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7章 救命,别玩啦(谢谢steven0625的盟主)__五彩小说

一秒记住【五彩小说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在哪?”

  陈圣尧亲身感受到李聪那时所体验到的情景,甚至还要重一点。

  好臭。

  真的好臭。

  呕!

  他趴在床上大口呕吐,一股从未存在过的臭味缠绕在鼻尖,一时没忍得住,胃里翻江倒海。

  “啊,公子怎么了?”

  “安神医,你快看看我家公子怎么了。”

  奴仆们慌了。

  公子伤的到底有多重,

  安神医有点慌,什么鬼?

  刚刚不是已经醒了吗?

  现在又呕吐不止,要不要这么吓人,刚刚别醒来不就成了,何必醒来又吐,你这不是玩我吗?

  安神医头疼欲裂。

  神医不好当。

  治好了被捧为上座,治不好人头滚滚,苦不堪言。

  “莫慌,容老夫看看。”安神医慌的很,但还是慢慢靠近。

  突然。

  陈圣尧感觉那臭味的来源就是眼前这老不死的,“你给我死开。”

  安神医被一脚踹翻在地。

  在地上翻滚着。

  惨叫着。

  哀嚎着。

  “公子,你没事了?”奴仆上前,直接从安神医身上跨过去,完全没将安神医当一回事。

  安神医心里苦,看着这些从他身上跨过去的奴仆。

  现实。

  都特么的太现实了。

  刚刚还夸赞老夫是神医,尊敬的很,眨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也太不是人了吧。

  “没事。”

  陈圣尧坐在床上,眼神变的凌厉恐怖。

  “武道山,新任掌门,我要你们狗命。”

  他是真的怒了。

  还没上山,在半山腰遇到那傻大个,一言不合就动手,分明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滔滔怒焰在心里燃烧。

  怒气点源源不断传送过去。

  “李聪,你死哪去了。”陈圣尧吼道。

  周围的奴仆们吓的跪在地上。

  不能不跪。

  公子气的要发飙,不能不跪啊,你真要不跪,公子看你不顺眼,随手送你去吃土,你都没办法。

  原本李聪在床上躺着,准备好好休养,听到公子传唤他,那是拔腿就来,不敢耽误一秒钟。

  “公子我来了。”李聪匆匆而来,忍着脸上的疼痛,“公子,有何吩咐?”

  陈圣尧摆手,“都给我滚出去。”

  奴仆们如获重释,灰溜溜的离开。

  就是屋内那些大夫有点不满意。

  我们眼巴巴的来给你看病,就算没看好,也不至于一两银子都不给吧。

  还特么的陈家公子呢。

  太抠门了。

  但没办法。

  畏惧啊。

  只能满怀不爽的心情离开,下次绝对不来给你看病,看病还没钱,白跑一趟,真是畜生。

  陈圣尧盯着李聪,“我要武道山上下鸡犬不留,你能不能做到。”

  李聪心里慌张,能不能?

  那肯定是有点……

  “能,公子放心,我立马就去狼寨沟,让他们立马行动,血洗武道山,将张天山的人头提来见公子。”李聪说道。

  陈圣尧道:“我要他人头干什么,我要新任掌门的人头,还有那傻大个的人头。”

  “是。”

  李聪应道,哪里敢多问。

  他很想知道,傻大个到底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将人头送来。

  但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将武道山所有人弄死,看看哪个傻,那就是傻大个。

  黄家。

  黄博仁得知陈圣尧带着去武道山找麻烦时,他就有些不悦。

  这家伙有病不是。

  你跟本公子斗就好好的斗,又去武道山找什么麻烦。

  还是说看本公子跟武道山有所合作,心里不高兴,想在武道山找麻烦,来给本公子找些晦气?

  如果是这样。

  那什么都别说。

  你陈圣尧就是一个傻帽。

  本公子是随便什么东西都能带来晦气的吗?

  武道山。

  林凡有点懵。

  怒气点莫名其妙的往上涨幅。

  怒气点+111。

  怒气点+222。

  ……

  怒气点+666。

  “见鬼,谁带来的怒气,是先前那什么教头?”

  不可能。

  那么废的一个家伙,怎么可能带来这么多怒气点。

  他感觉小辅助有一点不好。

  谁给怒气至少提个名字。

  做好事不留名,那是以前的说法,现在做好事不留名,还得靠人肉,太麻烦。

  此时,他看到表弟从山下回来,有点疑惑。

  “表弟,你在山下干什么的?”林凡问道。

  周忠茂回道:“表哥,我没干什么,就待在那里看着。”

  林凡琢磨着,愣是没想的出来。

  到底是谁啊?

