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缘由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九渊神域,第九层,长生秘界。

阿修罗手持武器,静悄悄地前行着,这里是空空蒙蒙的一片,没有天,也没有地,甚至也感觉不到时间与空间,只有种永恒不动、亘古不变的意境,以及沉静于空空冥冥之中的大欢喜。

先后吸纳了阎浮大阵、寒武层的空间力量,再加上塑形时莫闻念头中本身就有的宇经奥妙,阿修罗内部虽然没有开辟特定的宫殿,但随时随地都有小型空间在它体内开辟、成长、湮灭,此时在阿修罗头顶的一处相对稳定的空间内,莫闻和精元教皇正安静地坐在其中,前者结合着长生秘界独有的长生真气以及刹那真经,仔细揣摩了永恒与刹那的奥秘,而后者则有些神思不属,一边看看阿修罗外的景物,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莫闻。

“有什么话,想问就问吧!”

虽然大部分心神都沉浸在了修炼之中,但教皇的目光还是被莫闻捕捉到了。

教皇略微犹豫了片刻,随即还是咬咬牙,低声问道:“主上为何要放过道门的那几位,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阳神世界修道之人大多都只重利益,为了长生无所不用其极,教皇可不相信莫闻好心放过道门那些人一马后,对方就会将这件事就此揭过,现在他们是没有那个实力,所以暂时忍耐表示顺从,但只要他们得势,又或者莫闻受到损伤,他们必然第一个跳出来落井下石。——教皇不相信莫闻看不出这一点,但她不明白对方为何明知这一点还要这么做。

莫闻轻轻笑了起来,他回过头来看了教皇一眼,随意地说道:“这好像还是你第一次从我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吧,态度不错,继续保持!”

教皇一窒,这才发现随着与莫闻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竟是渐渐被对方气度与力量所折服,下意识地就开始以对方臣属的角度来考虑起问题来。

难道在我心中中央世界十几位造物主,数百人仙加在一起,还比不上对方一人来的可怕吗?

惊骇于自己心中潜意识的想法,教皇此时的脸色都微微有些发白。

莫闻扫了她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开始解释起了之前的问题,“我可没有放过道门哦,棋子有时候不一定要握在手里,放在棋盘上或许用处还会更大一点。”

“道门三祖之前之所以能同气连枝、共进退,从某种原因上来说是因为外部有裂天大帝这个威胁,再加上任意一人都没有抗衡另外两人联手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而已。但现在裂天大帝被我弄死了,三人中实力居中的连云子也被我故意杀了,只剩下实力最强的星辰子和实力最弱的韵音子,这两人还怎么可能还一条心?韵音子就不怕星辰子弄死她,然后独享整个道门的信仰?要知道有时候三和一差得可不只是三倍,而是差了一整个阶级,三人分享,那么以他们的资质成为造物主就不错了,但要是成为道门至尊,那么独享信仰、气运的这个人就很有可能突破到八次乃至九次雷劫的地步,操纵得好了,成就阳神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说想到这一点的韵音子会不会担心?”

“当然了,如果我之前逼迫他们,要强行收服道门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有我这座大山压着,星辰子、韵音子就会联合起来,死命地在我手底下折腾,毕竟对于这些做惯了老大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摆脱压制更重要的事情了,我越逼迫他们,他们就会越抱成团,因为他们很清楚单靠自己一个人是无法跟我抗衡的。”

“但要是我不理他们,甚至表现出一种不在意的态度,那就是另一种结果了,他们会开始内讧,从而将我视为一种可拉拢的外援,毕竟我之前占据那么大的优势都没有尝试去控制他们,这会让他们潜意识地就放松对我的警惕,觉得我可以信任。接下来,既然想要拉拢我,自然就要付出代价,为我办事,可这和做我的手下能有什么区别?仅仅是一个名号的区别而已,不仅能让他们不反感我,还会对我感激涕零,小心讨好,你说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不知想到了什么,莫闻眉飞色舞,有些兴奋拍了一下大腿。

“最妙的还是韵音子有个很漂亮的女儿,只要我稍微表现出来一点那个意思,韵音子就会想入非非,星辰子就会心生忌惮,这样就算两人原本心思坦荡都不一定能保持和睦,更遑论原本就有各自的小算盘呢?我敢肯定,在咱们刚刚离开之后,这两个人就得因为天籁仙女大吵一架!······”

原本心中想着事情,教皇对莫闻所讲还没怎么在意,但随着对方将自己的心思、想法一点点剖析出来,前者额头上却是微微渗出了汗珠,看着莫闻就跟看着怪物一样,瞳孔都缩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教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反问道:“你觉得你这点心思道门中就没有人看出来,我看那个天籁仙子就挺聪明的,不一定会让你如意!”

莫闻扫了她一眼,随意地耸了耸肩,“看出来了又怎么样,难道我没大肆压榨他们,收复他们也错了不成,他们有什么理由恨我?而且这可是阳谋,除非韵音子敢将自己的命交到星辰子手上,否则两人翻脸则是必然的!至于说那个天籁仙女——”

话到这里,莫闻的声音微微一顿,随即玩味地说道:“不得不说,她是道门中最有智慧的那一个,眼光、眼界都比她那个当道祖的母亲强多了,只可惜她站得高度太高了,也看得太远了,所以有些近在咫尺的东西她反而看不清楚,天籁作为一个女人,她根本就不了解一个男人嫉妒起来到底是什么样子,——还记得我提出来的那两个条件吗?”

教皇愣了一下,随即有些不解地说道:“不希望再在道门中看到唐海龙,还有就是道门必须迁走,将九渊神域让出来?这两点有什么问题吗,明明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条件吧?!”

