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民会馆之战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

民会馆,卫宫切嗣躲过言峰绮礼凶猛的一击,整个人翻滚着就来到另一排的座位后面,看着场地内的情景,心中却是抑郁不已。

会场中心的舞台,saber正与源赖光你来我往的互砍,会场大门ruler贞德和门神一样守在会场的大门前,自己的助手久宇舞弥早就倒在了对方的脚下昏迷不醒,而舞台与大门中间的坐席处,言峰绮礼挥舞着黑键如疯狗一样追杀着自己。

这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原本在卫宫切嗣的计划之中是根本没有今天决战的意思,虽然莫闻是那么说的,但没有理由他这边就一定要答应不是?比起saber的战力,他更相信自己。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用民会馆的高度来监视archer和莫闻组合的战斗,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占而已,谁曾想他前脚带着saber来到礼堂,后脚就被ruler和源赖光联手堵上了,这也就罢了,毕竟有魔术契约在,在英雄王与莫闻没有决出胜负之前,两边无法交手,他完全先可以跑路再另谋他法,可言峰绮礼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消息,居然也赶过来了,而且无视了三方实力对比,二话不说就对自己开打,简直是莫名奇妙,期间卫宫切嗣到是想过让saber帮忙解决这个后来的疯子,但源赖光却笑嘻嘻地挡在了saber的面前,其中的寓意简直不要太明显。

遭到算计了!

卫宫切嗣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不知何时莫闻居然和言峰绮礼联手了!可是转念一想,卫宫切嗣又感觉不对,因为现从明面上的实力对比来说是莫闻组合最强,其次是archer组合,最后才是自己这一边,言峰绮礼只要没疯就该明白和自己联手先干掉莫闻这一边才是正理,除非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言峰绮礼认为自己这边的威胁比莫闻那边还大。

想到这卫宫切嗣下意识地就瞄了saber一眼,认为是对方隐藏在自己体内的宝具阿瓦隆暴露了,正是有这件防御力EX等级的底牌,archer组合这边才打算先下手为强,不惜代价也要解决自己这一边,以防止一个全盛时期的亚瑟王出现,——这还真是无妄之灾。

一边迅速地给手中卡利科冲锋手枪换上弹匣,卫宫切嗣一边对着冲过来的言峰绮礼喊道:“住手吧,言峰绮礼!现在saber和berserker交上手了,也就说明我之前和莫闻订立的契约已经失效,英雄王败北了!你我现在已经没有再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了,只会白白便宜了别人而已!”

事实上卫宫切嗣完全是想多了,言峰绮礼之所以对他出手只不过是因为这位的精神不正常而已。作为一个对自己人生意义充满困惑,为了寻求自身答案不惜弑师杀父的晚期中二病,言峰绮礼一直追求所谓的人生答案,在他看来冷酷无情的卫宫切嗣是和他一类的人,一样的心狠手辣,能面无改色地杀死任何目标,都是天生的杀手。但对方的行动时却没有迷茫,还有心爱的妻子和情人,这就很不正常了,对方应该知道自己所要寻求的答案,拿下对方,或者和对方交手在那厮杀间自己或许能得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至于圣杯的问题,抱歉,言峰绮礼之所以追求圣杯就是希望能从圣杯那里得到一个关于自身意义的答案,圣杯本身对他来说还真不重要,而且再不济不是还有英雄王在吗?如果英雄王能解决莫闻,那么一切都不成问题,他们再联手干掉saber好了,如果像现在这样英雄王败北了,那就更简单了,连英雄王都不行,他还能指望自己一个人从莫闻手里抢到圣杯吗?

掂量了一下自己与英雄王之间的差距,言峰绮礼果断放弃了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在他看来现在自己唯一的出路自然是要和卫宫切嗣继续交战,好从对方那里得知自己人生的意义,因此面对卫宫切嗣的劝说,言峰绮礼却是理都没理,一甩手八把黑键就飞了出去,同时欺身而上,对着卫宫切嗣就是一击凶猛的八极拳。

卫宫切嗣见状急忙开启了自己的魔术固有时制御,将自身的速度加快到两倍,连滚带爬,外加火力压制,这才堪堪躲过了言峰绮礼的攻击。但看着被对方一拳砸得粉碎的座椅,他也恼了,手探向别在腰间的爱枪Contender Tompson Center,准备用起源弹弄死对方——既然话语间无法劝说对方,那就从身体上抹杀对方好了,反正一个死人是无法再纠缠自己的!

然而就在卫宫切嗣下定决心的时候,战局却又起了新的变化,伴随着一声闷响,民会馆的大门轰然炸开,抱着爱丽丝的莫闻闯了进来。

后者站在贞德的身边,看着会场内的众人,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微笑。

“真巧呢,大家都在这里,这下就省得我费时间了呢!”

因为突然加入的闯入者,众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停手,只是接下来的反应却是各自不同,有喜悦的,有戒备的,还有担忧的,不一而足。

最后还是saber率先开口了,她一边警惕地将剑对准了源赖光,一边望着被放下来的爱丽丝菲尔,焦急地问道:“爱丽丝,你怎么样了,现在感觉还好吗?”

自从得知爱丽丝身为小圣杯的真相后,saber就一直担忧着这位银发女士的健康问题,在她看来随着几位英灵的先后败北、灵核带着大量魔力进入小圣杯内,爱丽丝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因此再看到对方时却是格外担心。

只是随即saber又察觉到了不对,因为眼前的爱丽丝虽然神色看上去有些忧虑,但皮肤细腻又有光泽,面色也异常红润,完全不像病入膏肓的样子,反倒有种说不出的妩媚,真有些不可思议。

“saber,我没事!”

爱丽丝脸色微微涨红,有些无措地回答道,在saber问向自己的那一刻她还真以为这几天莫闻对她做的事情被看穿了呢,虽说魔术师们都没有什么贞操观念,但被人提及这方面还是有些让人尴尬,特别是她名义上的老公卫宫切嗣也在这里。

事实上爱丽丝这完全是做贼心虚了,作为一名女扮男装而且还和女人结婚的雏,saber哪懂得这些意思,她的问话完全就是表面上的意思在关心爱丽丝的身体而已,因此在听到爱丽丝的回答后,saber就长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这就好,没事就好!”

然而saber看不出来,并不代表其他人看不出来,卫宫切嗣作为一名老手自然看出了妻子的‘不妥’,那红润的脸色完全是这几天被人频频‘滋润’的反应,至于对象是谁,看刚刚莫闻抱人那熟练劲还用问吗?

虽然心理不舒服,但在战场上见识过了许多更加过分的事情,卫宫切嗣倒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眼下他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下一刻全场的人就听见卫宫切嗣高声问道:“爱丽丝,那个小鬼对你做了什么吗?按理说已经有五位英灵败北,你的身体机能应该逐渐开始停滞了才对,小圣杯真得还在你那里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