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纳兰陨落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云蒙军阵的后方,纳兰暗皇看着一边高喊着‘为了吾主’一边像疯子一样追杀己方战士的西域大军,整个人都愣住了,对方不是都抛弃了,为何他们的信仰还没有崩溃,还保留着如此旺盛的战意?

“难道刚才那个男人没有说明白吗,他已经抛弃了他们,为何他们还要为他而战!”

虽然纳兰这几句话说得语无伦次的,但在场的每一位还是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却没有人能够解答,因为他们也同样无法理解这件事,在他们看来当莫闻说出舍弃西域大军的那一刻,这些人就算是不倒戈一击,也不应该再有这样的斗志了。

然而站在旁边的敖鸾却是轻笑了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丝不以为意。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别看下边的那些人喊着‘为了吾主’,实际上他们却是在为了自己而战!那位之前可是说了活着的,带着走向胜利,死了的,变成肥料,叛变的,直接杀了,你说如果换做你们是西域的战士,前进一步就是荣华富贵,而且对手还是自己能战胜的人物,后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就是死,你们会怎么做?那句‘为了吾主’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为自己找个借口,顺带向那位表表忠心,怎么可能是真的?”

众人一阵沉默不语,听了这话再看西域的大军,看着对方眼中的惶恐与西斯底里,发现情况好像真如敖鸾所说,对于莫闻的恐惧已经让这些战士下意识地忘记了心中的不满,只能把一切负面的影响都宣泄在云蒙大军的身上,毕竟他们砍得到,也砍得死。

相比之下,云蒙这边的大军却松懈多了,原本因为暗皇道人重生而鼓舞起来的士气,随着对方的逃走而一泻千里,眼中到现在还一片茫然,又如何抵御如狼似虎的西域大军?

似是感叹,似是嘲弄,敖鸾低声说道:“其实刚刚若是暗皇道人直说自己庇护不了他们或许还好一点,结果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反而难办,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这些人现在连哀兵都算不上,根本就没有奋死一搏的勇气,可惜我云蒙大军数十年的赫赫威名,今日就要毁于一旦!”

听着这话,纳兰暗皇眼睛顿时一片血红,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敖鸾。

“天龙道主,你以为你现在赢了吗?我告诉你没有!没有!”

“道尊已经把莫闻引走了,现在这里只有一具无人操作的神器之王,只要我们这些人动手,一部分牵制,一部分袭杀大军,就还有一线胜机!”

疯狂地叫嚣着,此时的纳兰暗皇已经近乎疯癫。

然而这一刻云蒙的阵营却是出奇的安静,除了宇穆点了点头靠过来以外,竟是没有一个人回应,就连天蛇王·星眸都眼神矍铄,没有动弹。

“——你、你们!”

看着这一幕,纳兰暗皇气得直哆嗦,指着众人说不出话来。虽然被一连串的打击刺激得够呛,但他也是五次雷劫的高手,哪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在暗皇道人出手都无法制住莫闻后,眼前这些家伙已经统统叛变了,舍弃了他们玄天馆,不,准确地说是舍弃了他这位馆主。

敖鸾抱着怀中的小狗上前了一步,拦在了玄天馆主与众人之间。

“放弃吧,纳兰暗皇,你已经输了。就算你现在立刻杀了这下方的几十万西域大军又如何?那位收拾了暗皇道人,再收拾了你等也是一样的结果,其实在暗皇道尊不敌对方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你是玄天馆主,云蒙至尊,所以你不想降,怕那位容不下你,但在场的诸位家大业大,可没办法陪你疯,没看你的道侣天蛇王都舍弃了你吗?”

轻轻叹了一口气,见敖鸾提到了自己,天蛇王上前了一步。

“纳兰,算了吧,我等已然输了,就没必要再垂死挣扎了。那位既然能当着百万大军的面说出那种话来,想必也不屑于撒谎,敖鸾道友之前承诺过只要肯降,那就一切照旧,除了以后要听从命令外,不会限制我等,你又何必玉石俱焚、自寻死路呢?”

纳兰暗皇冷笑,“天蛇王,你我结成道侣多年,我自问对你不薄,传你道法,助你修行,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怪不得世人都说蛇类冰冷无情,你天蛇王即使尸解了,也还是那个德行!”

天蛇王眼眸中闪过一丝寒光,静静地看了纳兰暗皇一眼,忽然一声冷笑,“纳兰暗皇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么看我的啊,好,好!真是好的很!我原本心中还有一丝愧疚,现在却放下了!我记得当初加入你玄天馆的时候就说过,我与你结成道侣只为求得道法,修得长生,既然已经说的明明白白,此时你自寻死路我为何还要陪你胡闹?再说这么多年来我为你玄天馆也做了不少事,也不欠你什么!”

纳兰暗皇嘴唇蠕动,还想要说些什么,但他身后的宇穆却拉了他一把。

“大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离开为妙!”

