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就在汉子伸手拿银子的时候锦曜突然缩回手。

    汉子嘴角一僵:“公子这是何意?”

    锦曜微笑道:“想要银子可以,不如把你婆娘一起卖给我。”

    “哈”汉子表情古怪地看看锦曜再看看自家婆娘,怎么看一个是云一个是泥。

    眼前的小白脸总不至于看上他婆娘吧?

    他婆娘天天在家伺候公婆家里田里干活也是好手,偶尔还能绣点帕子卖。

    他婆娘卖了不划算!

    就在此时,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元宝出现在汉子面前。

    “黄金”汉子的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卖不卖?”锦曜轻飘飘道。

    “卖!”汉子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反正她婆娘肚子不争气,下崽不过下一个丫头,十两黄金相当于五十两银子,卖掉这臭婆娘他可以再找一个黄花大闺女。

    妇人心如死灰地低头看着地面,眼珠子都不动了。

    “羽刃,替他写份卖身契让他画押。”锦曜表情冷冷道。

    “是。”

    羽刃问了妇人和女娃的名字后开始写卖身契。

    尤大夫手指哆嗦指着锦曜:“你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被你毁了,你诱惑良民为奴,你黑心黑肝”

    锦曜满是嘲讽:“家?你觉得这妇人有家?她在家里做牛做马可以被丈夫随意买卖,她有家吗?少在我面前摆出伪善的嘴脸!我最见不得你们这些伪君子!”

    尤大夫差点被气得厥过去,自己怎么就是伪善伪君子?明明是锦曜这厮让一个妇人没了家没了丈夫!简直不可理喻!

    尤大夫哼哧哼哧喘气。

    尤大夫旁边的秦大夫道:“我朝律令,妻子不得被买卖!”

    锦曜:“那敢问秦大夫,世上卖妻子的男人不少,他们可有受到官府审理?”

    “这民不举官不究!”秦大夫犹豫道。

    汉子眼珠滴溜溜一转,生怕自己的黄金飞走。

    汉子特别机灵道:“嘿嘿其实我婆娘也是我买来的,根本没有婚书,她不算我妻子,她就是个丫鬟,我想卖就卖!”

    汉子的无耻嘴脸让尤大夫等沉默了。

    围观百姓有的同情妇人有的看笑话,男的痛骂汉子的多,女人不少女人反倒在嘲笑妇人。

    “简家婆娘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作,一个丫头片子死就死了,她非要到处找大夫给丫头片子看病,这下把自己折腾成了奴婢。”

    “女人到底是要生个儿子,只怪简家婆娘没生个儿子,生不出儿子的女人不金贵。”

    “我瞧简家婆娘平日里就妖妖媚媚的不老实,她不会是凭床上本事勾搭住锦曜了吧?”

    “我呸,也不看看她那模样,真不害臊。”

    锦曜冷眼看着说得眉飞色舞的几个女人,这几个女人不算恶人,只是向这个世道屈服被奴化而已。

    古代女人就是这么可悲可怜,女人想要活得好,只能取悦男人。

    著名的女四书全是古代女子的作品!

    女人整体上斗不过男人,就奴化自己以讨好男人为荣,似乎女人只能这样生存。

    前辈们过着这样的日子,然后用各种办法告诉后辈们,你们也该过这样的日子。

    许多女人总说男人不是好东西,最不是东西的就是她们自己。

    锦曜在内心感叹,若没有遇到他家亲亲娘子,他内心可能要荒芜到老。

    啧啧他家亲亲娘子怎么那么吸引人?

    简直就是一个时代的亮眼符号。

    一个真正强大无匹善良睿智的女人!

    这种能从男人堆里靠实力杀出血路的女人真的太少。

    许多宫斗电视剧他看过,里面的女人厉害其实也是依靠背后的几个男人才能笑到最后。

    他家亲亲娘子靠硬实力站到巅峰那才叫爽。

    他家亲亲娘子一定是上天的宠儿!

    “锦公子?”羽刃看锦曜突然笑得一脸荡漾顿时心道不好。

    莫非锦曜品味古怪真看上妇人?

    羽刃仔细瞅妇人几眼,这妇人约二十多岁模样仔细看勉强有几分姿色,但妇人身材尤为风韵。

    锦曜这是憋坏了看母猪也美?

    羽刃决定好好帮花将军看着锦曜,不能让锦曜胡搞。

    羽刃没好气对汉子道:“过来画押。”

    汉子迫不及待在妻子女儿的卖身契上画押。

    接着汉子满脸笑意看着锦曜:“货已经卖给你了,这黄金”

    锦曜刚回过神就看到汉子这张丑恶的嘴脸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本公子说话算话,拿着。”锦曜将黄金扔到汉子怀里。

    汉子满脸喜色抓住黄金,满是戒备地看其他人几眼,将黄金捂在怀里就走,走的时候完全没看妇人女娃一眼。

    妇人沉默地抱起女娃,眼中已存死志。

    锦曜微笑道:“你就一定认为我治不好你女儿?”

    妇人面无表情对锦曜不理不睬。

    “将女娃抱过来。”锦曜吩咐羽刃。

    羽刃上前抱住女娃。

    “别碰我女儿走开我女儿就是死也不被你们这些丧良心的折腾,我们不治了不治”妇人疯狂挣扎。

    羽刃小声道:“锦公子说能治那肯定能治,你不相信锦公子,难道不相信花将军?”

    妇人动作楞了一瞬,羽刃瞬间抱走孩子。

    锦曜站起身朝青九豹道:“给我准备一间干净有阳光的房间,再把这上面的东西准备齐全。”

    青九豹过来接过锦曜手中的纸张。

    青九豹瞅了纸张上的内容几眼将纸张塞进怀里:“我这就去办。”

    青九豹离开时忍不住小声道:“真能治?女娃若是死了我看这妇人也不想活了。”

    锦曜冷冷斜青九豹一眼。

    青九豹脖子一缩飞速离开。

    “抱上孩子跟我来。”锦曜率先离开。

    “你们要将我女儿带哪去?”妇人急忙爬起来追赶锦曜的脚步。

    尤大夫连连摇头:“这妇人的命要被锦曜葬送。”

    秦大夫叹气:“可不是,锦曜太天真,他根本不了解肠痈的可怕。”

    “哎本来妇人能活,现在妇人没家没丈夫没指望,女儿没了她定然活不下去。”

    “造孽。”

    “唉,事情已然这样我们也帮不上忙,继续看病吧。”

    “我见到花将军一定要告锦曜一状!”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