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6.第976章 只有她_神医灵泉:贵女弃妃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蓁在墨容湛怀里沉沉地睡去,夜里终于没有再做噩梦了,这是她这些天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了。

  墨容湛没有睡意,他一手将叶蓁环保在怀里,握着她的小手轻轻地摩挲着,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哭得这么伤心,好像……好像真的失去他一样。

  他也是今日才知道原来她这么在乎他,虽然她已经是他的皇后,但因为陆双儿的事情,她心里一直都是有心结的,他甚至不确定她对他到底有多在意。

  她怎么会觉得他有可能忘记你,甚至去喜欢别的女子?除了她,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对谁动心。

  “真傻!”墨容湛无奈地叹息,在她面颊亲了几下,“朕不会忘记你的。”

  如果有一天他会把她忘记了,更痛苦的人应该是他,他怎么舍得忘记她,再伤害她一次。

  这是他恨不得捧在手心中呵护着的宝贝啊。

  墨容湛搂着她合上眼睛,心想那就让慕容恪替他去霞州吧,他还是陪夭夭回京都,她大概是在外面担惊受怕太久了,所以才会不安做噩梦。

  “阿湛……”叶蓁在他怀里蹭了一下,咕哝地叫了一声。

  “嗯,朕在这里。”墨容湛薄唇勾起一丝淡笑,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叶蓁在睡梦中笑了起来,睡得更加安心了。

  翌日,叶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墨容湛不在房间里面,她回忆起昨晚的一切,脸颊变得潮红起来。

  红缨端着热水进来,看到叶蓁已经醒了,不由笑道,“娘娘,您醒了?”

  叶蓁自己将放在旁边的衣裳船上,“皇上呢?”

  “皇上和六王爷在说话呢。”红缨笑着说,“奴婢服侍您梳头。”

  “六王爷是打算和我们一起去安河城吗?”叶蓁低声问,自从墨容湛出现后,慕容恪就一直躲避着她,别说是说话了,连看一眼都没有。

  红缨是知道慕容恪的心思,那时候他昏迷不醒的时候,一直念的都是娘娘的名字,她心底深处是同情怜惜慕容恪的,这么好的阁主,爱上皇后娘娘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回娘娘,奴婢也不清楚。”红缨小声地说道。

  叶蓁轻叹一声,梳洗一番,正要坐下吃早膳的时候,墨容湛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英挺俊美的脸庞带着温厚的笑容在叶蓁身边坐下,“起来了,睡得好不好?”

  “好,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叶蓁笑着说,“你去哪里了?”

  “和阿恪说点事。”墨容湛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朕不去安河城,让阿恪替朕出战吧。”

  红缨和蒹葭沉默地退了下去。

  墨容湛直接将叶蓁抱起来坐在他的大腿上。

  “让六王爷替你出战?”叶蓁还在惊讶中,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到了墨容湛的怀里。

  “嗯,朕陪你回京都。”墨容湛低声说,“阿恪可以的。”

  叶蓁有些沉默地,慕容恪以前从来不理会政事,如今怎么愿意替墨容湛出战了?“阿湛……慕容恪差点就死了。”

  “朕知道。”墨容湛低声说,他知道慕容恪是为了救夭夭,他对他是心存感激的。

  “我对他……无以回报,不希望他再有什么事。”叶蓁轻轻地靠在墨容湛的肩膀上。

  墨容湛明白叶蓁的意思,因为无以回报,所以已经承受不起再欠慕容恪的恩情,大家都知道慕容恪无心朝政,此次愿意出战是为了谁,他们都心中有数。

  “那让他护送你先回京都?”墨容湛低声说。

  叶蓁立刻摇头,“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墨容湛失笑,“朕把你变小装在怀里整天带着好不好?”

  “你要是真的能把我变小随身带着,那你就把我变小好了。”叶蓁闷声哼道。

  “京都那里……”墨容湛犹豫了一下,“朕不太放心太后。”

  叶蓁怔了怔,她诧异地抬起头,“怎么了?”

  墨容湛苦笑地摇头,“或许是朕想太多了,太后只是想要尽快给阿沂定亲,并非不关心朕。”

  “太后在京都替阿沂选王妃,这个时候?”叶蓁的声音沉了下去,语气带着浓浓的不悦,太后还真的做得出来,皇上在边境生死不可预料地打战,为的难道是自己吗?如果不是守卫锦国,墨容湛需要血战沙场吗?

  她老人家在宫里享受荣华富贵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还有心情给墨容沂选王妃,她心里但凡有一点是担心墨容湛的,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墨容湛淡淡一笑,“被阿沂反驳了,大概是没心思再去挑选了。”

  虽然是这样,还是可以看出太后根本不在乎墨容湛那的生死啊!叶蓁生气地说道,“在太后心目中,是不是你为了锦国为了皇室拼死血战都是理所当然的?”

  “朕小时候在太后身边的日子就比较少,都是阿沂陪在她身边,她会更加喜欢阿沂是正常的。”墨容湛淡淡地说。

  “怎么会是正常的?她根本就是利用你保护他们母子!”叶蓁没好气地说。

  墨容湛微微挑眉,“你说什么?”

  叶蓁手指捂住嘴,她冲动之下居然说出这个事了,“我……我没说什么。”

  “夭夭,朕都听到了。”墨容湛无奈地轻笑,“你觉得朕的耳力难道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吗?”

  “齐若水说并没有给太后催眠。”叶蓁小声说道,毕竟太后是他的母亲,她不敢把话说得太明白,“一个人的本性是会因为习惯掩饰变得连自己都不知道真实性情是什么。”

  墨容湛低头亲了亲她的嘴角,“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只有夭夭是最关心朕的。”

  叶蓁愣了一下,“等等,你早就知道太后偏心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朕小时候又不是木头。”墨容湛笑着说。

  “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还不敢说出来怕你伤心。”叶蓁没好气地叫道。

  墨容湛笑而不语,只有她会担心他是不是会伤心,担心他是不是有危险,就像他那年被人陷害掉进井里,只有她会不顾一切地救他,只有他将她放在心上,偏偏他是那个时候伤她最深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