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羽刃和军士们忍不住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锦曜,一个男人连马都不敢骑要骑矮脚马?花将军看中的人还能更废物一点吗?

    不过羽刃已经领教过锦曜的无耻嚣张不敢反抗。

    “北军大营里没有矮脚马,倒是有一匹很特别的偏矮偏胖一点的白马。”羽刃淡淡道。

    锦曜挑眉:“如何特别?”

    羽刃:“此白马因为长得比一般公马要矮要胖,所以常常遭到母马的厌弃,然后这匹马就开始”

    锦曜疑惑道:“开始欺负报复母马?”

    羽刃一脸古怪道:“就开始勾搭公马,此白马报复心极强,只要嫌弃过它的母马,他就会把母马的伴侣勾搭走,久而久之,此马令无数公马为之争风吃醋吃草睡觉也不香,此马只要一出现,无数公马都想往它身边钻,此马后来被命名为龙阳马!”

    锦曜惊讶道:“这马做不成情圣就做基王?既然这马不能用,你们没把马放生?”

    羽刃皱眉道:“龙阳马并非不能用,龙阳马虽偏矮偏胖,但龙阳马速度奇快战斗力超强智商极高,只要将龙阳马放到战场上,龙阳马一匹马能干翻几十匹马,但龙阳马古怪难训,至今没有人能骑它。”

    锦曜闻言摸着下巴思索起来:龙阳马智商这么高不会是人穿越进去的吧?或者龙阳马是精怪?

    “走,带我去瞧瞧龙阳马。”

    到了北军大营前大门,守门的军士们说什么也不让锦曜进北军大营。

    锦曜无奈只能在外面等,让羽刃进去牵马。

    过了好一会,羽刃和七八个军士围着一匹白马出了大门。

    锦曜当场就惊呆了。

    这马长得太胖太可爱!

    龙阳马颜值奇高!比狗狗萌,比猫咪美!比小鹿的眼睛清澈灵动。

    龙阳马大概身高一米五左右,但是龙阳马差不多有大象宽胖!!!

    龙阳马此时很不耐烦地冲拉着缰绳的羽刃打响鼻,不时张嘴去咬羽刃的头发。

    羽刃有些狼狈道:“锦公子,龙阳马是很危险的马,你还是选匹性情柔顺的马比较好。”

    锦曜心中冷笑,别以为他不知道羽刃的心思,这家伙故意介绍龙阳马引起他的兴趣,就等着看他出丑!

    锦曜走到龙阳马面前用力鼓掌道:“做马就该做龙阳马,龙阳马咬他,揍翻这群愚蠢的人类,你尽管揍,他们若是惩罚你不给你吃我给你吃。”

    龙阳马动动耳朵转头看着锦曜。

    锦曜笑得满脸真诚道:“尽管揍,我也想揍这群愚蠢的人类很久了。”

    龙阳马咧嘴露出一个笑容,当场就抬起蹄子把羽刃踹飞。

    龙阳马战力超强,羽刃被踹飞出去好几米。

    “踹的好,这踹人的英姿肯定迷倒一群公马。”锦曜用力鼓掌。

    龙阳马更来劲,当场就见谁踹谁!

    龙阳马踹人,锦曜在旁边不停给龙阳马加油鼓掌。

    羽刃爬起来脸色铁青道:“锦公子你怎可纵马行凶?龙阳马本就难管教喜欢踹人,你若是再纵容它可如何得了?”

    “嘿我倒觉得龙阳马好的很,你们这群废物伺候不好龙阳马,它当然要踹你们,你看它机灵可爱见人下脚也就是给你们点教训,它心中有分寸的很。”

    羽刃气得哼哧哼哧喘气,本来他被派来伺候这个废物就生气,现在这废物居然如此恶劣放纵,他以后肯定没好前途。

    龙阳马玩高兴后,甩着尾巴哒哒哒跑到锦曜面前,像是找到知音一般用脑袋在锦曜身上蹭了蹭。

    龙阳马甚至抬起蹄子在锦曜的pi股上蹭了下。

    锦曜顿时脸一黑:“我告诉你,虽然我拥有做总攻的完美形象,但我是钢铁直男,你别打我主意!”

    龙阳马眼神鄙视地看了锦曜文弱的小身板一眼。

    锦曜叉腰道:“想不想以后跟着我去外面风风光光?想就让我骑!”

    龙阳马听到骑这个字有些抗拒退后几步。

    锦曜继续道:“你在北军大营能有什么乐趣?无非就是勾搭公马搞搞事,跟着我去外面,你想怎么搞事就怎么搞事,你想勾搭美女帅哥都行,你想吃什么山珍海味都有。”

    龙阳马眼珠滴溜溜转了一会,勉强抬起蹄子在锦曜腿上碰碰。

    锦曜眼神一亮:“这是同意我骑的意思?你可别搞鬼!搞鬼我让花将军阉了你!”

    龙阳马顿时夹紧两条马后腿。

    锦曜轻轻松松往龙阳马上一坐,顿时高兴道:“爽,这么宽的背坐得特别稳,咱们出发去边镇!”

    龙阳马一马当先跑到前面。

    羽刃仰天大吼一声发泄心中的郁闷,然后骑上自己的马大吼道:“追。”

    龙阳马速度超快,不用一炷香的时间就带着锦曜到了边镇城门外。

    锦曜转头一瞅,羽刃他们的影子都见不到。

    锦曜摸摸龙阳马的耳朵道:“你太兴奋了,要等等你的基友们。”

    龙阳马胖乎乎的耳朵一甩甩掉锦曜的手。

    等了一会羽刃终于率兵赶到。

    羽刃喘气道:“锦公子来边镇到底想做什么?”

    锦曜把玩手中马鞭:“我要你们进去,把楚大闻的家人抓出来!未嫁人的闺女放过,十岁以下的小孩放过,七十以上的老人放过。”

    羽刃吓得差点从马上摔下去。

    “锦公子我们是军士,怎可做这种强盗行为?楚大闻是朝廷命官,他的家人都是官员家属,若是我们抓了楚大闻的家属,会被朝廷问罪,会被文官文人的唾沫淹死!你这样会害了花将军。”

    锦曜挑眉笑道:“你见过几个将军夫人大臣夫人搞事情连累将军大臣被处死?我是未来的将军夫君,事情是我做的,与花将军无关,与你们听令行事的军士无关,若是你们不愿听令,那就回北军大营。”

    羽刃咬牙,想起花将军说过无论锦曜做什么他都必须听令的吩咐,只能道:“羽刃听令,锦公子可要随我们一起去?”

    锦曜勾起唇角道:“自然要去,走。”

    边镇守城的军士见到有军队进入边镇并没有大惊小怪,在边镇这地方,军队来来回回购买物资办事太正常。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