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轮比赛,她都没有机会和苏怜夏分配到一起,也没有机会杀苏怜夏,现在有人代劳,她怎么可能不开心?

  苏怜夏身上都是伤口,灵力枯竭,这样的状态,明显不是这个家主的对手。

  她不断甩动长笛,用长笛抵挡家主的攻击。

  随即,她吹动长笛,好几招都堪堪避过,凌厉强大掌风从她面容擦过,没有打中,却让她容颜肿了起来,血迹也迅速流出来。

  苏怜夏吹动的音律十分尖锐刺耳,长发不断飘动,血迹不断顺着身子留下,音律越来越急促,暴躁的家主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苏怜夏眸子冷的吓人,音律越来越高,家主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爆炸,魔音入耳,让他什么也看不清,攻击,似乎是从四面八方袭来的。

  “啊,贱人。”

  家主痛苦的惨叫,单膝跪地,脸色苍白到极点,额头青筋出现,似乎在承受莫大痛苦。

  当然,苏怜夏也有些不好受,这首音律,十分耗费精神,所以她一般不会吹动,若非她灵力枯竭,定然不需要吹动这首曲子。

  喉咙出现丝丝猩甜,被她硬生生咽下去。

  “挣。”

  天际传来一道清脆轻声,苏怜夏所有音律被全部破解,四周,恢复安静,那家主也舒展些许眉头,整个人直直晕倒在了比武台上。

  “哇。”

  这次上万人几乎全部站起来,他们眸子带着震惊,恐惧,不可置信,害怕。

  这。

  这怎么可能。

  已经是强弩之弓的苏怜夏,居然将这个家主逼得没有还手之力,甚至于,晕了过去,这,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仙君居然亲自到场。

  “参见仙君。”

  上万人全部跪倒在地,语气恭敬带着臣服,整齐的声音,放佛锤炼过千百遍,他们甚至于连抬头都不敢抬头。

  场面一时间有些壮观。

  唯独苏怜夏站的笔直,她眼底全是怒气和杀意:“夜贱人。”

  苏怜夏猛然出手,整个人不爽到极点,别人打败她,她可以服气,但是夜锦南打败她,她丝毫不服气。

  看似凌厉的招式,夜锦南只是轻轻一挡,便将苏怜夏所有招式全部挡下,随即夜锦南指尖出现丝丝灵力,那长笛便到了夜锦南手里。

  这次,苏怜夏脸色难看到极点。

  她快速出手,朝着夜锦南腰间袭去,夜锦南早有防备,身子避开,单手禁锢住苏怜夏,将苏怜夏完完全全禁锢在怀里。

  她身上是血腥味,他身上的青草香,两股气息交织在一起,味道很难闻,却意外的融合。

  两人过招并没有任何人看见,与其说是过招,倒不如说是单方面吊打。

  夜锦南眉头微不可及的皱了皱,灵力将苏怜夏禁锢住,随即松手,和苏怜夏保持距离,再次恢复成平静淡然的样子。

  “诸位起来吧。”

  平静的话传遍整个角落,众人恭敬的道:“多谢仙君。”

  纷纷起身,这才敢看向尊贵如同谪仙般的夜锦南,不管是第几次见,众人的眼底都会闪过惊艳。

  仙君不管是外貌还是实力,都完美到让人生不起丝毫嫉妒的心理。

  夜锦南背着手道:“这次的比赛我看了,抽签制便到此为止吧,这位家主破坏规则,有错,当罚,念在他护女心切,便罚他三年族中子弟不可参加家族比赛。”

  “至于苏怜夏,比赛规则早已说过,生死不论,苏怜夏未违反规则,抽签制,她一人胜利。”

  平静的话没有丝毫偏袒意味,十分公正让人臣服,规则便是规则,生死不论就是生死不论,铁一般的规矩早已说过。

  他们也没有任何理由让仙君对苏怜夏治罪。

  “明日双人制,我会亲自观看。”

  这话,让不少人激动不已,仙君亲自观看家族比赛,这是何等荣幸荣耀啊。

  尊贵的仙君,居然屈尊看家族比赛,简直闻所未闻。

  众人再次朝夜锦南行礼,夜锦南没有温度的眸子扫过苏怜夏,挥手,和苏怜夏一起消失在原地。

  双人制明天才会开始比赛,今日已经没了任何比赛。

  带着苏怜夏到她的院子,夜锦南指尖轻点,苏怜夏整个人便能够开始活动,她眼底全是怒意和不爽:“夜锦南,你到底想干什么?”

  “长笛还我。”

  贱人,贱人,贱人,就知道多管闲事。

  气死她了。

  带血的长裙脏污不堪,容貌全是杂质和灰尘,此时的苏怜夏看起来狼狈到极点。

  夜锦南眉头微不可见撅起:“苏怜夏,你戾气太重。”

  “不过一场比赛,你何苦杀人?”

  “这样子,不过是让你成为公敌罢了。”

  在这么让苏怜夏打下去,人界,将会开始对苏怜夏起杀意,到时候,人界肯定会将苏怜夏当成公敌。

  比赛的那些家族子弟,几乎都是人界很好的苗子,不少家主也很看好,更是重大培养。

  苏怜夏倒好,挥挥手,直接将人全部给废了。

  到最后,居然还想杀了家主,更是光明正大等着割别人脑袋,这么做,和妖女有什么区别?

  苏怜夏觉得好笑至极:“从一开始,他们便开始群殴我,我若是不反抗,难道站着让他们打吗?”

  “我信仰的,从来都不是和平,他们招惹我,自然要付出代价。”

  “更何况,那女子亲口说的,我不过是在替她履行承诺罢了,家主上来便对其起了杀意,我为何不能杀她?”

  “夜锦南,你是仙君,你怜悯每一个人,但是我不是,我不会怜悯任何人。”

  她说的很坚定,很执着,很认真,丝毫没有要低头的打算。

  “这比赛完完全全可以很和平的解决,只要他们不招惹我,我便不会主动对他们下手,这样的道理不是很简单吗?”

  夜锦南向来平静的眸子起了丝丝波澜:“强词夺理。”

  “明日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之前,我绝不会将长笛还你。”长笛在苏怜夏手里,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明明是一件珍稀宝器,硬生生被苏怜夏使唤成杀人利器,每次一旦长笛出现,就会死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