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他不敢马上跑前去,因为他在等待着他们小混混的第2次巡逻,小混混们他们会按照整个时间的设定会会过来一次,所以话他必须等待这个事情过去之后,再用这个时间差快速的把人解救出来。

    他跟顾如曦的距离不过就相差10米远的距离,他心如刀割。

    有个小混混过来了,他看了一下顾如曦用手机摸了一下他鼻子感觉应该是有呼吸的,所以感觉整个状态还是蛮放松的,以后就离开了。

    他在离开的时候,我还对着同伴大声嚷嚷。

    “阿牛没问题,这个女人还活着,走我们再去喝两瓶啤酒,等天亮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可以解放了,该拿钱就拿钱,我正好准备去一个地方旅游,刚好合适。”

    其中阿牛也大声的回了他,而且整个笑容非常的猥琐。

    “滚滚滚,明天大家直接管这地方,做了这一票之后,最好大家都到外面去玩一下,谁知道这个事情会走到什么样的情况出来,而且弄得情况会把我们一身,那时候不好说话,滚到明年年底再回。”

    “那行了,我们已经觉得没有问题了,就等阿三哥这边过来就行了!”

    “喝酒去,天寒地冻的,没人酒怎么可以!”

    大约等他们走了10分钟之后,确定他们人正在喝酒,所以他要在这千钧一发时刻,大概对于他来说只有10分钟时间,他必须在这10分钟之内快速的带着过去离开,要不然等那些人发现了这情况就遇到危险了。

    当他看到顾如曦在晦气的一个角落里面,鲜血还在不停的流动着,他内心心如刀割,根本就不想这个事情会发生这么可怕,他甚至没想办法,他是不是觉得内心深处根本就接受不了,他痛苦,他迷茫,他无助。

    但是这些都不能等待着他有任何一次参与或者有任何一次判断,这个时候没有办法,我也马上不许离开,而且快速离开。

    但眼前这一次好像是很难为呼吸就完全晕倒了,他艰难的是呼唤着她。

    刚才因为刚才速度快太快,他不小心把自己的手的胳膊都刮伤了,深水依然流动下来,所以话这个时候他强忍着所有痛苦,把顾如曦背着。

    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他体力不支,强忍着伤痛,只能背着顾如曦一拐一拐地逃出可以做80年代的玉器仪表厂,在这个时候他不能再有任何事耽搁,如果有任何事耽搁将会发生重大的事情,那时候将无法去原谅自己会发生任何事情,现在对自己来说完全时间就是重于生命。

    顾如曦完全是处于一种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眼前所发生的这些,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了解,现在目前身处在何方。

    乔林担心杂物室里留下的痕迹会让那绑匪发现了行踪。

    他这个时候必须要脱离这一切,所有可能存在的危险,这个危险一切就像一个定时的一个位置,让人无法去逃脱,这种感觉是非常可怕的,他甚至感觉到后面有人已经在跟踪着他了。

    他知道这个时间对他来说只有10分钟的时间,只有在这10分钟短短时间内完成这个事情,也许才有可能,如果在这10分钟之内不能完成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被那些小混混赶过来。

    担心被发现不能回到之前的地方去,他选择了湖泊的对面。

    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这个机会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危险的机会,但是他不能按原来的地方走,他只能走一些小道,他不知道这个小道会通向哪个地方,反正总而言之,远远的偏离着他们也许会更好一点。

    “真的是太可怕了,为什么会得罪雪姨?雪姨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难道他们真会发生这种事情吗?难道他为什么会去做这方面可恶的事情,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难道在其中一定有什么样的东西让他无法去选择,肯定的,要不然绝对不会发生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一定会有任何一些事情,可能更多事情的发生!”

    这也算是万幸中的万幸,刚好乔林是一个专业的博士医学生,所以话在这方面还算是一个能帮助他,能缓解一个现在目前所遇到的问题,如果现在有些没有的办法得到缓解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很遗憾的一种后遗症,但是现在整个情况下还算是好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致还是能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不一定能肯定的完全能解决,所以话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整个事情还算是比较不错的,因为这个事情对大家来说还算是可以。

