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宴席_《杀手杜若飞》_五彩小说

冬天的夜往往来的早,太阳一落山就如坠入冰窟。南方的冷不似北方猛烈,却如绵里藏针,丝丝入扣,贴着冬装一点点的侵入。白沐云不觉,杜若飞却不得不加了件外衣。

柳大当家已经在后院摆好宴席,排场不大,伺候的仆人也都是柳老太爷的亲信,杜若飞没有见过。

那小厮将二人引致后院便退下:“二位大侠,柳老爷和老太爷就在里面,小的就先退下了。”

这座院落是老太爷住的,还未进院便闻到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气。天气已然入冬,就算是江南也没有几颗绿树,更别提桂花了。桂花香气偏甜腻,阵阵香风送来的桂花香更是让鼻腔都浸染其中。杜若飞隔空嗅了嗅,被这气味腻得皱眉:“这桂花香也太浓了吧。”

白沐云微微点头。

进了院子香气更盛,好似院中种了千万株桂花一般,可环视一周杜若飞也没有瞧见一颗桂树。院内有仆人引二人前往内院,越往里走香气越浓。只是这桂花香虽然浓郁甜蜜,杜若飞却总觉得和以往有些不同。不知是因为没有闻过如此浓郁的桂花香还是这桂花品种不同,他从未涉猎此事,也说不清楚。

内院的景观做的极为精致,有山有水,有草有树,且水均为活水,还有白底红纹的锦鲤在池中游荡。假山错落有致,花草点缀其中,精致巧妙,生动灵气。穿过庭院景致就到了宴客厅,进门是正厅,墙上挂着两幅真迹字画,下面放着一方长塌,踏上正中摆着一方小几,两侧皆有靠垫。左右两边各有两把圆椅,圆椅中摆一只方形桌子,供客人放茶水糕点。所有家具一应用黄花梨木打造,漆成深褐色,雕着莲花祥云图,功法之妙,甚至能看清荷叶上的纹路。

左厅摆着一张大桌,可供十人围坐也不显拥挤,桌上摆满了美味珍肴,皆是杜若飞爱吃的。二人一进门就看到了正坐上位的柳老太爷,他身边还有三人,右手是樊雪樊江,左手边的是一个华服中年男子,四十多岁,五官端正精神饱满,眉宇间透着成熟与稳重,见到二人进门便立马站起身来笑着迎上:“二位大侠来了,快坐快坐。”他略略伸手让二人入座:“我乃柳家长子柳伯阳,听闻是二位公子救了我家侄儿,在下感激不尽啊!”

杜若飞连忙回礼:“柳老爷客气了,早年间的恩情,我不过是报恩罢了。”

“哎,我家小妹可是我们柳家最疼爱的一个,谁知……”柳伯阳叹息一声:“好在孩子们都还在,将这香火延续下来,大恩大德永世难忘。”

“杜大哥白大哥,好久不见啊!”樊江也高兴的跑过来。

“最近我们住在祖父这里,祖父说不让我们随意走动,怕引人耳目,才能没有去找二位大哥,还请二位大哥原谅。”樊雪也道。

这事杜若飞自然明白,两个孩子的安全最为重要:“你们俩最近如何,我见你们气色不错,是比和我在一起好多了。”

“哪有,我特别想你们!”樊江抢着说:“白大哥,我一直想和你学武功,你能不能教我?”樊江空手比划了几下:“我也想向你们一样行侠仗义!”

“去你的,好好当你的小少爷。”杜若飞拍拍樊江的肩膀:“我就是没有你那个命,否则谁愿意提着脑袋过活。”江湖人虽快意恩仇,可谁又不愿有个稳定居所过安逸的日子呢。

樊江被杜若飞训了一句不悦的撇撇嘴,又看向白沐云。

“他说的对。”白沐云附和。

樊雪忍不住捂嘴笑,摇了摇弟弟:“白大哥怎么可能帮你,傻瓜。”

“就是,你一个小孩子,好好读书识字,长大考取功名,日后家里的生意也要靠你打理,怎么能去江湖上胡闹,你爹你娘都希望你平平安安。”柳伯阳也教训道。

“哼,我就是要闯荡江湖,我就是要当大侠!”樊江气鼓鼓的跑到柳老太爷怀里,老太爷心疼外孙,一个劲出言安慰:“小江儿乖,咱们先平平安安的长大,以后想做啥就做啥啊。”

杜若飞看着祖孙二人又热热闹闹的聊起来,转头问樊雪:“这院子里哪里来的桂花香,怎得这样浓?”

