她是女扮男装,旋即脸一红,“即是公子相邀,那在下也不客气…请!”

  挺有男子气魄的女孩,李业诩寻思道,唐朝的风气果然开放,女子能着男装外出游玩,且还可以上酒楼喝酒,对陌生男子也不避讳!历史上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从何时开始的啊!?

  四人选一临街雅间。

  “很高兴今日能与公子相识!在下李业诩,这是我二弟李业嗣,公子不知如何称呼?”落座后,李业诩先开口!

  “在下姓…方,名淑,”少女稍稍迟疑下说道,“今日和小弟往弘福寺上香,顺道来西市逛逛,没想到能在此结识李公子…今日我等正如公子所言,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只是没有胡姬献舞而已。”叫方淑的淑女没有一丝扭捏之色,只是看她自报姓名时迟疑的样子,李业诩心想这方淑应该不是女孩的真名了!“刚才公子随口赋词,有如神来之笔,确实是非常之才,听令弟说,李公子文武双全,在下着实敬佩。”

  “公子客气了,想必公子也是一位满腹经纶的才子,还请多多赐教,让在下也聆听一下公子的才学?”李业诩道!

  “大哥,我们今天要喝酒吗?”李业嗣一脸兴奋,拉拉李业诩的衣服,悄悄地问道!

  “公子喝点什么?”李业诩不理他,问少女道!李业诩来唐后还没喝过酒,不知现在都有哪些酒!

  “要不…来点葡萄酿吧….我不会喝太烈的酒,不知公子…”

  “姐…哦,二哥,你也要喝酒?”少女边上的小男孩悄声地问道,“被爹爹知道要挨骂的!”

  “无妨,少饮一些爹爹应该不会知道的,”少女皱皱眉,“俊儿,你不要回去和爹娘说就行了!”

  酒菜端上来,李业诩端起酒杯敬了对面少女一杯,少女挺豪爽地一饮而尽,倒让李业诩吓了一跳,女中豪杰。李业诩也把眼前酒喝光,还好,这酒味道挺淡,想必度数不高!

  李业嗣和少女边上的小男孩自是只有吃菜的份!

  “听公子口音不像京城人士,是否是进京参加今年春试的仕子?只是今年春试已完…不知公子有没有入闱…

  “在下是本地人氏,并不是进京应试之仕子,今日和小弟也是闲着出来逛逛。”自己口音已经改了很多,还自以为人家分辨不出了,李业诩纳闷道!

  “公子才学颇佳,不参加朝廷科举不是太可惜了?”

  “在下才疏学浅,不敢有此奢望,也只是平时随口叨念几句,”李业诩老脸有些红,“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一时兴之所致,没什么可称耀的。”

  他打心底非常不喜欢这文绉绉的说话方式…有点满嘴冒酸的感觉,赶紧夹起一快牛肉放嘴里!

  心里倒有些得意,年少时好学,上学时记着不少名人大家的诗作,正好可以拿出来唬唬人,至少可以骗骗眼前这个崇拜文学的姑娘。李白李大诗人如果后世地下有知,非气的在坟墓里打滚不可-----那你就自个儿打滚吧,哈哈。

  “好一句妙手偶得之,”少女击掌喝彩。

  汗,自己又盗用了那家的文字,这年代还没这句诗吗?

  “那公子的口音…?”少女有些疑惑。

  “…”李业诩有些尴尬,不知怎么说!

  “我大哥前些天受了伤,昏迷了几天,醒来后人变了很多,连口音也变了。”边上的李业嗣抢着答道!

  “哦…公子还有这等奇遇?”

  李业诩赶紧叉开话题,拣一些有趣的事儿说着,直把一众人逗的哈哈大笑!方淑边上的小屁孩更是笑的把口中的一块羊肉喷了出来!

  几杯葡萄酿下肚,少女脸上竟然有一层淡淡的红晕!

  少女生于官宦人家,有一位名震朝野的父亲,从小知书达礼,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样样不凡,本是心性高傲的人,对一般男子从未正眼相待!今天竟然与陌生男子同桌饮酒,而没有丝毫不自然的感觉,自己也觉得意外。对面男子俊朗的外表,优雅的举止,不凡的谈吐,特别是那双看不出深浅的眼睛,少女竟然有些微醉的感觉!

  “小姐…小,哦,公…子,公子,老爷打发人来找你了。”

  一家仆模样的人急匆匆地跑上楼上对少女说道!

  方淑显然吓了一跳,慌忙站起身,对家仆说,“房五,你先回去禀报老爷,说我和俊儿马上就回去…”

  “李公子,让你见笑了,家父唤我有事,我们先告辞了,下次…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聊!”方淑对李业诩一礼道,“弘福寺的牡丹开的正艳,赏花的文人诗客挺多,公子有空可去凑下热闹…”

  也不等李业诩回话,拉起边上的小男孩就跑…

  李业诩和李业嗣面面相觑…啥意思?

  ------------------------------------

  新人新作,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