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羽刃点头立刻飞奔进公堂将拿着锄头的青年拉出公堂。

    “放开我,我要为我表妹一家报仇,我要杀了这狗官!”青年挣扎不休。

    锦曜高声道:“早听说破家县令c灭门知府,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楚县令可比知府还要厉害,不过人家是草原贵族,不把大炎国百姓当人也十分正常。”

    百姓们听后愤怒不已。

    有些挽着菜篮子看热闹的百姓将菜叶丢进公堂:“狗官,咱们要找花将军去搜你家的后院,看看是不是有小娘子尸体!”

    “草原野人该死!”

    楚大闻站起身气得哆嗦道:“反了你们这群贱民,在公堂挑衅滋事乃是大罪,若是你们再不离开,本官将你们通通抓起来严加惩治!”

    锦曜微笑道:“是时候该咱们出场了。”

    羽刃闻言立刻发出信号让等在边镇外面的一百精兵进城。

    锦曜走进公堂鼓掌:“楚大人好大的官威,楚大人莫非要将今日围观的百姓全部屠杀干净?其中也包括自己的妻儿?”

    “本官就知道是你搞鬼!”楚大闻用吃人一样的眼神瞪着锦曜。

    锦曜挑眉道:“楚大人何出此言?明明是楚夫人楚大风大义灭亲揭发你是草原安插在边镇的奸细和你做的泯灭人性之事,虽说楚大人被妻告被子告乃是奇事,但所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楚大人不会因为牵扯到自己就不受理此案吧?”

    “本官办案岂有你说话的份,本官告诉你,跳梁小丑只能蹦跶一时却不能蹦跶一世,眼看你这几日风光无限,却不知你早已大祸临头!”楚大闻瞪着锦曜阴狠道。

    锦曜无视楚大闻的威胁扬声道:“自古文武不相干,但事有轻重缓急,边镇出了一个草原奸细当县令,若是不立刻审理此案恐怕会酿成大祸,奸细身份已明,他若是狗急跳墙不知会做出何等恶事,若是他还有厉害的同党在北方庇护他,很可能恶人最后仍然逍遥法外,所以,我现在问问大伙的民意,此等恶徒该不该审?”

    “该审!”

    “都到这时候分什么文不文武武不武的?不能让草原奸细逃了才是正经!”

    “此案牵扯到军国大事自然和北军有关,花将军作为封号大将军为何不能审奸细案?”

    锦曜微笑道:“既然大伙觉得该审,那我就替大伙审一审,羽刃,去楚县令家给我彻彻底底仔仔细细地搜!若是有想去见证的百姓也可同去。”

    “锦曜你敢?你没有圣旨擅自搜朝廷命官的府邸你这是想谋反?”楚大闻脸色涨红大声道。

    锦曜勾唇邪笑道:“为国抓贼人人有责,为国办案人人可办,特殊案件为了不延误办案时机自该特殊办理。”

    楚大闻急得脑子一阵一阵发晕,眼看着又要晕过去。

    楚大闻用力掐自己大腿一下让自己清醒,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晕。

    楚大闻挥手道:“锦曜目无王法准备擅闯朝廷官员府邸,给我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衙役们一个个低头装作听不见。

    有几个和楚大闻同流合污的衙役倒是面色焦急想阻止锦曜,只是锦曜被十几个军士保护着他们又能干什么?

    楚大闻瞪着楚夫人恨声道:“夫人啊夫人,你可知你只需再等待一点时间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为夫早就想好惩治锦曜的办法,你为何如此糊涂?你为何要这么做?”

    楚夫人嘴唇动动不知该说什么,若是她不这么做,锦曜带管事和大风滴血验亲怎么办?他们娘两到时肯定会被千刀万剐。

    要怪只怪你一个男人生不出儿子!

    楚大闻犹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上面转来转去。

    楚大闻擦擦额头上的汗对身边的衙役道:“你快去城外看看有没有精兵前来,若是看到让他们速速前来捉贼!”

    衙役小声道:“大人你总得告诉我是哪里的兵?不然我怎么认?”

    楚大闻脸色狰狞道:“是南方的兵,南方的兵穿的军装盔甲和北军不一样一眼就能认出来,你快去!”

    衙役有些畏缩。

    楚大闻低声狠厉道:“别忘了那些小娘子都是你带人掳来的,本官出事你也逃不掉!”

    衙役心中发寒只能听命。

    海浪一直帮锦曜监视周围一百米的动静。

    锦曜听到海浪的提醒后微微皱眉。

    “龙阳过来。”

    龙阳马凑到锦曜身边蹭蹭。

    锦曜捏住龙阳马的耳朵小声道:“去找花将军过来,快去。”

    龙阳马伸出蹄子晃了好几晃,意思要吃好几只烤鸡。

    锦曜点头:“知道了你快去。”

    龙阳马这才甩着马尾飞奔而去。

    楚大闻犹如一只困兽,想要拿下锦曜偏偏没有衙役愿意为他去搏命。

    楚大闻坐在椅子上捂着胸口,只要五百精兵赶到就好,到时候他可以先控制住锦曜带来的兵,然后再关上城门好好算账。

    若是逼不得已,今日围观的百姓有一个杀一个!反正他注定无法做个名声无暇的文官,那就大开杀戒又何妨!

    就算锦曜和所有百姓都认为他有罪又如何?只要他拖延时间等到五百精兵到来,一切将天翻地覆。

    楚大闻阴沉沉看了锦曜一眼。

    随即楚大闻瞪着楚夫人和楚大风在心中冷冷道:“我全心全意为你们着想,没想到你们却在我身后插刀,你们可真是我的好妻子好儿子,你们给我等着,真以为我不敢杀妻杀子?妻子没了再找就行,儿子没了再生就行。”

    楚大闻想想又觉得自己儿子软弱无主见定然是被胁迫听旋氏的话才会做出大不孝之事,到时候留儿子一命好好教育就是。

    旋氏总之不能留。

    半个时辰后,羽刃率兵回到县衙。

    羽刃身后跟着两两组队抬着木板的军士们。

    这些军士抬着的木板上是一具一具腐烂干枯的尸体,有的尸体上面爬满虫子,有的尸体已经化为白骨只剩一些破布衣裳挂在身上。

    “呕”

    百姓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许多百姓忍不住干呕。

    锦曜见状冷声道:“楚大人,如今人证物证俱全,你可认罪?”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