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在自行车场内,十几名工人目睹了这生吃活人的一幕多被惊呆吓傻,没人敢过去,因为这一幕太过骇人了。有害怕者已经躲了起来,而稍微胆量大者也是离的严云老远的。

    将霸哥吃的只剩下一具骷髅后,严云停了下来,饥渴?此刻彻底的不饥渴了,感觉身体很是舒爽爽快,并且好像在脑中多了一些什么?

    这多了的是对这具霸哥骷髅的控制?不对,不是控制,是自己心念一动间对这具霸哥骷髅生死的能力。

    “对骷髅生死控制的能力?”严云在心中喃喃了一句。

    “咔咔咔”一阵骨骼摩擦产生的声音响了起来。是霸哥所剩骷髅发出的声音,而那被打断的四肢也是缓缓的接合在了一起。

    “我没死?”霸哥一下爬了起来,在检查只剩下一具骷髅后,他惊讶的说道。

    霸哥只剩一具骷髅自然是说不出话语,但是一旁的严云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你没死?”严云看着霸哥骷髅说道。

    “没死!”霸哥看着严云,心中泛起万千仇恨,刚才被严云吃的太过折磨,既然自己没有死和严云一样成为了骷髅,自己要报复他,让他享尽折磨。

    “我要杀了你!”霸哥心念一横,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对着严云嘶吼向严云冲了过来。

    严云心中一惊,但马上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就是目光紧紧的盯着霸哥起来。

    霸哥冲过来的动作停了下来,一秒后,霸哥的骷髅身躯一下子碎裂开来,只听清脆的“砰”的一声,霸哥骷髅直接化些许白灰消失不见。

    而严云脑中对霸哥骷髅生死的控制能力在此刻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完全消失的白灰,严云心中有惊有喜。

    只是还不等严云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时,严云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痒?对就是好痒,如同伤口结痂所带来的一般。

    在严云感觉到这种痒的同时,数不清的肉须就是从严云的白骨表面钻了出来,瞬间编制,各种器官在一秒的时间内完全形成。

    “扑通,扑通,扑通....”心跳?没错,就是心跳的声音,严云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鲜红细密的肉须如同穿针引线般交合在了一起。组成了神经,肌肉,脂肪,皮肤将那颗跳动心脏遮挡住了。

    看着自己焕然一新的身躯?不是,是原来的身躯,严云感觉自己好累,身体疲倦无比,脑袋晕晕沉沉。

    “好累。”双眼沉重无比,严云感觉到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意识模糊间,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下。

    意识昏昏沉沉,当头脑清醒一点后,严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二十平方房间的康明斯大床上。而床旁一名十七八的女子正卧趴床边。

    看着这名十七八岁的女子,严云心中立刻放松了下来,女子不是杨婷还能有谁。

    脑海中想着自己意识模糊倒在地下后的事情,严云不由思索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难道说是杨婷带自己回来的?这好像有些不可能,杨婷一个人怎么可能将自己一个大男人弄回来了。

    整个房间光线比较好,严云觉得有些陌生,这里不是地下停车场,那是哪里?

    虽然非常想要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看着杨婷睡的很香很香的样子,严云便是轻轻摇头躺了下去。

    康明斯大床很软,身上的被子很厚,里面暖暖的,但是严云清醒后立刻就是感觉全身疼痛,好像没一根骨头多被人拆下来在安装过一遍。

    闭上眼,感觉着身体的疼痛,严云回想这自己意识模糊前的事情不由嘴角带上了一丝苦涩笑容。

    现在脱离危险,严云真都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运气好了。要是自己死后没有变成骷髅,现在还能躺在这里吗。

    想到自己变成骷髅严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变成骷髅不死,这让严云很惊喜,但是骷髅状态下的那种饥渴和对血肉的渴望让严云自己也打了寒颤。

    但是事情发生了,严云并不会对自己生吃人有什么自责,在这末世活下去,对于严云来说比什么多重要。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强谁弱。

    只强不弱,这便是严云的心,无论怎样这颗心多不会改变。

    其实在这次自行车场经历最让严云感到意外是自己生吃霸哥后,霸哥竟然也成为了骷髅,并且霸哥的生死由自己掌握。

    生与死,只在自己一念之中,这让严云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兴奋,这种兴奋并不是人类对踩死一只蚂蚁的兴奋,而是能够控制一种力量,能力的兴奋。

    不过严云缺不敢用自己的姓命来尝试,要是自己自燃没有变成骷髅,那该怎么办?还是老老实实的练棍法,运作炽炎诀才是王道。

    对了,自己的银寒棍呢,周围看不到自己的银寒棍,严云有些着急坐了起来。

    全身刺痛让严云龇牙咧嘴,但是银寒棍对他极其重要。一根轻松将百斤人打飞一米的棍子,谁不看成心肝宝贝?

    因为严云的动作有些打,香甜睡梦中的杨婷被迷迷糊糊地晃醒。

    打着杨婷哈哈,看了一圈发现让自己醒来的是严云后立刻迷糊全无,惊喜的说道:“你醒了!”

    “嗯,醒了,这里是哪里?我的棍子呢?”严云看着杨婷惊喜模样心中一暖,笑着问道。

    “你先好好休息,我在告诉你。”听着严云声音中的虚弱杨婷有些疑惑,在连忙让严云老老实实躺着后这才说道。

    “这里地下停车场五百米外的一栋楼里面,你的棍子你放在床底下的。”说着杨婷从床底下拿出了一根包裹皮套的棍子。

    看着银寒棍在,严云安心了很多,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说道。

    “我怎么回来的?是扬叔救我回来的吗?”

    “我爸?没有啊,是你带我回来的的。”杨婷一听这话,双眼立刻闪烁起来,在被严云察觉异样之前说道。

    “什么?我带你回来的。”严云当真是被杨婷说的话吓了一跳,自己当时意识模糊,怎么能回来呢?

    “嗯。你忘记是你带我回来的?”杨婷试探着问了一句。

    “忘记了。”严云摇了摇头,当时自己一头栽倒根本不记得后面的事情。

    “对了,当时我我不是给你说,不要跟过来,让你回地下停车场的吗?你怎么跟过来了。”严云想动了什么询问道。

    嗯嗯,求推荐,求收藏,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