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晚上锦曜回到雅兰府。

    一进自己的屋子,锦曜就看到雅兰清面无表情坐在椅子上。

    “清儿这么晚还在等我,我心甚暖。”锦曜走到雅兰清身边准备握住雅兰清的手。

    雅兰清缩手避开,语气淡淡道:“今日我让你办的事办的如何?”

    锦曜潇洒往床上一坐:“我办事你放心,雅兰腾亲口说二房和大房亲如一家毫无嫌隙。”

    雅兰清脸色一沉,锦曜是真蠢还是假蠢?她让他请雅兰腾洗澡的用意难道他真不知道?

    难道要她问你们男的洗澡是不是都光着一起洗?该看的都看到了?

    锦曜突然朝雅兰清笑得满含意味道:“清儿时候不早了咱们不如早点开始今日咱们玩畅快些”

    “今日我不留在这,你早些歇息。”雅兰清心里一肚子气,锦曜简直就是猪脑袋,蠢得无可救药,自己不行她给机会他证明自己他都不知道表现。

    蠢成这样怪不得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这种脑子里只有美女的男人注定没出息,老天爷怎么让这种废物长了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庞?

    雅兰清起身毫不留恋离开。

    一直跟在雅兰清身旁的风儿忍不住用看癞蛤蟆的眼神瞪了锦曜一眼。

    “清儿”锦曜面上很不舍。

    雅兰清走到院门口,大粗自觉过来低声禀告:“锦曜下午和雅兰腾进了澡堂”

    接下来的话大粗不太好意思和雅兰清一个女子说。

    “没什么好避讳的,你直说就是。”雅兰清淡淡道。

    “是。”大粗点头:“锦曜他们一开始在池子里围着布巾洗澡玩得很高兴,后来雅兰腾要扯锦曜身上的布巾,锦曜四处躲避,不过锦曜身上的布巾还是被扯掉了,大家都看到了,锦曜没问题。”

    雅兰清听后表情放松许多,烦闷道:“这叫什么事?可知道谁放出的风言风语?”

    “小人未查到,只查到风言风语是从二房传出来的。”大粗皱眉道。

    “哼,我就知道只有二房会想出这种馊主意,真是可笑,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失去雅兰府?”雅兰清脸色阴沉道。

    “二房他们不知道小姐的背后有县令,二房不过是跳梁小丑。”大粗摇头道。

    “还是你看得明白。”雅兰清勾起嘴角缓缓离去。

    雅兰清心情美妙睡了一觉,起来后招来大粗问道:“今日早上传闻如何?”

    大粗疑惑道:“今日府中并没有下人嚼舌根,他们见了小人就躲的远远的,小人正准备出门探听消息。”

    雅兰清了然道:“我昨日惩戒了几个丫环,他们今日自然小心翼翼,罢了,我们出门去金玉阁逛逛,正好听听消息,你去准备马车。”

    “是。”

    金玉阁。

    金玉阁主要卖各种成衣各种首饰,这里掌柜伙计清一色是女的,这里只接待女客。

    雅兰清是金玉阁的常客。

    雅兰清刚走进金玉阁,所有看到雅兰清的人动作都停了一下。

    “掌柜的可有新货?”雅兰清走到柜台前姿态傲然道。

    掌柜还没开口,围在柜台前和雅兰清不对付的几个千金小姐开口了。

    “雅兰清你脸皮可真厚,找了那样的赘婿你也敢出门晃?”

    “我若是你,干脆找棵树吊死自己算了。”

    “没想到雅兰清你那么嚣张跋扈,最后居然找了一个半根男人,真是可怜。”

    “你可知如今县里到处都在传你的丑事?他们都在说哎呀那话我真不好意思说,实在是羞死人。”

    “就算我们北方女子豪迈不似江南女子那般含蓄羞涩,但你的事说出来真是脏了我们的嘴。”

    雅兰清冷笑道:“不知道是哪个烂舌头的东西故意往锦曜身上泼脏水,这种传闻你们也信?好歹你们也是大家闺秀,谈论这种事实在有份。”

    几位千金小姐脸色古怪地看着雅兰清。

    “你不会到现在还死不承认你找了个半根赘婿吧?”

    “昨日在澡堂听说几十个男人都看见了。”

    “锦曜残缺不全的事实那么多人看见你还想狡辩?”

