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小说网

    阳光明媚,清风微醺。

    潺潺流水的河面,一条细长银白的幼龙飞在其上,两只爪子从河里抓着什么,正要往河岸飞。

    那是一块石头。

    一块两面凹凸,大概有一个小高压锅那么大的石头。

    夙心心情愉悦地抱着它飞到河边,用爪子就着河水洗刷起来,打算当锅用。

    是的,夙心找它,就是当锅,毕竟熬鱼汤总得有锅不是?

    经过水流长年累月地冲刷,天然成形的凹凸面的石头,实在是做石锅的好材料。

    爪子轻轻抓洗,洗去石头里那股子滑腻的水锈,夙心就放在一旁,找找附近的石头树枝等材料将简易的灶台做了出来。

    把石锅放上,招来一个水球放进石锅,灶台下放满干树枝,夙心对阿锦喊道。

    “阿锦,来生火。”

    “好嘞老大!”

    又抓上来一条鱼的阿锦闻言,把鱼往岸边草地上一甩,就跑去简陋灶台下吐火了。

    夙心放心把生火的任务交给它,自己飞到在草地上乱蹦的鱼边时,一个想法突然而来。

    招来一个水球,将这条不小的鱼笼罩在水球里,然后心念一动,平静的水球立刻在内部快速旋转起来。

    鱼儿在飞速旋转的水球中挣扎,却不敌水流的柔韧有力,很快在仿佛滚筒洗衣机般翻滚的水球中被扒光了鳞片。

    初次尝试,就得到不错的效果,夙心心情不错。小心控制着水球从鱼身上剥离,带着鱼鳞的水球被随手丢进河里,很快就被河流冲走。

    成功除去鳞片,夙心得到了一条光溜溜的,死不瞑目的鱼。

    想起以前跟妈妈去菜市场看到的杀鱼过程,夙心果断用爪子划破鱼腹,除去鱼鳃,再招来水球洗净,倒掉石锅里杀菌用的刚烧开的开水,将处理干净的鱼放进去再加入水球,开始了熬汤。

    阿锦见此,有些好奇:“鱼还能这么吃吗?”

    尽管它也喜欢熟食,但大部分都是直接用火烤的,还从来没试过,更没想过这样煮的。

    不过,信老大的准没错。

    如此想着,阿锦立即抛弃疑问夸赞道:“老大你真聪明,不愧是老大。”

    夙心:……煮不是常识吗?

    这夸的莫名羞耻==

    小弟哪都好,就是有时候讲话容易让人接不上。

    怀着微妙的心情,夙心洗了些盐草丢进石锅,蘑菇也洗干净了放树叶上,接着处理剩下的几条鱼。

    “老大,我帮你吧。”

    阿锦想要帮忙处理鱼,夙心看了它一眼,拒绝了。

    “你看火。”

    虽说他觉得爪子不太方便,但阿锦的翅膀和爪子更不方便,还不如他自己处理来的快。

    “哦。”

    被拒绝了也不生气,阿锦转头老老实实地看火。

    处理一次鱼有了经验,夙心接下来就把剩下的鱼挨个这么处理了一遍,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树叶上。

    又洗了些盐草,夙心将处理干净的鱼肉划出一道道口子,抹上盐草汁,打算待会儿烤着吃。

    毕竟,除了鱼汤外,烤鱼的味道也很好啊。

    将这些鱼交给经验早已轻车熟路的阿锦去烤,夙心洗了一根细长的树枝,轻轻搅动着开始沸腾的鱼汤,入鼻的是一股子香气以及些许腥气。

    没办法,他暂时没找着能代替姜去腥气的调料,只能先这么凑合着。

    又加了小水球,夙心继续熬,直至鱼汤的色泽愈发奶白,香气四溢,才加入洗好的蘑菇。

    同时,阿锦那边也泛起阵阵的烤肉香。弄得整个河边香气弥漫,引来一些小型低阶妖兽,躲在草丛灌木里,偷偷观察着,却惧于阿锦和夙心的气息不敢现身。

    “开饭了!”