  心有所思,睡觉都不舒坦。

  袁天楚看到林凡从身边路过,皱眉疑惑。

  姓林的又在想什么阴谋诡计。

  该躲避还是要躲避。

  张大仙见袁天楚偷懒,立马揪出来,“你干什么偷懒,赶紧监工。”

  对张大仙来说,他现在就是副掌门,剩下的这些,勉勉强强给个首席大弟子就行,等武道山重新开山,又要马不停蹄的招收弟子。

  现在弟子难招收。

  到底要开什么样的福利,才会有人来?

  这问题需要好好研究才行。

  袁天楚瞧着张大仙,眼神里有鄙夷之色。

  你这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

  不过此人也不是好惹的货色,看着很蠢,其实内心怕也是阴险的很。

  苍天啊。

  这屁大点地方,也就几个人,到底有几个是好人啊。

  李聪带着公子的命令,骑着快马朝着狼寨沟出发。

  那是江城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土匪窝。

  穷凶极恶,手段狠辣。

  都不知有多少人被狼寨沟给洗劫过。

  从江城出发,到达那里,需要半天的功夫,一来一回就是一天。

  一路狂袭。

  灰尘带闪电。

  要的就是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狼寨沟,将公子的命令带过去。

  到夜晚时。

  李聪喘着气,感觉屁股有点疼,路太难走,坐在马背上,屁股被颠的难受。

  远望去。

  前面的寨子灯火通明。

  “什么人,报上名来。”一道人影从一棵树上一跃而下,阴沉道。

  黑夜里。

  对方手中的兵器散发着幽冷的寒光。

  李聪道:“是我,陈家李聪。”

  “原来是李教头,请进。”

  果然是这样。

  狼寨沟跟陈家有这密切的联系。

  李聪进入狼寨沟内部,看到两侧不少装着货物的马车,许多土匪正在卸货,显然又是出去行动,大获全胜,收获颇丰。

  进入屋内。

  忠義堂。

  一名男子坐在主位上,穿着厚实的皮衣,光着头,眼角有一道刀疤一直延伸到嘴角,狰狞恐怖,就算是他已经是武道六重的强者,心里都有些慌。

  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雄狮。

  周围坐着不少人。

  这些都是狼寨沟的精英。

  李聪抱拳道:“大当家,公子命令我前来让你们出山,血洗武道山。”

  大当家没有开口。

  倒是坐在下面的人说道:“武道山?那不是已经倒闭了吗?怎么,又开山了。”

  他们都知道武道山。

  那就是一个笑话。

  随便什么人都想开山立派,还给弟子发月钱,简直就是笑话。

  “都闭嘴。”大当家开口道,声音厚重,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既然是公子的吩咐,那我狼寨沟,定然得漂漂亮亮的完成才行。”

  “老二,老三,你们带着人跟李教头回去,血洗武道山,回来的路上顺便将江城周围的村庄给劫了,抢些女人回来,最近寨里又多了不少兄弟,女人都不够分了。”

  “是,大哥。”老二起身道,眼里有疯狂的光芒闪烁着。

  这老二身体有些瘦弱,但五官长的极其紧凑,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李聪皱眉,“大当家,这洗劫江城周围村庄有些不太好吧。”

  的确如此。

  “哈哈哈。”大当家笑着,“有什么不好的,我狼寨沟只要出山,那就必须带东西回来,武道山能有什么,什么都没有,我也不能让兄弟们白白跑出去一趟吧。”

  李聪尴笑着。

  玛德。

  想那么多干什么。

  只要完成公子任务就成,管那些村庄何事,大不了出了事,再来通知狼寨沟,江城要阻止剿匪队,你们稳着点,别硬刚。

  反正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习惯就好。

  李聪道:“那就请各位当家的跟我回江城,武道山一共有六人,没有形成任何规模。”

  三当家不屑道:“规模?就算那以前的武道山,我们也是来去自如,还能挡着我们不成。”

  狼寨沟就是如此自信。

  他们百战百胜。

  掠夺商队,更是无往不利,管他有没有高手,遇到一律砍死,根本不带停歇的。

  李聪道:“那是自然,狼寨沟的各位实力强大,区区武道山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公子不方便出手,否则哪能劳烦各位。”

