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宫二踢他一腿,知道这个时候不再踢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小人得知的样子,以为他说出这些事情好像都能解决掉这发生的任何一个罪恶吗?

    阿三这个时候忍着剧痛,他敢说些什么,他什么都不敢说,这种内容对他来说已经达到了极致,他有所谓。

    “大哥,先生,请不要再伤踢我了,我现在真的受不了了,我现在马上去带你们去跟着我来……”

    阿三忍着身体的伤,半蹲着走,也不敢耽误。

    现在现场只有赵以敬和宫二还有另外一个手下的,包括阿三他们4个人在这个房间里面。

    赵以敬冷冷的看着这个眼前的阿三,他不觉得这个男人会有多么诚实,他甚至觉得这个男人太过于狡猾,在这种过程之中一定会有任何一个可能出现的一个误判废话,他现在没有做过多的说些什么东西,如果这个男人胆敢发出任何一个可能的一种判断,那么他将毫不犹豫……

    他们随着阿三来到了一个地下室,这地下室果然是另有一个房间在房间,根本就不轻易都看得出来,因为这个黄金是由一个柜子给遮住了,而且这个柜子完全遮住了这扇门,这扇门不像是正常的一扇门,它比正常的人要小一半。

    如果不注意去看的话,也许根本就不会察觉,很容易的就忽略了这扇门的存在。

    阿三捂着手痛,“老板,等一下我需要再把这个柜子推开以后才能把密室给打开,这密室就说是有钥匙的,还有些密码,我当时也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得来的,也是他们告诉我的,所以话这个事情也是这个事情的真正的秘密……”

    宫二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他只是冷冷淡忘的那个男人,赵以敬在背后一动不动的观察着这个男人的任何一个举动。

    阿三努力的把这个柜子给推开,用尽了全部力气,当然一下子也能推开一点,慢慢的把它推开去。

    “各位大佬,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先把密室开关打开,密打开之后你再进来,要不然就会出现一些问题。”

    阿三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这三个男人,他不敢有任何一次反抗,当然他也不敢有任何意思做主,所以话他会以询问的方式来希望得到他们这个同意。

    当然这些男人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点点头,因为他说的如果是事实的话,就按他说说的去做。

    宫二:“开!”

    阿三唯唯诺诺的点点头,只得到对方的认可之后,就战战兢兢的缓缓的走到这个生锈了的柜子后面。

    慢慢的伸手去触动那个开关。

    看着他的样子好像是很艰难,好像很吃力,而且好像很笃定里面有一个东西是肯定有存在的。

    再近观察4周,整个一期仪表厂好像也没有太多的问题,因为这里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很多的柜子,包括一些之前用来装货的一些箱子,在这种情况之下,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还算是干净和整洁。

    因为这个是产权问题,所以话这个仪器仪表厂一直空置着,但是不代表着这个工厂是废弃的,它是有产权的。

    说不定哪天之后可能启动,再用也是未收不可。

    所以现在这个废弃的仪器厂并没有像传说中的,看到那种支离破碎,琳琅满目,或者说是灰尘滚滚的那种地方。

    只能说这个地方是有着历史的浓厚的痕迹,而且尽量保持着当年那种朴实的感觉。

    许多年没有用了这话,给人感觉进入到一个旧时光的感觉,这种旧时光的感觉让人有一种错觉。

    但是上面很多灰尘,灰尘已经覆盖的很厚,很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在里面了,而且也没有专门人进来过打扫,完全看得出来虽然是有产权的地方,但是它只是作为一个空置的一个地盘而已。

    而且旁边有很多的一些木箱子,这木箱子按照整个设计的一个框架和设计的一个年度来看应该不会是老产品,而且应该会是近期内的一些东西,应该感觉跟所谓的仪器仪表的装置设备好像不太一样。

    对,这箱子完全是一种非常没有任何标识的一个纸盒。

    最重要是这个纸盒还是有些新,如果从时间判断的话,这些纸盒应该不会超过半年时间。

    那么谁会在这半年时间把这些东西放到已经废弃这么多年的一个仪器仪表厂里面来,难道是为了存储他们的一些商品吗?但是如果是单单是存储商品为什么未换的,并没有码的很整整齐齐,而且好像这个东西并不是特别重要,只是随意放置而已?

    如果是主,人家怎么会做这样的行为呢?除非这个东西不是他们放的?

    那不是他们放的,那这些东西该会是什么呢?

