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莫管事语出惊人,围观百姓惊呆了。

    “锦曜问雅兰府要两百万两?”

    “没想到锦曜这么贪婪。”

    “一张口就问别人要两百万两,嘴脸忒难看。”

    “从三次查案结果看雅兰府似乎是正经商人!雅兰府有点可怜。”

    “就因为不给银子锦曜就要逼死雅兰府?花将军不管吗?”

    “若是花将军不管,那花将军再也不是我心中的花将军。”

    “花将军色令智昏!”

    锦曜心下冷笑,和他玩编故事这一套?

    行,那我也编个故事。

    锦曜走到莫管事面前道“你说的对,本官的确对雅兰府深恶痛绝,本官一定要查出你们的罪证让你们付出代价!”

    莫管事眼神一喜,锦曜被他激怒口不择言了!

    好,继续说!

    锦曜没有辜负莫管事的希望提高声音道“你雅兰府做了何事你们自己心里明白,那天雅兰清和雅兰腾的对话本官全听到了!”

    锦曜狠狠盯着莫管事一字一句道“花将军的父亲花凌越花将军是被雅兰府悄悄毒死的!”

    “花凌越将军可是本官未来娘子的父亲,是本官岳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说本官要不要查你们雅兰府?更何况人人都说雅兰府是卖国贼本官难道不该查?”锦曜满脸愤怒道。

    “锦大人休要血口喷人!雅兰府怎敢毒杀前任北军之主?这简直是信口开河!”莫管事从地上蹦起来瞪着锦曜。

    莫管事恨不得撕烂锦曜的嘴。

    锦曜这厮狠毒至极一张嘴就给雅兰府盖个人神共愤的罪名。

    花凌越是谁?那是守护北方二十年的守护神!

    北方以前可没有这么大的疆土,北方如今疆土这么大全靠花凌越。

    以前北方百姓常年遭受草原蛮族欺辱残杀,日子过得不如狗,是花凌越一点点将草原蛮族赶到关外让北方百姓可以过上安定日子。

    花凌越为北方百姓整整奉献二十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仍然感恩感念花凌越。

    没有花凌越花不柔也不可能做北军之主,当年北军军士c北方百姓感恩花凌越才没有太反感一个女子做北军之主。

    现在锦曜居然说雅兰府毒杀花凌越?这槽几把的混蛋是想让雅兰府被灭门!

    锦曜甩袖道“本官亲耳听到雅兰清骂雅兰家二房窃取了她父亲打拼出来的雅兰府,雅兰清亲口说她父亲为朝廷办事,她父亲想尽办法给花凌越将军下了奇毒百日眠将人害死,雅兰府因此得到朝廷的优待才发展成北方巨富!”

    “胡说八道,锦大人以为只靠一张嘴就能污蔑雅兰府?凡事讲究证据,证据呢?”莫管事面色狰狞道。

    锦曜挑眉“那你一张嘴污蔑本官问雅兰府要两百万两,你有何证据证明本官说过此话?”

    “”莫管事被噎住了。

    莫管事咬牙切齿道“小人说的话千真万确。”

    “本官说的话也是千真万确,本官敢对天发誓,你敢吗?”锦曜扬起嘴角。

    古人对誓言有一定的敬畏不敢乱发誓,莫管事犹豫了。

    围观百姓们算是看懂了。

    “合着这两人说的话都是瞎编!”

    “莫管事好猾,居然糊弄我们。”

    “锦曜更奸猾,我们差点就相信花凌越将军真是被雅兰府毒杀的。”

    “这闹的叫什么事?”

    “莫管事,既然锦曜不嫌脏臭想查货你就让他查一查,别扯这些没用的耍我们。”

    “你们堵在大街上这么久影响咱们做生意!”

    “反正就是一些瘟猪肉,切烂点送去草原一样吃。”

    莫管事急得气血翻涌胸口发闷,不能让锦曜查。

    虞子散和师爷躲在人群中面色焦急。

    “大事不妙,锦曜这小子到底是心机深沉看穿了我们的计谋还是他性格执拗非要死撑到底?”虞子散咬牙道。

    师爷皱紧眉头“不管锦曜心思到底如何,眼下这个局面怎么办?锦曜性子狠辣,若是雅兰府真被他抓住罪证,他肯定敢率军踏平雅兰府。”

    虞子散焦急道“本官何尝不知锦曜是个眦睚必报的性子!雅兰府被灭本官不在意,本官现在担心锦曜是不是看穿你我的伪装,若是如此,我们小命不保。”

    “那现在怎么办?谁能阻止锦曜?”师爷面色惨白。

    虞子散眼神狠辣道“别急,莫管事不可能让锦曜查货,雅兰府也不是好惹的。”

    锦曜看着莫管事不满道“本官劝莫管事最好有心理准备,以后凡是商人想送货出关,本官都会派人一一查验货品!”

    锦曜语气冷冷道“验货。”

    莫管事突然飞速凑到锦曜身边低声道“锦大人,雅兰府愿意花十万两和大人化干戈为玉帛,得罪大人的人是雅兰府长房,锦大人何必非和整个雅兰府过不去?”

    莫管事看锦曜一眼继续道“一切都是雅兰清惹的事,锦大人将雅兰清搞得家破人亡她也不知所踪难道还不够?雅兰府用十万两平息锦大人的怒气够有诚意了。”

    锦曜在莫管事讨好的眼神下吐出两个字“不够。”

    “你”莫管事气得脸色扭曲。

    “锦曜,你确定要与雅兰府不死不休?我劝你别太得意忘形,你最好安安分分做赘婿享受荣华富贵,若是你一意孤行胡作非为,小心你会死得凄惨无比。”莫管事表情凶狠道。

    莫管事现在和锦曜图穷匕见,眼里满是对锦曜的杀意。

    莫管事将手悄悄放到背后做了几个手势。

    海浪提醒锦曜“宿主小心,酒楼里c屋顶上c树上都有利器对准宿主蓄势待发。”

    莫管事心中杀意漫天,锦曜这废物小白脸如果非要找死可就别怪他下狠手。

    只要锦曜一死羽刃他们就会乱起来,到时候他们制造一点乱子趁乱离开不是难事。

    花不柔难道会为一个男宠亲自对付雅兰府不成?

    就算花不柔对付雅兰府,以花不柔的个性也要讲人证物证,雅兰府总能想到办法应对。

    围在锦曜身边的三个武林高手发现不对劲。

    “锦公子,有埋伏。”

    “我感觉有几个高手在附近。”

    “我们不怕战斗,但就怕等会被牵制无法保护锦公子。”

    羽刃满是惊讶“如此看来猪肉里果真有问题?”

    莫管事勾起嘴角嚣张得意道“既然被发现那我就明人不说暗话,锦曜你可还想继续查货?猪肉里是藏了东西,你今天来查是对的,可就怕你有命查没命看!”

    “你好生张狂。”羽刃狠狠瞪着莫管事。

    。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