  他早就看狼寨沟不爽的很。

  一个个拽的跟什么似的。

  我身为陈家教头,都没如此拽过,真是气人。

  看我回去不跟公子告状。

  大当家道:“公子的事情,自然就是我们的事情,好了,不多说,赶紧出发去江城,早些为公子解决这些心头之患。”

  二当家跟三当家召集三十名弟兄,带上好刀,跨马而去。

  带三十人足够。

  他们狼寨沟威名在外,令人闻风丧胆,见到他们还能提刀对抗的,怕是没几个有这样的能耐。

  人离去了。

  大当家的脸色渐渐冷了。

  “大哥,咱们的实力这么强,还要听他陈家的干什么。”有人说道。

  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很强。

  根本不需要听从任何人的吩咐。

  尤其是那陈家公子,完全就是将他们当成狗腿子在使唤。

  真心让人不舒服。

  大当家道:“还不够。”

  夜晚。

  林凡研究小辅助。

  自身的能力已经很强。

  体魄:240(武道八重)

  内力:240(武道八重)

  心法:紫阳四圣经(十重天)

  功法:虎煞刀法(返璞归真)御虫术(入门)不动明王体(未入门)雷刀四式(登峰造极)混元碎玉手(融会贯通)

  怒气点:3740

  拿起从幽城带来的刀,握在手中,顿时,刀刃上吸附着一层薄膜,那是刀芒,雷刀四式很强,能劈出带闪电的火花。

  嗡!

  内力注入。

  刀芒旺盛到极致,屋内被照的明亮到极致。

  收功。

  刀芒消散,一切都恢复到平静。

  “我知道我很强,但没施展的地方,头疼啊。”林凡感叹着,他现在是真的很强,这不是在吹牛,而是千真万确。

  本以为出来能有用武之地。

  但现在看来。

  还是自己想的太多。

  武道山事情是武力所能解决的吗?

  那是金钱才能解决,还有头脑。

  但不知为何。

  他总感觉被老爹送出来,好像是不想让自己经历某种事情。

  父爱的伟大,他感同身受。

  “真正暴乱时,金钱与头脑,一无是处,真正有用的终究还是武力。”

  他脑袋转动,回忆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突然有所明悟。

  从未见过老爹对金钱的渴望,甚至说毫无波动。

  任何人,如果有这种行为,那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种是瞎子。

  一种是知道金钱无用。

  他不知为何,脑袋越来越灵活,以前不是这样的,好像是将《紫阳四圣经》提升上去后,就有这样的变化。

  也许这功法是越修炼越聪明,很有可能是这样。

  但他不喜欢脑子太聪明。

  不然实力又强,脑子又聪明。

  那还给不给人家活命的机会了。

  江城内。

  陈圣尧冷眼看着远方的武道山。

  明天,最迟也就明天,那里将是一片火海燃烧。

  惹我陈圣尧。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本公子心眼可小的很。

  七月二十日!

  清晨。

  唏律律!

  远离江城地段,狼寨沟的土匪连夜骑马赶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李聪道:“各位,我不方便出现,现在就回去通知公子,接下来的事情,可就看各位了。”

  “不过我希望各位能晚上行动,那样不会引起太大的动静。”

  随后,李聪骑马离开。

  跟这群土匪混在一起,要是被别人看到,终究不是很好。

  那手里的刀可又要染血了。

  “切,什么玩意,还晚上行动,我狼寨沟就没晚上行动的说法,大白天那才真正的威风。”二当家鄙夷道。

  “哈哈哈……”

  土匪们大笑着,都被二当家给逗笑了。

  别的土匪都习惯晚上行动。

  但他们狼寨沟可不一样,那是天越亮越好,否则谁知道是谁干的。

  “走,血洗武道山,杀的痛快点,结束了就去掠夺村庄,抢美女去咯。”

  “驾!”

  “驾!”

  “驾!”

