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说起精灵,人们就会下意识地想到精致和空灵这两个词,用它们与传说中的精灵匹配。

    夙心如今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精灵,顿觉传言不假。

    那雌雄莫辨的精致外表,空灵优雅的姿态,真真是让人心神向往。

    但对方说的话,就让夙心很是奇怪了。

    什么叫终于又见到了?他以前没有见过对方啊?

    同样的疑问阿锦也有,它看了看面前的精灵和自家老大,有些好奇道。

    “树妖大人和老大认识?”

    闻言,漂浮在半空中,绿发绿眸,散发着荧绿光芒的精灵笑了出声。

    “呵,对,认识啊。”

    它笑着,看向夙心的眼中,满是怀念和感慨。

    “没想到这么多年后,我还有再见到龙族的一日。”

    “龙族啊,离开的太久了……”

    久到,如今一代的妖兽,都差不多已经淡忘了龙族的存在。

    精灵的语气太过感叹,怀念的眼神带着些沧桑,让夙心心中一动,忍不住道。

    “你以前,见过龙族?”

    清脆而稚嫩的声音,让精灵稍稍回神,目光重新落在夙心身上,笑容不禁变得慈爱。

    “是啊。”

    “第一次见到龙族时,我还如同你一般是个孩子。”

    顿了顿,精灵忍不住从喉中发出一道叹息。

    “可到了如今,我只见到你一个孩子……”

    精灵注视着夙心,似是在透过他,看着曾经那个强大而高傲的种族。

    那个,一走就不复返的龙族。

    这话,夙心还真没法接。

    因为,他并不是正常状态下诞生的龙族。龙族确实是举族离开了,没有留下一个后代。

    他的诞生,也只是一场意外。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说了这么多无关的话,你可能没听懂吧。”

    精灵突然打破了刚刚的奇怪氛围,对夙心歉意地笑了笑,眼神中的复杂情绪收敛的一干二净,并微笑着自我介绍道。

    “我叫碧颜,就是大家说的树妖大人,也是数万年前最后见到龙族的的人。”

    说着,美丽的精灵对夙心眨眨眼,对他伸出了纤细修长的手。

    “同时,在曾经,我也担任着龙族幼崽看护者的职责哦~”

    夙心还没听懂精灵讲这些有什么含义,就见对方笑容灿烂地道。

    “我当年还小,但也带了不少幼崽,经验丰富。所以,现在看护宝宝你直至成年,也是我的职责哦~”

    ??——!!!

    终于听明白了的夙心睁大了一双金眸。

    这、这不就是相当于人类的保(奶)姆(妈)吗?还是祖传的那种!

    “不,请允许我拒绝。”

    夙心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

    先不提他穿越前已经到十八岁成年了,心理上不允许自己还做一个小孩子被别人称作宝宝;就是对方过于友善的态度,都让夙心有些不安。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尽管用这种想法猜忌一个对自己释放善意的人有些过分,但老祖宗留下的话语多少还是有些道理的。

    他如今不过还是个未成年的幼崽,没什么用处;对方却早已是个历经数万年的强大领主,却依旧愿意履行当年弱小时的职责……说对方没什么私心都不可能吧!

    夙心不想欠对方人情,日后还要为对方做事来偿还。

    他向往着自由,也执着于回家,不想为所谓的人情所牵绊。

    至于阿锦……如果有一天他能回家了,会询问对方愿不愿意跟他走。如果阿锦愿意,他也愿意照顾阿锦一辈子。

    夙心把所有事情都想的很好,但他显然不知道,不是什么事都会按照他的计划来,计划赶不上变化只是最基本的,更惨的还在未来等着他呢!

    比如说面前的碧颜,夙心原本以为自己拒绝后对方会继续劝说,亦或是产生被冒犯是不悦,夙心连逃跑都准备好了。

    可谁知,碧颜连笑容都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被拒绝是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很轻易地就放弃了。

    “既然宝宝不愿意,那就算了。”

    碧颜连追问为什么都没有,只是微笑着收回了手,施法从自己的本体上摘了两个树果,极其自然地塞给了夙心,笑容慈爱又关切。

    “来,吃吧。看宝宝这么小,我真是心疼坏了。”

    被塞了两爪子红艳艳树果的夙心:???

    一脸懵逼.jpg

    被忽视了好一会儿的阿锦左看右看,还是闭上嘴继续老老实实当个观众了。

    两边都是不能得罪的,它还能怎么办啊?

    “乖,多吃点,看宝宝你瘦的,在外面流浪真是苦了你了。”

    碧颜此时简直是慈母上身,对着夙心嘘寒问暖,各种关切。

    “我结的果子对幼崽的发育有好处,当年那些调皮的龙崽子们最是喜欢了。我每年都会结很多,宝宝你尽管吃,绝对管饱。”

    “宝宝现在还小,对上那些野蛮的妖兽太吃亏,就先待在碧颜姨姨这里吧。等你成年了,去哪里姨姨都支持你!”

    “宝宝……”

    “等等!”

