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人参很苦_双闺世嫁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逛完花园,尤舞与秀姑刚走出去,就碰到了迎面走来的青枝。

  见着两人,青枝小步跑来,道:“小姐,三少来了!”

  “尤程来了啊!人呢?”尤舞往后瞄着,却没瞧见人。

  “三少是同温公子一起过来的,如今,正等在客厅呢。”

  温公子?上次温宅那人!想起那人,尤舞顿觉可惜,美则美,可就是有毒。

  “青枝,领我去吧!”三人朝客厅走去。

  进入客厅,尤舞一眼便注意到了温南,看着他越发邪魅的样子,她不由得叹了口气,微微摇了下头,似乎很是可惜的样子。

  温南眉眼一挑,注意到她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他可是有何不妥?

  “尤舞,你头怎么了?”一旁,尤程瞧着尤舞的新造型,一脸惊愕,他赶忙走到她身边,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哎哎哎,别碰,别碰,疼!”一手打掉尤程的手,尤舞直皱眉头。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是真伤着了,尤程脸色一沉,沉声问道:“青枝,小姐这是怎么搞得?”

  青枝嘴巴一张,正想讲清楚,可她一抬头,见着后面的温南,才记起有外人在场,只得小声道:“小姐晕倒时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就、就把额头给撞破了。”

  闻此,尤程一愣,竟不知说什么好。而他身后,温南也将青枝的话听了个明白,他看向尤舞,却见她也正盯着他。

  “尤小姐!”温南嘴角上扬,眼中带着丝丝笑意,起身朝尤舞打招呼。

  两人视线相对,尤舞这才发现自己看呆了眼,嘴角一扯,暗骂自己花痴,脸上渐渐呈现出一丝尴尬的表情,吞吐道:“温、温公子好!”

  “尤小姐,吕阁主上次托付我照顾你,今日正巧有空,便一同与尤程过来了,还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温南微微偏头看向一旁的凌云,凌云随即便走上前来,手里还端放着一长盒,“这时在下拿给尤小姐的薄礼,还望不要嫌弃。”温南说完,凌云上前一步,将手上的礼盒递出。

  礼盒方方长长,很是精致,而尤舞最欢喜的便是收礼了,她神色一喜,没让青枝帮忙接过,自己从凌云手中拿走了礼盒,礼节一时统统丢到脑后,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礼盒。

  盒中,一根雪白完整的人参正静静地躺着,没有想象中的婉拒,温南见尤舞的气势瞬间低迷下来,她兴致缺缺地把盒子盖上,随手甩给一旁的丫鬟,嘴上还喃喃嘟嘟的。

  温南有些讶异,疑惑道:“尤小姐是对这礼物不满意吗?”

  “嗯,有……”身后被猛地一戳,尤舞断了口中的回答,转头见秀姑正低头瞟着自己。

  “啊!不不不,温公子的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尤舞承受不起。”反应过来,尤舞赶紧拿过礼盒,塞进凌云怀里,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

  “这,尤小姐,你不必……”

  “不,温公子,这么贵重的礼物,你应该把它送给更需要它的人。”尤舞打断了温南的劝说,她额头上裹着厚厚的白布,一脸严肃的拒绝道。

  一旁,尤程无语得厉害,“尤舞,这是温、公子的心意,你就收下吧!再说,你现在不就是很需要这人参的‘患者’吗?”

  尤舞一瞪眼,一脸不情愿道:“可这东西很苦啊!”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整个房间寂静无声。半响之后,低沉的男声在房中响起,温南一脸止不住的笑意,却又带着些无奈,“尤小姐,这人参虽可以入药,但也能炖煮,而且不会有丝毫苦涩之味,就不知府里可有手艺不错的厨娘?”

  “有,有,有。”秀姑赶紧出声回答。起初,她一眼便认出了礼盒里的千年人参,可还没来得及提醒小姐,对方就已经询问出声,这才闹出了后面的乌龙。

  “既然如此,尤小姐就安心收礼吧!”

  凌云再次把礼盒递出,这次,不等尤舞出手,青枝赶紧上前接过礼盒。

  尤舞只得朝温南福身道谢,请他落座。

  三人一边品茶,一边闲聊。若是平时,尤舞定不会参加这种座谈会,可今日,她是这里的小地主,只能奉陪到底。三刻钟过去,尤舞早已经兴致缺缺,头晕得厉害,便开始随意敷衍着温南的问题。尤程见此,担心尤舞得罪了主子,只得出声打断道:“对了,尤舞,这次过来,我还有一事。”

  “有屁……”两字从嘴中吐出,身后猛然响起青枝的咳嗽声,尤舞顿了嘴,清了清嗓子,轻声道:“什么事?”

  “明日,张家为老夫人举办八十大寿寿宴,他们邀请你参加,这时请柬。”尤程将红柬从怀中取出,放在桌上,又看向尤舞道:“要替你回绝吗?”

  “回绝?为什么?”请柬倒是做的精致无比,只是这用心……

  她虽不了解张家人,可却明白张家人对她并没有好感,至于原因嘛,便是她与张锦途之间的亲事了!

  “你这样子,有些不好吧!再说,明日,明日……”尤程没有在说下去,似乎怕打击到尤舞。

  “明日是寿宴,又不是相亲会,有什么不好啊!”尤舞反驳道,可尤程之后真没有回答,她一愣,道:“明日,不会真是相亲会吧!”

  尤程依旧默不作声,显然是默认了尤舞的观点。

  “相亲会!可我不是张锦途的未婚妻吗?”问完,尤舞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明日她去参加张家寿宴,以这副面貌,那是不是说明她成功的把自己退了出去。

  想到这里,尤舞脸上一喜,朝尤程兴奋道:“明日,我一定要去参加张家寿宴。”

  尤程只当尤舞是想去挽救这一局面,叹了口气,无奈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明日辰时我便来接你。”

  尤舞答了声好,便开始思索着明日如何顺利解决两家的亲事,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她没有发现,此刻,温南正一脸好奇地盯着她,似乎对她有着莫大的兴趣。

  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为何他独独看不透她?在温南看来,这些的确是很有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