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第二日清晨,宁尘蹲在门口,一脸惆怅。

    这套原本是赵三甲留给自己的高档住宅区,因为纳兰观音和红药的先后出现,每日都弄的鸡飞狗跳。

    纳兰观音已经明确表示,短时间她是不会离开凤天城。

    至于红药,虽然宁尘有意不问及自身和红药的关系,但看这孩子的言行举止,以及对自己的依恋程度,或许比纳兰观音逗留的事情还长。

    清风扬起,落叶纷飞。

    纳兰观音站在院子里,吞纳吐息,加上一袭白衣,她整个人透发着一股缥缈的气质,似仙非仙,超然出尘。

    红药则揉揉眼睛,站在院子里晕晕乎乎几分钟,然后非常自然的钻进了宁尘的怀抱中。

    她用头蹭了蹭宁尘的下巴,呢喃道,“少帅,早!”

    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却让宁尘的眉头深深蹙起。

    少帅?!

    昨夜红药张口而出一个‘少’的时候,因为被宁尘突然打断,所以没有过多的了解,但现在,宁尘不论无心还是刻意的回避,依然难逃自己渐渐浮出水面的身份。

    宁尘轻轻的叹气,食指刮了刮红药的鼻子,露出招牌性的灿烂笑容。

    红药静静的凝视着宁尘,表情一如既往的呆萌,这个十二岁的小萝|莉,对宁尘的感情之深,哪怕是一个路人,也能看出关系匪浅。

    “喂。”宁尘抬头,望向不远处的纳兰观音。

    纳兰观音转身,眉毛挑动,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宁尘,“有事?”

    宁尘低头看了红药一眼,其后看了看纳兰观音一眼,轻声道,“你们两个住在这里可以,但希望……不要轻易的揭露我的过去。”

    这句话,说的看似犹犹豫豫,但恰到好处的在最后一句,一锤定音。

    纳兰观音和红药同时表情一滞,有点意外于宁尘居然做出了这样的要求。

    “哎。”

    宁尘叹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么荒诞的想法,但是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要轻易的触及过去,那是一段悲伤的过往,能不想起,就不要想起。

    “呵呵。”

    相较于红药沉默的反应,纳兰观音只是呵呵一笑,然后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她道,“你这是想和过去彻底切割开来?”

    “决心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宁尘这次没有和纳兰观音呛嘴,他低下头,轻轻的嗯了声。

    纳兰观音嘴角的笑容凝固,本想着继续讽刺宁尘,可话到嘴边,又有点于心不忍,尤其是看到宁尘那一瞬落寞的眼神。

    但……

    “有些人,虽然离开了江湖,但江湖依然有他的传说。”纳兰观音背对宁尘,自言自语道,“只要你一日不死,你永远在这个江湖。”

    “宁河图!”纳兰观音转身,第一次正式而郑重的叫出了宁尘的真正名字,然后她道,“迟早有一天,你会回到自己以前的生活圈子,逃不掉的,这是宿命!”

    宁尘心里咯噔一声,而后深深叹气,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可谓五味杂陈。

    三年来,他曾极力的渴望找回自己的过去,甚至一度到了癫狂的程度。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前的那种渴望,渐渐平淡,渐渐消逝,似乎某个瞬间,他突然顿悟,平平淡淡的生活,其实于他而言,是莫大的幸运。

    以至于,真正知晓自己的本名后,表情不见半点激动神色,情绪方面反倒有点抵触。

    宁河图,宁尘,都是他。

    可如今的他,更喜欢宁尘这个名字。

    但纳兰观音来了,红药也来了。

    这两个对他的过去可以说是知根知底的人,只要一日不离开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残酷而血淋淋的揭露出自己的过去的一切。

    “宿命。”宁尘口中重复纳兰观音刚才提及的这个词,神色郁郁。

    红药既然张口称呼自己为‘少帅’,哪怕是用脚后跟想,也不难猜出,自己显赫到惊世恐怖的身份背景。

    “以前的我是不是很厉害呀?”宁尘聊以**的干笑,张嘴问红药。

    红药点点头,神色纠结,还带了那么点不安的情绪。

    她虽然寡言少语,但心思玲珑。

    红药看出宁尘对过去的抵触,所以回答宁尘问题的时候,不知道该如实答复,还是捡着说,以免一不小心触及宁尘的痛处。

    纳兰观音手指掐起一片枝叶,慢慢揉捻,她自始至终都背对宁尘,虽然也没说几句话,可一直在听宁尘言语。

    “宁河图……”纳兰观音沉默一段时间,刚准备说话,被宁尘伸手打断。

    “我要去上课了,你们自己活动吧,我不陪你们了。”宁尘起身,非常干脆利落的离开住宅,不过走了一段路,他回头,笑望纳兰观音,一本正经道,“记住,现在的我叫宁尘,不叫宁河图。”

    纳兰观音冷笑,不以为意。

    宁尘背对两人,摆手告别。

    红药起身,与纳兰观音肩并肩,遥望着宁尘渐行渐远。

    “你们宁家的这位少帅,现在一心要做个普通人,你心里是不是有点失望?”纳兰观音平视远方,问身边的红药。

    红药低头,视线望着自己的脚尖。

    纳兰观音似乎习惯了红药的沉默寡言,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可惜啊,他的身份注定了这一辈子都无法风平浪静的活着。”

    “既然我们能找到他,那些当年想杀他的人,有一天自然也能找到。”

    红药抬头,面对纳兰观音,沉沉的吐出两个字,“杀光!”

    纳兰观音自然能听懂红药这句话的意思。

    她在说,这一生,谁敢动她的少帅,她不介意杀光所有人,包括此时和她并肩而立的纳兰观音。

    纳兰观音抬头,望着湛蓝色的天空,喃喃自语,“凤天城,怕是很快就要刮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红药同样抬头,下意识握住两只手,偶尔指缝中有寒芒闪动,那是藏于袖中的两柄造型精致的匕首。

    她记得,当初他第一次将匕首送给自己的时候,语气温柔道,“我给它们取名冬虫夏草,希望我的红药能喜欢。”

    一柄冬虫。

    另外一柄夏草。

    她,真的很喜欢。

    (本章完)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