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锦曜疯狂奔跑,海浪焦急道:“宿主你应该骑个马跑,你这样怎么跑得过?”

    锦曜喘气郁闷道:“你以为我不想,可我不会骑马,那些马上连马鞍都没有,我骑马是找死。”

    锦曜看了一眼即将追上来的流马们,叹气道:“今天我的命估计得交代在这,你下次选宿主时眼睛擦亮点,选个特种兵!”

    “臭娘们,你往哪里跑。”

    “你死定了!”

    “等会老子要将你先jian后杀!”

    锦曜心中吐槽老子脱了裤子比你们都大信不信?

    等会这些流马发现他是男的会不会恶心愤怒之下对他的菊花下手?

    锦曜想到这里浑身一哆嗦。

    “噗”

    就在此时,一个流马甩出长刀砍中了锦曜的左腿。

    “嗯”锦曜闷哼一声摔在地上。

    “宿主,你你赶紧吃美肤美体丸,美肤美体丸虽是美肤塑形用的,但是有超强的修复能力。”海浪飘来飘去焦急不已。

    锦曜趴在地上吐出一口血邪笑道:“吃了也是浪费,本来这个药丸我准备留给我未来娘子,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驾驾”

    “吁”

    “哒哒哒”

    十几个流马骑着马围成圈将锦曜围在中间。

    锦曜被漫天而起的黄沙搞得看不清东西。

    等锦曜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就看到闪亮锋利的长刀朝着自己砍来。

    “雅兰清没死我反倒先死?早知道我应该先弄死雅兰清。老天爷真坑我,我在前世做做实验突然猝死穿越了,现在又让我惨死。”锦曜心中十分不甘心。

    就在闪着凌冽寒光的刀锋离锦曜的身体不到一厘米时,坐在马上狞笑挥刀的流马表情突然凝固了,一把漆黑如墨的长枪从他胸口闪电般窜出

    接着枪尖又闪电般消失。

    然后锦曜就看到一道黑色修长的身影从流马身后冲天而起。

    漆黑的长枪在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手上仿若绝世神兵,每一次舞动都鲜血飞溅,每一次旋转都收割性命。

    锦曜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衣面具人,震惊的嘴巴都合不上。

    这是绝世武林高手啊!

    这黑衣人将杀人练成了艺术。

    “花不柔”

    “快逃”

    锦曜眼睛瞬间睁大!

    这是他看中的未来娘子花不柔???

    锦曜顿时恨不得有透视眼一样盯着黑衣人猛瞧。

    黑衣人察觉到锦曜的注视,冷冷看了锦曜一眼。

    锦曜在心中赞叹道:“这眼神坚定无畏强大无匹,太令我心动,这就是我要找的娘子!”

    就在锦曜震惊赞叹的这么一会会功夫,十几个流马全都死的不能再死。

    受惊的马四散逃窜。

    “将军”

    “将军你没事吧?”

    锦曜闻声看去,只见一队军士骑着马姗姗来迟,看来花不柔是独自赶来的。

    花不柔一个翻身落在锦曜身边,声音冷如寒冰:“此女子受伤不轻,你们将她送到边镇医馆。”

    锦曜闻言挣扎着站起来道:“花将军,你救了我的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要对你以身相许!”

    “噗”

    “嘶”

    “噗通”

    有人被惊得直接从马上落下来。

    所有军士全都震惊万分地看着锦曜。

    花不柔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花不柔淡淡道:“我是女子。”

    花不柔以为锦曜将她当成了男将军。

    “是女子就对了,我是汉子!”锦曜当场将自己外面的女装扯掉,撕掉自己喉结上的纱巾。

    “咳咳”

    “哈”

    所有军士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要笑不笑像抽筋。

    花不柔楞了一下,仔细看了锦曜一眼。

    锦曜微微侧过脸露出自己最好看的角度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只能以身相许。”

    花不柔瞪着看戏发笑的下属们:“很好笑?还不将这位”

    锦曜插言道:“将军我叫锦曜,锦绣山河的锦,日出有曜的曜,花将军叫我锦曜就好,不过我更喜欢花将军叫我要精!”

    锦曜畅想了一下以后花不柔笑着喊:“要精夫君。”

    那滋味甚是美妙。

    等锦曜回过神来,却见花不柔已经飞身而起落到了自己的马上:“保护大炎国子民,是我们军士的使命,我不需要你报恩。”

    接着一个长相狂放的军士过来一把捞住锦曜的腰将锦曜挂在马上。

    锦曜趴在马上不满囔囔道:“我要趴在花将军的马上,你把我送到花将军的马上去。”

    “嗤你一个文弱废物小白脸胆大包天居然敢戏弄花将军?”军士十分不屑道。

    锦曜抬起头莫名其妙:“我何时戏弄花将军了?”

    “少在我面前装,你们这些小白脸不是经常写诗骂我们将军是烂面将军?一群臭书生没事干只会盯着我们将军不像女人没人肯娶面容似鬼这些事情编排是非,而你”

    “我怎么了?我对将军是真心仰慕,我真的想以身相许。”锦曜皱眉道。

    锦曜是真不在乎什么毁容不毁容,别说他有美肤美体丸可以治好花不柔,就算治不好,锦曜觉得也不是大事。

    以前电影加勒必海盗里那些鬼船长容貌那么恐怖都有许多忠实粉丝,容貌不是锦曜最看重的。

    “你再信口开河信不信我揍你,就你这么个男扮女装脑子有问题的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看你莫非是朝廷派来故意戏弄羞辱花将军的?”军士防备很深道。

    锦曜叹气:“你真想多了,大兄弟你怎么称呼?”

    军士抬起头自豪道:“我是从五品中将络西风。”

    “失敬失敬,那不知花将军是几品将军?”锦曜关心道,大粗这蠢货只找到花不柔的画像。

    大概世人只关心花不柔不像女人面容丑陋的事情,花不柔在军队的资料很少,也有可能是朝廷故意不宣传花不柔的军功军职。

    络西风闻言更加自豪道:“将军是正三品大将军,将军可是有封号的将军。”

    “哦?是什么封号?”

    络西风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怒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皇帝故意羞辱将军给将军封了个鬼面将军的封号。”

    锦曜:“”皇帝对花不柔真是恶意满满。

    “是花将军来接我们了。”

    “花将军”

    “大家快看,锦曜没死,他趴在军士的马上。”

    花不柔率军往前走了一段看到了满地狼藉的战场和青九豹等人。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