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千刀万剐了的声音_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余蒙蒙多方暗示,度月只得站在原地,蹙眉担忧地看着余蒙蒙。除了忧心意外,他心中怀疑余蒙蒙其实另有目的。

  只是,看着她受制于人,动弹不得。终究是无法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的。度月朝方才白蕴真和幽鬼走出来的那扇门移动过去,想看看那里面究竟有没有苏雪莲的身影。却不想,那幽鬼一手操控着余蒙蒙,却也同时有余力抽身对付度月。

  几乎就在度月的脚挪动一步的时候,幽鬼就以闪电般的速度移动到了他的面前,一张漂亮到足以迷惑人心的脸上显出了不屑的猖獗表情来,无声地告诉度月,他是有多么的不自量力。度月被拦住了脚步,内心又羞又愧,只觉得自己还是修炼得不勤快,否则怎么在这幽鬼的面前,也一招都走不过去呢?

  “度月,停下来,一步都不要动。”余蒙蒙冷眼看着,只觉得幽鬼欺人太甚!她心中的愤怒借由她的声音传达出来,意外地带着一股令人身心为止一震的压迫感。

  幽鬼听到声音停下了动作,不再对付度月,而是转首看着余蒙蒙,笑得邪魅,似乎是一抹飘荡的月光似的,看着令人觉得自己的灵魂都随之飘荡起来了。他的眼神闪了闪,势在必得地对余蒙蒙道:“既然左侍官大人都开口了,我无殇自然是要给你这个面子的。余蒙蒙,我真是越看你越顺眼,越想和你融为一体。不知道,你的灵力享用起来,究竟是什么味道呢?”

  对方的声音是如此好听,却因为听上去太过阴冷,入耳以后令余蒙蒙的后脊背都在发凉。她眸光紧紧地盯着幽鬼,心中立即确定,虽然他说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可实际上,他却是认真的。

  无殇,是真的想要了自己的命!

  因为,他的眼中闪着如此明显的渴望与贪婪。据之前听清河哥哥说的那些话,可知,一个鬼差对一个幽鬼来说,有多么大的诱惑力。自己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胜在身份特殊。比一般的鬼差来说,加上王印,说不准,会让这个幽鬼一步登天,变成难以对付的存在。

  如此,对六界来说,无殇铁定是个硬、邦邦的的祸害啊!

  想着,她的额头上渗出汗水来,觉得头发贴着头皮,粘腻的感觉很是不舒服。而无殇则注意到了这一点,相比于余蒙蒙的慌乱,他则游刃有余地打趣道:“怎么,你害怕了?”

  “是又怎么样?”余蒙蒙挤出一丝笑来,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慌乱。

  “不怎么样?只不过,这样会令我更开心而已。”无殇大笑着靠近余蒙蒙,伸手摸着她的额头。白蕴真在一旁看不过眼,冷声喝道:“无殇,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我要真做了我想做的事情,太子殿下你不会生气吗?”无殇听到白蕴真的声音,很是愉快地放下了手,扭头如此问他的饲主。说起来,他还真是该感谢自己的这个饲主,没有白白帮他,竟然帮自己弄到了余蒙蒙这样的好货色。

  白蕴真看着余蒙蒙,眸子里满是深意。可是同他对视的余蒙蒙,偏偏是一点都看不懂他的心意。只听余蒙蒙十分紧张地问道:“白蕴真,你既然不想要皇位,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地建了芙蓉楼呢?还有,害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本殿下是不喜欢皇位,也不想要。可是看着别人从本殿下手中抢东西,却还是不想就这么拱手相让的。”白蕴真淡淡地道,似乎是在说着什么再正常不过的东西。

  虽然听着有满满的违和感,可是白蕴真如此之言,却是令余蒙蒙无可辩驳的。她看再看,却是无法开口辩驳一句。

  “哈哈哈……”幽鬼无殇却笑了起来,满眼赞叹地看向了白蕴真道:“太子殿下,我就是欣赏你这一点。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抢自己的东西,确实是太怂包了!”

  其刺耳的笑声,顿时充盈了整条过道。离幽鬼最近的余蒙蒙,最是苦不堪言。她整个人非常心情不好,生死在即的时候,没办法再客气,大声吼道:“无殇,你闭嘴,自己笑声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啊!”

  无殇被这一声河东狮吼给镇住。生而为妖邪,他还是头一次,在心底清晰地划伤了“母老虎”这三个字。

  而这厢,余蒙蒙还在不满地继续刺激他道:“啧啧,无殇,你说你人长得如花似玉的吧,这笑声怎么就活像千刀万剐了似的惨?你自己听着没有感觉吗?”

  由于余蒙蒙的说法太过出乎意料,白蕴真和度月都不禁莞尔。白蕴真摇摇头,眼神中竟然带出了一抹宠溺来,道:“郡主,本殿下总是容易对你心软啊。”

  而幽鬼无殇,状况外。

  “呵呵,心软你放了我啊,也放了苏雪莲。”余蒙蒙顺坡下驴,一句话说得贼溜。心里却在暗暗地、有心心惊胆战地想:啊,自己的脖子终于可以动了。

  听了余蒙蒙的话,白蕴真笑得更是如春日阳光般温煦,道:“本殿下也说过了,只要你从七弟的身边离开,本殿下自会依你之言,放了你和苏丞相的公子。”

  “太子殿下,趁火打劫的行为不好吧?”余蒙蒙笑得越发地自然柔和,没了之前紧张和慌乱时候笑的僵硬感了。

  白蕴真摇头:“郡主,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的。为何,你就是不懂这一点呢?”他的口气柔和,活像在温柔地教导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般。

  可他做的事情又是那么的残忍。这整个芙蓉楼的地下,无一不是他行事残忍的证明。

  看他的神情,却还是这么的无辜,似乎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似的。

  余蒙蒙倒吸一口凉气,直觉的这人的残忍就是比之地狱里的恶鬼也不让几分。她冷冷地盯着白蕴真秀美的眸子,暗暗地将丹田内的灵气提起,于体内运行了一周天。

  终于,自己的胳膊也有了细微的知觉。余蒙蒙的眼神里立即涌上了希望之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