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苏安琴的双目中布满了血丝,苏墨灵走到了苏安琴的身边。

    “五妹,你先别过来。”虽然苏白宇知道这件事情是苏安琴的错,但毕竟苏安琴也是他的妹妹,他可想现在赶紧息事宁人。

    苏墨灵没有理会苏白宇,而是抓住了苏安琴的手腕,感受着她的脉搏。

    果然……苏墨灵收回了手。

    她回过头来,看向了独孤毓辰,微微一笑:“今日是江夏王爷的封王大礼,家姐会这样也是出于对王爷的爱慕之情,不如……此事就此翻页,如何?”

    柳目晴愣愣地看着苏墨灵,她本以为苏安琴莫名对苏墨灵攻击会让苏墨灵生气,这事也会闹得更大,可苏墨灵竟然说就此翻页?王爷会答应吗?

    独孤毓辰一愣,但他知道苏墨灵这样说定有苏墨灵的道理,况且……只要她没有误会他,对他来说也淡不上任何的损失。

    “罢了。”独孤毓辰冷冷对着苏安琴道。

    下人们之前禀报说苏小姐要见他,他以为是苏墨灵想见他,才让苏安琴进来的,谁知道竟会是这个苏二小姐?

    宁北北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只有自己是个“外人”,赶紧道:“我不会说我不会说,你们不要对我灭口啊!”说完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柳目晴尴尬一笑:“这位小姐说笑了,我们自当感谢小姐才对。”

    “乐儿,你从后门将这个不知廉耻逆女先送回去!关她在房中,别让她出来。”柳目晴冷漠吩咐道。

    “好的,母亲。”

    闹剧结束,苏安乐带着几个丫鬟一起抓住被苏白宇点去了穴道的苏安琴回了苏府,苏墨灵与其他人则回到了大宴上。

    “真是刺激啊,墨灵,没想到你家中也有奇葩。”宁北北私下和苏墨灵说话口无遮拦,不过也知道凑在苏墨灵的耳边说。

    苏白宇此时被柳目晴带着去见各位朝中人物了,苏墨灵则和宁北北在一旁吃着瓜果。

    “不过,我听说六皇子不是意属你来着,刚刚见六皇子那神态,心里眼里也全是你,你那姐姐怎么这么没眼色的?还跑过来和自己的妹妹抢男人,当真是不要脸。”宁北北耸肩。

    苏墨灵摇了摇头:“不,二姐是被人下药了。”

    宁北北睁大着眼睛看向苏墨灵,像是闻到了世纪新闻一样:“下药?”

    “二姐两眼血丝,呼吸混乱,脉搏急促,根据她的表现,应该是中了狂幻散。”苏墨灵言道。

    应该是在今早的时候下在了苏安琴的早膳或者水中,算算时间也刚好是发作的时间。

    既然是能下在苏安琴的水中或者早膳中,就代表肯定是苏安琴自己身边的人干的,可是那个人这么做又对她有什么好处呢?狂幻散这种东西,可不像是一个丫鬟或者仆从能知道且获得的。

    “那这样说,是有人想害你二姐啊?”宁北北一脸恍然大悟,“你二姐得罪了人吗?”

    苏墨灵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苏安琴行事跋扈,得罪于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这个始作俑者……下的本金可不少,若是苏安琴身边的人想报复苏安琴,应该会有本钱需要更少的主意,且比这个要好得多。

    “哼哼,墨灵,我们一起来调查这件事情吧!”宁北北两眼放光,她做出一副巡捕的冷漠脸,轻轻咳嗽,“本捕头觉得,此事定有蹊跷。”

    苏墨灵一愣,其实狂幻散这个东西整个国都能卖的地方都少之又少,她只要稍微派人查一下就能得知从哪而来,由谁而买,只要知道这些真相很快便水落石出了。

    不过,她的手段总归是不可能和苏府直接说的,哪怕她查清楚了也得设局让其他人发现。

    所以,苏墨灵微微一笑,饶有兴趣地答道:“可以,但你打算怎么查?”

    “嗯……首先,能给你二姐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下毒的,肯定是你二姐亲近且信任的人,”宁北北分析道,“应该不是厨房的人,厨房人多眼杂,对方如果早将目的设在今日,就不会选择厨房下毒这种有下毒失败可能性的地方。”

    “有理。”

    正可谓是人不可貌相,宁北北看似粗枝大叶,却也有细心的一面。

    “嗯……准备茶水的丫鬟倒是嫌疑较高,不过墨灵,那什么狂幻散,可有色或者有什么味?”宁北北问道。

    苏墨灵笑着耸肩,想难为一下宁北北:“我只是听说过,又没尝过,我又怎会知道?”

    “这就麻烦了,若是有色便不可下在茶水中,有味却不是刺激味道的话还可以用浓茶掩盖。”

    就在宁北北思考之时。

    “太子驾到——”

    这两人怎么来了?众人赶紧将空间空出迎接太子殿下的到来。

    独孤毓寒嘴角斜笑着,走进了大堂:“六弟,恭喜啊。”

    独孤毓辰虽然不喜欢太子惺惺作态的模样,却也不得不迎:“多谢皇兄。”

    “我还以为下一个封王的会是父亲一向最宠爱的小四,真是没想到啊,居然是小六你捷足先登,”独孤毓辰故作四处张望,“嗯?小四呢?怎么不见他出来接我?”

    独孤毓寒此时毫无疑问地挑拨了四皇子独孤毓炎和六皇子独孤毓辰的关系,即便独孤毓炎今日没有来参加独孤毓辰的封王宴,独孤毓寒的话也会传到独孤毓炎的耳朵里。

    独孤毓炎遇冷,他的那些门客不少便会动摇,想要重新择主,这个时候独孤毓炎就会想报复独孤毓辰,太子便可以高枕无忧地看着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将独孤毓炎的门客神不知鬼不觉地拉入自己门下。

    独孤毓辰封王,皇后坐不住,那是因为皇后她是妇人之见。

    这次独孤毓辰封王,独孤毓炎的确是难过万分,可他独孤毓寒可开心了,他可是皇后所出的儿子,稳坐东宫,只要他是太子一日,他就永远都站在最高处。

    “四皇兄身体不适,先前便备了厚礼,向皇弟告罪过了。”独孤毓辰自是知道独孤毓寒打的主意,他淡淡一笑,就像是丝毫没有发现似的。

    “呵,也是,小四可懂礼,想来也不会无故装病不来,”独孤毓寒笑道,“诸位也不必多礼了,今日是小六的封王宴,绝不能因为本太子的到来而忽视了小六。”

    宁北北听后咂舌,偷偷凑到苏墨灵的耳边:“这太子殿下说话怎么这么别扭呢?谁都知道江夏王爷封王他不高兴,还要句句像是挖苦一样地说话,要我说啊,江夏王爷比他强一百倍。”

    宁北北误会了独孤毓辰和苏墨灵的关系,还不停地对着苏墨灵挤眉弄眼。

    苏墨灵面露尴尬地看着宁北北,之前说话周围都尽是一些没有修为的人没关系,可太子殿下是有武王的实力,她这个声音又如此点名点姓,若不是苏墨灵早有预料用灵气隔绝了声音,宁北北怕是要被那独孤毓寒私下盯上了。

    。m.

    
yunyuedu5(云阅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