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御花园

    白倾倾坐在席位上,手里拿了块桂花糕,时不时地咬上那么一口,满目欣赏的看着不远处正在表演的嫔妃们

    只见正在跳舞的女子,一身大红色束腰襦裙,襦裙上绣着凤鸾花,一根金色腰带将女子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束起,随着乐师的曲子,翩翩起舞

    白倾倾不禁看呆了,看看!不愧是皇上选入宫的嫔妃,就是厉害

    这李贵人,不仅长的高冷美艳,这舞也跳的绝美惊华

    啧啧啧,皇帝果然是艳福不浅啊

    李贵人随着曲终一个苍劲柔美的转身,便停了下来

    月小仪率先拍起了手,嫔妃们也跟着拍了拍,

    “李贵人果然舞姿倾城,很美,不愧是京城中名扬的才女!”她大赞道。

    话音刚落,嫔妃中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兰常在一脸嫉恨的看着李贵人,心里十分不岔

    不就是跳个舞吗!凭什么得到她们的称赞,刚才她也跳了,为什么都没人称赞她!

    李贵人听到她们的议论,心里一阵得意,面上却十分不屑“月小仪赞谬了,婢妾先下去换衣服了!”说罢,走下台,由着婢女扶着去更衣了。

    月小仪一看她下去了,听到刚才那些妃嫔们的话,心里一阵冷笑,李书雅呀李书雅,你也不怎么样嘛

    把你捧的越高,等你掉下来的时候就摔的越惨,我倒要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待到她下去后,抽签宫女又抱着箱子走向了亭中,把箱子放到了桌子上,当着众人的面又抽出了一张纸

    她看了一眼纸上的名字,抬起头,叫“王美人!”

    听到念到了自己的名字,王美人心里顿时大喜,赶紧走到中间,十分羞涩的对着月小仪行了一个礼,然后看了一眼众嫔妃“月小仪和众位姐妹们,妹妹要表演的是古筝!”

    然后坐到了提前布置好的椅子上,一个宫女抱着古筝,放到了她面前的小桌上

    她伸出纤纤细指,放到了古筝上,突然,抬起头,十分娇柔的对着众嫔妃又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开始弹了

    “铮铮铮……”

    一曲高山流水从她的手下缓缓流淌而出,时而低吟婉转,时而气势高宏,一看就是练了多年的,才能有如此技艺。

    白倾倾吃着瓜果喝着果酒,懒懒的倚靠在桌子边上,看着她表演

    心里不禁暗叹,看!自己这小日子过的多高,有这么多美人供她看,还有人表演才艺供她欣赏,还有吃的有喝的还不用赚钱谋生

    啊!生活悠哉悠哉!

    御书房

    齐寒轩正在批折子,周福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走了进来,走到屋子中间,跪下着他行了一个礼“皇上,云烟阁安插的探子来了!”

    说罢,抬头,悄悄观察着皇上的脸色,生怕他正在处理什么麻烦事,而他却拿这些陈麻子烂谷子的小事来烦他

    齐寒轩听了,手中的笔没有停,顿了一下,依然接着批折子

    周福一看,皇上这是准备不见了,接着批折子,慢慢的起身,准备出去询问,然后再来汇报给他。

    刚直起身子,便听到

    “让他进来吧”

    周福一听,赶紧出去叫人。不一会儿,小木子就走了进来。

    这是他第一次来御书房,哆嗦着腿慢慢的进到了屋里,他紧张的全身冷汗都出来了,看到皇上正在批折子

    扑通一声,小木子就跪下了“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小木子回。

    “你去云烟阁也有一段时日了,可有发现白美人有何不妥?

    小木子心里知道,他是皇上吩咐人挑选出来,去后宫中监视妃嫔们的,一旦发现问题就赶紧上禀

    他被调去了云烟阁,白美人待他十分好,不仅亲自给他们烤鱼吃,还经常给他们赏赐,后宫中的妃嫔都是家中的千金小姐,对待他们这些奴才这么好是辱没了身份,但是白美人从来不计较这些

    他身为一个奴才无以为报,只能赞美她让皇上知晓,但是一想到她说过的话,小木子不禁犹豫了

    齐寒轩看到他在犹豫,心里一沉,冷冷的注视着他

    “怎么?有什么不能跟朕说的?”上位者的气势瞬间从他的身上办法了出来,威压冲向了小木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把小木子吓得两只腿直打哆嗦,不由自主的又跪下了,赶紧回

    “皇上恕罪!白美人向来待奴才们极好,性格活泼又温和,经常给奴才们赏赐,只是”说到这里,他又顿住了

    抬起头,悄悄扫了皇上一眼,发现皇上正盯着他,心里一颤,赶紧低头,心里一横道:“只是,白美人让奴才去打探皇上您的消息!”

    齐寒轩一听,眼里的冷光顿时猝了出来,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派人监视朕!

    “她让你监视朕做什么?”开口。

    小木子一听,顿时大惊!“皇上,不是监视,白美人让奴才打探您的消息,您去哪儿她就绝对不去哪儿!

    白美人说她只想在院子里吃吃美食溜溜狗,不想跟众妃嫔整天争风吃醋的!”

    挺到这话,齐寒轩眼神一滞,心里那股被监视的怒气也散了,但是脸色却更冷了

    他去哪儿她就绝对不去哪儿?

    后宫所有的女人,哪个不是成天盼着见他,她倒好,还派人打听着,他去哪她就不去哪,这是有多嫌弃他?

    一想起她当初的眼神,又加上现在这样,齐寒轩心里一阵冷寒,她是不是误会了他什么?

    刚想到这,顿时,齐寒轩心里警铃大作!他是皇帝,身为堂堂的一国之君,怎么能去在乎一个小小妃嫔的想法,简直可笑!

    想到这,收起了眼中那一抹异光,又恢复了和往常一样的一片寒潭

    看着小木子发抖的样子“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未来上报?”

    “皇上恕罪!白美人身边的两个宫女眼睛十分毒辣,整日盯着奴才和小李子二人,奴才稍微离开一下,她们就追问,再说御书房离云烟阁有一段距离,

    奴才怕引起她们注意就没敢来上报”说着,又扣了一个头。

    “那你今日是怎么出来的?”齐寒轩听到他的话,疑惑的问。

    “今日白美人去御花园赴月小仪的宴了,带着身边的一个贴身婢女,另一个婢女睡了,奴才便设计出来了。”小木子赶紧回。

    听到这话,他便也不再问了“你先下去吧!”淡淡的吩咐着,又埋头批折子了

    小木子一听,心里顿时一松,赶紧行了一个礼,就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yunyuedu5(云阅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