樊雪掩嘴偷笑:“我最近被禁在院子里不能出门,只好寻些事情打发。刚好家中有晒好存下的桂花,我便寻来做桂花酒和软枕荷包等,所以才弄得院中这般。”

说罢她从一旁取出两个香囊:“只是我给二位大哥做的,二位若是不嫌弃可以挂在房中。”

“原来如此,谢谢你啦。”杜若飞结果香囊递给白沐云一个。

“我这侄女啊,就是贴心乖巧,这几日给我们都做了荷包,还都送了桂花软枕,老太爷喜欢的不行。”柳伯阳笑着拿出他的那个香囊,果然也和杜若飞手中的很像,针脚细密,图案栩栩如生,可见樊雪心灵手巧。

“你们就别拉着两位大侠再续了,先请二位开席。”柳老太爷有外孙外孙女陪伴,今日气色都好了不少,见到杜若飞和白沐云也格外亲近。两人也就不再客气,入座开席。第一道酒便上的是桂花酒,这酒不是樊雪酿的,是桂花刚采下时就酿的,清香爽口。

杜若飞只闻着味道就觉心旷神怡,酒杯捉在手中闻了三巡,直叹这酒精妙。

“哈哈哈,原来杜少侠也是爱酒之人。”柳伯阳目光炯炯,起身端了酒杯:“在下也是颇爱饮酒赏花,今日有缘结实杜少侠,便是缘分。杜少侠有情有义,伯阳必须敬你一杯。”

能够喝到如此珍酿杜若飞正是求之不得,立马举起酒杯和柳伯阳碰了碰:“柳老爷客气了,咱们这是以酒会友!”说罢刚要将酒送入口中,便被白沐云一把抓住,生生停在了半空。

其余人全都不解的看向白沐云,他倒是一脸平静:“他受了伤,不能喝酒。”

柳伯阳啊了一声,面露惋惜。虽然拒绝了柳伯阳的敬酒有些不合适,可是杜若飞一路护着两个孩子受了伤,若强求别人自然不妥。柳伯阳很理解,知道不是二人驳他面子给他难堪,只好作罢。

杜若飞一听此话,立马急得解释:“没事没事,小伤小伤,我可以喝。况且这可是柳老爷亲自敬的酒,必须得喝。”

柳伯阳不知道杜若飞嗜酒如命,而且已经禁酒多日,此刻想喝酒想得厉害,只当他是买自己的面子,不禁心情大悦:“杜少侠……”

“你不能喝。”白沐云回答的斩钉截铁,他看向对面略带尴尬,方才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的柳伯阳,接过杜若飞手中的酒杯:“我替他喝。”

杜若飞完全不想把就被给白沐云,不过抢不过他,瞪他一眼,尴尬的笑笑:“柳老爷,对不住了,实在是身体不佳,这几日吃的药都不能沾酒。”

最后几个字是他咬着牙说出来的。

白沐云也不多言,隔空敬了一下柳伯阳就将酒一饮而尽。

“白大侠也是重情重义之人,我柳某今日能结识二人实在是有幸!”柳伯阳高兴:“我再敬白少侠一杯。”

白沐云依旧不多话,再倒一杯。

桂花酿只是开胃酒,度数不高,喝后唇齿留香。这一壶饮尽,柳伯阳也只微微红了些脸,遇到白沐云这般豪爽之人也是高兴,大手一挥,又是上了一坛女儿红。

女儿红发于江南,在这里喝最为地道。这一坛女儿红也酿了五载,虽不是极品佳酿,也算是珍藏。盖子一打开,一股酒香瞬间弥漫开来,竟是压过方才的桂花酿。

白沐云也酿酒,只闻着酒味就知道品阶,赞了句:“好酒。”