不知道对方在以后的成就,在教皇眼中区区一次雷劫的唐海龙根本就是一个小喽啰,道门将他撵出根本就没什么损失。

莫闻摇头失笑,“条件是没错,但天籁在转述的时候一定会出现问题。她见识过我们的实力,明白道门再和我为敌,是注定不会有好下场的,所以转述时语气自然会委婉一点,我估计天籁会刻意忽略九渊神域的归属问题,而是将第二个条件的侧重点放在我们为道门迁移上来,毕竟这又没什么错误,只是个文字游戏而已。但她没有想过,或是没有在意我提条件时所刻意做出来的暧昧动作,这会让自己的转述被误解成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我看上天籁了,所以才会在道门的问题上做出如此让步,而这就让韵音子有了跟星辰子翻脸的勇气,使得某些可能会忽略的可能彻底地摆到了桌面上。道门的人又不傻,我给了一个没加任何毒药的馅饼,他们就不合计合计我为什么对他们这么好?”

“这一条还不算什么,只是提前引发矛盾而已。最致命的还是第一条,天籁她看出来两位道祖分裂的危机了,也知道这样下去会有被我一口吞灭的危险,所以为了将矛盾压下去,她必然会另选一个根本就没什么实际约束意义的条件放上去,然后私下里和星辰子谈唐海龙的问题,顾全星辰子的面子。只可惜,在这一点天籁上她完全想差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和别人说悄悄话,唐海龙只要还是个男人,他能不生气,能不追问?就算他唐海龙能忍住自己可能被戴绿帽子的奇耻大辱,不过问我和天籁到底都谈了什么,有没有什么隐蔽的条件,但作为星辰子的徒弟,他也得代替自己的师父表考虑一下吧,借机敲打一下韵音子母子,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以唐海龙的智慧,不用星辰子吩咐就能想得到。”

“可关键是还真有隐藏的条件,在唐海龙质问的时候,如果天籁不说出来,这可就是彻底得罪我了!毕竟私下里解决,和对方询问时都不说,这可是完全两个态度,被我知道了,绝对会出大问题的。”

“然而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有这个条件,天籁一开始没说出口?我看唐海龙不顺眼,要撵他走,虽然有些诡异,有些小题大做,但也不是说不通!可在唐海龙酸气冲天、以未婚夫的身份质问的时候再说,那就变了一个味道了,撵唐海龙走这到底是谁的意思,真是我提出来的条件,还是说天籁自作主张,想摆脱婚约、另攀高枝?本就心中有鬼的几个人能不想想吗?偏偏真正知道真相的只有当事人天籁一个,道门那几位可没那个胆量与脸皮来跟我确认这种事,最后这口锅还是得落到天籁的身上。唐海龙如果是个正人君子,心怀坦荡,那还没什么问题,可他偏偏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所以他就一定会让两大道祖翻脸!不然两边要是都‘投靠’了我,他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还怎么去捞好处?我要是他的话,就会以退为进,主动脱离星辰子门下,这样一来不仅给星辰子留下了一个好印象,还会给星辰子心中埋下一个钉子,认为韵音子母女不但背信弃义,还在暗地里打压自己的势力,准备投敌,毕竟他唐海龙身后的唐家可是星辰子目前唯一可以拉拢到的强力外援了!”

虽然不知道莫闻所说就跟预言一般,准确地还原了在上方那处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但听着对方一点点地分析,一点点地点评个人性格,教皇还是感觉到自己都寒到了骨子里。

这不是力量,但却一样的可怕。

“听你这么说,我反倒觉得自己看走眼了,那个天籁仙子明明是个笨蛋,被你完全都算计在了里面!”

强迫自己不再去思考神器之王加造物主加人仙巅峰加智谋无双这种组合到底该怎么压制,教皇轻轻地扭过头去,干巴巴地试图转换话题。

然而听着这话,莫闻反而摸了摸下巴,目露精光地说道:“不,天籁仙子的大局观与判断还是要比寻常人要超出不少的,只是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多,让她一时间乱了分寸,忽略了一些细节而已,毕竟今天刚刚订下婚约,她一时间不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吗?”

“当然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有其它的原因,毕竟亲眼看见自己的未婚夫被我一拳就打成了死狗,以天籁的性子估计是再也看不上唐海龙了,顺势而为,想要彻底断送了这份婚约也说不定呢!”

看着因为从天籁身上对比找到自信,教皇那明显放松下来的脸色,莫闻眼睛一转,忽然又补刀地说道。

“——呃!”

教皇闻言呼吸一窒,好悬没岔气了。被莫闻那一点点地拿智慧逼迫,那感觉就好像昆虫坠入蜘蛛网一样让人感到绝望,原本还能拿天籁仙子智慧不足为借口,认为换做自己能好一些。但此时被莫闻生生打破了幻想,教皇简直一点也希望都看不到了,她实在想不出除了用强绝的力量去压制外,到底该如何克制眼前的男人。

可用力量压制,这又怎么可能。

作为一个亲眼鉴证莫闻九渊神域之行的人,教皇可是比别人更加清楚,莫闻的实力膨胀的是多么的迅速。等到几年之后,领袖能带着天外天的高手降临时,谁的实力更强还不一定呢!

嘴角裂出一丝上翘的弧度,看着脸色苍白一脸纠结的教皇,莫闻轻轻地一笑,靠近了前者的耳边,低语起来。

“无论这次中央世界来的是谁,我都打算宰了他!”

“所以做好选择吧,我这一边,还是天外天那一边?”

“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一定要把握住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