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各自的盘算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蜀山,景天站在孤峰之上,看着周围的景物微微苦笑。

原本星罗棋布的悬空飞山全部消失不见了,百里之内干净得一塌糊涂,只余下一片漆黑深陷的焦痕,整个蜀山所在的地形也改变了,那连绵起伏的山脉就好像被切了一刀般,在边缘处拐过一个平滑的缺口,将蜀山突兀地显露了出来。

事实上又何止是周边的地形,即使没有直接被轰中,即使悬浮在空中没有被地表的震动所波及,蜀山山体也小了整整一圈,大量的砂石滑落,连带着表面的植被也是秃一块有一块的,看上去斑斑点点的,好不难看。

索性蜀山本是盘古之心汇聚山石所化,又连接神树根部,自有玄妙,因此没有直接被震碎,锁妖塔有着特殊禁制守护,也没有大碍,否则的话,景天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天帝伏羲交待。

只是将好好的一处洞天福地弄成这幅德行,蜀山仙剑派就算是想重新立派恐怕也难了,这点倒是要和天帝汇报一下。

长长吸了一口气,景天按照飞蓬的记忆打出一连串的手印,一股股灵力从他手中喷涌而出,最后却是化为了一团如镜面般的灵气。

那灵气初时模糊不清,片刻之后却是泛起耗光,倒映出了一处雕梁画栋的大殿,一个身穿龙袍、外表极为庄严的身影正端坐在其中。

“属下飞蓬,见过天帝!”

半跪在地,景天恭敬地对着显露在镜面的人物就是一礼,他的头颅低低地低下,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起来吧!”似乎对于景天的情况毫不意外,镜子之中伏羲随口说道,然后直奔主题,“蜀山的情况如何了,邪魔可曾伏诛?”

景天将头颅垂得更低,小声回复道:“邪魔已然伏诛,只是并非小神所为,之前······”

三言两语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复述了一遍,景天没有掺杂丝毫的个人感情,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还将镜面调整了一下,将被莫闻狂轰滥炸后的蜀山景象展现给了伏羲看。

看着那满目疮痍、宛如天灾降临的惨景,镜子中的伏羲眉头就是一皱。

“男性的女娲后裔嘛?”

他轻轻地敲了敲自己坐下的龙椅,眼中有着困惑,也有着释然,自从琼华派飞升、九天玄女战死之后,伏羲就一直就得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纵着一切,暗中与神界为敌,现在听闻莫闻展现了人首蛇身的女娲妖身,顿时就将一切怀疑放到了他的身上。

虽然出现男性的女娲后裔有些奇怪,但这如果是女娲留下的后手,那么就另当别论了,同为三皇之一,女娲想做到这种事情倒也不难办,这倒是一种另类规避自己诅咒的方法,男性不会自身孕育后代,即使坠落情劫之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能一直积攒神力。

从蜀山的现状看来,女娲的这位后裔恐怕修行了有一段时间了,实力比起神农后裔重楼,自己最强的神将飞蓬还要强横几分,难怪玄女都会死在他的手里。

只是为什么他会选在这个时候暴露了,按飞蓬的所言来,对方是自己跳出来击溃强敌的,如果幕后黑手是他的话,应该不会那样暴露出来才对!

“飞蓬,女娲后裔除了消灭作乱的邪魔,可还有其它举动?”

想不通其中关键,伏羲索性直接开口询问其景天的意见来。

景天想了一下,然后直言道:“对方还抢走了属下昔日的佩剑照胆,还带走了一柄不逊色于照胆的魔剑,因为实力未复,小神不敢阻拦!”

照胆?!难道——?

伏羲沉吟了片刻,眼中却是有着一缕神光闪过,照胆乃是他取照胆神泉泉魂,融合陨星神铁铸造而成,对方取走照胆,恐怕打的是神农九泉的主意,照这样看来,他背后的女娲也是想走和自己一样的道路了?

轻轻一声冷哼,想到这里伏羲不屑地冷笑,昔年为了追查九泉的下落,自己也曾用照胆试过,可神农把九泉藏得死死的,直接就切断了两者的联系,区区一道照胆泉魂根本就不痛不痒,毫无作用,况且让对方找到了九泉又如何?自己的神树植根于盘古之心中,吸取后者的力量,已经渐渐取代了九泉天地灵脉枢纽的地位,再加上现在——

用手摩挲了一下放在自己座椅扶手旁的金色镂空圆球,伏羲脸上冷笑之意更浓,对着镜子就是一挥手。

“算了,飞蓬此事你就不必过问了,我现在交给你两项任务,一是重建蜀山仙剑派,然后将女娲后裔给我送进锁妖塔最底层看管起来,另一个则是一颗神树果实遗落到了凡间,你要找到它,不能让它落入他人手中,作为奖励,我准许你用它重新塑造自己的神躯!”

