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神净满脸高傲自信地看着花不柔,从来没有女人能拒绝他。

    锦曜这个长在北方乡村的乡野泥腿子,就算容貌身材勉强能看,但气质内涵与他相差甚远。

    不,锦曜根本不配与他在一起比较。

    花不柔连锦曜那样的乡野泥腿子都看得上,见到他这样的神仙公子,定然只会选他。

    神净的自信高傲绝无半点虚假,仿佛他一勾手,所有女人都会乖乖臣服于他。

    锦曜摇头嘀咕:“世上居然有这么极品的沙雕男?这家伙到现在没被揍死真是福大命大。”

    一直跟着锦曜的羽刃皱眉疑惑不已。

    虽说神净着实令人讨厌,但他为何看神净觉得有点熟悉?

    思索一会羽刃恍然大悟,神净这自信自恋嚣张狂妄的德行和锦曜有点像!

    羽刃心中暗骂,一个锦曜已经不得了,朝廷送神净到北军大营,是不想花将军好!

    若是其他两个也是这个德行,以后北军大营得乱成什么样?

    朝廷用心果然险恶。

    羽刃焦急地看着花不柔:花将军你千万别被迷惑!

    花不柔眼中光芒一闪,正要开口,突然车队左边马车里一道身影飞出落在长颈鹿身上:“神净,你为何如此不清澈?你这样不清澈的人让世间都变得不清澈。”

    神净恼怒转头:“鹿澈,你少在本神面前装模作样!”

    “你这人着实不清澈,你简直不清澈到极点!”鹿澈用看脏污东西的眼神看着神净。

    “你闭嘴,一路上开口闭口清澈不清澈,本神恨不得撕烂你的嘴!”神净额头青筋直跳。

    一直看热闹的谈风源惊讶道:“这小子长得好有味道,一双眼睛和小鹿眼睛一样清澈透明懵懂纯真,我好像舍不得杀他。”

    锦曜怒视谈风源:“你难道是断袖?”

    谈风源撇嘴摇头:“我喜欢女人,但这小子一双眼睛生得极好,他若是女的,我愿意把心掏给他。”

    锦曜:“……”不妙啊!这什么鹿澈差点把谈风源弄弯了,他得好好防着这家伙。

    鹿澈饶有兴致地看着花不柔:“花将军,你的眼神很清澈,想来你的人也很清澈,我最喜欢清澈的人!”

    “你的清澈让我欢喜,我手上的箭想和你打个招呼。”鹿澈突然拿起手上的金色长弓缓缓拉开:“花将军,你如此清澈,希望你能接住我的箭。”

    谈风源皱眉道:“他的弓上没有箭,莫非他在唬人?”

    “你为何如此不清澈?果然世上清澈的人太少。”鹿澈不满地看着谈风源。

    谈风源咬牙切齿:“我以后不想再听到清澈这两个字!”

    “花将军,想要我喜欢你,先得接住我的箭!”鹿澈拉着弓的手指突然松开。

    北军大营众人都觉得鹿澈在哗众取宠吸引花将军注意。

    然而就在此时,花不柔突然用两根手指在虚空中一夹:“内力化箭?”

    众人震惊地看着花不柔。

    “真的有箭?”

    “花将军不会说谎,看来真的有箭。”

    “内力化箭?内力居然可以化成箭?这箭能伤人吗?”

    鹿澈勾唇微笑道:“世上不清澈的人太多,死在我箭下的人少说也有几百。”

    鹿澈满是高兴激动地看着花不柔:“能接住我的箭,花将军的内心定然很清澈,花将军就是我的真命天女,原本我不乐意来,现在我很庆幸我来了。”

    锦曜捏捏眉心:“我已经无法直视清澈这两个字了。”

    “大水,到花将军那边去。”鹿澈拍拍长颈鹿的脖子。

    长颈鹿乖乖巧巧走到花不柔身边。

    鹿澈站在长颈鹿背上:“花将军,可要到大水身上来?大水身上宽敞的很,我们可以在大水身上谈天论地,想来那是最清澈的事。”

    锦曜挡在花不柔面前:“走开,离我的未婚妻远点。”

    “世上居然有你这般不清澈的人,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不清澈的人,多看你一眼我都恶心的想吐,你快走开。”鹿澈不可置信地看着锦曜。

    锦曜深呼吸一口气:“花将军,我能不能弄死这家伙?我已经忍无可忍。”

    神净满脸赞同道:“我一看见他就想弄死他,可偏偏他有一群长颈鹿护着。”

    花不柔好笑地摸摸鼻子:“其实……我觉得鹿澈挺有意思。”

    锦曜瞪大眼睛看着花不柔:“他有意思?”

    花不柔点头:“他很天真单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鹿澈满脸感动地看着花不柔:“没想到居然能遇到懂我的人,花将军你真的好清澈。”

    锦曜:“……”果然男人和女人的眼光很不一样!

    他真的要小心这个鹿澈。

    神净满脸怒气:“女人,你的品味实在低俗。”

    鹿澈弯着嘴角笑得非常开心,带着点得意的意味。

    “聒噪!”一道冰冷金属的声音突然响起,这道声音像是响在人的耳边似的,让人觉得凉嗖嗖的。

    “谁在说话?”羽刃疑惑道。

    花不柔眼神看着一直站在棺材里的男子:“你内力倒是深厚。”

    鹿澈撇嘴道:“花将军别理归去然,他很不清澈!”

    羽刃:“那个棺材公子叫归去然?他为何站在棺材里?”

    归去然此时突然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冰冷又危险,像是野兽的眼睛,瞳孔泛着妖异的浅蓝色。

    归去然冷冷道:“人自出生,就在往归处去,既然终将到归处,为何不早做准备?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可以与我生同衾死同椁的人一起走向归处。”

    归去然抬头看天:“可惜在南方我未寻到配和我生同衾死同椁的人,无奈只能来北方寻觅。”

    归去然看了花不柔一眼:“你很强,勉强配得上。”

    锦曜咬牙切齿:“病的不轻!”

    归去然连看锦曜一眼都懒得看:“如此废物,活着也是可怜,不去早觅归处重新做人。”

    归去然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仿佛眼睛多睁一会都是对他眼睛的亵渎一般。

    锦曜忍无可忍道:“给我滚!”

    朝廷找这么三个家伙送给花不柔,真是用心良苦,这三个家伙能把人逼疯。

    锦曜看着花不柔道:“关键时刻要果断,将他们都赶走。”

    “咳咳……”一直不说话的房子银突然咳嗽起来。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