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帕里斯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心灵的力量吗?”

    神座之中,莫闻摸了摸下巴,有些不太自信地皱了皱眉。

    其实心灵在战斗力低的时候并没有多少用,毕竟那时的战斗更看重对法则的应用与力量的基础,也就是更偏向唯物,心灵的力量只是让你战斗状态更加平稳更加容易超常发挥,修炼的时候更加轻松而已,一般还是力强者胜,但对于莫闻现在这种进无可进的高手,心灵的力量就开始凸现了,毕竟双方硬实力半斤八两,谁发挥的更好自然谁就更占优势,只是面对基本无心无情的那一位,莫闻之前就算心灵方面境界不俗也无法在发挥上压对方一头,毕竟无心无情从某种角度也是一种强大到极致的心灵力量。

    但如果之后打定主意用扭曲法则这种方式对付对方,那心灵力量的修炼恐怕就需要要提上日程了,因为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在几次尝试扭曲法则的时候,莫闻发现自己的情感如果足够强烈似乎就能对扭曲之后的法则产生类似渲染的影响,能让扭曲之后的法则更容易变成自己倾向的样子,颇有些意志扭曲现实的感觉,当然这种效果并不明显,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但是哪怕只有一点点在最后交锋的时候,这种程度的影响也足以改变整个胜负的走势了,既然一张满分答卷无论如何也赢了不了对方,那么干脆掀翻桌子将对方一起拉下水,到时候看谁够莽谁够狠,这样或许吞了对方的可能性还更大一点,有过一次和并不完全的交锋,基于对对方心性力量的判断,莫闻认为这种方式可能是最佳的应对方法了。

    只是想要加强心灵方面的力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修炼到了他这种程度,千百年漫长的经历,几经红尘的起起伏伏,内心早被打磨得坚若磐石,意志、性格也都塑造完成,可以说一般外界的情况已经影响不到莫闻了,只能另辟蹊径。

    心中默默地盘算着某种可能,莫闻的眼光渐渐变得深邃,然后不知过去了多久,就在窗外的阳光都变幻了色彩后,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莫闻并没有说话,反而一把将一直侍立在他身旁小心翼翼的远坂凛拉了过来,抗在肩上就朝卧室里走去,后者惊叫连连,气愤得来回拍打折腾,却只引得莫闻哈哈大笑,片刻之后所有的声音就被另一股令人血脉喷张的声音所取代,与此同时一道无声的命令却是传递到了神座中的某个位置。

    “原初,看好家!这次你家主人要玩一个大的!”

    ------

    小亚细亚·伊达山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最后一缕阳光也被大地吞噬,茂密的森林中泉水轻轻地流淌,时不时还能听到鸟兽地低唤,完全是一副静谧的山林美景。

    然而夜晚的伊达山是美丽的,但也是危险的,那些游走在山间的身影与那些冒着幽光的绿芒无疑在述说着它的危险,除非是传说中拥有天神血脉的英雄,否则谁也无法安然在这里过夜。作为居住在这附近的特洛伊人,老桑普自然对此知之甚详,如果可以的话他绝不想在这个时候进山,可是没有用,作为一个奴隶他的生死可不是自己能选择地,更何况这次他还是奉尊贵的特洛伊王后赫卡柏之命才进山的,除了服从根本就没有其它办法,因此哪怕心中不情愿,他还是在夜晚走进了伊达山。

    夜色渐深,夜晚的山风迎面吹来,沿着身上麻衣的窟窿钻来钻去,让老桑普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但几乎是下意识他却紧了紧自己的怀抱,将其中的某样东西抱的更紧。

    看着周围愈发黯淡的森林和渐渐响亮的野兽咆哮,老桑普谈了口气,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怀中,那里一个被白纱包裹的婴儿正甜甜地入睡,不知是否在做着什么美梦,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嘴角还冒着泡泡,那甜美的笑容十分可爱,几乎能与传说中的小爱神厄洛斯比肩,老桑普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后要下令将这么可爱的孩子扔到伊达山上自生自灭,要知道作为一个陌生人他看着这孩子都觉得打心眼里喜欢,更何况这孩子还是——

    思绪到这里戛然而止,老桑普摇了摇脑袋,将某种念头甩了出去,主人的决定可不是他一个奴隶所能质疑的,更何况他的主人还是那位殿下,自己能做的也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只是基于心中的怜悯与喜爱,老桑普最后还是左挑右选,花费了半天功夫找到了一颗半枯的柏树,在确定周围安全之后,才将婴儿小心翼翼地放入了树洞之中,希望能借此让这个小家伙躲开林间猛兽的捕食,获得一点生机。

    “帕里斯王子,愿伟大的宙斯保佑你!”

    缓缓倒退几步,带着某种虔诚和忐忑,老桑普对着婴儿轻轻念叨了几句,随后才悄悄离开,因为夜色的缘故,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原本树洞中原本熟睡的婴儿忽然睁大了双眼,那双亮晶晶的眼眸中浮现出了一种婴儿绝不会有的郁闷之意。

    真是倒霉!!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那个老奴隶离开后不久,狭小的树洞之中,莫闻就开始用自己娇嫩的小手拽起身上的白纱来,左移右扭,试图将白纱裹得更严实一些,好让身体变得更暖和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就到了这个鬼地方,但不想死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让他即便明知多半是徒劳也依旧拼命地在抓住每一点机会。

    似乎是求生心切,又或者是这具身体种蕴含着某种力量,莫闻惊奇地发现他作为一名刚出生的婴儿,力气居然还不小,不仅将身上的白纱裹得很紧,甚至还惊人地能坐起来,用余力整理一些洞口,拽着几根垂下来的树枝将洞口半遮掩了起来。

    半晌之后,处理外周围的事情,莫闻这才安稳地躺在树洞里,看着树枝将大半的寒风挡在树外,视线中也见那些隐隐约约的黑影,轻轻松了一口气,开始思考起自己现下的问题。

    穿越了!

    这是他第一个念头,不然没有任何理由能解释为什么自己前脚才睡在实验室里,后脚醒来就变成了一个婴儿,更何况虽然刚出生不久,但莫闻依稀还有些印象,自己出生时似乎是在一座很大的理石宫殿里,那种雕塑装饰还有侍从的打扮绝不是自己原来世界的风格。

    自己好像还忘记了一些东西!!

    这是莫闻第二个念头,不知道为什么莫闻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偏偏仔细回想记忆又没什么缺失,从小到大的记忆甚至比以前还要更鲜明一些,仿佛不久前才新回忆过了一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每当莫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之时,冥冥中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些都不要紧,只要时机到了自己自然就会回想起来。

    好吧!

    左思右想都没想起来自己到底忘了什么,莫闻只能将思绪转回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上来,虽然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自己刚出生就被人扔到山上这件事无疑是很明确的了,与其考虑那些有用没用的,还不如想想该怎么生存下去才好!作为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如果没有什么外力的帮助,似乎死翘翘就是唯一的选择了吧!

    “喂喂,不是说穿越都有金手指吗,那我的金手指在哪啊,再不出现小爷我就要玩完了!”

    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莫闻看着干燥生硬的树洞就有种想哭的冲动,半是郁闷半是希冀地嘀咕道,然而他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金光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一排排熟悉的文字直接便映入眼中。

    “心之所向,即为力量之源,心愿系统竭诚为您服务,伟大的主人!”

    ······

    <!-- csy:14085142:701:2019-01-17 12:55:37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