彼此间乃是兄弟,又从小一起修炼道术、仙法,纳兰暗皇和宇穆的关系极为亲密,后者当年被梦神机重伤,还是纳兰出手以玄天重生法助他恢复的,因此到现在这位兄弟也只能跟在纳兰暗皇身边,因为两人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纳兰暗皇也明白此时不是再纠缠下去的时候,现在走,在场的众人心怀愧疚,大半不会阻拦,但要是等莫闻追杀暗皇道人回来就不好说了,很有可能群起围攻他兄弟俩,到时候两人即使一个五劫、一个六劫,都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恐怕也跑不了。

一拂手袖,纳兰暗皇带着宇穆,两人就想就此离去。

就在这关头,突然之间,情况突变!

不远处的天空,一道巨大的裂痕,陡然之间出现,随后这道巨大的裂痕之中,竟然形成了一个高耸百丈,宽阔异常的门户!

一连串跳动的音符从中传出,然后化作一道圆柱形的白光,笔直地就朝着纳兰暗皇与宇穆两人轰去,于此同时一只身高数十丈,浑身缭绕着黑气的巨猿也从中跳跃而出,手舞巨棒,呼啸着猛然打来。

“远古罗生门!精元教皇!”

纳兰暗皇瞳孔一缩,当即就是一声冷哼,“你以为我会没有防备你吗?玄天暗咒**衣,给我挡住!”

作为敌对的双方,纳兰暗皇对于西域一方的高手怎么可能没有防备,尤其是六次雷劫的精元教皇,更是防备中的重点。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一股浓浓的黑气直接浮现在了他的周身化为了一件漆黑色仙衣。仙衣高冠奇服,是中古诸子式样的法衣,上面许许多多的暗咒闪动,就像是黑幕一样将纳兰团团护住。

白光与黑幕交织,就好像水与墨汁缓缓搅拌一样,前者不断地消散,后者也渐渐变得稀薄,最后伴随着一声轻响,同时消失不见。

纳兰暗皇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因为玄天暗咒**衣乃是他的绝招,压箱底的功夫,结果却被精元教皇随意的一击轰破,对方的实力显然又有了进步,现在无限接近于造物主了。

实际上跟随莫闻去九渊神域获得了不少好处,在全心全意投靠后又得意参悟过去经、宇宙二篇、造化天书等经典,精元教皇此刻已经有了造物主的积累,所差的也不过是未渡过雷劫而已。

仅仅交手了一击,纳兰暗皇就知道情况不妙,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宇穆,发现后者此时也在和那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三眼妖猿交手,成名道法‘三界通天剑’几乎被一棒击碎,要不是身上的金蝉圣衣挡了一下,估计就要被一击打爆了。

拼了!

微微咬了咬牙,纳兰暗皇就打算拼命,只见他的拳头上出现了一缕明亮的晶光,烁烁生华害纯粹无比害没有一丝杂质。同时这光一出,就呈现了玄奥的轨迹,四周的空气就好像受了魔咒催动,疯狂的向中心汇聚。

极暗之光!八神暗皇拳!

酝酿着周身的气劲,纳兰朝着三眼的妖猿就准备动手。

但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却是微微地传来一声叹息。

“纳兰道友似乎忘记了小女子了呢!”

仿佛闪电一般,一柄纹着蔷薇图案的细剑笔直地就穿透了纳兰暗皇的后心,然后劲气一吐,就将后者的全身震成血雾。

“不可能!敖鸾你这贱人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怎么我一点察觉也没有?!”

灵魂都遭到重创,纳兰暗皇四五万强大的念头齐齐飞了出来,拼命地朝着外边飞去,同时声音中满是惊恐,还透露着一丝不解。

作为五次雷劫高手,他可是有着心血来潮的能力,但直到刚刚被敖鸾一剑穿心,他都没有任何察觉,这简直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轻轻一笑,敖鸾身穿蔷薇血鳞铠轻松地就追了上去,手中细剑一甩,无数道剑光就将纳兰原本就碎裂不堪的念头笼罩了起来。

“这很简单啊,因为我们这边有修炼了未来无生经的高手,否则又怎么有把握弄死你们兄弟俩?”

兄弟俩?

被剑光上的人仙血气不断冲击,纳兰念头就好像春雪般迅速地消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强撑着念头朝着自己的兄弟看去,却看见了让自己无比绝望与后悔的一幕。

原本被敖鸾抱在怀中的小狗一般的宠物竟是在一阵火光中迎风而涨,顷刻间就化作了一只状似麒麟,但无蹄有爪,头似狼,脊柱长着倒刺的怪物,而后趁着三眼巨猿与宇穆纠缠的时候,一跃而起,一口就咬断了后者半个身体。

然后两个堪比巅峰人仙的怪物合在一处,才六次雷劫的宇穆几乎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就硬生生地被打碎了所有的念头,念头里的法宝都洒落了一地。

我、我好悔啊!

最后发出了一丝不甘的咆哮,天下六大圣地之一的玄天馆馆主就跟随着他兄弟的步伐就此陨落。

看着这一幕,云蒙的众人面面相觑,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然而看了看头戴冠冕,凌空而来的精元教皇,手持蔷薇血剑的敖鸾,一猿一犬两只堪比巅峰人仙的怪物,又默默地低下了头。

这里每一个人都清楚,这云蒙的天就要变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