  策马奔腾,荡漾起一片浓烈的灰尘。

  远方。

  有平民路过。

  当看到那些人时,吓的瘫坐在地上,裤裆都有些潮湿。

  “土匪……土匪来了。”

  惶恐惊慌,连东西都没收拾,就朝着城里跑去。

  他现在要去通知别人。

  狼寨沟的土匪来了,要小心了。

  武道山上。

  马蹄声不断,狼寨沟的土匪们没有下马,直接骑马而上。

  要的就是这气势。

  千军难挡。

  一眼看去,就闻风丧胆,吓的尿裤子。

  狼寨沟的土匪们鬼哭狼嚎的叫喊着,甩着手中的兵器,已经彻底做足了掠夺前的准备。

  以往他们这等姿势冲入到村庄里。

  那村庄里的人全部懵神,吓的抱头鼠窜,丝毫没抵挡的能耐。

  山上。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

  哪来的马蹄声,还有这鬼哭狼嚎的声音又是哪来的。

  我的天。

  大白天的这些声音怪吓人的。

  很快。

  一群身影出现了。

  人高马大,气势汹汹。

  “啊!是土匪。”

  “狼寨沟的土匪来了。”

  “他们怎么会来。”

  前来务工的平民们吓的魂都快飞了。

  他们最怕的就是土匪。

  这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平民们各处逃窜。

  “不要啊,我就是来赚钱小钱的,连命都要贴上去,太亏了。”

  “呜呜呜……”

  刀还没落下来,平民们就开始撕心裂肺的惨叫着。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吓都能吓死自己吧。

  张大仙道:“各位绿林好汉,我们进水不犯河水,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没必要动刀动枪的。”

  二当家从马上跳下来,“你滚开,听说武道山有新掌门,让他出来。”

  土匪们看着武道山混乱的情况,心里满满的得意。

  看到了没?

  这才是真正的土匪。

  什么都没干,就往那一站,都能吓死一群人。

  张大仙感觉没面子。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副掌门,有门面的,虽然你们是土匪,但也不能这么嚣张的吧。

  “我是副掌门,掌门不在,武道山一切由我来负责,你们有事就说,如今光天化日,我不信你们敢动手。”张大山憋着一口气。

  铿锵!

  一口长刀直接插在张大山面前。

  “不敢动手?你确定。”二当家阴沉着脸问道。

  一滴汗水浮现在张大山额头上。

  玛德。

  我也就说说而已。

  哪里有确定说你不敢动手的啊。

  “什么情况,大早上的不睡觉,跑出来搞什么破事情呢?”林凡是活活生生的被吵醒的。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

  畜生吗?

  你们不睡觉,也得让人睡觉才行。

  “公子,穿上衣服,天凉。”狗子拿着衣服追上来,公子现在就穿着睡衣,凉飕飕的,要是感冒可如何是好。

  林凡一肚子气,没有睡到自然醒,那是有脾气的。

  二当家道:“你就是武道山新任掌门?”

  林凡破口大骂,“新尼玛,你们这群王八蛋是不是有病,脑子有坑,大早上有事没事鬼哭狼嚎,打扰别人清梦,你们是不是找死啊。”

  袁天楚惊骇。

  从来没见过林凡发这样的火。

  莫非这就是林凡的真面目,一个人在神智迷糊时,表现出来的性格才是真正的自我。

  有可能。

  真的很有可能。

  二当家被林凡骂的愣住。

  从来没人敢跟他这样说话。

  怒气点+666。

  身后的那些土匪也都惊讶的看着林凡。

  这新任掌门有点虎啊。

  还是说脑子有问题,没看清楚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

  平民们不敢废话。

  新任掌门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这可是狼寨沟的土匪,凶猛的很,你这样激怒他们,等会是要连累到我们的。

  我们装死猥琐,就是希望对方将你们弄死后,能放过我们。

  你现在这样,完全就是不放过任何人。

  “哈哈哈,二哥,我看他就是一个傻子吧。”三当家大笑着,止不住的笑,也许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

  怒气点+777。

  二当家面子挂不过去,在兄弟们面前没面子,那还能得了。

  “找死。”二当家怒喝,直接冲来,一掌拍出,手掌上吸附着光芒,武道修为不弱,怎么说也有武道六七重。

  砰!

  林凡运转混元碎玉手,一掌拍去。

  蹬蹬!

  一股巨力传来,二当家后退几步,手疼的厉害,神色凝重,“呵呵,还以为真傻,原来是有点能耐,不过就算如此,你今天也得死。”

  “给我上,武道山鸡犬不留。”

  林凡心情不是太好,“表弟,给我打,人留着,马也留着。”

  周忠茂早就忍着心中的怒火。

  这群猖狂的土匪,不太将我家表哥放在眼里,只是要留着你们的命,倒是有些不爽。

  砰!

