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青九豹冲过来关心道:“锦曜你”

    青九豹突然看锦曜几眼惊讶道:“你是男的?那你告诉我们的名字也是假的?”

    “名字是真的。”锦曜翻白眼道。

    “我说一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厉害呢?”青九豹小声嘀咕。

    “花将军刚才瞪了你一眼。”锦曜瞎扯道。

    “啥?我可没说花将军不厉害。”青九豹顿时小心翼翼看了花不柔一眼,发现花不柔根本没关注他,转头狠狠瞪了锦曜一眼。

    花不柔在战场上走了一圈,有些震惊道:“看现场战况,似乎有人在指挥?此人指挥能力着实不错,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刚才是谁在指挥?”

    “是锦曜。”青九豹指着锦曜道。

    锦曜微笑道:“我就是班门弄斧一番,我起的作用不大,主要是镖师们的功劳,是青九豹率领镖师们勇猛作战。”

    锦曜表情满是赞叹道:“当时青九豹真乃军神降世也,我被撞得晕头转向滚到马肚子下侥幸保住性命,转头一瞧,各位镖师已经使出十八班武艺砍断了好多条马腿刺死了几个落地的流马,他们互相掩护互相合作宛如磐石般坚硬,真真是叫人钦佩。”

    锦曜说的全是真话,一开始的确是这群镖师顶住了巨大压力没有让流马队伍冲杀起来。

    青九豹挠挠头,他有那么厉害?

    锦曜突然红了双眼道:“后来我在镖师们的激励下鼓起勇气砍马腿,五六个镖师在我周围共同作战,后来他们全都死了有一个小伙子才二十岁,他在路上见我没带吃食每次镖师们做好饭他都悄悄塞饭给我,真是个好小伙。”

    锦曜是真情流露,当时他虽然砍马腿十分神勇,但也是他周围的镖师一直在与他共同作战。

    镖师们战斗时,会支应锦曜一二。

    青九豹和剩下的镖师们满脸哀伤有的红了眼眶有的流下热泪。

    青九豹悲痛道:“我们三十个镖师一起出来,现在只剩下十三个。”

    “是锦曜害死了许多镖师,他就是个祸害。”突然有个镖师大声道。

    锦曜抬眼一瞅,原来是那个准备骑马逃跑被他砍了一刀的镖师。

    锦曜心中暗道果然祸害遗千年,另一个准备逃跑的镖师后来英勇战死了,这个祸害躺地上反而活了下来。

    青九豹怒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如果没有锦曜临危不乱将大家凝聚起来一起战斗,我们全都会被流马屠杀殆尽。”

    “没错,若不是锦曜砍断了起码四十条马腿,我们根本不可能获胜。”有个镖师开口帮锦曜说话。

    大部分镖师认为锦曜在这场战斗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几个镖师对锦曜不屑不服。

    几个镖师小声嘀咕。

    “就他刚开始那废物表现,若不是我们拼死护着他,他早死了。”

    “他也就是动动嘴皮子鼓舞一番士气而已,鼓舞士气谁不会做?”

    “他最后到底是引开流马还是逃跑我看说不准。”

    “主要功劳还是在青九豹身上。”

    锦曜小心眼将这几个说他坏话的镖师记下来,等以后他再找他们算账。

    现在,他千万不能表现太好,否则花不柔可能会把他拎到军营当兵去,锦曜做赘婿的梦想就泡汤了。

    朝廷肯定不会让一个北境小兵和花不柔成亲,这样北境大军不还是花不柔的?

    再者以花不柔的性子肯定不会找下属做赘婿。

    花不柔右手握拳轻拍自己胸口:“你们保护了许多军士家属,我向你们致敬,牺牲的镖师,我会给他们发抚恤金,他们的后代若是想参军,我会优先考虑。”

    青九豹带着镖师们立刻回礼:“谢将军。”

    花不柔挥手道:“护送他们去边镇。”

    花不柔率领一队军士将所有人送到了边镇。

    锦曜被放下马立刻往花不柔那里蹦:“花将军,我真的很仰慕你”

    本来还想说几句的花不柔迅速翻身上马离开。

    “哎花将军你别走!”锦曜望着花不柔的背影不舍道。

    络西风走过来冷笑道:“你小子倒是厉害,花将军天不怕地不怕都被你吓走了。”

    锦曜郁闷叉腰道:“你说我这样一个俊男要对她以身相许她跑什么?”

    络西风打量锦曜几眼不屑道:“就你这被风一吹就要倒的小白脸?你以为你能配得上花将军?就算花将军嫁不出去也看不上你。”

    “我不用花将军嫁我,我可以入赘当赘婿。”锦曜满脸认真道。

    “什么?”络西风掏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络西风不可置信道:“你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

    锦曜从怀里掏出一个黄金元宝:“你说我穷不穷?”

    络西风:“”

    “那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娶不到媳妇?”络西风又问道。

    锦曜翻着白眼道:“信不信我把我的大鸟掏出来砸死你!”

    络西风:“”这家伙说话怎么比军汉子还不文雅?

    络西风满脸疑惑不解道:“那你为何要做赘婿?”

    锦曜心道我现在说我仰慕花不柔这些家伙肯定不信,可我若是说我被雅兰清追杀找花不柔保护,岂不是显得我对花不柔很不真诚?

    只是有时候人被陌生人突然接近,压根不会相信别人的真诚和真心,非要知道别人接近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才安心。

    锦曜犹豫一番道:“我原来做过烽烟县雅兰家的赘婿。”

    络西风闻言顿时满脸怒气道:“你竟然是雅兰家的赘婿?雅兰家就是卖国贼,他们不顾北方军民的死活,肆无忌惮将盐和铁卖给草原蛮子,你是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做了雅兰家的赘婿?”

    锦曜一看络西风对他厌恶上了急忙道:“别激动别激动,我是被逼的!我这不是找到机会逃出来了吗?我已经把雅兰清那伤风败俗的千年荡fu给休了!”

    “你一个赘婿也好意思休妻?”络西风对锦曜更看不上了。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锦曜提高声音道。

    “你说,说完我再揍你。”络西风冷哼道。

    于是锦曜将原主的倒霉遭遇说了,至于原主自愿当赘婿被锦曜说成是雅兰清用原主的父母威胁原主让原主去当赘婿。

    锦曜这么说也没错,原主落魄就是雅兰清干的。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