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一黑一白,都是当世知名剑客,一个八字眉,面目漆黑,唤做荆克,另一个卧蚕眉,面目白皙,唤做浪沙。都是张绣高价聘请的护卫。

  酒席之上,张绣大肆夸奖叶飞、典韦之能,引起了两人的不满。

  浪沙鄙夷得瞥了一眼叶飞,又瞥了一眼典韦,满脸讥诮的神色,此前听闻张绣如此大赞典韦、叶飞之能,心里早就醋意大发,很想与二人一较短长,出言挑衅道:“筵前无以为乐,我愿意舞剑给诸位助助兴,叶太傅若果真有能耐,何不与我对舞一番,助助兴呢?”

  贾诩说道:“此非鸿门宴,何必舞剑呢?”

  张绣饶有兴致看了一眼叶飞,说道:“既然浪剑客诚意邀请叶太傅对舞一番,不知尊意如何?”

  叶飞心里不愿意与他比剑,无论输赢,对自己都没好处。但是盛情难却,内心踌躇不安。

  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另一名剑客荆克倏然站立起来,语出讥讽:“既然叶太守害怕比剑,那么就由我荆克来与浪剑客比剑,给各位助助兴吧?”

  “浪剑客,有请了!”荆克走到中间,摊了摊手,对着浪沙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式。浪沙也走到中央地带,与荆克当面立定,各自静气凝神,深呼吸了一口气。

  嗖!

  不等对方缓过神来,荆克剑出如疾电,刺向腋下。浪沙挺剑一封,却是个虚招,一剑反往颈项刺来,浪沙慌忙侧身避让,下盘露出一个很大的破绽,被荆克趁势飞起一脚,踢中拿剑的右臂,阵阵剧痛传来,浪沙面色变得铁青,接连往后几个趔趄,方才站稳了脚跟,看向荆克和他的剑时,已经是满脸惊恐了。

  “想不到几天不见,荆兄的剑法进步那么快,某甘拜下风。”浪沙插剑回鞘,双手抱拳。

  荆克也还了一礼道:“承让,承让。”

  浪沙羞颔道:“是我技不如人。”

  “好好!喝酒!”张绣大为开怀,举杯巡视一圈,然后一扬脖子,一饮而尽。

  荆克回到座位上,脸上显出一抹不易觉察的喜色,张绣好武轻文,只要能在剑法上得到张绣的赞赏,以后要想在他帐下出人头地就容易得多了。

  浪沙也深明此理,无奈技不如人。记得前番与荆克比剑时,至少也能挡住他二、三十个回合,可是今番比剑,三个回合不败就速拜了,这荆克果真是个“剑痴”,一天起早摸黑。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都在练剑。所以进步神速,因而也深得张绣喜爱,做了张绣的首席剑客,平常保护张绣的家人,尤其贴身保护婶娘邹燕的工作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邹燕是张济的遗孀,张绣的婶娘,丈夫过世以后,邹燕一直寡居于南阳城中,足不出户,但却艳名远播,招蜂引蝶,无奈碍于张绣的势力,那些纨绔子弟也就不敢打她的主意了。

  此时,荆克雄赳赳气昂昂往场地中间一战,以高傲的态势迎接张绣对自己的称赞。

  只听张绣说道:“几天不见,你的剑法又进步了,婶娘也曾屡次在我面前夸赞过你的武艺人才,我也一直很赏识你,现在你赢了,你想要美人还是珠宝尽管开口。”

  “谢将军美意,荆克是个孤儿,得蒙将军提携之恩,当恪尽职守,岂有他念?我不求任何封赏,只求能够尽心尽力效忠将军麾下,便已足够了。”荆克屈膝抱拳。

  “哈哈!”张绣闻听此言,心内欢畅,道“好,诸位都敬荆剑客一杯!”

  荆克坐回位置,冷冷地扫过叶飞等三人的脸颊,难掩脸上的得意神色。

  张绣停盏看向叶飞:“叶太守觉得荆克的剑法怎么样?”

  “刚柔并济,变化多端,是好剑法。只是不知师成何门何派?”叶飞说道。

  荆克一向以师傅为荣,今见叶飞提起,便不无得意说道:“剑神王越,人称‘帝师’,便是在下二人的师傅。”

  剑神王越?叶飞也是错愕了一番,此前在与番邦左贤王刘豹的较量中,曾经与王越有过一次交锋,他的剑法诡异绝伦,他与叶飞打的不分胜负,后来左贤王兵败,王越独木难支,也便趁乱走脱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他两个徒弟。

  便随口问道:“两位可知令师王越现在何处?”

  荆克白了叶飞一眼,不屑道:“我师傅乃是不世出的高手,来无影去无踪,神龙首尾皆不见,令人无从知道他的下落。”

  叶飞叹道:“可惜!可惜!”

  “荆剑客的剑比之阁下若何呢?”浪沙插话道,一道充满挑衅的眼神看得叶飞如坐针毡,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叶飞闻之,静默片刻,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

  张绣趁机说道:“我听说叶太傅也对剑法很有研究,那么与荆剑客的剑法相比,孰强孰弱呢?”

  叶飞说道:“一流的剑客从不争强好胜,只有二流的剑客才咄咄逼人。”

  心里难免暗忖:为什么这些三国武夫各个如此争强好胜,非要分出个长短高低不可呢?

  但是,当叶飞转念想到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男人以强者为尊,以弱者为耻的时候,又马上释怀了。

  这个乱世,只有最强者才能受到最多的尊敬,才配拥有更多的女人。身为弱者,不但受人白眼,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

  叶飞也是热血青年,岂能受别人如此讥诮和挑衅呢?欲待发作出来,只见典韦倏然站立,一道剑眉袭向荆克,说道:“主公乃万金之躯,不方便与人私斗,就由我代替主公出战,向荆剑客讨教几路剑法如何?”

  叶飞以眼神制止典韦,然后看向张绣,说道:“既然张将军也知道我深通剑法,我就用我的剑法来对付荆剑客的剑法吧。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张绣停盏看向叶飞。

  叶飞说道:“我学的这套剑法不是娱乐游戏用的,刀剑无眼,我希望能给宝剑做些特殊处理,以免伤到了对手就不太好了。”

  “恩,用木棍代替宝剑,然后点到即止,不可伤了对手。”张绣说道。

  此时,浪沙忽然开口道:“比武之时,如果只想着点到即止,那势必影响观赏性,也会限制剑术的发挥。唯有尽力一搏,才能分出孰优孰劣。”

  张绣抚须片刻,说道:“浪剑客所言在理,但是尽力一搏的话,万一失手伤了对方,该如何是好呢?”

  说着,叶飞的目光不经意地扫向了荆克的脸,荆克也正虎视眈眈得盯着叶飞,听罢叶飞的话,脸色倏然变得很难看,因为他也听出了叶飞的弦外之音,自己刚才如此咄咄逼人,非逼此人出手不可,不是他口中的“二流剑客”又是什么?

  士可杀不可辱!既然不用点到即止,就用此人的鲜血来证明自己才是一流的剑客,绝非二流的货色。

  心念及此,杀心陡起。荆克快步走到场地中央,对着叶飞摊了摊手,厉声道:“叶太傅,有请!”

  叶飞将酒樽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樽,人已立定,一步就跨到了荆克的跟前。

  两人没有抢先动手,而是死死盯住了对方的眼睛,一场战斗,蓄势待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