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营救(三)_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哈哈。”那小二被余蒙蒙和度月这夫妇俩的互动给逗笑了,他禁不住直言道:“夫人,莫要怪小的多嘴,您二位要在你们住的县里开一家一模一样的酒楼,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为什么呀?”余蒙蒙很是不明白小二说的话,故意朝这酒楼环视了一圈儿,十分天真地道:“小二哥,我看你这酒楼也确实是豪华,可是我夫君的家里是我们县城最最有钱的人家,盖一个一模一样的不难吧。”说着,她因为被对方轻视,而不高兴地噘嘴。

  尽管余蒙蒙这番模样任性难缠了点儿,但却不惹人讨厌。模样虽然不是顶漂亮的,但浑身那股子富庶家庭里养出来的娇气劲儿,却看得那小二哥心头痒痒的。在这偌大的京城,又身处这人来人往的大酒楼内,小二哥见到的美人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了。只是,他很少见到像余蒙蒙这样,娇气却又可爱的小娘子了。

  这就是他未来的人生目标,有一笔不算少数的钱,离开京城,去个县城,做笔不大不小的深生意,然后在家里养个同他眼前这般模样性子的娘子。

  这么一想,小二哥禁不住对余蒙蒙耐心了许多,解释道:“夫人,小的也不怕多嘴告诉您,您就是有钱,在京城外也开不了我们这金玉满堂似的酒楼。”

  “有钱也不行吗?”余蒙蒙被小二的话吸引,反问小二的模样,仿佛是一只认真的狗子一样惹人怜爱。她也看出来了,小二哥比较吃她这一套,在心中得意自己抓住了这小二哥灵魂的精髓。

  度月在旁,见她忽然“蠢”了许多,便立即明白了她的心思。看了几眼,便假装继续看菜单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余蒙蒙这样,他的心中有些微妙的感觉。不是开心,但也自觉轮不到他生气。只是憋闷。

  那小二哥见问,便耐心地引导着她,道:“夫人,若是您的酒楼装修好了,到时候客满,有大官儿来了,您和您相公,要如何应对呢?”

  “这……”余蒙蒙苦恼万分,低头咬着自己的手指,半响给不出个回答。度月看着她,眉间轻蹙,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被余蒙蒙抢了先。余蒙蒙咬着手指,懵懂地问:“相公,你说该怎么办?”

  “这……”度月做出苦恼的样子,而后道,“娘子,为夫也不知道。”

  “啊?”余蒙蒙听了度月的回答,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舔了舔唇,无奈地道:“既然相公你这么聪明都不知道的话,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一听这话,度月又是探手过去,大掌覆在余蒙蒙的头顶上摸了摸。只是,余蒙蒙对这个答案还没有死心,几乎是在度月的手缩回去的瞬间,她便抬起头来,欢喜地道:“相公,往常大家都说你聪明,看来,你还是没有为妻我聪明呢!”

  “这话何解?”度月不解地看想余蒙蒙。她又想到了哪出了这是?

  而小二哥也不解地看向余蒙蒙,以为她真的想出了办法了,不禁问:“夫人作何解?”

  余蒙蒙得意地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巡视,然后娇俏地一拍掌,道:“哎呀,这个你们都不知道,嘻嘻嘻,好吧,本夫人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夫人的聪明才智。”

  两人顿时齐齐地看向她。对度月来说,只是单纯地看余蒙蒙耍宝罢了。心道,郡主她演得可真像,好几次,就连自己都要相信自己真个是她的夫君了。

  在心中叹了口气,无论如何,度月只能配合余蒙蒙的行动罢了。

  “就是,我可以向你们东家请教嘛!你们东家怎么做的,本夫人如法炮制不就行了?你们莫不是不曾听过,依样画葫芦?”余蒙蒙吊人家胃口吊了许久,这才一口气抛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小二失笑,虽然有些不忍心,但看着余蒙蒙的样子却忍不住继续道:“夫人,您想得太简单了。就是您现在去问了东家是如何做的,也未必能像东家一样做。”

  “你这个小二哥怎么回事啊,都说了我夫君有钱!你把你们东家叫下来,我和夫君给他好多钱,就不信,这样他不会告诉我。”余蒙蒙站起来,气得跺脚,但语调还是地软。不仅不凶,反而还给人一种撒娇的感觉。

  那小二看得忍俊不禁,任劳任怨地回答:“夫人,我们东家平时都不出面了。诺,看那边的那位秦女先,便是平日里管辖酒楼中一切杂物的。我们这些跑堂的小二都归她管束。”

  “这样啊——”余蒙蒙拖长了声音,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扶额道,“你们酒楼,怎么这么麻烦啊。”

  “夫人,莫要这般无礼纠缠人家。”度月这时候开口,然后将菜单递给小二哥,报了一串菜名。那小二哥细听记住了,然后便朝余蒙蒙再看了一眼,就往后面去了。

  见他离开,余蒙蒙松了口气,看向度月,无声地笑了笑。度月蹙眉,道:“夫人,听小二哥的话,我们怕是开不成这样的酒楼了。”

  “噗——”余蒙蒙正在喝的茶水没忍住,一口全喷出来,悉数朝度月招呼过去。

  这孩子,怎么比她还要入戏呢?

  度月被她喷了一脸的茶水,也没有生气。掏出手帕擦干净自己的脸,还好脾气地给余蒙蒙也擦了擦嘴角,道:“娘子,怎么出来了也这般不小心,让人看了笑话。”

  这般宠溺的语气,听在余蒙蒙的耳中,竟然让她浑身都禁不住只打哆嗦。若不是场合不方便,余蒙蒙真忍不住要问问度月,您老这是吃错了什么药了。抬手拂开了度月的手,余蒙蒙道:“夫君,你这样会让我更引人注目的。”

  “那娘子你自己擦。”度月看了看周围,果然有好几桌子的人,都看着他们窃笑,面皮一红,将手帕递给了余蒙蒙。

  旁边有一正在用餐的大娘道:“你们小夫妻可真是恩爱呐!”

  “谢谢大娘。”余蒙蒙笑眯眯地回过去。再看度月,已经同煮熟的虾子无异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