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刚才一幕震撼的不敢说话。

    锦曜前一刻笑容满脸下一刻就毫不犹豫砍下曾百将的头。

    曾百将好歹是一位百将,锦曜眼睛眨也不眨就杀,他难道就不怕花将军厌弃他?

    这样的人做事肆无忌惮喜怒无常是真疯子,旁人根本猜测不到他的心思,没事千万别惹。

    对锦曜态度有些敷衍轻视的军士们开始在心中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得罪锦曜?

    他们以后可得小心老实点。

    跪在地上的七八个军士满脸惊惧。

    锦曜提着长刀对曾百将邪魅一笑:“该你了!”

    曾百将骇然失色:“锦公子饶命,我认错,求锦公子开恩。”

    锦曜居高临下道:“你何错之有,你只不过是和我开了个小小玩笑,你们都没错,你们只是开玩笑。”最后三个字锦曜说得特别慢。

    曾百将哭丧着脸磕头道:“不是开玩笑,是我们对锦公子有不敬之心故意设计陷害锦公子想让花将军厌弃锦公子,我们有错,但求锦公子看在花将军的面子上饶我们一命。”

    其他军士也纷纷求饶。

    “我认错。”

    “求锦公子饶命。”

    “我等以后再也不敢了!”

    锦曜勾起唇角:“一个百将也敢陷害我?看来你们认为我软弱可欺可以随意揉捏?”

    曾百将摇头:“我们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冒犯锦公子,锦公子责罚我们便是,但请锦公子留我们一命继续为锦公子效劳,以后我们一定将功折罪。”

    “你倒是乖觉,可你不老实,你一个百将必然是为他人办事,到现在你还敢耍心眼!”锦曜眼神冰冷地看着曾百将,手中的长刀缓缓扬起。

    曾百将浑身发凉喊道:“我说,是霍千将让我们为难锦公子的。”

    锦曜眼神微眯:“霍千将?”

    羽刃走上前道:“应该是霍明乐霍千将。”

    锦曜将手中长刀递给羽刃。

    锦曜坐到椅子上冷笑:“我来猜猜,这位霍千将必然是年轻英俊风度翩翩颇受女子喜爱。”

    “锦公子认识霍千将?”羽刃讶异道。

    锦曜摇头:“不认识。”

    在旁边一直听着的青九豹挑眉道:“锦公子既然不认识为何一猜就猜霍千将年轻英俊风度翩翩?”

    锦曜眼波流转:“从他们陷害我的手段来看,他们是想让我被花将军厌弃,那我被花将军厌弃,他们有什么好处?”

    “是啊,他们有什么好处?”青九豹皱眉。

    锦曜眼神不屑道:“很简单,我被厌弃,自然会有新的英俊男人想尽办法想让花将军看中。”

    “什么?这吃软饭”有这么多人抢着排队?青九豹后面的话没敢说。

    锦曜慢悠悠道:“世上大部分人都一样,女人想攀附权贵享受荣华富贵,男人想攀附权贵步步青云,只是男人比女人更可恨,因为大部分吃软饭的男人不但不承认自己吃软饭,还恨不得在自己身上写我成功只靠我自己这几个字!这就相当于当bia一子还要立牌坊!”

    青九豹一想猛点头:“说得对!许多靠女人发家的男人总喜欢装模作样显示自己的清高,他们从来不提妻子的功劳,得势后和妻子翻脸的比比皆是,偏偏还要将错处全怪到妻子身上,这可真是忘恩负义当男bia一子还要立牌坊!”

    锦曜笑而不语。

    青九豹瞪着曾百将冷笑道:“这么说那什么霍明乐想要勾搭花将军?想要暗地里吃软饭?”

    “你也可以理解为他想低调的吃软饭,不,他是对花将军动真情!”锦曜笑眯眯道。

    “我呸!这种男人真恶心!”青九豹不屑道。

    锦曜站起身冷冷道:“这一回我饶你们一次,曾百将去领三十军棍,其他每人去领二十军棍。”

    曾百将等人大松一口气。

    “至于这两个”锦曜眼神落在春雪和秋霜身上。

    刚刚醒来没多久的秋霜感觉自己又要晕了。

    春雪哭得泪流满面不敢吭声。

    秋霜鼓起勇气道:“锦公子饶命,我们只是想赚银子为自己赎身,我们也是身不由己。”

    青九豹冷笑:“你们身不由己就可以坑害其他人?你们的心也是黑的,依我看不如刮花她们的脸,看她们还怎么靠脸坑害男人!”

    青九豹说完发现锦曜盯着自己。

    青九豹咽了一口口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莫非锦公子想要怜香惜玉?”

    锦曜轻轻摇头:“我只是很惊讶,你说的甚合我意!”

    锦曜说完就带着羽刃回小院休息。

    青九豹身边的镖师凑上来嘀咕道:“大镖头,锦公子的意思是他觉得你的提议很好!”

    “老子用你来提醒?”青九豹没好气道。

    青九豹看着春雪和秋霜道:“来人,给我刮花这两个小贱人的脸!我要让她们一个恩客都没有只能去做低贱苦力一辈子再无任何指望。”

    “不要”春雪和秋霜尖声喊叫挣扎。

    半个时辰后,春雪和秋霜满脸血痕被丢在万芳苑大门口。

    万芳苑的老鸨得知后拍着胸口恶狠狠道:“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嫌命长的破烂玩意,花将军的心头宝她们也敢惹?她们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认不清自己身份的女人就是找死!将他们丢到柴房去做苦力!”

    锦曜此刻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安稳觉。

    羽刃凑过来疑惑道:“锦公子什么时候在阁楼放了两件衣袍?”

    锦曜微微惊讶道:“你眼力倒是好,你是怎么看出我身上这件衣袍不是在阁楼上穿的那件?”

    公子无双袍可以随着主人的心意随意变换造型,按理说一般人根本看不出锦曜换过衣袍。

    羽刃嘿嘿一笑:“因为这衣袍我以前看锦公子穿过,但没见那么多那人为锦公子倾倒,我知晓锦公子有宝贝,锦公子刚才在阁楼上穿的那衣袍肯定是宝贝!”

    “变聪明了,可惜没奖励。”锦曜撇嘴道。

    羽刃笑道:“锦公子能不能将那件衣袍给我穿一次,我年纪不小也该寻个美娇娘成亲了。”

    “不是我不给你穿,而是你穿没用!这衣袍只有我穿才有用!”

    羽刃叹气:“原来如此!”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