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炽炎诀运作不灵敏。带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让严云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烫,要是在这里过个十几秒,严云觉得自己就会被从心肺燃气的热流彻底煮熟!

    该如何是好?现在自己不能动,又没用其他的手段怎么解决?最重要的是这一秒时间中,严云的体温已经提升了3°提升3°看似不怎么样,要是人感冒发烧也会提升体温,但是发烧让体温提升3°有人会觉得舒服?

    当然,有些人会觉得舒服,比如说单位上班请个病假,虽然发烧但能好好休息几天绝对是享受。

    但是严云这提升3°去哪里找谁请个病假?!并且此刻霸哥带着残忍笑容从衣兜里取出了一把裁纸刀。

    “该怎么办?”麻痹感觉越来越强,严云双眼紧紧的盯着霸哥。脑中急速思索着对策。至于说身体的温度提升此刻已经被麻痹完全遮盖住了。

    急中生智,严云脑中方法一转,便是想到了一点。

    “咬舌尖!”没错,只要身体受伤带来疼痛,人的神智就会清醒一些。

    想到这个办法,严云快速伸出舌头,使劲用牙齿咬一次,但是当牙齿咬到自己的舌尖时确实没有感到到一点的疼痛。

    没有感觉到疼痛,严云心念一横就是狠狠的咬了一下,因为麻痹,严云没有感觉到痛楚,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一些稍微凉的粘稠液体缓缓出现在了自己的口中。

    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一股铁锈渐渐的充斥了严云的口腔之内。

    一察觉这类似于铁锈味,严云就是知道自己将舌头咬破了,看来这要舌头想要去除麻痹是不可能了。

    而此刻霸哥将裁纸刀的刀片推出来了一点,饶有兴致的严云身上比划着。眼神中带着些许狂热与兴奋。

    麻痹感越来越强,炽炎诀此刻只能勉强运行,而这勉强运行带炽炎诀的后果就是让严云身体的温度继续提升着。

    两秒的时间内,严云阴沉的脸已经红了起来,但是身体的麻痹感让严云此刻感觉不到身体提升温度所带来的炽热的刺痛。

    手中麻痹,银寒棍在也紧握不住,“当”的一声跌落在地,滚到了一旁。

    霸哥站在严云身前自然是感觉到了严云身体的一样。看着严云通红的脸,霸哥有些好奇。

    “你这是怎么了?”用裁纸刀抵制在严云胸口上,霸哥忍不住质问道。

    虽然听到了霸哥的质问,但是麻痹感此刻已经让严云根本不能说出半个字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麻痹的感觉严云已经不自觉的喘了起来。大口喘息间,一口口热气从嘴中吐了出来。

    “好烫!”被这热气一接触,霸哥立刻后退了一步,看向严云的眼神多了一些惊愕,心中不妙,他立刻退到了法拉利的侧面将身体躲了进去,一双眼紧紧的盯着严云。

    此刻严云看到自己吐出的热气已经害怕的不得了,自己是要死了?

    想到死,严云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看向躲在法拉利侧面的霸哥不由多了许多的怨恨,和杀意。

    霸哥对于严云的目光,没有丝毫畏惧,只是一脸好奇的看着严云,他对自己异能的麻痹毒有着极大的信心,不管是人还是怪物只要进入这里面就是会被麻痹,任自己宰割。

    但现在严云的异样让霸哥不敢上前去宰割严云,要是严云突然**爆炸把自己搭进去那怎么办?自己可是一方老大,怎么能随便死呢?

    滚烫的雾气从严云的头顶冒了出来,严云此刻全是麻痹没有感觉到痛楚,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停了下来,呼吸也是困难起来。

    意识模糊,看着霸哥那精彩的表情,严云心中想到了疼爱自己的老爸,老妈。

    想到了推开自己的莫泪。

    想到了吃牛肉变成青牛怪物的张角牛想到了一路帮助自己的杨南,杨婷父女。

    最后想到那年从楼上泼出一盆带着冰屑冷水将自己初恋浇湿的她,秀玲。

    “要是听扬叔的,或许我就不会死了吧?”

    “老爸,老妈,我先下去了。我是个不孝子”

    “莫泪,对不起,我没有做到为你许下的承诺。”

    “张角牛,你可别死了。”

    “扬叔,杨婷,看来我是帮不了你们在这末世里活下去了。”

    在严云在脑海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通红了起来,好似被开水煮过了一般,裸露在外的皮肤此刻皱巴巴没有一丝血色。

    双眼的沉重让,严云不得不闭上了双眼。些许不甘和自嘲的笑容挂了在嘴角,只是此刻根本看不出来。

    霸哥在法拉利一旁看着如同煮熟的大虾严云脸上却是兴奋之色。

    好似此刻严云的身体温度到了极限,一阵黑烟烟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

    霸哥轻嗅了几下看着严云身上的衣物因为高温而蜷缩起来,兴奋的喊道:“自燃吧!”

    “轰”的一声,一股红色火焰从严云的胸口燃烧了起来。这股火焰蔓延的很快,仅仅一秒就是完全将严云的身体笼罩了进去。

    有了火焰在身体燃烧后,严云那皱巴巴的皮肤立刻变的焦糊起来。

    霸哥此刻已经兴奋的手舞足蹈,他终于看到了一次人体自燃,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兴奋。

    “烧啊!”

    “烧啊!”

    “烧啊!”

    严云身上的红色火焰越来越大,随着霸哥的喊叫,彻底的将严云包裹了进去。

    嗅着人被烧烤而产生的焦糊味,霸哥越来越带劲,越来越爽。这种感觉好似吸食了违禁品一般,让人无比的兴奋和疯狂,好似进入了幻境之中。

    红色火焰在严云的身上燃烧了三分钟才彻底的熄灭了下去。而三分钟的狂猛红色火焰让严云只剩下了一具白骨,和那掉落在地的皮棍套。

    场子内突然起火让十几号人很是紧张,但是在霸哥嘶吼中却是没人敢过来看个究竟。只是不断偷偷瞅这边。

    霸哥看着火焰熄灭,看着那具保持原先动作的白骨,兴奋的情绪缓缓的平静了下来。对于他来说,现在严云死了,这就够了。

    将裁纸刀的刀片收了回来,霸哥向着掉落在地的法拉利钥匙走了过去。这法拉利钥匙只有这一把,要是丢了,那这法拉利真的成废铁了。

    “咔”的一声,好似是骨骼摩擦碰撞的声音在这间自行车厂房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霸哥将目光不紧不慢地的看了过去。

    “动了?”看着还站在原地严云的白骨,霸哥觉得它好像动了一下。

    “咔,咔咔咔。”一阵骨骼摩擦碰撞的声音在霸哥的注视下响了起来。

    而发出声音的源头正是那来回握紧,松开,松开握紧的白骨手掌,正确的说是严云仅剩下的骷髅。

    一具试探姓做着各种动作的白骨骷髅!

    (嗯,看来今天是过不了700收了,不过没关系,相比上一本五十万字只有一百多收藏要好许多了。谢谢各位收藏的大大,也十分感谢本书的编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