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一群大夫药童围在锦曜身边争相表现。

    尤大夫怒推秦大夫:“你好不要脸,你今早不是说女娃活下来全靠她福大命大,根本没锦公子什么事?”

    秦大夫不甘示弱踩了尤大夫一脚:“你今早还说锦公子会的不是医术是妖术呢!结果你转眼就带着你医馆的药童来找锦公子,你个老奸巨猾的东西!”

    羽刃凑到锦曜耳边小声道:“这下我们这边长脸了,看尚如兹和朱鹊的脸色多难看!”

    朱鹊冷冷瞪着锦曜:“这种登台献唱的把戏也想糊弄我?”

    尚如兹点头不屑道:“锦曜你着实过于贪慕虚荣,你以为你花钱请这些大夫药童来演戏我们就会相信你会医术?假的永远是假的!”

    都是附近县城的大夫,大部分大夫都互相认识。

    朱鹊这边的大夫痛心疾首怒骂。

    “尤大夫枉我以为你为人耿直不屈一心钻研医术,没想到你居然向权势低头开始唱戏作假。”

    “锦曜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秦大夫你居然不顾医术医德毫无廉耻地吹捧锦曜这个小白脸!”

    “你们这些大夫药童简直是医道耻辱!”

    朱鹊冷哼一声:“若是你们再唱戏作假,休怪我发布神医令公告天下取消你们行医资格,你们以后也休想购买我的医术。”

    锦曜挑眉:“神医令是什么玩意?”

    羽刃道:“就是朱鹊发布的医道命令,因为朱鹊医术高超天下大夫唯他马首是瞻,他下的命令天下大夫基本会给面子遵守,若是不遵守就买不到朱鹊定期出的医书。”

    “这三流兽医够会装的!”锦曜不爽道。

    尤大夫等面色犹豫复杂。

    沉默一会尤大夫拱手问道:“敢问朱神医,可能治疗肠痈之症?”

    朱鹊挑眉不悦道:“那要看肠痈之症有多严重,肠痈之症发作严重者无可救药。”

    尤大夫闻言撇嘴道:“原来朱神医治不好肠痈之症?那朱神医的医术不过尔尔!”

    秦大夫点头:“不错,一山还有一山高,朱神医医术是厉害,但治疗肠痈之症,朱神医远不及锦公子也,而且锦公子似乎得到了上古医术传承,锦公子手上有医道之宝!”

    锦曜嘴角抽搐,他得到了什么上古医术传承???

    他有什么医道之宝?

    朱鹊鼻子差点气歪了:“简直一派胡言,你们这群指鹿为马的东西,为了让锦曜成为神医居然胡编乱造?锦曜这个废物小白脸能治好肠痈之症?天大的笑话!医道之宝在哪?”

    尤大夫闻言立刻道:“快把医道之宝拿出来给朱神医瞧瞧。”

    一个抱着木盒的药童将木盒递给尤大夫:“师父给。”

    尤大夫接过木盒小心翼翼打开盖子:“这就是锦公子的医道之宝!”

    锦曜眨眼,这不是他让海浪做的古代版输液瓶套装?

    尤大夫朝锦曜笑道:“锦公子放心,我们绝无私自占有这医道之宝的意思,锦公子委实没有防备之心,这等医道之宝怎可随意放在北凌镖局?在下生怕医道之宝被贼人夺走,特将此物带来给锦公子。”

    锦曜:“……”这家伙也是人才!

    尚如兹看着尤大夫手里那稀奇古怪的东西顿时不满道:“这是何玩意?就凭这玩意也配称医道之宝?”

    “尚大人不懂医术怎可妄下断言?”尤大夫十分不悦道。

    尚如兹恼怒不已,一个大夫也敢对他无礼?真当他好性子?

    倒是一直高傲不屑的朱鹊眼神凝重地看着尤大夫手上的东西。

    朱鹊曾经有一个模糊的设想,有的病人大量失血却只能喝血补充血液,但喝血其实不太管用,根本无法为人补足血液。

    但是如何能让失血过多的人直接得到血液补充,朱鹊却想不出一个完美的办法。

    当朱鹊看到尤大夫手上的东西时,心下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尤大夫嘚瑟道:“朱神医何等眼力?想必朱神医已经看出这医道之宝的真正功效!”

    尤大夫来劲道:“众所周知,有的病人失血过多无法得到血液补充会死!有些病人吃药根本压不住病情,有些病人病症特殊病好之前什么也不能吃,这个时候他们想要活下来基本没戏,然而有了这个医道之宝,这些问题都能解决!”

    尤大夫用朝圣一样的眼光抚摸输液瓶:“这个宝贝,能直接将血液输入人的筋脉中!对失血过多之人来说是救命的宝贝!对于急症病人来说,喝药药效起效慢救不了他们的命,而药水进入他们的筋脉却能救他们的命!”

    秦大夫连连点头:“若不是看到青大镖头给女娃输药水我们仔细观察研究,完全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这等宝贝!”

    锦曜蹙眉提醒道:“人的血液有好几种类型,失血之人的血液和献血之人的血液不一定相融,而且每次使用这个东西,一定要用沸水煮几个时辰清洗干净才能给其他病人用!”

    尤大夫闻言满是崇敬地看着锦曜:“不能将病气过给别人这道理我懂!就像刀上有蛇毒不清洗干净谁被这刀划伤就会中蛇毒一样的道理,锦公子不愧是神医!”

    锦曜勾唇微笑,这个时代虽然没有系统的预防疾病传播的知识,但学医的大夫其实都对这方面知晓一二,只是没能形成系统化的理论!

    尚如兹小声问朱鹊:“朱神医,那东西果真是宝贝?”

    朱鹊不甘心道:“锦曜这个小白脸或许真得到了什么医术传承。”

    尚如兹觉得自己心肝脾肺肾都在疼,锦曜这个低贱赘婿凭什么一次次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若是锦曜在青雨县得瘟疫死了多好?

    朱鹊看着尤大夫手中的东西,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若是他得到这个东西,他的医术将更上一层楼。

    这种宝贝锦曜这个低贱赘婿也配拥有?

    朱鹊在心中思考如何悄无声息的将这宝贝据为己有。

    跟着朱鹊过来的大夫药童们傻眼了,锦曜难道真会医术?尤大夫手上的宝贝真的那般神奇?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