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分道扬镳_《无限之神座无敌》_五彩小说

九渊神域寒武层,大地满目疮痍,到处都是陨石坑般的凹陷,黑水玄蛇搭着眼睛、吐着蛇信,死狗一样爬在地上,浑身的鲜血都流成了一条小溪,三眼灵猴拄着巨棍,眼露邪光地注视着四方,身上深可及骨的伤痕上血肉不断地蠕动,一点点恢复着伤势,而在两者周围稀稀落落地悬浮着近百位道门中人,雷劫十几个,其余全部是鬼仙,此时正带着惊惧、仇恨的目光看着这一蛇一猿,战斗了整整一天,他们不知有多少门人、兄弟、朋友死在了这两只怪兽之下,只是看着周围那遍地的残肢,满地的碎片,却始终无法鼓起勇气再动手。

而在战场的上方,莫闻与三大道祖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只见云水怒气所化的江流之中,一只青蓝色的巨鱼逆流而上,翻腾的江水根本无法阻止后者的前进,鱼尾一甩,那庞大的鱼身就畅快地从水中一跃而出,像小山一样朝着连云子狠狠砸落。

“给我死!”

夹杂着狂暴到极限的气势,巨鱼虚影之中莫闻身型显露,狞笑着一拳朝着满脸绝望的道祖轰去。

砰!

仿佛陶瓷碎裂的声音一样,被莫闻轰中的连云子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身躯就炸裂开来,余下的念头还未飞出体外,就被莫闻身上的气血夹杂着拳意碾成了齑粉。

至此,三大道祖之一的连云子彻底陨落,道门三祖的名号要是彻底改成道门两祖了。

“还要打吗?”

身上的白衣已被彻底染成了红色,在连云子血肉纷飞的细雨中,莫闻看着赶过来的星辰子、韵音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虽然身上还有几处伤痕,但是他的战意却是愈发地高昂,配合着在鲜血中的笑容,整个人就好像地狱来的魔神一样。

似乎是为了呼应莫闻的话,不远处的阿修罗一声长啸,双手猛地一用力,已经被渲染成鲜红色的祖神山顿时就崩碎开来,化作一团血红色的雾气疯狂地涌入体内。

伴随着这团血雾地涌入,阿修罗的身体显得更加凝实,里面巨大的骨骼一阵清脆地作响,渐渐泛起了一丝淡蓝色的金属光泽,看上去却是愈发地威武强横。

看着这一幕,两位道祖的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尤其是当阿修罗随意一撕,就破开空间来到莫闻身后时,那表情就跟被人巴掌扇到了脸上一样,完全垮了下去。

有心上前拼命,但看着莫闻还滴着连云子鲜血的拳头,不由地沉默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四方形的命运囚笼中,一道音符飞出,落在两位道祖的面前,化为了天籁仙子的身影。

“莫闻阁下既然已经拿到了想要的东西,那么又何必再咄咄逼人呢?这次是我们道门输了,阁下有什么吩咐,我们照做就是了!”

不知何时,天籁仙子的面纱已经摘取,露出了下面完美到了极点的容颜,那是一种最完美的古典仕女风情,让人见之难忘,哪怕是见识过无数美女的莫闻也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只是一眼过后,莫闻却是一挑眉,看着天籁轻笑了起来,“有吩咐你们照做,天籁仙子,你确定你能代表身后的那两位吗?我看他们还有点不服啊!”

天籁闻言转过头来,果然就见两大道祖双眼通红,死死地盯着莫闻,那表情就跟要吃人一样。

轻轻一叹,天籁知道这不是星辰子、韵音子看不清现实,而是仇太大了,根本就压不下怒火。

祭炼数百载的宝物被当面收走了,推心置腹的盟友被活活打死,门下势力也死伤了七成以上,可以说莫闻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就毁了两位道祖自正邪大战以来所有的积累,断送了这两人成为造物主的希望,如果这样还要和颜悦色地对待莫闻,那恐怕这两大道祖当即就要死于心火**。

只是到底没有那种玉石俱焚的勇气,星辰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天籁的意思就是我们道门的意思,只是阁下的吩咐如果太过份的话,我道门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虽然两大道祖这一刻恨不得将莫闻碎尸万段,可也知道再打下去自己这边肯定要全灭,因此见对方没有直接痛下杀手,反而要谈谈,哪还敢说个不字?星辰子最后那一句话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死要面子而已,只要莫闻不直接让他们为奴为婢,就算是让他们做打手,估计忍忍也就认了。

对于外强中干的星辰子,莫闻并没有多少搭理的意思,一个后期累死累活、收人控制之后才晋升造物主的废物,根本就没有注意的必要,反倒是那个现在畏畏缩缩躲在他身后的唐海龙是个人物,在诸子墓地中继承了圣皇“始”的传承成为了九次雷劫高手。

嘴角泛起了一丝坏笑,莫闻对天籁勾了勾手指,示意后者靠过来。

天籁秀眉一蹙,有些反感这种轻佻的举动,但最后也没多说什么,缓步来到了莫闻身边。

靠近天籁小巧玲珑的耳垂边,莫闻轻声低语了几句,样子暧昧到了极点。

看着这一幕,在场众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异色,韵音子眼中精芒连闪,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竟是舒缓了不少,而星辰子、唐海龙这对师徒则脸色更加难看,尤其是后者,看着自己漂亮的未婚妻和莫闻在那里窃窃私语,耳鬓相接,几乎想要吐血,指甲都深深地扣到了肉里。

片刻之后,莫闻拉起精元教皇,就乘坐阿修罗飞入了寒武渊,而天籁则一脸古怪地飞了回来。

“天籁,情况怎么样?那位可是提出了什么无礼的要求?”