  周忠茂脚步塌地,地面浮现裂纹。

  瞬间出现在土匪们面前。

  低吼一声。

  猛的爆发出惊人的怒吼。

  骏马前腿跪地,背上的土匪们遭受这一嗓门,脑子懵懵,全部都从马上滚落下来。

  只见周忠茂双臂怀抱,浑身气势沸腾,浑厚的内力溢出表体。

  “乾坤逆转。”

  就这样的姿势,却有一种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土匪们只感觉自身不受控制,朝着中心凝聚过去。

  周忠茂怀抱的双臂,就跟一个圆球似的,直接将这些土匪掌控。

  “这是什么武功。”二当家惊骇,仿佛见鬼似的。

  他们何时见过如此神秘莫测的功夫。

  连人都还没碰到啊。

  砰!

  砰!

  砰!

  土匪们只感觉有千钧之力压在身上,竟然动弹不得。

  林凡懒得看。

  “抓起来,等我睡好了,再来慢慢收拾他们。”

  他看也不看这些土匪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人还要回去睡觉呢。

  土匪们看着周忠茂,这憨厚甚至有点傻的大个子,到底是谁?

  还有那新任掌门什么意思?

  怎么感觉根本就没有将我们狼寨沟的人放在眼里。

  靠!

  败的也太快了吧。

  陈圣尧你特么的到底惹了什么人。

  我们全军覆没了。

  二当家就先不说了。

  单单说三当家,他都特么的想好准备以什么姿势或者手段将武道山的人给弄死。

  甚至连具体步骤都想好。

  可刚刚从马上掉下来后,他就知道完蛋了。

  果然如此。

  连刀都没拔,就被干趴。

  丢脸啊。

  此时,周忠茂站在他们面前,漠视的看着他们。

  “你们真的烦人,我表哥不喜欢睡觉的时候被打扰。”

  “???”

  “???”

  兄弟,我们是来屠杀武道山上下的,你特么的跟我说你表哥不喜欢睡觉被打扰。

  能不能给点面子。

  根本就没将我们当一回事是不是。

  陈家。

  “公子,我回来了,今晚狼寨沟就会动手,就能看到红透半边天的烟火了。”李聪说道。

  陈圣尧点头,“很好。”

  他心里畅快的很。

  要的就是这效果。

  狼寨沟手段狠辣,武道山上下别想有人活着。

  突然。

  有奴仆进来,有些慌神道:“公子,不好了,狼寨沟的土匪下山,已经朝着武道山冲去。”

  “什么?”李聪愣神,“你听谁说的。”

  卧槽!

  说好晚上动手,你们急什么急。

  就算急,也别被人看到行不行。

  这不是给公子惹来麻烦吗?

  奴仆道:“是一个平民说的,现在城里的人都知道狼寨沟的土匪下山,去了武道山。”

  陈圣尧深吸一口气,让奴仆离开,随后看向李聪,眼神有些不太友好。

  李聪目睹这眼神,吓的激灵,“公子,我跟他们说了,让他们晚上动手,可真没想到他们没有等,而是马上就动手。”

  “公子,说实话,我感觉狼寨沟不听公子的话,他们说灭掉武道山后,回程时,还要掠夺村庄。”

  陈圣尧脸色越发难看。

  李聪带回来的消息,并不好。

  如果是真的。

  狼寨沟是想干什么?

  造反?

  造反个屁,他还真就不信了,给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

  李聪道:“公子,您说要不要去武道山看看情况?”

  陈圣尧道:“不去,去了倒是麻烦,不能看夜晚的火海,实在是可惜。”

  狼寨沟不听从他的吩咐,擅自行动,让他很是不悦。

  等有时间得去狼寨沟一趟,跟大当家好好聊一聊,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武道山下。

  有一群人躲藏在暗处。

  “你们说上面会发生什么?”

  “肯定是一场死战,血流成河,尸体都被分成几块。”

  “啊,这么残忍?”

  “残忍?这才是哪里,狼寨沟的土匪残忍是你想象不到的,城里那傻子你知道吧,他以前不是傻子,后来才傻掉的。”

  “这我听说过,好像是他爹被狼寨沟的土匪一棍敲烂了脑袋,目睹现场,受到刺激,才会变成这样的。”

  “嘶!恐怖如斯。”

  武道山上没有任何动静。

  就是那么静悄悄。

  也没惊天的惨叫声,更没有浓烟冒起。

  在他们看来,狼寨沟的土匪,杀人放火可是强项,看不到杀人实属正常,但也得看到一些浓烟啊。

  至于到武道山里看看具体情况,那还是算了。

  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

  那些人是谁?

