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灵力通用 (一)_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只妖的确是附着着宫里的某个人身上,且一到午时,就虚弱不堪,需要从旁处得到固本培元的东西来补充灵气,而中午时分,度月看到的便是那只妖在冷宫中吸收怨气的模样。

  因着他的撞破,那只妖,怕是需要些时日,才能恢复了。

  白慕本来以为,依着度月的实力,怕是连那妖精的身都碰不到,谁知道竟然可以得到这样的结果,毫无疑问,是令人惊喜的。

  能在宫中,成功地出入,便定然是有人为内应,给了她这个权利。皇宫就那么大,需要做这些事情的人确实也复杂,不过,也不外乎就是那么几种,只需要过一段时间,便可以全部都查清楚了。

  度月的调查结果,无疑是令人欣喜的。然则如此,白慕还是无法直率地说出自己的内心所想,只是道:“可道长不是仍旧让它跑了吗?”何况,那只妖还伤了余蒙蒙。若不是听他讲到之后又亲自为余蒙蒙拔除了体内的怨气,大人和腹中的孩子都无事,他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原谅了他。

  度月微微笑,观其神色,便已知晓,这位殿下的心中,其实已经是满意了的。因此,他也聪明地没有过多地纠结此此事,而是岔开了话题,道:“殿下为什么没有对三王爷说明白,郡主的真实身份呢?”

  “可有这样做的必要?”一谈到余蒙蒙,白慕的神色便有些不好看,冷冽如冰似的神情,看得度月心里有些讶异。不禁想到,这位殿下,可是同那位郡主有什么渊源吗?否则,为何一谈到郡主的事情,殿下的神情就明显的不对劲呢?

  尽管疑惑,他还是将心头的思绪压下不表,看着白慕,没有回答任何一个字,脸上明显一副等着他继续说的神情。白慕见状,便如他所愿了,道:“这件事情,没有让三殿下知道的必要。人人都害怕同自己不一样的东西,若是让人知道了蒙蒙的真实身份,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原来如此。”度月这才答到。心里颇为认同白慕的这种说法,确实,妖精这种东西,的确容易引起人们的恐慌。不说,倒也是正确的。但他没想到的是,白慕居然连白册也隐瞒着。就是他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三王爷,是认真地一心一意地为他这个七弟着想的。

  白慕这时候一脸疲惫的神色,不耐烦地道:“道长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同本殿下商量,若是再不开口,怕是待会儿兄长就要回来了。”

  这时,度月朝白慕看着,再三思忖,这才开口,直奔主题,说道:“七殿下,想要对付宫中的那只妖。怕是要借郡主之力一用。”白天为余蒙蒙拔除体内的怨气的时候,他发现余蒙蒙体内的灵力,简直庞大的厉害。几乎,比中午遇到的那只妖还要厉害。

  余蒙蒙是那种十分明显的:看着没什么,真的接触,却发现她乃是深似海洋的类型,没探索一下,便有一下的惊喜。

  “如何用?”白慕第一时间没有生气,反而是看着度月,语气沉着冷静地道。但那一双寒光闪烁的眼睛,却让望这它的人不寒而栗。这种术法,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便是千面,也是因为七星是从他身体内分离出来的,所以才能随意控制七星身上的灵力。

  但是,曾听千面说过,这属于禁术,不被允许,被发现了,就会遭到诛戮。所以,当度月这么对白慕说的时候,他的心尖上猛然一颤,不寒而栗。

  余蒙蒙还怀有身孕,这么做,对她有害吗?

  对度月来说,白慕反常的表现,这就是他非常在乎余蒙蒙的证明。虽然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有着什么样斩不断的纠葛。但还是提醒了他,接下来同白慕的说话方式应该更为巧妙才是,否则,激怒了这位,怕后果并不美好。

  想着,度月暗自叹了口气,却没有让白慕发现。想他从小到大,何曾这样汲汲营营地盘算过什么事情?如今,却为了除去一只妖,而这样大费周折。但隐隐冒出来的兴奋感,足以弥补这种不满的感受。只要能收了宫中的那只妖,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哪怕是自己的风度和尊严,以及一向做事的习惯。

  而白慕经过这两日的接触,也明白了几分度月,觉得这个人基本上看什么都视若无物,性子清冷高傲得厉害,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如今肯这样对自己,证明,他必然是有所求;而能让这样一个玉面冷阎王摆出笑脸来,怕是他所要求的事情,断然不是那么简单了。

  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便开口道:“你有什么想法,只管一一说来就是了。”

  虽然明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度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七殿下,宫中的那只妖厉害无比,若论灵力,就是十个度月也望尘莫及。但是,这些年来,我也不是白在师傅面前混着,白在那么多年长于我的门中弟子面前称一声大师兄。我的符箓本事,倒也是拿得出手的,但是,纵然使出看家本领来,我也只能牵制那妖一二,并不能将她赶出宫,或者是收服。所以,这件事情若想顺利办成,些许让我和郡主身体中源源不绝的灵力相通融,而后方可合我们二人之力,将那妖彻底压制。”

  “你这事情,有几分把握?”白慕听了,眉头紧紧皱着,没有生气,语气却是难得一见的凝重。

  “十分把握。”度月说这话的时候,纵然神情清冷不染尘埃,可是浑身上下的自信,俨然要溢出体外似的。

  白慕知道似他这般高傲之人,断然不是那种会为了显摆自己而扯谎的人,遂点头。脸上一派认真之色,沉思了许久,没有登时就给对方回应,而是问道:“你那个术法,是否会伤了郡主?”

  他有种预感——同时也因为度月的语气——他明白,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简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