韵音子声音有些古怪地问道,表面上看上去似乎十分关心自己的女儿,但实际上却有着说不出来的别捏感觉,就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天籁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星辰子师徒。

“那位没什么要求,一是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准向他报复,二是他为我们在大千世界选一块地方,让我们道门连带自家子民一起搬迁过去。”

天籁这句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就古怪了起来,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因为这条件跟没提一样,根本就是直接放过了自己这一方好不好?难怪也不等这边的答复就飞走了。不,不应该说放过,还是帮了大忙才对,原本祖神山被毁,星辰子、韵音子本来都做好在九渊神域困一辈子的打算了,此时得到这消息,也不知该说是惊喜好,还是惊吓好了。

脸色阴晴不定,韵音子看了一下自己女儿美艳的容貌,微微有些失神,也不知在想什么。

而星辰子则是一声冷哼,阴阳怪气地说道:“这还真是够宽松的呢?只是天籁啊,不知道那位想让我们迁去哪里啊,如果去西域的话,那根直接吞了我们有什么区别?”

经过刚刚一役,道门实力大损,虽然依旧能堪比大千世界两家圣地的综合,但比起有莫闻坐镇的西域绝对是差了不少,要是待在西域,估计就得沦为莫闻的附庸了,更不要说聚集信仰、突破造物主了。

韵音子没有说话,但从她渐渐难看的脸色来看,显然也心有顾忌。

然而下一刻,天籁却是摇了摇头。

“没有,那位说了,虽然具体的位置没有定下来,但不是大乾南部,就是海外,总之不会是西域!”

这下周围彻底沉默了下来,星辰子、韵音子眼睛都睁大了,显然是没想到莫闻居然这么大方,南部、海外,这可都是距离西域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说句不好听的话,真要是到了那里,莫闻就算是想要干涉他们手下的势力恐怕都不行了。

对方这是真要放过自己?他傻了吗,夺祖神山,杀道祖,屠戮门徒,他该不会真以为双方的仇怨说揭过就揭过了吧!

不约而同地,两人同时看向了天籁仙女,看着那美貌的容颜,似乎是明白了点什么。

只不过看着这一幕,唐海龙却是忽然笑了出来,他眯着眼睛看向天籁,似笑非笑地说道:“——呵呵!那位还真是有心呢,天籁,他就没再对你提点别的什么要求吗?”

特意在‘对你’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唐海龙这句话说得阴测测地,就像蛰伏在黑暗中的毒蛇一样,给人随时可能死你一口的感觉,那怨毒那惊怒,几乎都表现在了外面。

天籁脸色一凝,随即就是一声冷笑,“对,还真有一个条件!那位说了,你刚刚对他不敬,所以他不想再在道门中看见你,我们的婚约也要就此取消!”

短暂的沉默,只有空中的清风莎莎作响。

星辰子、韵音子都没有说话,在莫闻承诺助道门迁往大千世界后,唐海龙的作用依旧大不如前了,虽说后者依旧是个天才,无论是道术还是指挥上都很出色,但却不值得为了他得罪一个坐拥西域的巅峰人仙了。

唐海龙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脸上全是‘我就知道如此’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星辰子拱了拱手。

“师父,弟子不孝,招惹了大敌,只能就此别过,但愿你我师徒还有重聚的一天,另外经此一役,道门人心浮动,可能会有宵小起异心,还望师父多加小心!”

说罢,也不等星辰子回复,唐海龙深深地看了韵音子母女一眼,随即就化作一道流光就朝着天际飞去。

“星辰子,你徒弟是什么意思,挑拨离间吗?就因为外人说的几句话,居然就怀疑到我和天籁的头上了,如此心性,怎堪大任,我看你还是把他逐出师门为妙,另外他和天籁的婚事我也要再考虑一下,我可不想看着自己的女儿跳进火坑,最后身死道消!”

脸色有些难看,韵音子看着唐海龙远去的背影,对着星辰子不满地说道。

虽然唐海龙没有明说那些宵小是谁,但整个道门六次雷劫现在就剩下了三个,排除了星辰子还能有谁?

“是吗?”星辰子皮笑肉不笑地扫了韵音子一眼,慢慢地说道:“天籁是你的女儿,她的婚事自然是道友你做主,既然另有良配,我这里也不好再纠缠,她和海龙的婚事就此作罢!但是海龙是我的徒弟,逐不逐他出师门还是我说了算,就不烦道友操心了!”

一拂手袖,星辰子直接就离开了。

“什么态度!”韵音子眼神闪烁,最后还是没有叫住对方,低声嘀咕了一句,反而转过头来看向了自家女儿,“天籁啊,道门迁移这件事可是件大事,你有空的话就和莫闻道友多聊聊,仔细安排好,最好——”

韵音子话到半截就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女儿微微有些发白,就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天籁,你没事吧?”

韵音子皱了一下眉,低声问道。

天籁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母亲,我没事,只是刚刚想到一些事情而已!”

“是吗,那就好,我跟你说啊······”

韵音子也没多想,见女儿脸色恢复正常,就开始面授机要,翻来覆去无非就是一个意思,那就是要天籁多亲近莫闻,多弄些好处来,同时最好提防一下星辰子。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微微苦笑,天籁看了看眼前喋喋不休的母亲,再看看远去的星辰子,忽然有些明白精元教皇为何那么怕莫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