神树果实!!

第一项任务倒还罢了,景天听闻第二项心中就是一惊,因为神树一向是由自己的同伴女神夕瑶照顾的,神树果实遗失,夕瑶绝对逃脱不了干系,按照天规以及伏羲的无情来看,她一定会遭受到重罚。

夕瑶乃是除重楼外,自己难得谈得来的伙伴,景天有心想要开口询问一下,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是,小神明白!”

手心攥得死死的,景天的语气却是愈发的恭顺。

然而伏羲看着这一幕,眉头却是微微皱起,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飞蓬一向桀骜不驯,虽说不会违抗自己的命令,但是这么听话的情况还真挺少见的。

不过转念一想,伏羲又有些释然,毕竟被自己罚得轮回了数世,经历生老病死,体会到了人间的千般苦难,性子被磨炼平了也是有可能,而且作为自己用神树果实创造出来的生灵,他逃脱不了自己的控制,出些小问题也无所谓。

因为是隔界传讯,伏羲却是没有注意到景天体内的魔族血脉,又吩咐了几句之后就主动切断了联系。

“——伏——羲!”

半跪在蜀山山巅,在确定伏羲没有在监控自己后,景天就是一声低喝,声音中满是仇恨与不甘,当他霍然抬起头时,一双眼睛已是赤红的一片。

神界天宫,切断与飞蓬的联系后,伏羲独自坐在龙椅上又沉思了半响,最后却是轻轻一笑。

“女娲,你却是迟了一步!”

用手抚摸着座椅边的金球,伏羲眼中闪过一丝得色,法力流转,然后向下一拍,那金球就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镂空的金丝缓缓展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颗状似牛头的硕大头颅,似乎死的极为不甘,此时正双眼圆睁,龇牙作怒吼状,仿佛要一口咬死眼前的敌人一样,更瘆人的是明明已经只剩下了一颗头颅,那一双眼眸却丝毫不见晦暗,反而蕴涵着无穷怒火与悲愤,看上去宛如活物一般

如果有神界天神或是魔界魔族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分明就是妖祖神农氏的头颅,天帝伏羲竟是将同为三皇之一的神农的头颅砍了下来,还放在了自己的身边,简直残忍到了极点。

然而看着这颗头颅,伏羲却丝毫没有残忍的感觉,反而就好像看见了稀世珍宝一样,双眼都在发光,然后就见他小心翼翼地将神农的头颅捧起,双手间灵力流转,一丝丝金色的流光慢慢就被他从头颅中抽取出来,悬浮在了空中。

这个过程显然极为困难,因为伏羲额头上都渗出汗珠了,也才抽取了头发丝细小的一道流光。

然而看着这道流光,伏羲脸上却是大喜,用力一吸就将其纳入了体内,随后脸上就露出了极为惬意满足的表情。

“神农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我终于还是得到了,最后赢得还是我!!”

宛如疯癫了一般,伏羲哈哈地大笑,捧着神农的头颅高高将手举起,那样子就和凡人朝圣一般。

也难怪他如此,期盼无数年的愿望一朝达成,喜悦已经不足形容伏羲内心的心情了。

原本在魔界的时候,他只是准备想对付蚩尤一样,将神农五马分尸,然后将身躯封印在各处,但没想到就在处理最后最重要、最难办的头颅时,他却吃惊地发现神农所具有的气之本源竟是缺失了一部分,虽然不多,但却像是在照壁上打出了一道裂缝一样,已经足以让他从中吸取到一丝丝的本源之力,昔年在封神陵尝试过无数次都无法达成,最后只能靠着时间去慢慢消磨,眼前的这一切对于伏羲来说简直就是奇迹。

所以在确定自己能抽取到气之本源之后,伏羲就放下了一些,回到神界潜行修炼起来,放弃了亲自去追杀女娲后人,放弃了去调查玄女、后土等神将死亡的真相,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能融合神农的气之本源,那天下间再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区区一两个跳梁小丑,还不是弹指即灭?

端坐于龙椅之上,伏羲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美好的幻想之中。

无独有偶,人间界,踩着镇妖剑飞翔在天空之中,莫闻一边欣赏着脚下的风景,一边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他自言自语道:“这次故意暴露了自己,伏羲应该能放下心来了吧,现在应该迫不及待地去炼化神农的气之本源了,只是他不明白,吃到嘴里的也不一定就是自己的,有些东西可没那么好拿!”

呵呵的一笑,莫闻摇了摇头,驾驭着飞剑就朝着远方一个方向驶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