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罗家人收到花清荷的信都非常高兴,王桂花虽然不识字可还是把信纸拿起来翻来覆去,小心翼翼的看着,轻抚着,眼眶也红彤彤的,可脸上的神情是高兴的柔笑,“清荷在自个儿家里住的好,我们也就放心了,等去了亲眼看了,就更没担忧了,我们清荷就是个有福气的。”

    “对了,等我们上京后,都拿出些人样来。”王桂花突然严肃了神情说道,一家子之前对英国公府这样的府邸是没什么概念的,可经过落霞镇温家人的知识普及,心里是沉重的,毕竟听说是见了任何官员都不用下跪的,还能时常见到皇上,那是什么概念。

    花清荷是这样人家的孩子,被外人知道在农家带过,已经是一项弊端了,王桂花甚至都产生过不去京城的想法。

    可人都是要往前看的,王桂花一家子的初心就是为了就近,好关照清荷,可现在她知道,他们一家子上京就是被关照的对象,没准还会成为那些心思不纯的人嘴里,攻击清荷的污点,怎么可能不在意呢,她也怕会顶不住压力,怕给清荷、秋晚他们一家子带去麻烦。

    留下的花坤在发现了王桂花一家子的异常后,及时进行了劝说,那次也是罗家人知道花坤是个这么能说话的人,毕竟之前一直做事,有事会说,没事几乎是不说话的。

    花坤对罗家人是喜欢的,也庆幸自家小姐能在这样的人家生活了近三年,他也知道,如果罗家人不去京城,老爷、夫人、小姐他们都是会难过的,已经成为牵挂了,从夫人会留下自己,说明了她对罗家人的重视。

    “幼根,你快些回信啊,不然清荷收不到我们写的信该着急了。”王桂花催促道,“等等我们再跟阿坤他们学学规矩和礼仪,以后是要见大场面的,不能给我们清荷丢份。”

    “是。”罗家人异口同声,自从清荷他们出发上京后,王桂花一家子总会找留下来的英国公府的人,虚心请教,当然怀孕的刘香香和田翠竹是不在其列的,她们两人在英国公府府医胡汉阳大夫的悉心照料下,怀相特别好,尤其是田翠竹。

    罗幼根动笔在王桂花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话中,口语式的开始写信,并把他自己要说的话也一一写了进去,已经过了县试的罗幼根,就等着四月初十的府试,刚好,明日一早就要出发了,让罗清荷静待佳音。

    王桂花的担忧,罗幼根都知道,言语上的安慰、宽劝总是苍白,他知道罗家人要真正在京城能立的起来,得靠他,等罗家人好起来了,自家只会成为清荷的助力不再是拖累。

    罗幼根识得人情世故,他知道他进了京后,英国公府和吴府定然是会关照,但他不要成为一个全然靠着关系往上攀爬的人,当然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可本质是他自己得是有能力的,他深刻明白这一点对罗家人的重要性,相对的,他的出色同样对英国公府和吴家是存在一定的意义的。

    罗家人忙碌的时候,远在京城的英国公府大房也忙碌起来了,四月初八的喜宴得好好准备起来了。

    这段日子,吴秋晚可谓是雷霆手段,府里得用的人,无论是谁提拔上来的,她在经过考校、调查后,留下了值得信赖的,当然大部分的位置她留给了自己的亲信,同样,那些亲信她让人再次进行了盘查,只要存在一丝不清不楚的,她都没有用,她和清荷都承受不住一点儿伤害。

    四月初一,李思佩坐胎满三个月,稳定了后,花清湛带着她去了李宅,他们亲自去送帖子,李家人还不知道李思佩被扶正的事。

    这也是花清湛第一次去以女婿的身份去李宅,毕竟以前李宅并不算是英国公府的亲戚。

    对于李家人,花清湛是蛮熟的,当然李思佩是不知道的,因为他很少听李思佩提起李宅,似乎并不太愿意说起,花清湛不是没问过,李思佩都是岔开了话题,花清湛也就没在多问了。

    但对于李家人花清湛也是让人留心了的,明里暗里的也给李家人解决过一些麻烦,毕竟李家是商人,商场上的利益纠葛,总需要那么些有权势的人家支撑,这么多年李家人能把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稳,除了自身的本事,招牌的可靠,花清湛在其中是出了气力的。

    这些年李思佩虽然跟李家人没怎么来往,可花清湛是在一直暗暗关心的,只是没让李思佩知晓罢了。

    李宅。

    李茂成一家子聚在一块儿在厅里用早饭,这是李宅的规矩,早饭和晚饭一定是全家一起吃的,午饭则依着自己来,毕竟做生意,有时也是没功夫回家吃午饭的。

    “清湛好久没来了。”李茂成的夫人林玉洁在放下碗筷后提了一句,“老爷,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

    林玉洁对花清湛熟稔的称呼,可以看出来花清湛跟李家来往的密切了。

    “能有什么事,英国公府有什么风吹草动,京城里的人能不知道。”李茂成说了一句,“不过清湛的妹子,那位五小姐找到了。”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说。”林玉洁皱起眉头,他们的圈子跟英国公府的圈子是不同的,花清荷回京的消息,世家大户是都知晓的,但也并不是整个京城都知道。

    李茂成做生意,时常要打交道,做应酬,也是前不久刚听说了这事。

    “我说了能如何?你要给人送贺礼?”李茂成哼声道。

    林玉洁瞬间偃旗息鼓了,叹了口气,这些年李家人是真从没上过英国公府的门,怕给李思佩惹闲话,好在花清湛时常会送信来,即使没走动,也知晓李思佩的一切。

    除了名分是个妾,林玉洁心里一直有根刺,其余的,真是再好不过的了,就算是找门当户对的,林玉洁也没有把握说一定能给李思佩找到个像花清湛这样的相公,好吧,不是相公,林玉洁眼眶酸了,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分啊,这也是当初她死活不同意李思佩给花清湛当妾,并放气话要跟女儿断了关系的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