    煮好鱼汤,鱼肉也烤好了,夙心直接招呼起阿锦开吃。

    这里没有碗筷,夙心干脆用冰制成了两副碗筷,与阿锦分了那一小锅奶白色的鱼汤。

    夙心吹了吹,用爪子捧着冰碗在边缘抿了一小口,顿时感动得不能自己。

    终于,继干巴巴的烤肉后,他又能喝上口热汤了。

    真不容易啊QAQ。

    顶着没有多大神情变化的壳子,夙心激动的内心很快冷静下来,继续喝着他的鱼汤。

    而阿锦,见夙心喝的这么享受,看了看热气腾腾又香气扑鼻的奶白色鱼汤,也满含期待地试着喝了一口。

    鸡的嘴尖尖的,喝水没办法一次性喝太多,只能浅吮一口再仰头咽下去。

    喝了这么一口,从未喝过这种热汤的阿锦就彻底被这鱼汤俘虏了。

    鲜香可口,美味十足,让兽恨不得把舌头也给吞下去!

    老天呐,这是什么让兽沉迷的神仙汤!果然不愧是老大做出来的!

    阿锦甚至来不及像之前那样喝一口夸赞一次夙心,就沉醉于来回低头仰头的喝汤中了。

    一边喝着汤,一边啃着香喷喷的烤鱼,这大概是夙心穿越变成非人类后,吃的最满意的一餐了。

    而且,连不怎么下厨,顶多只是给妈妈打打下手,一个人从来都是喊外卖的他,都被穿越给逼成了努力做饭才能尝到美味的厨子……

    穿越真件是了不起又可怕的事啊!

    夙心:我太难了!

    看着已经喝光了鱼汤还不肯放过冰碗的阿锦,夙心再次默默为自己点了根蜡。

    ——连口鱼汤都没喝过,他真的难以对这个世界的美食报以期待,所以他穿越的真的是异世界而不是远古的蛮荒时代吗?

    还是连个人类都看不到,满目均是草木妖兽的那种蛮荒时代(冷漠脸.jpg)。

    “老大,这鱼汤太好喝了。”

    喝完鱼汤,阿锦有些意犹未尽地由衷夸赞。

    “不愧是老大!”

    这句话夙心听多了,勉强算是习惯了,就当耳旁风听过就罢。

    ——毕竟这种事真没什么好骄傲的……

    看了看天色,现在其实还没有到中午,距离中午还差一段时间,十点多的样子。

    但他和阿锦已经又吃了一顿,仍不觉得撑。

    夙心:……算了,变成非人类后他已经放弃纠结自己的饭量问题了。

    总之就是一句话,饿了就吃,能继续吃就再继续吃,总之一个字吃就对了。

    夙心招来几个水球,将刚刚煮过鱼汤的石锅清洗干净,指使阿锦收起来。

    “留着,下次用。”

    仍在怀念鱼汤滋味的阿锦自是没有不应的,爽快地把石锅收进空间。目光转向河边,对河里的鱼露出明显的垂涎欲滴之色。

    刚刚吃过饭,夙心当做没看到阿锦的目光,想要继续他未完的想法。

    “阿锦,我们继续走,顺着河流。”

    顿了顿,补充道:“下午抓鹿。”

    他还没忘记答应了阿锦想抓三色鹿吃。

    阿锦回神,下意识地点头。

    夙心熟门熟路地上了它的背,就听阿锦突然道。

    “老大,我们别跑那么远,转一圈就回来吧。”

    夙心有些奇怪,就听阿锦解释道:“这悬崖下很平和,说明这块领地是有主的。我们待了一晚没有被袭击,是因为这里的主人默认了我们待在这里。”

    “如果我们乱跑,跑出了这里主人的领地,对面的领地主人若是个脾气不好的,我们就有可能会被追杀。”

    阿锦苦口婆心地道:“我知道老大你天赋好,但在这里天赋好比不上实力好。在老大你更强前,咱们得小心一些。待老大你成年,实力大增,您想去哪阿锦都支持。”

    简而言之,就是阿锦相信自家老大有成为强者的潜力,但不相信对方现在的实力。

    毕竟,老大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幼崽吗!!!

