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我又在药门的堂口里躺了五天,也未再见过大姑娘,除了每天来送吃喝和汤药的人,根本就见不到人。

    闲着没事,为了打发时间,就开始研读《死人经》。

    《死人经》上的文字都是古字,很多我并不认识,幸好药门的小童帮我拿来一本专门翻译古汉字的书籍。

    通读整本经书,只感觉仿佛置身于一片苍茫广阔的大海。

    里面的内容实在太丰富了,所记载的邪法魔道也都是自成体系,随便拿出其中一个,都足以引起轩然大波。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每一法都十分的精深奥妙,想要完全吃透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看到最后,我才知道,这本《死人经》不仅仅是修行的经书,上面还记载着修行的心得,从一些语言中可以读出,此本经书应该是《死人经》的原版。

    "《死人经》莫不就是…那个人所著?!"我忍不住猜测。

    可惜关于《死人经》的创作者,已经没有任何的线索传下来,谁都不知道此本经书出自谁的手。

    经书上有不少邪法在修行的时候,需要一些特殊的条件,甚至还要用到活人祭祀什么的,并不适合我。

    我挑了一门名为"黄泉勾魂手"的普通邪法。修行的周期比较短,也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害人之法。

    照着上面练了四五天,也算是能简单施展出。

    大姑娘给配的汤药很有效果,用了之后,我身上的伤痛好的很快,五天后就已经可以下床走路。基本的活动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终于可以出去,我自然是迫不及待的离开房间,到外面无沐浴阳光。

    站在阳光下,感受着新鲜的空气,心旷神怡。

    送药的童子来了,发现我在门口站着,也是很欣喜地说道。

    "公子的伤无碍了,真是太好了。"

    这几天都是这个童子照顾我,我们之间也算是熟络,说话也没有客套。

    我回了一句:"是呀,好歹算是捡回来一条命,多亏了大姑娘啊。"

    童子说:"我们大姑娘说欠过公子的恩情,此番算是还了您的人情,没有什么谢不谢的。而且她离开前特意叮嘱我,您好了之后,带您去取回您的东西,然后离开或者留下随您的便。"

    "等一下!"

    我微微皱眉。

    "你说什么,大姑娘不在这里,她走了?"

    童子点头:"大姑娘三天前就离开了。"

    "怎么没和我说呀。"

    人家救了我,这么大的恩情,连句谢谢都没说,也真是太没有良心了。

    "公子没问呀。"童子颇为无辜地说道。

    "…"

    我一时无语,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沉默片刻,强忍着怨气,再次问道:"那我现在问你,大姑娘去哪里了?"

    "大姑娘要炼制'目元丹',前不久得到了药引鲛人泪,但莫家堂口答应给大姑娘的太岁,突然反悔了,还昭告天下马上要拍卖太岁。大姑娘是去准备拍卖太岁的事宜了。"

    太岁。也叫做肉灵芝,传说能活死人肉白骨,吃了还能长生不老。

    其功效就算说的很夸张,但也绝对是无价之宝。

    更让我注意到的,却是童子所提到的莫家。

    "莫家堂口?"

    我想到了一个人,莫寻。

    他也是药门的人,也是姓莫,说不定就是这莫家堂口的人。

    "莫寻,是莫家堂口的吗?"我问道。

    童子回道:"莫寻…莫寻大人,也是莫家人之一,只是他所负责的堂口并没有太岁,我说的是他堂叔所负责的堂口。不过他们莫家很团结,这场拍卖会应该是集合了所有莫家人的力量。"

    我对药门的情况不是特别清楚,可按理说,大姑娘是药门掌舵的弟子,地位尊贵,莫家人却敢这样对她,实在有些不正常。

    "冒昧问一句,大姑娘在药门的地位,除了掌舵和长老,应该算得上数一数二了吧,莫家也是药门的人,为何会出现这般情况?"

    童子有些为难,想说却又忌惮。

    最后,简单向我透漏了一点:"我们药门掌舵,当年乃是在莫家人的扶持之下登上了掌舵之位,莫家在药门之中实力很广,话语权很大,有些事情就连掌舵的话都不管用。最重要的是,莫家还有一位老祖宗活着。他的辈分极高,连掌舵都礼让三分,如此才让莫家人有恃无恐。"

    听到这些,我便大体有了一定的了解。

    心里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莫家在药门的情况,就是一种把持朝政的感觉,虽说表面上的主事人不是莫家,可他们决定着主事人的心思。

    里面还有什么故事,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了为何大姑娘会在药门内部为难,这就够了,别的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拍卖太岁的堂口在何处?"我又问。

    童子回道:"堂口在河南洛阳,具体方位我也不清楚。怎么,公子也要去吗?您的身体还没有好啊…"

    我摇头,笑道:"我就是问问。"

    从心里讲,我是想帮助大姑娘,只是以我的能力和资本,确实很难帮上什么忙。

    莫家搞出来拍卖太岁,最后价格一定会抬得很高,也不是金钱能换取的,我身上也没什么有价值的宝贝,是有心而无力。

    不过我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还是要离开的。

    对于没有地方可去的我来说,那场拍卖会还是值得去瞧瞧的,说不定还能得到关于齐酒鬼的消息。

    毕竟这是宝。对于憋宝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我又修养了一天,身体更好一些,便由童子带着我,去黄河之中,将沉落在水底的分水剑捞了上来。

    
yunyuedu5(云阅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