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0号那天饿的不行,吃了散发香味的乌桕籽,今天15号,整整过去五天时间,傅红阳没有发觉自己身体有异常感觉。

  相反除了绿色纤维之外,他的感觉非常好,甚至力气也变得大许多。以前拎一桶水都能喘气,现在站在树枝上用绳子拎水,轻轻松松。再加上绿色纤维带来的伤口愈合速度,身体从未有过更好体会。

  “所以,我吃掉乌桕籽之后,到底属不属于变异?这个变异到底有没有坏处?”很难说是好是坏。

  他又重新看着变异蚁后。

  蚁后趴在木板上,懒洋洋吃着工蚁喂来的小鬼伞碎片——严格说起来,它是不是蚁后值得存疑。

  没见它直接产下蚁卵,那些大黑蚂蚁都是通过菌丝种出来的。

  傅红阳摸着自己下巴上戳手的胡子:“蚂蚁和真菌,我和乌桕籽,这其中有没有相似之处呢?”电动剃须刀已经在两天前用完电,家里又没有手工刮胡刀,所以他现在连剃胡子都成了难题。

  他准备等胡子长长一些的时候,用指甲钳一根一根剪掉——至于头发,长长之后直接拿刀割断就是了。

  观察很久,想了很多。

  最后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他顺手摘了一朵小鬼伞,咬下一点放嘴里尝尝味道,淡淡的、软软的,也没有多好吃,比起构树果子味道差得多。所以一根没吃完,剩下半根直接扔给趴在一旁的豆豆,豆豆脖子一扭,便接住小鬼伞。

  吧唧吧唧。

  又躺在地上,它现在一点也不饿。

  “给我看住这群大黑蚂蚁,然后你自己不准许破坏小鬼伞,回头我会摘构树果子给你吃,明白吗。”他抓着豆豆的一条狗腿,慎重交待。

  豆豆吐了吐舌头,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傅红阳便带上砍柴刀,重新上树,他今天并不打算建造新树屋,而是准备把乌桕和构树稠密的树冠给整理一下。这两天树冠又抽出好多细小的枝条,密密麻麻重叠在一切,饶是他并非专业果农,也知道这样不好。

  树木得整枝,才能长得更好,结果更旺——今后两棵树就是他的食物来源,必须仔细照料。

  “嘶吼!”

  远处的雾霾中,时不时依然传来丧尸的嘶吼声,证明它们并没有消失,只是不往乌桕、构树这边靠近。

  也正是这一声一声丧尸嘶吼,让傅红阳始终没敢深入雾区中搜寻物资。

  期待中的救援也迟迟没有出现,现在他很怀疑,自己所在的小村子,还有没有和他一样的活人。

  大约是政府救援部队,还在救援城市;又或者雾霾的毒害太大,救援部队迟迟无法找到对抗办法。不管怎样,在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他便决定守在这里,树上有果、井里有水,是理想的庇护所。

  等哪天果子吃完,雾霾依然没有散去,真正绝望的时候,他才会离开这里。

  犹记得早前看过一部电影《迷雾》,讲述小镇被浓雾笼罩,怪物在雾中神出鬼没。男主和众人躲在超市里,眼看着死人越来越多,超市就快守不住,便决心突围。大部分人并不愿意跟随他突围,寄托于有人来超市救他们。

  只有英明神武的男主,带着几个人和自己的儿子,开着车子逃离。

  车子在半路上没油抛锚,看着浓浓的迷雾,男主万念俱灰,开枪打死自己的儿子,自己也准备饮弹自尽。

  就在此时。

  雾中走来一队士兵,他们是政府的救援部队,将迷雾清理干净,救了男主和超市里的所有人。

  然后,男主哭了。

  “我可不想遇到这种荒唐狗血的情况。”一边砍断过于茂密的枝条,傅红阳一边神游物外,想些有的没的。

  砍了一会,他看到之前摘过乌桕籽的枝条,抽出新的花穗。

  这一个发现让他十分惊喜:“乌桕不再是一季结一次果,这一根树枝的乌桕我之前摘掉过,所以现在它又开花准备结果。就是说,这两棵树的果子,会源源不断长出来?”若真如此,食物根本不用担心。

  现在只需要考虑光吃水果,营养是不是均衡,当然,这已经是生活质量问题,与生存危机无关。

  ……

  一整天,傅红阳都在整理枝条。

  勉强将乌桕一半的树冠整理出来,富余的枝条全部砍掉,然后仍在院子里。这些枝条有一些还挂着乌桕籽,被他仔细摘下来,放在树屋边上的“储藏室”中。

  “花四天时间把两棵树全都整理一遍,乌桕籽可以暂时存放,这东西像豆子一样可以晒干了存储。构树果子必须先吃掉,感觉第一批构树果子已经熟透,再不吃的话,就会烂在树上。”

  他在傍晚时分,爬上构树检查一遍,发现构树的很多果子已经红透,用手随便一摸就会烂。

  再不吃的话,真的会烂在树上。

  所以晚上的时候,他和豆豆享受了一顿甘甜的构树果子大餐。有了美味的构树果子,豆豆也不再稀罕去吃小鬼伞。

  吃到肚子发胀。

  傅红阳看到还有一大批构树果子没吃掉,索性丢了几枚丢到木板上面。

  迅速有大黑蚂蚁赶来探查构树果子,随后大举出动,将构树果子瞬间切碎,带着一点一点的碎片,排着队喂食高居木板中央的变异蚁后。蚁后一个下午都没跑,似乎认准了板可以当新家。

  “不跑就很好,这边的木板虽不能给你种小鬼伞,但是我砍下来的树枝,都可以给你们当肥料。”

  树枝堆放在院子里,没啥用处,索性用来养蚂蚁。

  他确确实实把这群大黑蚂蚁,当成自己的宠物。

  天快黑的时候,院子的墙头轰隆一声倒塌掉半边,倒塌的声音传得很远,傅红阳赶忙将豆豆送去瓦房中躲避。

  “别叫,豆豆,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你都别叫!”

  然后自己一个箭步就冲上乌桕,顺着树干一溜烟爬到树屋中,露出一个头,观察四周。

  “嘶!”

  “吼!”

  果然,有丧尸循着声音冲过来,

  不过因为墙头倒塌的声音不算大,只冲来三只丧尸,丧尸用微红的眼睛四处扫视,找不到发出声音的活物。瓦房中的豆豆,似乎明白傅红阳之前的交代,一声叫唤也没有发出,所以丧尸徘徊一圈,便重新钻进雾霾中。

  “这三只丧尸的脸,已经看不清人类表情了……”傅红阳心底微微一叹,丧尸的变化越来越明显。

  身形肉眼可见的消瘦。

  脸色死人一般的苍白,眼窝深陷,眼白发红,鼻梁发皱,牙齿似乎也比正常人锋利一些,指甲同样长长不少。

  手背裸露在外的皮肤,苍白之中还有些发黑,不知道是弄脏了,还是变异的症状。

  它们的衣服上有黑褐色的斑驳,看上去像是血液凝固的污渍:“肯定吃过人,不然衣服不会有血……唯一的好现象是它们并没有继续变异,反而瘦了下来,那只壮汉丧尸只是个特例。”

  丧尸瘦了,说明它们的活动,在持续消耗营养。

  只要长时间得不到补充,迟早会重新“死”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