    他的眉头一蹙,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些木箱子,眼底泛起一丝迷惑。

    那刹那间,

    赵以敬迅速的捕捉到阿三的那个表情,阿三那个表情立马显示出来这个事情的一个可能性。

    这个时候阿三脸色变得狰狞,好像他突然从车衣柜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型的遥控器,而且整个脸型好像很猖獗很冷酷。

    好像得到了一个秘密的东西。

    而这个秘密的东西好像能让它扭转这个局势,让它起到一个扭转乾坤的这样一个东西……

    阿三刚才去用这样的方式推脱掉,他们想从柜子里面拿掉他们想要的一个东西。

    阿三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有任何一丝的反抗,但是也绝对不能让他们直接拿捏住自己,所以话他刚才才用这样的谎言去又骗他了。

    而且刚才自己那个谎言编的天衣无缝,本来也不算是特别大的谎言,本来这个仪器仪表厂都有这些所谓的财务的秘密工作室,这是当年用来存储大量的一种现金和大量的一种秘密账本所用。

    但是这里面有没有人自己不敢肯定,所以话他没有说谎。

    但是他知道在这个柜子后面有个遥控器,而这个遥控器将会引发这所有箱子,发生了一些可怕的鞭炮一样的爆炸。

    对这所有箱子都装了大量的非常强劲的鞭炮,而且这个鞭炮都是威力最强大的地边红。

    虽然这种鞭炮可能对人体没有太大的伤害,但是足以把所有的鞭炮同时点燃,那就是一个不小不大的,一个非常巨大的威力!

    阿三很狡猾很聪明,他知道他没有办法去拿到那些所谓的**,但是鞭炮可以代替这些东西,如果把这些鞭炮都聚集在一起,其实它是能发生的能量……

    也是极其可怕。

    到时候有人追究过来,也不会有太大的一个法律上的一个擦边球。

    它点燃的不过是大能量的变化,而自己是不小心点燃了这鞭炮而已,难道自己会有错吗?他就是用这种法律的包擦边球来保护自己。

    这一切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保护自己。

    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男人面前应该根本就没有一条活路照进,这个人心狠手辣,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活路呢,说不定明天就会把自己所有犯罪的记录给递交出去。

    自己能在这个面前也活不了,近也是活不了,退也是活不了。

    不如他觉得自己放手一搏,也许也是好的。

    但是他万万没有考虑过赵一定的智商,赵以敬的凶狠,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只是凭着自己感觉去这么做。

    如果等他知道这一切有可能发生的后果的时候,想必他永远不会用这样愚蠢的方式去惹怒赵以敬。

    阿三快速的按下这个遥控器,并且得意的哈哈大笑。

    赵以敬已经算准了,这个遥控器绝对有产生巨大危害的东西,但是他没想到这里面会是什么,他想他应该没有这个胆量去做一些鱼死网破的事情吧?

    但是谁又知道呢,这种道上混混的,可能是做的事情都有可能。

    赵以敬立即朝两位兄弟大声吼道。

    “赶快离开这里!这里有危险!”

    宫二心底大惊,惊愕地表情,像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赵以敬一把揪住他的手,就往外跑去。

    阿三这个时候也趁乱之中想迅速的逃离。

    赵以敬用我们的小石头迅速的啪的一声打到他的脚上,阿三迅速踉跄倒地,一身剧痛让他无法,根本跑不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

    被箱子封闭的大型鞭炮开始发出了巨大的轰隆声。

    阿三满脸痛苦的大喊。

    “别拉下我,快救我,我知道他在哪里,我真的知道在哪里,这时候我一定说实话,我发誓!”

    阿三手中的摇控已经被开启了,那显示屏里倒数着还剩下80秒的时间。

    阿三终于知道害怕了,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东西,他以为自己是英雄,以为是自己是不得了的,他万万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候居然被照进一个石头打到了自己的脚下,那赵以敬他们早就用最快速度扑走。

    就在他非常绝望已经绝望的不得了的时候,这个时候赵以敬另外一个手下,立马抓起阿三的衣领,直接向外冲去。

    五分钟秒后一旦这些鞭炮将大规模启动的时候,后果将不可设想,有可能会引发这一场火灾,也有可能会引起这栋楼的会塌。

    这个事情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个编号到底有多么大的威力,但至少他们敢放在这里,一定是要取得某些的作用。

    赵以敬驻足对他的手下说:“千万不要让他死了,他还要留着做证据!这些人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真的是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可能便宜了他后半辈子就在牢里面呆着吧!”

    “没有时间离开了,现在命令所有兄弟立马跳到河里面去,以免发生火灾!”

    兄弟们,听到他这样的一个大声的呼喊,根本就没有过多的考虑,就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

    时间滴嗒滴嗒的流逝,还剩下不过3分钟秒。

    当所有的兄弟都安全的跳到河里面去离开的时候。

    但是。
yunyuedu5(云阅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