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妖兽风狼最后还是不甘地死在了冰锥之下。

    夙心顿时如释负重,又有些难言的复杂。

    但这些复杂在对面羽色炫丽的公鸡扇着翅膀跑过来后,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只风狼算是咱俩一起杀的,不如对半分?”

    公鸡站在距离夙心两米处,试探性地开口。

    显然还是对夙心有些警惕。

    夙心并不在意,目光落在风狼的尸体上,对方的血腥气让他有些蠢蠢欲动。

    刚刚战斗的时候还不觉得,此时战斗结束,他就感到腹中火烧火燎的饥饿感。

    甚至就连公鸡都听到了他肚子的咕咕声。

    夙心看着目露恍然的公鸡,突然感到一阵尴尬。

    肚子叫太影响第一印象了,对方会不会不愿意跟着它?

    毕竟他自己都饿着肚子,要让对方追随他也太没有可信度了吧……

    公鸡却是没夙心想的多,因为幼崽易饿是很正常的事情,它根本不会想到丢脸这种事上,他们俩甚至不在同一个脑回路上。

    听到夙心肚子饿了,看看夙心甚至都没它大的体型,又想到不久前对方稚嫩的声线,公鸡看向他的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小爷刚刚没注意,原来你还是个幼崽啊。”

    要分辨一只妖兽是不是幼崽很简单,基本上看体型就可以。除了一些特殊的种族外,妖兽幼崽的体型一般都不大。

    夙心这么大的,一看就是幼崽。

    也不等夙心回答,公鸡自顾自地继续道。

    “还是幼崽就能这么厉害,等你长大了一定能成为一方领主。”

    它看着夙心,黑亮的豆豆眼里满是羡慕。

    因为它知道,对方的未来绝对比它要宽阔敞亮。

    这大概就是身为顶级妖兽幼崽与它们这些普通妖兽的差距了。

    它们的终点,很有可能只是对方的起点。当真是让兽难以心平气和,也是妖兽们内部对于血脉推崇的原因,甚至会因此心生歹念……

    “风狼你想怎么分?”

    夙心开口,带着迫不及待的稚嫩声线拉回了公鸡飘远的思绪。

    瞄了一眼风狼,夙心咽了口口水,他有些忍不住了。

    好饿啊!

    公鸡回神,连忙道:“不如血肉归你内丹归我?”

    未免夙心误会它故意占便宜,公鸡解释道:“你还小,炼化不了内丹,还是血肉更适合你。”

    夙心没意见,但他有条件。

    “帮我把肉烤熟,内丹就归你。”

    “没问题,烤肉我最擅长,小爷的拿手绝技烤毛虫最好吃了!”

    这个条件委实不算什么,公鸡拍了拍胸口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甚至还有些小得意。

    看了看四周浓烟滚滚,它有些犹豫要不要换个地方,就见夙心一口龙息盆过去,浓烟顿时熄了后,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

    它看了夙心一眼,这一眼中饱含着它满满的羡慕妒忌恨。

    有些兽啊,真是天生就是来打击其他兽的……

    夙心没注意那么多,它现在被饥饿感弄得也没心情收小弟了,现在满脑子都是即将到口的烤狼肉,甚至忘记要先用水清洗肉块,只是一味地催促道。

    “你快点,我好饿!”

    “好嘞好嘞,马上就好!”