    “啧啧我们说话算是好听的,你知道那些市井混混怎么议论的吗?”

    有个千金小姐凑到雅兰清耳边低声道:“他们都在议论,你和半根男人做那事时是什么感觉?你们是怎么做的?锦曜到底行不行?是不是感觉特别不一样?那些市井混混最喜欢想象富家千金的猎奇之事。”

    “啪污言秽语下流恶心,我撕烂你的嘴。”雅兰清挥手扇了这个千金一巴掌。

    “你敢打我?大家一起揍她。”

    因为金玉阁只有女子能进,雅兰清和风儿两个很快就处于被揍状态,最后是大粗听到声音冲进来将雅兰清和风儿拉走了。

    雅兰清和风儿披头散发像疯子一样坐在马车上。

    雅兰清愤怒尖叫一声:“大粗你怎么办事的?外面传闻这般你居然一点都不知?”

    大粗坐在车架上满是愧疚道:“都是小人的错,小人办事不利,小人甘愿受罚。”

    雅兰清愤怒道:“现在我不想听这些,你去查传闻为何会变成这样!”

    “是。”大粗直接跳下了马车。

    等雅兰清捂着脸回府洗澡梳妆完毕后大粗回来了。

    大粗满是愁容道:“大小姐,如今全县都传遍了,说锦曜是半根男人,说澡堂里几十个男人都看到他那处残缺不全。”

    “哗啦”雅兰清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摔到地上:“一个人眼瞎,难道所有人都眼瞎?锦曜有没有问题一看便知,这明显是阴谋。”

    大粗皱眉道:“难道二房本事那般大?能让那么多人指鹿为马?”

    “哼,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不让我好过,我让他们更不好过。”雅兰清眼睛发红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大粗焦急道。

    “真金不怕火炼,锦曜是完整男人这个事实变不了,大不了我将这事闹上公堂,你先下去,此事让我再想想。”雅兰清冷冷道。

    大粗离开后走在路上忍不住摇摇头,心中对大小姐有些怜悯。

    大粗心道:大小姐城府厉害手段狠辣不假,但是锦曜城府更厉害手段更狠辣,大小姐这回怕是要栽大跟头。

    在生命与忠义之间,忠义什么都不是,自古忠义多薄命。

    他宁愿活下去。

    他只能对大小姐说对不起。

    锦曜看着闷闷不乐跟在身边的大粗挑眉道:“怎么?同情你的大小姐?”

    大粗心中咯噔一跳,这几日锦曜一直扮演文弱公子他差点忘了锦曜是如何可怕的人,他太放松了。

    大粗急忙摇头:“大小姐做过不少恶事,以往哪家千金和大小姐不对付,大小姐就想办法毁了那千金的清白,大小姐十分记仇,被她弄的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大小姐不值得同情。”

    “那你呢?刽子手?”锦曜似笑非笑道。

    大粗脸色讪讪不敢吭声。

    锦曜摆手道:“少装模作样,我问你,你可有办法弄到咱们大炎国贵族千金们的资料和画像?”

    “这可不是能轻易得到的,这些东西只在贵族间流通,公子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大粗皱眉道。

    “自然是选个贵族千金当娘子,我就可以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娘子撑腰的赘婿生活。”锦曜满是理直气壮道。

    大粗嘴角抽搐表情不断变化。

    锦曜这人真是奇怪,大好男儿哪个愿意做赘婿哪个愿意走出去就被人说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赘婿可是为人不齿的。

    就凭锦曜的城府手段,怎么着混的不会太差,结果锦曜脑子不好非要做赘婿。

    大粗小心翼翼道:“以公子的才能,如今正逢乱世,公子说不定筹谋几番能有不小的作为,何苦去做这伺候女人的绝户赘婿?”

    “愚昧,人生在世就要及时享乐,什么绝户不绝户?难道我娘子生的孩子就不是我的血脉?”锦曜不爽道。

    大粗只能道:“公子想要大炎朝贵族千金的资料和画像小人肯定没办法,京都和江南之地,那些千金小姐顶顶金贵,我们北方根本得不到她们的资料和画像。”

    大粗说着靠近锦曜道:“倒是咱们北方贵族千金的资料和画像,咱们大小姐全有。”

    锦曜眼神一亮:“将那些资料和画像全部取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办好了,我先给你解毒。”

    大粗一听立刻来劲了:“小人一定办到。”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