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锦曜装模作样看了一会账册,然后像是有点烦躁的将账册往箱子里一扔坐到椅子上喝茶。

    虞子散一看就知道锦曜肯定没看懂。

    虞子散凑过来道:“大人看这些账册不知是想知晓何事?不如大人吩咐下官,下官一定帮大人答疑解惑。”

    “也好,本官事务繁忙,实在没时间去看那些劳什子账本,本官问你,边镇和草原通商多久开市走货一次?”锦曜摸着下巴道。

    虞子散:“短则七天,多则三月,这得根据市场需求和行情来变化。”

    “那雅兰府是怎么将盐c茶c铁送到草原的?他们做了哪些伪装?”锦曜满脸天真道。

    “哎哟大人这话怎么说的,外界虽传言雅兰府向草原售卖盐c茶c铁等稀罕物,但从来没有切实的证据,所以大人问下官他们是怎么走货的,下官是真不知晓。”虞子散面色发苦道。

    锦曜眼神冷冷地看着虞子散:“这走货中能搞的猫腻你敢说你不懂?”

    虞子散脖子一缩:“下官对那些鬼蜮伎俩自然是略有耳闻,只是县衙每次派出衙役对雅兰府的货物进行抽查,并未发现雅兰府向草原售卖盐c茶c铁等物,雅兰府主要向草原售卖丝绸c瓷器等物。”

    锦曜挑眉:“那草原又拿什么与雅兰府做交易?”

    虞子散心中鄙视锦曜这家伙真是无知肤浅,连这都不知道?

    虞子散脸上笑眯眯道:“草原主要用战马c皮革c奶制品和北方商人做交易,然后北方商人再将战马等物高价卖到全国各地。”

    “如今战马主要销往何地?”锦曜眼神微眯。

    虞子散咳嗽一声小声道:“雅兰府买来的战马主要卖给南方,一般战马都被南军买走。”

    “岂有此理!战马不卖给北军居然卖给南军?这些个卖国贼就该杀干净!”锦曜用力放下茶杯。

    虞子散心中十分无语,雅兰府将战马卖给南军为何就是卖国贼?北方难道不属于大炎国?

    莫非花将军真动了不臣之心?

    锦曜瞪着虞子散道:“本官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查出雅兰府怎么悄悄将盐c茶c铁等物卖给草原,本官这回定要抓他们一个人赃并获,若是你办不好此事,本官就割了你的耳朵。”

    虞子散捂住耳朵想哭,锦曜怎么还惦记他耳朵?

    虞子散脸色苦巴巴道:“下官一定竭尽所能为大人查案,不过北方商人沆瀣一气,此案恐怕难有结果。”

    “还没查你就说丧气话,滚。”锦曜踹了虞子散一脚。

    “下官这就去查,这就去查。”虞子散灰溜溜离开。

    虞子散离开后,羽刃凑到锦曜身边小声道:“锦公子真让虞子散去查案?他能行吗?不如我带人去查?”

    “不,让他查!”锦曜笑得邪魅无双。

    一天后。

    锦曜问虞子散:“案子查的如何?”

    虞子散:“下官正在日夜不停查看账册想看出蛛丝马迹,大人稍等等。”

    三天后。

    锦曜问虞子散:“案子可有头绪?”

    虞子散:“下官最近几日钻研账册发现一点猫腻,不过下官还需要亲自去找走货商人盘问盘问,大人再等等。”

    七天后。

    锦曜脸色阴沉地带人来到县衙后堂。

    虞子散不等锦曜开口就表情兴奋道:“大人,案子有眉目了!”

    “哦?”锦曜挑眉。

    虞子散小声道:“下官苦心查案终于查到一点线索,事关重大,还请大人屏退左右。”

    锦曜看着羽刃道:“让他们都下去。”

    羽刃紧张道:“这三个都是来保护锦公子的武林高手,他们”

    “少废话,在县衙里难道还能有刺客来刺杀?你让他们去门外守着别走远就是。”锦曜不悦道。

    羽刃只能挥手道:“你们去门外守着。”

    “是。”

    “说吧,你今天若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本官拿你的耳朵当下酒菜!”锦曜凉嗖嗖道。

    虞子散脖子一缩:“大人,属下查到再过三日,雅兰府商队又要走货,雅兰府这次会卖给草原一千个珍贵瓷器!下官收到消息那些瓷器中有两百个大肚花瓶!下官听搬运花瓶的仆人说嘴说这次的花瓶十分沉重。”

    锦曜眼神一亮:“你的意思,雅兰府将盐c茶c铁等物藏在花瓶里送去草原?”

    虞子散点头又摇头:“下官猜测里面可能藏了盐c茶,不可能有铁,铁会损伤瓷器!”

    “好,你这次做的很好!你仔细盯着他们,等他们正式出货时,咱们带人去好好查一查,一定要将他们抓个人赃并获!到时候本官一定要严惩这些卖国贼!”锦曜眼神放光道。

    虞子散微笑道:“大人放心,下官一定盯紧他们!”

    “小心行事,切莫打草惊蛇!”锦曜叮嘱道。

    “下官明白!”

    三天后,夜晚。

    锦曜坐在马上看着虞子散道:“确定雅兰府今晚出货?”

    虞子散点头:“下官确定,雅兰府今天已到县衙领了通商令,他们既然向官府报备要走货,那肯定不会错。”

    锦曜微笑道:“既然如此,官府抽查雅兰府交易货品理所当然?”

    “再理所当然不过,大人完全有理由带人去抽查!”

    “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出发!”锦曜驾马最先出发。

    当锦曜带着人浩浩荡荡出现在雅兰府商队面前时,雅兰府商队被吓了一跳。

    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出来拱手道:“小人参见各位大人,不知各位大人如此兴师动众前来有何贵干?”

    锦曜挑眉道:“这不是雅兰府的莫管事?咱们又见面了!”

    莫管事看着如今宛如贵族公子般华丽高贵的锦曜,心中暗暗呸了一口。

    呸,靠女人小人得志的东西,得意什么!

    他可见过锦曜在雅兰府的窝囊废物样!

    以为如今靠上花将军就可以威风八面?俗话说登高必跌重,他看锦曜能风光多久!迟早是被抛弃被弄死的货!

    一个低贱赘婿,真以为自己是盘菜?表面再像样也掩盖不了骨子里的低贱!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