    幼崽夙.刚宰一只鹰.心陷入了沉默。

    也对,他的想法是不错,但问题是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持他的想法。

    外面很危险,但他很弱小(雾)。不想当了妖兽的点心,出门就必须要谨慎。

    不如先找个地方窝一段时间,研究一下传承记忆,磨练一下战斗经验,再出去浪也不迟。

    想到这里,很是惜命(有命才有可能回家)的夙心赞同了阿锦的想法。

    “就在附近转。”

    “老大你听我——等等,老大你答应了?”

    原本已经做好了会激怒夙心并努力劝说准备的阿锦呆住了,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干脆地同意了暂时韬光养晦,一点都没有闹腾。

    ——说好的年轻莽撞不服输呢?

    阿锦内心一时间充满了吐槽欲,但到底还是老大同意了它想法的事比较重要。不等夙心回答它的震惊,就连忙信誓坦坦地道。

    “太好了,老大你放心,就算我们要过的小心,也绝对不会让您饿肚子的。”

    饶是自觉饿不死的夙心,也有那么些感动。

    在心里对阿锦的好感度又涨了一点,夙心面上却是不显,相当冷静地吩咐。

    “绕一会就回山洞,暂居那里。”

    既然决定暂时不离开,那昨夜住过的山洞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阿锦应下,换条路转悠,熟悉后再回去。

    两兽一走,他们丢下的饭后残骸立刻被一群篮球大小的小妖兽们包围。

    ***

    夙心和阿锦暂时住在了躲过雨的山洞。

    每日里,阿锦都让夙心在山洞里好好修炼,它则是出去狩猎带回两兽一天的食物,顺便跟附近开了灵智的妖兽打听些消息。

    从这些打听到的消息中,夙心知道了这片领地的主人是一只高阶妖兽九色鹿。

    自从得知这一消息后,阿锦就立刻打消了吃鹿的念头,毕竟它不想因为一时贪嘴导致自己和老大被九色鹿驱逐追杀。

    夙心却是感到奇怪,阿锦不也是高阶妖兽吗?为什么却惧怕九色鹿?传承记忆里不是说九色鹿只是种擅长治疗性格平和的食草妖兽吗?

    ps:而且肉吃起来味道不错,据说还能壮阳……

    听到夙心忽略掉后面一句话的形容,阿锦震惊地看着他,奇怪道。

    “老大,你从哪听说的我是高阶妖兽?”

    “虽然老大这么认为我很高兴,但小爷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自从表忠心后,就再也没在夙心面前这么自称过的阿锦被夙心吓的口癖又冒出来了。

    “小爷我只是比普通的中阶妖兽稍微强点,血脉也平平,哪里比得上九色鹿那种拥有高等血脉的顶级妖兽!”

    夙心被它的话搞懵了:“可是,不是高阶妖兽才能开智吗?”

    传承记忆就是这么说的啊!

    阿锦也被他的认知搞懵了:“不是啊老大,就算是低阶妖兽也是有开智的啊,不然我还怎么打听消息?”

    两兽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想懵逼和迷惑,一时间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半晌,阿锦打破了这平静到诡异的氛围,小心翼翼地问道。

    “对了,我还不知道,老大您的种族,是什么?”

    尽管许多妖兽都长的奇奇怪怪各有特点,但阿锦还真没见过自家老大这样的妖兽。

    头像狮头,身体像蛇,却有四只爪子,没翅膀还能飞……阿锦就很奇怪,老大的种族究竟是什么?是多种血统混杂才变异成这样的妖兽吗?

    如果是这样也就说的通外表为什么长成这样了。

    而且,尽管血统混杂容易生出低阶妖兽,但若是混的好了,会有可能无视父母双方的等级直接变异成实力强大的高阶妖兽。

    阿锦认为,夙心这样奇怪的外表,就是血统混杂加变异导致的。

    这样的话也能解释为什么老大只是个幼崽却实力跟它差不多,还没有父母在身边了。

    因为有可能是老大的父母只是低阶妖兽,遇到了危险为了保护孩子让老大先走,它们挡住危险因此牺牲了。

    尽管妖兽有在幼崽成年后就把它们赶出家门的习惯,但在孩子尚小时,它们却甘愿保护孩子而亡,所以这个猜测很合理。

    这么想着,认为老大还是幼崽就失去了父母的阿锦,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柔和怜爱以及赞赏。

    啊,老大真是太坚强了,不愧是老大。

    被诡异视线看的差点炸龙鳞的夙心:???