    公鸡也是从幼崽时期过来的,自然明白夙心的感受。

    它伸出自己的鸡爪,动作利落地在风狼尸体腹部划开一道口,挖出里面的藏青色的内丹后一口吞下,才撕下风狼腹部的一块肉,随意串在树枝上开始烤。

    当然,你不能指望妖兽烤肉能像人一样烤得那么好。公鸡做烤肉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是控制着火焰烤到狼肉俩面冒油,就把树枝递给了夙心。

    好在夙心此时也顾不得管熟不熟好不好吃这个问题,反正能让他别饿肚子就好。

    堪称是狼吞虎咽地吃下肚,公鸡递的速度刚好供得上夙心,两兽一个递一个吃,倒是配合的颇为默契。

    自穿越以来,这还是夙心第一次尝到油的滋味。哪怕公鸡做的烤肉并没有完全烤熟,外表油光发亮内里却还带着血水,但对于此时饿的不行的夙心来说,这已经是顶顶好吃的美味了。

    总之,这一顿饭下来,不但吃家满意,做家也相当满意就是了。

    一只足有两三米长,半米高的风狼尸体夙心当然吃不下,公鸡只是烤了风狼的大半肚子肉,夙心就差不多吃饱了。

    在打了个充满油香味的饱嗝后,夙心终于喊停了。

    “我吃饱了。”

    公鸡也停下了忙活,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开始跟夙心搭话。

    “大、小兄弟,小爷我是七彩锦鸡,你可以叫我阿锦,你叫啥?”

    夙心趴在一根树干上,懒洋洋地应了一句。

    “夙心。”

    “你母亲呢?她怎么会放任你一只幼崽在外面?外面可是很危险的。”

    夙心整条龙趴在树干上没接话,公鸡,哦不,七彩锦鸡阿锦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接下去。

    “也是,你不是一般的幼崽,还是幼崽就这么厉害,你父母肯定更厉害,血脉强大……”

    阿锦是个话唠的性子,从它跟风狼打架时还不忘记嘲讽对方,以及放狠话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哪怕夙心完全不理它,它也能自圆自说,不带一点尴尬的。

    夸完夙心和夙心的父母,阿锦就开始搔首弄姿地夸自己了。

    “小爷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七彩锦鸡,你看小爷这炫丽的羽毛,华丽的身形,可不是什么兽都能有的balabala……”

    夙心不是多话的人,就默默地盯着它。谁知他越盯,阿锦越来劲,一张喙不带停的。

    “我跟你说,小爷我可是打小就是我们族里最厉害最帅的崽,我balabala……”

    夙心:莫名盯.JPG

    阿锦:兴奋吧啦.JPG

    虽说夙心有心想要收对方当小弟,但从来都是内心话多,嘴上说少的他还没开口,对方就一副过度自来熟的模样……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哪怕坐拥传承记忆里浩瀚如海的知识,这些知识里也没有给他夙心留下能解析现在情况的答案。

    其实是夙心想岔了。

    他从传承记忆里得知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所以就先入为主地认为妖兽们都很凶残。

    夙心这么想也没错,可问题是不是每个妖兽都很凶残。就像人类里有好人也有坏人一样,妖兽里自然也有凶残的,以及不凶残的。

    不是每只妖兽都喜欢跟其他妖兽打生打死的,更多的是不得不开打。

    阿锦就属于后者。

    锦鸡一族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斗的性子,当然也有它们的实力不允许它们过度好斗的原因在里面。

    它们是只要能吃饱,就很温顺的性子。但若是有妖兽威胁到它们,它们也不会坐以待毙就是了。

    而在妖兽界,弱小的妖兽会想要依附强大的妖兽来增加生存率;强大的妖兽也喜欢收一些弱小的妖兽当小弟,让它们做苦力供自己享受,关键时刻还能当储备粮吃了,一举两得。

    正如夙心身为龙,在升起想养一只打火鸡的想法时,就下意识地打算收阿锦当小弟,他决对不亏待它。

    同时,看出夙心血脉不凡,性子还不错的阿锦,也升起了其他念头,想趁机依附于他。

    当然,阿锦也不是随随便便见到一只比它强的妖兽就想依附,它是有自己的一套想法的。

    阿锦的实力在一众妖兽里不算高也不算低,中等偏上,也就是平庸。如果平时小心点不惹事,也不被招惹,很大几率可以平平安安活到老年,直至无法再狩猎,让族群里的后代们奉养,直至死去。