“咦,没想到白少侠也是懂酒之人!”柳伯阳道。

“柳老板这就有所不知,我虽是爱酒,但是我这兄弟可是酿酒高手,改日让你尝尝他酿的酒,那才是人间极品。”杜若飞得意。

“竟有如此之事,柳某孤陋寡闻,不知少侠如此手艺!”说着柳伯阳又敬一杯,白沐云但喝不语。

女儿红不似高粱酒猛烈辛辣,喝如喉中带着些酸涩,随后是略微酥麻的柔劲。席间还有樊江樊雪两人来敬杜若飞和白沐云,皆被白沐云喝了。

杜若飞不知白沐云酒量如何,看他喝酒如此豪迈只当是酒量不错,毕竟喝下一坛他也神色未变,脸都没红,看起来并无不妥。几人喝得尽兴,又是过了三巡,杜若飞不能喝酒只能吃菜,虽然扫兴也拧不过白沐云。这才用筷子夹起桌上最后一块糖藕,忽然觉得身旁有什么靠过来,转头就看到白沐云结结实实的压了过来。

白沐云本就比杜若飞高,也更壮实,突然倒在杜若飞身上一下就压的他有些胸闷。一桌人吓了一跳,急忙围过来看。杜若飞撑得辛苦,拍了两下白沐云,发现对方毫无反应,又探他鼻息,才知道这人是醉了。

白沐云是何酒量杜若飞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见白沐云喝过酒。好不容易把白沐云扶正了,他才带着歉意道:“柳老爷,我这兄弟好像醉了。平日里我也不知他酒量如何,估计也是尽力了。”

“哪里,白少侠如此给我柳某面子,是我未考虑周全,只想着自己尽兴了。”

两个孩子看白沐云只是醉了便放心了,又围到老太爷身边。

“我看今日天色已晚,他也醉了,我便带他先回去。多谢柳老爷今日宴请我们,虽然柳老爷身处商场,却有着江湖人的情义,杜若飞谢过。”

“少侠客气,日后有用的上我柳某人的但说无妨,你二人这两位小友我是交定了。”随后他招来亲信仆人:“一会送两位少侠回去休息,不得有半点闪失。”

“是,老爷。”

“没事,我扶着他就行,你带路。”杜若飞架起白沐云对那引路仆人说。白沐云此时是真的喝醉了,完全依在杜若飞身上。他闭着眼,唇轻轻抿着,高挺的鼻梁在月光下投射出一片阴影,头搭在杜若飞的肩上,灼热均匀的呼吸一道道喷在他的脖子里。

杜如飞以前常和离陌沉喝酒,也经常把喝到烂醉的离陌沉扶回去,可没有一次像今日这般尴尬。他还从来没有和白沐云如此亲近过,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毫无防备的白沐云。虽然白沐云平时也极为安静,可此时却是完全依附在杜若飞身上。他只觉呼出的不是一道道热气,而是一道道火苗,直烧得他耳根发烫双颊发红。不知是不是一晚上都被酒气熏着,现下竟连心跳都有些快了。

杜若飞试着摇了摇白沐云,对方依旧闭着眼,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如此熬了一路,杜若飞总算看到小院门口:“行了,天也晚了,你早些回去伺候柳老爷吧,我们自己进去就成。”

“谢少侠。”那仆人连连道谢,赶忙赶回老太爷的院子去了。

还未进到院子,杜若飞就听到小白的叫声,随后便看到一个小巧的黑影飞奔出来。杜若飞耳朵尖,只听声音便觉得小白叫声奇怪,再看到小白此时龇着小小的牙齿,全身皮毛直树便觉有异。小白冲过来后绕着杜若飞跑了两圈,四肢爪子竟是在打颤,杜若飞从未见过小白如此,知道这狗颇有灵性,定是遇到什么怪事才会如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