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屈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吾之神明在此!”

“显现吧!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Lord Camelot)!”

空中庭院的残骸,毁灭的光线凌空劈下,面对那迎面而来的巨大危机之下,贞德和玛修不约而同地放弃争斗,开启了自己的宝具将同伴护在了身后。

鸢尾花圣旗化为一道暗红色的屏障牢牢地挡在了贞德的面前,而她的对面玛修面前,黑铁圆盾的上方一座圣洁白城的影像隐隐浮现,辉煌的光辉将她和巴泽特的身影笼罩其中,然而这两道防御型宝具刚刚绽放起自己的光芒,魔力的洪流就迎面而来将所有的一切彻底吞没。

轰!

伴随着一声令大地都隐隐震颤的轰鸣,前所未有的冲击席卷开来,以空中庭院的残骸为中心,周围近千米的建筑都被摧毁,一波接一波的烟尘在空中旋转飘荡,那场景就仿佛遭到核爆轰击了一般。

良久之后,一切才渐渐平息下来,烟尘下沉露出了里面的景象,只见空中庭院的巨大残骸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那漆黑坑洼的撞痕就仿佛丑陋的疤痕一般将整个冬木镇都割裂出去一块,黑黝黝的看不见底部,只是隐隐约约才能看见一丝白色的光彩。

咳咳!

坑洞的中心,贞德轻咳着将口中的灰尘吐出,然后抓着樱从满是灰尘的地上爬起,身形看上去却是格外狼狈,她手中的那杆圣旗此时布满了裂痕,仿佛随时都可能破碎开来,显然是不能用了。

作为A等级的对界宝具‘吾主在此’能将贞德EX等级的对魔力转换为包含对物理攻击的防御力,乃是在战场上挥舞旗帜、近乎无伤地战胜到最后的传说具现化,然而即便如此,这件宝具总归不是EX等级的绝顶宝具,每次使用都会蓄积伤害,在空中庭园连番的对城级轰炸以及最后的暴走攻击下也接近了极限,现在的贞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力已经算是废去了大半。

只不过作为红色的一方,巴泽特、玛修那边也不好受,赛米拉米斯最后的疯狂可根本就没有顾及自己人的意思,那击重炮完全是全屏幕的攻击,虽然玛修及时展开了自己的宝具,将巴泽特保护了起来,但由于自身宝具的特性(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以白壁之城卡美洛的中心——圆桌骑士们所就座的圆桌作为盾牌的究极守护,其强度与使用者的精神力成正比,据说只要内心不屈服的话,城墙就绝对不会崩塌,只是由于传说的影响,此宝具的保护目标并不包括宝具的使用者本人。)她本人却被冲击轰了正着,彻底消散了。

坑洞的另一侧,白色影像的光辉微微荡漾,那是一座通体洁白的中世纪城市,石质城墙高大而又坚固,风格古朴庄严,看上去莫名地就能感觉到一股神圣坚定之感,宛如传说中的圣城一般。骑士之城,卡美洛,传说中圆桌骑士所守护的城市,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另一座城市能像其那样体现神圣与守护之意了,然而就像圆桌骑士最后也会走向末路一般,这座圣城也无变得恒久,随之主人的逝去,白璧之城的影像渐渐黯淡,在一阵摇曳之后终于也失去了最后一丝光彩,露出了那插在地上的破损圆盾以及圆盾后面的男装丽人。

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贞德看着空荡荡的战场,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她忽地对着巴泽特说道:“红方的御主,罢手吧,这场战斗进行到这里已经可以了,没有servant的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而且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了!”

然而对面巴泽特却是一声惨笑,她一只手抚摸着面前失去所有光彩的黑色盾牌,然后低声道:“不,是已经战斗到了这种地步,我又怎么能收手?!”

手上的令咒不知何时悄然消失,巴泽特知道自家先祖的师傅已经阵亡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圣杯战争现在确实与她关系不大了,大部分英灵都已阵亡,她即使想重新签订契约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而没有servant、没有令咒的魔术师就称不上是御主,自然也失去了参与圣杯战争的资格,退出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然而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按照道理来判断的,相处了这么久御主、servant之间又怎么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尤其是刚刚玛修可以说是放弃了自己生存的希望来保护她,否则的话如果发动的是宝具‘人理之础’的话,玛修未必就挺不过赛米拉米斯的最后一击,在这种情况下巴泽特又怎么可能选择退出,这位来自北欧的魔术师体内流淌的是光之子、赤枝骑士团的鲜血,有恩必报是其终身一直信奉的守则,现在就算是战死在这里,她也不会退缩的。

“是吗?”

看着目光坚定、再次摆出战斗姿势的巴泽特,贞德的神情却是格外复杂,从情感上来说她很欣赏对方的情义,但是从自身的立场来讲,她又必须击败对方,“红方的御主,你可想好了,继续战斗下去,输的还会是你!“

将手中的破损战旗放下,贞德一边抽出悬挂在腰间的长剑,一边尝试着对巴泽特进行最后的劝说,单凭武艺而言,两人的实力其实相差不大,但是贞德这边有樱这个魔术师杀手在,巴泽特的强化魔术很容易被克制,而失去了强化魔术,单凭肉身一个魔术师绝不可能是一位英灵的对手,所以一旦开战那么结果也就已经决定了下来。

巴泽特抿了抿嘴,贞德能想到的东西她自然能想到,但体内已然沸腾的鲜血却让她完全不想再去想这些问题,为了斯卡哈,为了玛修,她绝不会退缩。

脚掌重重地往地上一踏,在溅起的烟尘之中,巴泽特决绝地就朝着贞德、樱两人冲去。

轻轻叹了一口气,贞德见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紧握着手中的银剑,她对樱使了一个眼色,上前一步就准备结束这场无趣的战斗。

然而就在这时,三人的头顶,那坑洞的边缘却是忽然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那个谁,这里红方的就只剩下了你吗?”

只见伴随着这道声音,一个身穿和服、手持短刀的身影悄然从空中落下,挡在了巴泽特的面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