    但阿锦有一颗不甘平庸的心,所以它选择离开族群,去危险的族外流浪。

    想要不平凡地度过一生,除了去碰瓷高阶妖兽找死这个它绝对不会选的选项外;阿锦只能去找一个实力强大,脾气也好,并且看重它的老大。

    但想也知道,满足这些条件的妖兽里是多么难找。起码,阿锦在外飘荡了好几年,都没找着满意的老大。

    直至他今天恰巧碰到了夙心——

    实力强大——还是幼崽实力就不输给它,未来成长空间肯定更大,这一点满足。

    脾气好——身为高阶妖兽的幼崽,实力也不输给它,竟然在分战利品的时候愿意把最珍贵的内丹分给它,想也知道脾气不会差,条件满足。

    看重它——夙心还在幼年期,它可以跟对方从小培养感情,等以后还怕对方不看重它?

    阴差阳错之下,恰好被它碰到了满足这些条件的夙心,阿锦自然想要为自己争取一把。

    不争都对不起自己。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副奇怪的场面。

    盯了阿锦一会儿,夙心就有些困了。

    吃饱就犯困,是他这些日子养成的毛病。不过这也说明他在长身体,夙心也就没忍着硬抗。

    平时这个时候,他会选一棵最高的树,飞到最顶层的树冠,缠着那里小憩一会儿。

    当然,夙心不会睡死过去,他每时每刻都会保留适当的警惕心。

    现在,阿锦叽叽喳喳地说着,夙心却仿佛在听催眠曲一样,越来越困。头点啊点,就趴在粗壮的树干上睡着了。

    阿锦的叽喳声也随之嘎然而止。

    毕竟它是想要追随夙心,不是想结仇的。

    不过,对方能在它面前睡着,可见是相信它的。

    这么一想,阿锦就忍不住乐了起来,并自觉地为夙心警戒四周。

    唔,自家老大真是哪哪都好,就是警惕心待学,可不是什么妖兽都会像它一样有眼光的。

    在心里喜滋滋地夸了自己一顿,阿锦四处扫视的目光落在风狼的尸体上,顿时又有了主意。

    既然都准备追随老大了,那么帮老大做事,替老大操心就是它该做的事了。

    这风狼肉老大一时半会儿吃不完,它可以帮忙处理好收起来,等老大饿的时候再投喂,老大肯定会更看中它的。

    想到就做,阿锦靠近风狼石头,羽翅一挥,就割掉一块血肉。

    阿锦把能割的肉都先割下来,然后将它们一起装进自己开辟的空间。

    是的,你没听错,是空间。

    某些妖兽拥有开辟空间的能力,它们往往会在里面放各种藏品,放食物只是基本操作。

    阿锦是锦鸡一族的变异妖兽,它不但羽色比一般锦鸡漂亮鲜艳,实力也是亦然。而它开辟的不过几立方的空间,就是它因变异获得的特殊能力,也是它不甘平庸的原因之一。

    实力会孕育野心,阿锦就是如此。

    正在喜滋滋放食物的阿锦没发现,看似睡着的夙心其实根本没有睡,而是一直在感知它的行为。

    尽管搞不懂阿锦的行为,但对方有没有恶意夙心还是能感知到的,不然也不会放任对方了。

    夙心有心想收阿锦做小弟,就在装睡中默默观察它,并对阿锦没有趁他睡着时袭击的行为大感满意。

    让他更想收对方当小弟了。

    阿锦接着去动风狼尸体的行为夙心有些奇怪,但没等他想明白,夙心就猛地起身看向身后,眼中带上了肃穆。

    “阿锦!”

    “不是,我——”

    正在装肉的阿锦一僵,以为自己的行为被误会了,就要解释,却被夙心打断。

    “别管肉了,我们快跑!”

    “有一大群风狼的气息向我们快速逼近!”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