  那可都是穷凶极恶的土匪,不想活了,跑都来不及,还主动送上门,不就是找死的行为嘛。

  山上。

  “二哥,我们现在怎么办?”三当家蹲在地上问道。

  他大量周围的情况,还算安全,暂时没什么事情。

  如今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就是耻辱。

  狼寨沟土匪竟然被人抓住。

  丢人丢到家。

  “别急,他们不敢将我们怎么样,否则就要受到我们狼寨沟疯狂的报复。”二当家说道。

  他这是对自家实力的蜜汁自信。

  此时。

  有脚步声传来。

  土匪们抬头望去,就是今早看到的新任掌门。

  第一眼看去,没什么特殊,可就是这没什么特殊的却让他们全军覆没。

  “人都在这了?”林凡问道。

  周忠茂道:“表哥,都在这里了。”

  二当家起身道:“武道山掌门,今日是我们栽了,但只要你放了我们,今后狼寨沟与武道山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狼寨沟的凶名还是很强大的。

  一般人绝对知道该怎么做。

  林凡道:“我又没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有点放肆,表弟,断腿。”

  “是。”

  咔嚓!

  周忠茂的速度很快。

  二当家都没反应过来,当双腿断裂的疼痛感传递过来时,他才反应过来,我的腿断了。

  啊!

  惨叫声爆发。

  二当家瘫倒在地,双手都不知道该捂哪一条腿,反正就是很痛。

  怎么能这样。

  手段也太狠辣了吧。

  怒气点+999。

  他不恨周忠茂,而是恨林凡,这才是罪魁祸首。

  真狠。

  袁天楚目睹一切。

  这手段颇为厉害,林凡说要弄断对方腿的时候,竟然毫无波动,仿佛是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似的。

  林凡淡然道:“我是一位严肃的人,我希望你也能跟我严肃点。”

  二当家惨叫着。

  三当家懵神的看着林凡。

  其余土匪更是惊的哑口无言,竟然说不出话来。

  “表弟,将他们武功都废了。”林凡说道。

  卧槽!

  土匪们慌了。

  “你怎么能这样,你不能废了我们,狼寨沟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嘶吼着,怒骂着,可是没任何用处。

  周忠茂只听表哥的。

  出手很快。

  啪!

  啪!

  一掌一个,将这些土匪全部废掉。

  根本就不带手软的。

  被人废掉武功的感觉,不是很好受,尤其是周忠茂如此粗暴的毁掉,那更是痛的让人难以忍受。

  怒气点+222。

  怒气点+333。

  ……

  怒气点+888。

  不管是谁被人废掉武功,自然会愤怒到极致。

  而这些土匪的怒气点不少了。

  都已经达到巅峰值。

  就这一小会功夫,就直接暴涨到一万多。

  真心恐怖。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团结就是力量,这么多土匪团结起来,那力量的确是大的够吓人的。

  张大仙道;“贤侄,还是将他们送到城里吧。”

  林凡道:“送到城里干什么?你没看到我们武道山壮大了吗?三十二个免费劳动力帮忙修缮武道山多好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是啊。”张大仙点头。

  贤侄的脑袋还真是够聪明的,他怎么就没想到这办法呢。

  对啊。

  免费劳动力。

  得罪都得罪了。

  还怕啥。

  “贤侄,我能否提一个意见?”张大仙道。

  “嗯?称呼改一下。”林凡道。

  张大仙无奈,这么见外的嘛,我是你叔啊,不过算了,“掌门。”

  林凡道:“你说。”

  张大仙道:“我认为应该给他们一点动力,三天之内如果不将武道山修缮好,就砍了他们,你感觉呢?”

  玛德。

  让你们这群家伙,先前小看我。

  倒霉了吧。

  土匪们也不管疼痛,而是瞪着眼睛看着张大仙。

  你特么的是魔鬼吧。

  林凡点头,“嗯,很不错的建议,就这么办,三天内干不好,全砍了。”

  卧槽!

  不是一个人是魔鬼,而是都特么的是魔鬼。

  救命。

  别玩啦。

  PS:谢谢,steven0625老大哥的盟主。

  PS;谢谢:尹小邪丶,DRKDino,幻影无无,湘守丶,談鋒,几位大佬的万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