    他是学医的,转身立即找了一些止痛消炎的药草给顾如曦上药。

    在这片荒凉,寂静的丛林里,他忙碌地照顾着她。

    ……

    顾如曦一直在自己的梦中,或者说她一直以为自己就在黄泉路上。

    顾如曦非常焦虑的站在白雾茫茫的一个大桥上面,这大桥好像有很多小桥,而且小桥方面有更多的小树林,在树林里密密麻麻的,看不到眼前所有的一切景象,他似乎真的感觉自己就在奈何桥那种感觉,甚至河水都是腾起一点白白的雾水。

    她紧张地看着四周。

    是,周围是空旷的,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就一个人在那里孤零零的站着,所有的周围没有一丝的深情,完全就是一个孤独的他,完全好像就是空着在一个孤独的世界里面,让自己无法得到呼吸,大声的呐喊。

    “我在哪里?我到底在哪里?这是在哪里?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在哪里赶快来找我,找不到我我该怎么办?我去哪里快来救救我,我不想在这里快来救救,我很害怕,谁来救我呀!”

    呐喊。

    顾如曦害怕着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她害怕在这黄泉路上没有一个人陪伴着她,觉得自己是如此孤独如此的寂寞,这么多年来,这些真真正正的孤独过。

    突然前面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眼睛,那个模模糊的眼睛,穿着白色的衣服,他感觉到一点熟悉,他感觉到一丝温暖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他突然感觉到一种能拯拯救至生命的一种欲望,这个人一定能解救自己。

    他不由自主的朝这个模糊的身影跑过去,并且大声的叫喊他。

    “等等,等等,我去哪里,这里还有人,救救我,我跟OK一起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很害怕……”

    可是。

    突然之间,她感到了一种迷茫,一个前面这个人是一个男人的身影,而且这个男人心里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让她感觉到一种温暖,又感到到一种恐惧,两种情绪纠结在一起,她不知道哪种情绪会更加真实。

    突然。

    她呼唤那个男人的声音,突然的向他转身过来,她惊呆了,他很惊呆,这个人原来是。

    赵以敬!

    对,是他就是他,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了自己,他的眼光中有一种冷漠,但是又有一种熟悉温暖。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这个人突然靠近他,而又如此渴望的去靠着他,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

    她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去跑过去,要不然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支撑我自己。

    她突然想逃跑,她突然想逃离他害怕面对着这个男人,她害怕那个男人对他再次吼叫,前段时间这个男人不是对她大吼大叫吗?

    可是脚却如千斤重,无论如何都迈不开。

    她颤抖的声音看着这个男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觉得我在你们赵家待过的时间还不够久吗?所以你要把我抓回去,对不对?我跟你讲我不会回去,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是让我滚,现在我告诉你你就是这样,我请我回去我也不再回去了,我是自由的,我是拥有一个自由的灵魂,我哪怕在这个呆子我也不想跟你回去了!”

    而赵以敬却微微一笑,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怕这个事情由不得你选择,你既然嫁给了赵家,那么你就本本分分做你的事情,你觉得你有这么容易能逃脱的掉吗?永远逃不脱掉的,难道你没看到过孙悟空是如何逃得过如来佛的手掌,所以话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跟着我乖乖回到家一辈子就在赵家待着!”

    顾如曦害怕的连连往后退,她不相信不相信这一切是发生在真实的。

    她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真实的,但是她觉得自己就是在奈何桥的那一幕,四周都是白雾蒙蒙。

    “不要,不要,求你不要靠近我,求求你!不要,不要,我求求你,我想得到自由!”

    顾如曦突然惊恐地往后跑,她这个时候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跑,反正这里四周都是白雾蒙蒙的。

    她感到恐惧感觉到害怕,但是他不怕!

    她更怕的是前面那个男人!

    害怕的男人对她有更多的作为。

    所以的话,她选择逃跑往后转身就跑,不知道前方的道路在哪里,她只知道往前跑就对了。

    ……

    真的实在太可怕了,她突然惊醒过来,因为她感觉到有一股温暖的手去抓住了她的肩膀,她甚至感觉到自己就被这男人抓住了,所以她发出了心力的大叫。

    “不要!”

    她张牙舞爪的不停的挥动着自己的拳脚,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紧紧的控制着,她身上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

    实在太可怕了,她无法控制的看着眼前这个模糊的声音,这个声音的面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好像就是一个在不停的摇晃着她。

    这种感觉如此的真实,完全就是真实的一模一样的,那是当然的,自己难道不是在奈何桥吗?

    难道。

    自己到了那里才他能放得过自己吗?
yunyuedu5(云阅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