    小弟心,海底针。

    完全不懂对方又脑补了什么。

    忽略掉自己看不懂的目光,夙心目光探究。

    “你看不出我的种族?”

    他可是很明显的龙族形态啊,传承记忆里可是说他们龙族是妖兽一族乃至整片大陆当之无愧的主宰,享万族朝拜(忌惮害怕)来着。

    那么,为什么阿锦却认不出他呢?

    还有,之前遇到的风狼和巨鹰等等明显开智的妖兽,为什么它们认不出自己是龙族的幼崽,继而感到忌惮呢?

    一开始没注意过这一点,现在注意后,夙心发现了其中明显的不对劲。种种困惑累积,让他生起不妙的预感。

    “认不出来,从来没见过老大这样的妖兽。”

    阿锦很诚实的摇头,夙心心中不妙更甚。

    他试探性地开口:“我是龙族。”

    “龙族?”

    阿锦愣了愣,思索着这有些耳熟的种族,随即睁大眼震惊道。

    “龙族不是数万年前就离开这片大陆了吗!”

    它想起来了,在它锦鸡一族传承记忆的角落,确实是有关于龙族的些许记载,记载的就是身为大陆主宰的龙族于数万年前举族搬离这片大陆。

    然后,失去主宰的大陆就陷入了长年的混乱。

    “这不可能,传承记忆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记载,我可也是——”

    夙心也很震惊,较为信任传承记忆的他下意识地反驳。可想到自己变成龙的过程,又有些不确定了。

    他看着阿锦,语气严肃。

    “阿锦,你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阿锦毫不犹豫地点头,信誓坦坦:“这是我们锦鸡一族的传承记忆里记载的,好多妖兽的传承记忆里都有这一点。老大你不相信,我可以去抓一只妖兽让你问。”

    话说到这一步,夙心信了:“不用了。”

    先不提阿锦会不会骗他,就算是骗也不可能用这么简单就能戳穿的骗术,毕竟他只要再找一只妖兽就能知道真假。

    “老大,你真的是龙吗?”

    信誓坦坦过后,阿锦又对夙心的种族好奇起来。

    “可是龙族都离开数万年了,就算还有后裔留下,我们也不可能没听说过龙的消息。”

    “龙族的消息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妖兽里流传过了。”

    而且,老大明显还是幼崽,就算龙族留有后裔,这年龄也对不上啊。

    反正阿锦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有什么蛋得孵个几万年才能出崽的。

    夙心点头,语气坚定:“我是龙,传承记忆就是这么说的。”

    “那会不会是继承了一部分龙族的血脉?所以得了一部分传承?”

    阿锦为夙心找着理由。

    夙心盯着它:“继承了血脉,就能继承一部分传承记忆?”

    阿锦严肃地点头:“只是有可能继承,但继承的传承记忆并不多,老大你继承了多少?”

    夙心想着自己脑中浩瀚如海般与龙族有关的传承记忆,沉默了一瞬,语气难得有些干巴巴。

    “……继承了全部。”

    所以,当初关于自己只是血统返祖的猜测根本就站不住脚,不然这传承记忆的份量根本不对。

    所以,他当初吃的不是有返(基)祖(因)血(突)统(变)的蛇蛋,而是一颗血统再纯不过的龙蛋吧。

    再想想自己的传承记忆部分记载与阿锦所诉说的不符部分,夙心隐隐有了些明了。

    他的传承记忆还停留在数万年前,可阿锦的传承记忆,却是经历了这数万年的演变,所以他的传承记忆有部分不准确了。

    龙族,在数万年前就举族搬离了大陆。

    而他,是意外遗留在大陆上的唯一龙族。

    ——唯一的神龙!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