    一连串的宝宝砸过来,夙心被砸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顾不得礼貌与否连忙喊停了。

    “我说了,我不需要您——”

    “但是我需要。”

    碧颜打断了夙心的拒绝,微笑道。

    “宝宝,我需要你。”

    夙心喉咙的话卡在了嘴边:“……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碧颜轻笑着捂唇,碧绿色的广袖摇曳,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

    “宝宝没感觉到吗?这里弥漫的熟悉气息?”

    夙心自然是感觉到了:“那是什么?”

    “是龙的气息哦。”碧颜解释着,嗓音柔和动听。

    “我结的果子是龙族幼崽最喜欢的食物,同时,龙崽子们的存在,也让我有了更高的可能。”

    “简而言之,我想要宝宝留在我身边,用你的气息温养我。”

    “只是气息?”

    夙心没想到,对方要的只是气息。

    “对哦。”碧颜笑着点头。

    “宝宝待在我身边,我会好好保护你到成年;成年后,只要宝宝愿意将我当做巢穴,我也不会阻止宝宝去什么地方。”

    “所以,宝宝愿意留下来了吗?”

    这真的是很诱人的条件。

    碧颜不需要夙心特意做什么,只要待在它身边就好;就算要离开它身边,只要保证一定会回来,碧颜就会一直在这里等他。

    面对这一现实,夙心沉默了。

    “噗呵呵,还是不肯相信姨姨吗?”

    面对这么难搞的夙心,碧颜却是被逗乐了。

    “没关系哦~”碧颜冲他眨眨眼,模样俏皮。

    “就算宝宝拒绝,我也会一直对宝宝好哦。宝宝的拒绝只是单方面的,在姨姨这边不成立哦~”

    夙心:……

    都这样了你还问我做什么!

    无语地低头,看着手中红艳艳的诱.人树果,夙心一口咬了上去,还把另一个塞给了一边安静当观众的阿锦。

    阿锦捧着树果,感动的泪眼汪汪。

    碧颜的注意力被带到阿锦身上,它微笑着问道。

    “这是宝宝的追随者吗?”

    “是的,树妖大人!”阿锦响亮的回答。

    “我阿锦可是愿意追随老大至死的!”

    夙心啃着树果没说话,碧颜倒是对阿锦挺满意。

    “那要继续努力哦,宝宝可是很优秀的。”

    “是,我会的!”

    阿锦相当热血地应下。

    夙心已经啃完了一个树果,把核随手丢进了湖里。

    不等他开口,碧颜就又把两个树果塞给了他,笑容慈爱。

    “宝宝真乖,多吃点。”

    夙心,夙心没拒绝,自暴自弃地左啃一口右啃一口,吃的欢快。

    不管其他的真假,碧颜的那句话倒是没说错——

    ‘我结的果子是龙族幼崽最喜欢的食物。’

    没错,他也很喜欢。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被这糖衣炮弹的糖衣给腐蚀了。

    ……只是待在它身边,其实也没什么吧。

    ***

    与碧颜达成了共识,夙心就从原本的河边,直接搬到了碧颜的本体上。

    就像一开始夙心喜欢缠在树枝上休息睡觉一样,碧颜也很喜欢他缠在自己的本体上休息,还会轻摇树枝哄夙心睡觉,并不介意自己被当成了床。

    同时,在碧颜本体上逛了好几圈的夙心,也发现了长在树冠最顶部的,九个金黄色的树果。

    与其他红艳艳的树果颜色不同,夙心觉得这金黄色的树果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以至于让他有些蠢蠢欲动。

    “现在不可以哦。”

    碧颜靠近,揽住了夙心细长的身体。

    “宝宝现在还小,消化不了它们。”

    抚摸着手中顺滑冰凉的鳞片,碧颜轻笑:“等宝宝再大一点,姨姨就给你吃好不好?”

    夙心被它撸猫一样的手法摸的有些别扭:“……不要叫宝宝,我叫夙心。”

    碧颜从善如流地改口:“好的,心心。”

    ……

    有那么一瞬间,夙心从对方身上看到了他妈妈的身影。

    他的妈妈是一位小说家,发表了不少优秀的作品,粉丝无数。生平爱好除了写作秀恩爱,就是爱(欺)抚(负)儿子。

    夙心的名字是爸爸取的,意寓着妈妈是他的心肝宝贝。

    妈妈也很满意夙心的名字,她的理解则是爸爸是她的小心心。

    然后,这对父母就心照不宣地将夙心的小名定为了心心。以至于让不认识夙心的人听到他们夫妻俩的称呼后,一度认为他们生的孩子是女儿……

    夙心:……

    他能怎么办?他只能忍啊。

    于是,夙心从小时候活泼爱笑的性子,在成长过程中遭受了打击后,硬生生地忍成了如今的面瘫脸。

    这么一想,夙心就觉得自己可真不容易啊。

    可是,他现在,突然好想爸爸妈妈……

    想回家。

    缠绕在树枝上,夙心情绪突然低落下来。

    碧颜不明所以,但还是温柔地安慰。

    “心心别难过,姨姨在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